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清中共】日美英敬民與中共逼民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四日】最近,山東冒進式的「合村並居」引來爭議,農民的宅基地被強拆,農民被逼簽協議同意收走土地,而政府的安置房並未建好,很多農民在田間搭起窩棚,網民評論:「難道搭窩棚是過上好日子?」

先看看日本、美國、英國的三個尊重百姓意願和私人產權的故事。

日本最牛釘子戶:他家菜地位於成田機場的跑道上
日本有個著名的「釘子戶」叫高尾紫籐,只因他家菜地位於成田機場的跑道上,就導致了日本最大的國際航空港50多年一直未完工。

1951年,當時日本的《土地徵用法》規定,政府「可以因為公共利益需要徵用私人土地」,因此,不少農民的土地因修建機場的需要而遭到強征。但最終機場被迫停工。1995年,那部《土地徵用法》也被廢除了,意即「哪怕日本亡國滅種,政府也沒有權利徵收任何人的一釐米土地」。

此後,首相道歉,政府提高了賠償標準。於是,大多數農民都搬走了。到了2005年,就只剩下高尾紫籐這一戶了。

如今,東京奧運會召開在即,只有高尾紫籐搬家,成田機場才能擴建跑道,才能緩解東京國際機場的壓力,才能解決東京奧運會的航班問題,但他依然不搬。而他不搬的理由也無關居住,只是考慮到「在這片土地不用農藥就能種好有機農業」。

更令人大跌眼鏡的是,即便這個理由與老百姓的基本需求無關,日本政府也表現出了極大的尊重。有關部門提出,要花費巨資把高尾紫籐家菜地的土壤全部平移到其它地方,供他繼續搞有機農業。

但這位倔強的「釘子戶」仍以「哪怕把土壤搬移到別的地方,也是不一樣的」為由,一口回絕了。直到現在,他仍可在自己家中繼續享受著成田機場專門為他執行的「每天晚上十一點必須關門」的待遇,因為飛機晚間起降會影響他睡覺。

在「五毛」黨看來,這個高尾紫籐簡直就是個不愛國、不以大局為重的「恨國賊」。而日本政府為何不碾壓他,還對他俯首帖耳、畢恭畢敬?日本因此失去了甚麼嗎?沒有!正是因為人們看到一個普通農民在日本受到的尊重,才會相信日本政府能保護人民的財產,才會把一生的財富向日本轉移。

即便成田機場沒有豪華的跑道,即便日本用「用硬紙板造床」搞一屆史上最窮酸的奧運會,也不會讓自己國民的利益遭受損失,因為國民的權利應該受到保護。在這樣的國家(全球第三大經濟體),再底層的人也有活下去的權利,再卑微的生命也有個體的價值和尊嚴,再廉價的私有財產、私人物品也不會被搶奪、被侵佔。然而,這些最基本、最淺顯的道理絕不是一個把人民視為螻蟻的無良政府所能認識到的。

與總統墓地毗鄰的男孩
類似日本保護國民財產的例子不勝枚舉,在美國有這樣一個經典的故事。

1797年7月15日,美國一個名叫聖特克萊爾﹒波洛克的五歲男孩在爸爸的農莊裏玩,不當心從一個小山崖上失足跌落而死。父親很傷心,把男孩安葬在他摔死的地方,給他做了一個墓地。後來他離開了這個地方,將農莊(包括墓地)賣給了別人。

他對新主人提出了一個特殊要求:把孩子墳墓作為土地的一部份永遠保留。新主人同意了這個條件,並把它寫進了契約。一百年過去後,這片土地輾轉經歷了許多買家,但孩子的墳墓都被每個買家遵守了最初其父親的約定,仍然留在那片土地上。

1897年,這塊土地被國家收買,成為美國總統格蘭特的國家墓地,但美國政府並沒有遷走這個男孩的墓地,反而加以修繕。人們在哀悼總統時,也哀悼這個男孩。

這份延續了兩百年的墓地顯示了西方的契約精神,體現了西方人誠信的理念,從草根平民到總統,都要遵守契約精神,這是美國人權的基本價值觀,是美國的立國之本。

在中國,別說死人的墓穴,就是活人居住的房屋,都可以在主人不同意的情況下,被政府指使暴徒強拆。村政府與警察合伙強迫農民簽字,甚至以不搬遷會影響子女教育工作等卑鄙的株連政策相要挾。

「風能進,雨能進,國王不能進」
早在1763年,英國首相老威廉﹒皮特在《論英國人個人居家安全的權利》的演講中就闡述過財產權不可侵犯:即使最窮的人,在他的小屋裏也能夠對抗國王的權威。屋子可能很破舊,屋頂可能搖搖欲墜;風可以吹進這所房子,雨可以淋進這所房子,但是國王不能進,他的千軍萬馬也不敢闖進這間門坎已經破損的房子,因為這房子是私人財產,而私有財產制度的確立構成了人權的基礎。

強拆與「逼簽」
不僅山東,河南等地都出現過類似問題,而且這一模式將向全國鋪開。「合村並居」,也叫「合村並鎮」、「撤村並鎮」,名義上是將生存條件惡劣、人口稀少的村莊合併到一起,這樣空出來的土地可以用於新的建設。

然而,在現實中,地方官員為了完成業績指標,軟硬兼施,無所不用其極。中共利用大數據已經完全掌握每一戶家庭、每一塊土地的具體情況,如果農戶不搬遷,地方官員就和這戶人家在政府、軍部、學校等單位擔任官職的親屬聯繫,讓他們來勸說,如果不搬的話,要受到甚麼甚麼牽連,拿「連坐」制來逼迫人。

為何中共對於農民宅基地要大動干戈?因為現在很多地方政府財政吃緊,甚至連公務員工資都發不出來。如果有更多的宅基地騰出來,復墾後就能換取土地轉讓指標,最終目的是為了賣地,繼續用「土地財政」供養黨官。

即使按照現在的法律規定,農民宅基地歸集體所有,但農民享有佔有及使用權,當前中共強迫農民交地的做法顯然是違法的。中共建政後,採取暴力土改,消滅了所謂的地主階級,把地主的田分田到戶給農民。與中共土改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日本和台灣沒有流血就順利完成土改,台灣政府借錢給農民從地主手中買到土地,而地主則晉升為工業資本家,促進了台灣工業化的發展。

中共用暴力搶奪來的土地分給農民僅僅數年,就開始了蘇聯式的「集體農莊」運動,農村成立互助組,農民將分得的土地入股合作社,到了大躍進的人民公社,土地從農民一家一戶所有變成了集體所有,農民失去了自己的土地,土地被收歸國有,土地國有化從此開始。

土地國有了,農民要交公糧,但是農民卻沒有退休金,老而無養。有學者稱,據十年前中國社會科學院的調查,從1949年到2010年左右,中國農民為國家貢獻了60萬億的收益。通過工業產品的價格和農業產品收購價的剪刀差,農民犧牲了30萬億。因為國家兼併土地,在土地買賣當中低價行為,又導致農民損失了自己利益30萬億,合計60萬億。

依賴於土地生存的農民,對他們所掌握的唯一生產資料──土地沒有任何話語權。近年來,留守老人,留守兒童造成的社會問題頻頻發生,「自殺」現象屢屢發生,然而在中共的媒體卻鮮見報章,世界看到的是中國大城市與歐美一般的車水馬龍,但是在這光鮮的背後,卻有著一言難盡的黑暗與苦難。而在其他國家,私人財產受到的尊重是國人難以想像的。

在中共這個暴政的眼中,任何生命都能被犧牲、被碾壓。在「捨小家、為大家」、「沒有國、哪有家」的洗腦灌輸下,中共掠奪老百姓的利益,揮霍著民脂民膏,不斷製造著虛假盛世中的貧困,卻讓自己變成了肥碩的蛀蟲。而「國富民窮」終究難以長久,當人們看破中共的流氓本質後,就會選擇遠離中共,遠離暴政。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