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清中共】從「獨夫」殘害親人看共產主義者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日】一九四五年四月三十日,蘇聯軍隊攻佔了柏林,納粹政權即將滅亡,希特勒和妻子自殺。第二天,納粹二號人物宣傳部長戈培爾夫婦也決定自殺。希特勒的女秘書等請求把孩子們交給她們設法帶出去,但戈培爾不同意。所有的女人、炊事人員、辦公室工作人員都進來向戈培爾的妻子瑪格達下跪,為孩子們求情,但瑪格達冷酷地拒絕了。六個孩子(最大的十二歲,最小的才四歲)喝下安眠藥後,由一名醫生給他們注射毒劑而死。隨後,戈培爾開槍自殺,瑪格達也服毒自盡。

直到死亡,瑪格達都認為自己有權決定他人的命運,剝奪他人的生命,包括自己孩子的生命。瑪格達徹底接受了納粹思想,狂熱地用納粹思想毒害他人,也毒害了自己的親人。

「榮譽母親」殺死了六個孩子

戈培爾曾是納粹二號人物,他廣為人知的一句「名言」便是:謊言說了千遍就成了真理。他的妻子瑪格達﹒戈培爾,也是一個狂熱的納粹分子,對法西斯主義死心塌地。她說:「我當然也愛我丈夫,但我對希特勒的愛更強烈,為了他我願意犧牲自己的生命。」平時,她完全按照納粹理想女性的標準履行女人的職責,甚至連她生六個孩子也是按照納粹主義的婦女觀行事的模範行為。由於生了一群日爾曼血統的孩子「贈與元首」,一九三八年瑪格達成為首位獲得「德國母親榮譽十字勛章」的婦女。

然而,這位「榮譽母親」又是如何對待自己的孩子的?一九四五年,蘇聯紅軍包圍了柏林,納粹政權即將滅亡;儘管如此,瑪格達仍然忠心耿耿追隨希特勒,和丈夫一起帶著六個孩子住進希特勒的總理府地下室。身臨絕境之時,她沒有為自己和孩子們的命運流淚,然而當希特勒在地下室裏從西服翻領上摘下自己的金質納粹黨徽給她戴上時,她卻流下了激動的淚水。

最終,她和戈培爾將孩子們毒死後自殺。

馬克思、斯大林、毛澤東、周恩來這些共產主義者,他們對親人和朋友的態度也是極端殘忍、冷漠、自私的。像法西斯主義一樣,共產主義也是一種極具迷惑性卻極端邪惡的理想,許多受共產主義欺騙的人也被這種理想葬送了自己的人生。

斯大林臨死前下令把情人扔進獸籠子餵惡狼

維娜•達維多娃是與斯大林保持二十年之久、最得寵的情婦。她在回憶錄《我和斯大林》中,敘述了斯大林和他的高級同僚們,在政治生活中爭權奪利、爾虞我詐、凶殘無度以及在生活上極端享樂和玩弄女性的淫亂與無恥。

令人震驚的是,斯大林臨死前,曾下令將她扔進獸籠子餵惡狼。書中描述:一九五二年十月二十日斯大林把維娜叫來,他嗓子裏發出低沉的咕嚕聲,濃稠的口水流到了枕頭上。對波斯克列貝捨夫說:「你轉告……馬林科夫和赫魯曉夫,把她……婊子達維多娃……最該死……」奄奄一息的斯大林令人恐怖地呼哧著繼續說,「交給拉夫連季……要讓維娜•達維多娃破相,然後……把她扔進獸籠子餵惡狼。……要知道,薩沙,你就是這樣對待……你的漂亮妻子的,她在克里姆林宮的兵營裏被一夥人強姦了以後你就是這樣處置她的……行動是由薩爾基索夫和卡布洛夫指揮的……」斯大林再也說不出話來,又一次可怕地中風了。

對波斯克列貝捨夫來說,斯大林的話永遠是最高法律,為此,他曾毫不憐憫地把許多人扔進了監獄,但這次他沒有照辦。他對維娜說,誰也不知道我們的談話,他最後的幾句話我至死不會說的,今天是我一生中最可怕的一天。按照維娜的說法,這就是為甚麼她在最後關頭活了下來。

馬克思的家庭悲劇

馬克思與恩格斯對生命極端漠視,二者都對數百萬人的死亡無動於衷。恩格斯在《馬札爾人的鬥爭》中寫道:「下一次世界大戰將不僅將導致各個反動階級和反動王朝、也將導致整體反動民眾從地球表面消失。那也是進步。」

對待家庭,馬克思同樣殘忍與自私。馬克思與女僕海倫私通生下私生子亨利而發生家庭危機時,恩格斯不惜自污名譽,承認自己是亨利的父親,並將其寄養在一個工人家庭中,承擔其養育費用。

在馬克思、燕妮相繼去世,恩格斯自己也是疾病纏身來日無多。這時他才下決心把真相告訴世人。可那時他的食道癌已到了晚期,已不能說出話來。於是,恩格斯掙扎著用筆在一個盤子上寫道:「法拉第(即亨利)是馬克思的兒子,托西把她的父親理想化了。」

托西是馬克思的女兒,在她的心目中父親是個聖潔高尚的完人。當恩格斯告訴她馬克思私生子的醜聞時,她崩潰了,並選擇了自殺。馬克思的二女兒及女婿法國共產主義者拉法格,老年失去勞動能力﹐也雙雙服藥自殺。

楊開慧最後的手跡怨恨毛澤東

一九五七年五月,毛澤東在詩詞《蝶戀花﹒答李淑一》中,稱亡妻楊開慧為「驕楊」,連同毛那句「開慧之死,百身莫贖」,被中共當成「毛楊情深」的佐證,被毛詩詞注家讚譽為「絕唱」。然而事實上,毛澤東對楊開慧及孩子的生死完全不顧。

毛澤東曾有過四位妻子:羅氏、楊開慧、賀子珍、李雲鶴(江青)。一九二零年底,楊開慧十九歲嫁給毛,和毛相處七年,與毛生下三個孩子。

一九二七年國共分裂,毛澤東離別了剛剛為他生了第三個兒子的楊開慧,前往湘東組識「秋收起義」,失敗後帶殘部上了井岡山建立根據地。第二年,毛澤東就另結新歡,與小他十七歲的賀子珍在井岡山同居後結婚。

當時,楊開慧帶著三個孩子住在離長沙東鄉六十里的板倉。毛是國民政府緝拿的「共匪要犯」,因為楊開慧是毛妻的特殊身份,生命危在旦夕,毛打長沙路過板倉也沒去看看他們。本可輕易接走楊的毛澤東,為了不壞他與賀子珍的好事,對楊不予施救。

毛決定攻打長沙那年,楊開慧帶著毛的三個兒子就住在長沙市郊楊家的老屋裏,而且就在毛去長沙的路上。毛率部駐長沙城外待了三個星期,如果有心把楊開慧和三個孩子接走,是很容易辦到的,但毛沒有做。很難想像,如果在毛的心目中楊開慧真是「百身莫贖」的話,他怎麼會置她與自己的三個孩子於不顧呢?

當時守衛長沙的國民黨長官何鍵逮捕了楊開慧和毛岸英,二十九歲的楊開慧被捆綁在木車上去槍決,一路喊:「我不想死啊!我不想死啊!」因為她還有三個孩子。

一九三零年一月楊開慧寫的最後一篇手跡,充滿對毛的哀怨,指責毛是「生活流氓,政治流氓」,「即使他死了,我的眼淚也要纏住他的屍體。他丟棄我了,一幕一幕地,他一定是丟棄我了。」

從毛對待楊開慧和孩子的態度看,毛是一個道德敗壞、自私冷血、不講恩義之人。毛的四任妻子命運多舛,無有善終:原配羅氏年僅二十一歲病亡,楊開慧二十九歲被槍殺,賀子珍被毛逼瘋,江青在獄中自殺。

被很多人稱為「好總理」的周恩來,也做過傷天害理之事。周恩來曾與孫炳文共事,孫炳文死後,其女兒孫維世被周恩來認作乾女兒。文革中孫維世挨整,孫維世的家人在她死後發現她頭上被釘進了一顆長釘子,可是在孫維世的逮捕書上簽字同意的卻是周恩來。此時,他的「黨性」戰勝了人性,而「黨性」正是共產邪靈最厲害的本質之一,具有無限擴展,吞噬人性,把人變成非人的強制能力。

家庭本是社會的基本單元,共產主義認為家庭是私有制的表現形式,揚言要消滅家庭,消滅人性,所以這些共產主義領袖們會如此對待自己的親人。

與人類歷史上的所有政治制度截然不同的是,共產主義與人性、人的價值和尊嚴為敵。在一個多世紀的實踐中,它建立了包括蘇聯和中共國在內的一系列龐大的極權國家,造成了上億人的非正常死亡,奴役了幾十億人口,造成了大面積的家庭解體、社會混亂、道德崩潰和整個人類文明的沉淪。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