得法初期的神奇事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八月十日】我經常聽明慧網發表的「憶師恩」錄音,每次聽我都激動不已,彷彿身臨其境,甚至淚流滿面。我也萌生了想寫「憶師恩」。遺憾的是我沒參加過師父講法傳授班。雖未見師面,卻切身體會到,師父時時刻刻都在我們身邊,看護著我們。師父將我從地獄撈起、洗淨,使我從一個情慾滿身、自私自利的人改變成一個道德高尚的能為他人著想的人,我發自肺腑的感恩之心無以言表。寫出我得法初期時點滴殊勝的神奇事,與同修們分享。

一、師父引導我走進集體煉功點

我從一個學校門走入另一個學校門,從小學、中學、到大學,從學生到教師。從小就泡在邪黨文化的大染缸中爭爭鬥鬥,搞的身體很糟。隨著年齡的增長,病越來越多,貧血、低血糖、神經衰弱、頸椎、腰椎骨質增生,婦科病、鼻炎等等,是單位的「老病號」。中醫、西醫都看過,巫醫也找過,氣功也練過,藥也沒少吃,針也沒少打,均無明顯好轉。也不能給學生上課了,只是做一些事務性的工作。

一九九六年三月份學校開學之後,一位退休教師一行三人來我校弘揚法輪功。一個教室裏坐滿了人,我也參加了,每天看師父講法錄像,只看一講,然後她們教我們煉功動作,共辦了九天學習班。之後,市裏電教館也舉辦了學習班,我又參加了兩期,感覺很好,神清氣爽,竟忘記了吃藥。

到了五月份的一天早晨,我和往常一樣在家裏做飯,好像是有甚麼心事似的,總想去看看窗戶外邊有甚麼事。我家樓下就是學校操場,大樹下有一群人不知在幹甚麼。第二天,我忍不住決定去操場看個究竟,一看才知道在煉法輪功,我心裏一亮:啊!師父引導我來這裏煉功啊!我馬上加入其中,輔導員說:「你煉的挺標準」。

煉完功回家別提多高興了,那種興奮感,心裏那個美呀樂呀,跟吃蜜似的,有想蹦幾下的感覺。以前的迷糊啊、心跳啊、這疼那疼的都不翼而飛了,感覺身上有使不完的勁兒了,輕鬆了。一進家門又幹這個又幹那個,明顯的感到脫胎換骨一般。

是師父從新塑造了我,給了我一個全新的生命,引導我走上返本歸真之路。感恩師父!

得法初期,煉哪套功法都會出現各種神奇現象。比如,煉第一套功法時「抻」、「放鬆」身體就像彈簧一樣一抻一放鬆;煉第二套功法時就像站在曠宇中的某個星球上;煉第三套功法時「衝」、「灌」,那手就像伸到天外一樣;煉到第四套功法時,就像人沒有了,只有身體軀殼在煉;煉第五套功法時,感覺身體這兒沒了,那兒沒了說不定哪個部位沒了;疊扣小腹時,手就像觸摸到了法輪,隨著轉。每個人的身體素質不一樣,出現的狀態各異。

煉功點的學員迅猛增加,由幾個人增加到五十多人,由一個煉功點增加到四個煉功點,煉功場地都清理的乾乾淨淨,我們走到哪裏煉功,都知道我們是一群道德高尚的好人。

二、師父點悟我要多學法

剛一得法,身體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可是我只是注重煉功,不注重學法修心,也不會修。《轉法輪》看完一遍後,就挑喜歡的看,當時我以為像常人的書一樣,看完一遍就行了,不用天天看。但天天煉功不能落下。有一天早晨醒來後還沒睜眼睛,突然眼前出現一本書,是翻開的,中間的字清楚,周圍的字不太清楚,且無邊無際的。我想仔細看書中寫的是甚麼,一下子坐起來了,可是書不見了。我又躺下了,書又出現了。我想這回靜靜的專注的看書中的內容,我不動彈努力的看,書又不見了,又沒看清。我很是驚奇,也很興奮,當時心想這是一本天書,無邊無際無限的大,是打開的,不是合上的,是讓我學的。這是師父看我不悟,不學法,不知道法的珍貴,才用這種方式點化我。我把這件神奇事與同修分享,大家都悟到了學法的重要。

因此,我們也組織了學法小組,每天利用中午休息時間學法,晚上再去煉功點打坐、學法。

剛開始我準備了一摞子白紙,像學常人的知識那樣去研究。一邊讀《轉法輪》,一邊記我看不懂的問題。第二遍再看時,前邊記的為甚麼為甚麼有的得到解答了,明白了,可是又出現很多為甚麼為甚麼?記不過來了,後來索性就不記了,就這樣一遍一遍的學下去,許許多多不得其解的問題,逐漸的都明白了,可是又有不明白的問題。總感覺到《轉法輪》這本書裏邊有無窮無盡的內涵還是悟不到,跟常人的書大不相同,學無止境。

那我們學法小組就開始抄法,有時間就抄,不斷的抄,不斷的能悟到大法法理。後來開始背法,背完這段、背那段,一小節一小節的背。大法博大精深的內涵不斷的展現出來。

三、師父教我修心向善做超常的人

由於修煉大法身心巨變,知道怎麼樣做人了,不能像以前那樣渾渾噩噩的為一點小利爭高低,為一點小事爭對錯,要堂堂正正的做一個按「真善忍」修煉的大法弟子。

因為身體無病一身輕,我又重返三尺講台。我們學校增招一個中專班,我教數學課。大家都知道數學題種類繁多,基礎不好的話,到了中專就更難理解、更難學了。我就利用自習或課餘時間去給學生補課,隨請隨到,不厭其煩,且舉一反三,直到明白為止。當然是免費的,也不要學生的小禮品,學生都表示感謝與尊敬。

那一年,可以提前病退,工資照發,一切待遇不變,挺誘惑人的。我反覆思考,我修煉前是「病號」,修煉後「無病」,不能用以前的診斷去證明現在,不能為了既得利益造假、給大法抹黑,還是隨其自然吧。我決定不辦理病退了。

師父給予我們的太多太多,找不到甚麼語言能表達師父的佛恩浩蕩。我們只有學好法,多救人,修好自己,圓滿隨師還。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