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為正義站崗 就為邪惡陪葬

——認清漠視的代價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十日】中共自竊國以來,有目地分步驟的破壞了中國的傳統文化、倫理道德,使人們不相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頭上三尺有神靈」。見義勇為、正當防衛會被判刑,扶摔倒老人要冒傾家蕩產的風險,說真話會被打成「右派」、會被「訓誡」。假、惡、暴橫行,黃、賭、毒泛濫。人們普遍變得自私、麻木、冷漠,基本的道德淪喪、人性缺失。

在一個封閉的系統中,強權淫威之下,如果每一個人只想著維護自己的利益而無視道義良知,面對邪惡行徑視若無睹,不敢發出半點正義之聲,甚至推波助瀾,以求自保,任由強權凌弱,暴行肆虐……這樣的環境從內至外暗無天日,那麼意想不到的天災人禍就會相繼來臨。

大奸大惡者必將毀滅,但是在劫難中,那些不辨善惡、不明是非,倒向邪惡的人,又將成為最悲哀的陪葬品,為自己的苟且怯懦與冷漠付出慘重的代價。不必為好人悲傷,因為善有善報;不必為惡人憤怒,因為惡有惡報;卻不能不為無知麻木的人擔憂,因為血的真相與淚的呼喚,都不能喚醒麻木與冷漠,那就只能等待災難降臨。

一、不為正義站崗,就為邪惡陪葬

中國有句老話「前事不忘,後事之師」(《戰國策﹒趙策一》)。比喻人們應當牢記以前的經驗教訓,作為今後行事的借鑑。

2001年,轟動眾多國際電影節的電影短片《車四十四》,講述了女司機被姦污,眾人無動於衷,大巴車被開下山崖的故事。其實真有其事,相信很多人都聽過這麼一個都市傳說。

在國內某地,有一個女司機開著一輛載著乘客的中型客車行馳在盤山公路上。客車上三名歹徒將車上乘客的錢財全搶了,居然盯上了漂亮的女司機,強迫中巴停下,要帶女司機下車去「玩玩」。女司機情急呼救,全車乘客噤若寒蟬。只有一中年瘦弱男子應聲奮起,卻被打傷在地。男子氣極,奮起大呼全車人制止暴行,卻無人響應,任憑女司機被拖至山林草叢。一乘客甚至說道:「都怨那個女司機。」

半個小時後,三歹徒與衣衫不整的女司機歸來。車又將行,女司機讓被打傷流血的瘦弱男子下車。男子不肯,僵持起來。

「喂,你下車吧,我的車不拉你!」

中年男子急了,說:「你這人怎麼不講道理,我想救你還錯嗎?」

「你救我?你救我甚麼了?」女司機矢口否認,幾個乘客竊笑。

中年男子氣極,恨自己身無大俠之力、救人未成,可也不該被驅逐下車呀,所以他堅決不下:「再說我買票了,我有權坐車!」

女司機揚起臉無情地說:「不下車,我就不開。」

沒想到,剛才還對暴行熟視無睹的滿車乘客們,卻如剛剛睡醒般,齊心協力地勸那男子下車:「你快下去吧,我們還有事呢,耽擱不起!」

有幾位力大的乘客甚至想上前拖這中年男子下車,使人想起莫泊桑筆下《羊脂球》裏的情節。

三個歹徒咧著嘴,得意地笑了。其中有個黑皮無賴毫不知恥地說:「哥們把她玩恣了!」

另兩個歹徒也胡言亂語:「她是我對像,關你屁事!」

一場爭吵,直到那男子的行李從車窗扔出,他隨後被推搡下車。

汽車又平穩地行駛在山路上。女司機掠了一下頭髮,按響了錄音機。車快到山頂,拐過彎去就要下山了,車左側是劈山開的路,右側是百丈懸崖。汽車悄悄地加速了,女司機臉上十分平靜,雙手緊握著方向盤,眼睛裏淌出晶瑩的淚水。

一歹徒似乎覺察到了甚麼,說:「慢點開,慢點開,你想幹甚麼?」

女司機並不說話,車速越來越快。歹徒企圖撲上去搶方向盤,汽車卻像離弦的箭向懸崖衝去……

第二天,當地報紙報導:伏虎山區昨日發生慘禍,一中巴摔下山崖。車上司機和十三名乘客無一生還。

半路被趕下車的中年男子看到報紙哭了。誰也不知道他哭甚麼,為甚麼哭……

故事很短,卻很震撼人心。不少人傳播這個故事時,都會默默的附上一兩句短評:「這一車人,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這個社會的人越來越涼薄,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已經快要成為他們做人的基本原則。如果社會多些正氣人士……」

二、活體摘除器官,「深入尋常百姓家」

1、薄瓜瓜的微博

2016年8月18日黃潔夫和何祚庥一起跳出來,黃潔夫在香港說了掩蓋活摘器官的話,何祚庥在江系官方網站凱風網火上澆油。凡是還記得薄熙來一審判決前後,薄家族人和薄瓜瓜的微博上面的話,就會明白為甚麼黃潔夫說為了這次大會發言,一夜未閤眼。

知情者薄瓜瓜的博文說了實話。誰也駁斥不了。

薄瓜瓜寫道:「公訴書還是把我牽涉進來了!別怪我不義了:對某一氣功團體和異議人士進行器官摘取和屍體加工的指控,不能讓(我)父母獨自承擔!那是當時上面高層有相應政策,特別是得到了某首長的支持,是當時大氣候下進行的!全國各地許多部門都在做,公檢法部門、軍隊、醫院都在參與!只不過他倆開了頭。要死大家一塊死!」

此微博下面轉發的網友寫道:「吃驚」「數萬人啊,天大的罪惡!你們認了?」「吃驚、抓狂」「那就是承認了,魔鬼的行為!」「摘取器官賺錢,出售屍體又賺錢,這無本的血腥買賣真令文明社會無法想像」。

中共前總理溫家寶驚聞此事後,斥罵主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周永康:你活摘人體器官連麻藥都不打,這是人幹的事情嗎!

中共篡權70年來,製造了一件又一件的人禍:土改、鎮反、三反、五反、反右、大躍進、文化大革命、六四、迫害法輪功,對藏族、香港和維吾爾族的迫害,中共就是用時間來抹去人們心中的憤怒、疑惑和追問,久了,疲了,淡了,忘了……沒有真相,沒有問責。有的只是維穩的大國人禍不斷,一件駭過一件!

2、「深入尋常百姓家」

2019年推特上一段拍攝於中國大陸的視頻引起了推友們的關注。有推友描述道,「這是在中國某地一個小區裏,一個少年人販子在拐騙兒童時被抓到,剛送進小區保安室時,該少年人販子、孩子及保安的對話。這個少年對保安供稱,他哥哥已經拐騙了五個小孩,並且都殺了。保安問他是不是殺了賣器官,他回答說是。在場的民眾氣憤議論……」

這段視頻之所以令人震驚,是因為大家猛然間發現,中國盜取、販賣器官的惡行竟如此猖獗:人販子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走進人群密集的小區拐走孩子、強摘其器官。猖狂的器官販賣者似乎無處不在,稍不留神,每個中國人都可能成為他們眼中的「獵物」。

然而,此情此景雖突然,但決非偶然。早在2016年,就有移民美國的紅二代在海外披露,「活摘殺人牟取暴利已經在中國大陸全面鋪開,活摘的對像也已經擴大到社會的各個角落,因為一旦開了這個口子就剎不住了。」他所提到的「開了這個口子」,指的就是「江澤民下令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

為摘取器官而殺人的罪行並非是針對法輪功學員開始的,之後也未止於對這個團體成員的迫害。在中國,這一罪行始於殺害死刑犯而摘取他們的器官。之後,這一罪行涉及到更廣的層面,維吾爾人、藏人和家庭教會成員也都是摘取器官的受害者。

惡人當道,離不開旁觀者的「選擇性失明」。江澤民製造的這個邪惡之因背後的強大推動力,正是「中共當初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時,不僅有人不信,還有人叫好」。對於這樣的麻木不仁,或許有人要辯解:叫好的不過是個別、少數而已。但一直以來,對法輪功遭到迫害不聽不看、不聞不問,始終保持沉默甚至冷漠的「超然」者,卻不在少數。

這不禁讓人想起鐫刻在波士頓大屠殺紀念館外石碑上的那首著名的詩:「起初,他們追殺共產主義者,我保持沉默,因為我不是共產主義者;當他們追殺猶太人,我保持沉默,因為我不是猶太人;當他們追殺工會成員,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工會成員;當他們追殺天主教徒,我保持沉默,因為我是新教徒;最後,當他們對付我的時候,再也沒有人站出來為我說話了。」

這首詩之所以被放置在城市中心、眾目之下,就是為了時刻提醒人們:「沉默暫時是沉默者的通行證,卻終將是沉默者的墓誌銘。」

每個在暴徒與罪惡面前沉默以對的人,都將付出慘痛的代價。如今的中國,不就是在頻繁上演這樣的悲劇嗎?

曾有文章指出,「中共慣用暴力與謊言讓中國民眾在罪惡面前保持沉默。正是這集體的沉默縱容了黑心問題的坐大。人們選擇沉默,固然有其謀求自保的種種難處。但在一個充斥著暴力與謊言的社會,沉默的代價是可怕的。」

於是,到今天,「不光是法輪功學員,不管甚麼人,能拿來殺的都殺了賣器官。」「除了被關押的人,還包括那些無依無靠的流浪人員,都被有關機構以『關懷生活』為名,納入活摘數據庫,一旦配型成功,這個人就會『失蹤』。」「還有以招工為名,騙來大量的年輕勞動力集體關起來活摘。」現在連「拐賣小孩、活摘(其)器官,也成了這個恐怖產業鏈中的一環」。

3、武漢失蹤幾百名大學生,警方不作為

程先生的兒子是華中科技大學學生程浩,於2014年11月28日在長江二橋附近失蹤。程先生表示,近年武漢失蹤了幾百名大學生,有名有姓的,只有三個人找到了屍體,公安都說是自殺。他們每次發個貼子,幾天就被封殺了,發不出去了。警方不作為,家屬陷絕望。

「就我這幾年找孩子的經驗,他們都說國家有販賣人口器官,賣心臟啊、腎啊,一個人的供體可以賣到上百萬,還有當官的換這些東西(器官),一般的普通人不要,就要身強力壯的,十多歲的,大學生的,也有說大學生好上當受騙,有這樣分析的。」

中共所期待的,是「那些不願捲入的人作壁上觀,表現出似乎甚麼也沒有發生的樣子」。如同「盜匪在一輛公共汽車上公然搶劫、強姦的時候,他們最希望的就是全體乘客都裝作聾子、瞎子,這樣他們行惡的時候就可以沒有任何壓力和顧忌」一樣。

常常會有人提到這樣一個問題:為甚麼要關心法輪功學員因為被摘取器官而遭虐殺的事情?《血腥的活摘器官》作者之一,加拿大著名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對此問題做了詳細的回答。有人問他:「這與我有甚麼關係?」麥塔斯說:你還在等甚麼?難道你要等到有人為了摘取器官而殺害你時才抗議嗎?到那時就太晚太晚了。

侵犯人權者往往採取「分而征服」的戰略。他們通過分隔受害者與局外人,在那些本可以出手相助的人群中製造冷漠,從而可以對最脆弱者施行攻擊。反人類罪是針對我們一切人的。當反人類的罪行發生時,我們都是受害者。當我們自己面臨受害之境時,當人類家庭的另一些成員正在飽受凌辱時,我們不應默不作聲。對於那些侵犯人權的罪行發聲抗議不僅是關乎他人的體現,也不只是為了阻止事情變得更糟。它是關乎我們自身、關乎現在。

三、大災難中竟然沒有人是無辜的!

「六月飛雪,血濺白綾」的《竇娥冤》是元代大雜劇家關漢卿的作品,在中國可謂是家喻戶曉。而這個故事的原型「東海孝婦」卻是很少人知道。這個故事的結局,會給今天身處大瘟疫之中手足無措的我們一些啟示。

漢代東海郡有個村莊,村裏有戶人家,家裏只有一個孤寡的婆婆和一個年輕守寡的兒媳婦。兒媳婦名叫周青,婆媳兩個相依為命度日,周青對婆婆十分孝順,不願意改嫁。時間長了,大家都知道了,對周青的孝義十分敬佩。婆婆不願拖累寡婦兒媳懸梁自盡,周青的姑姐卻認定是周青害死了婆婆,一紙訴狀告到了官府,告周青忤逆殺害婆母的大罪!太守接案,立即把周青拘捕歸案,不問青紅皂白,用盡刑具拷打,周青一個弱女子受不了酷刑折磨,被屈打成招,畫押認罪。

據《列女傳》及《長老傳》記述,周青被斬首之前,刑車上裝載著十丈長的竹竿,用來懸掛五幡。周青當眾立誓道:「蒼天在上,天理昭昭。我周青若真有罪,當殺不赦。砍頭後血落地下;青若枉死,血當逆流。」儈子手行刑之後,周青的一腔鮮血,按書中所記載:「緣幡竹而上標,又緣幡而下雲。」就是說,周青的血都順著竹竿而上流,到桿頂後又順著流下來。

周青被殺後,東海郡中當年大旱,接連三年沒有下雨。郡內土地乾涸,莊稼枯死,顆粒無收,百姓飢餒。當時的太守也因事牽連被彈劾,被罷官流放戍邊,人們都說是惡報。

新任太守到任後,體察民情,重審此案。城隍對其釋天機:「誠然,判處死刑,是太守一人獨斷專行,草菅人命。罪業甚大,要下地獄並累及子孫後代。至於說為甚麼天降旱災,危及百姓?這東海郡的人,很多人素來都知道周青的孝行,明知道她是被冤枉的,卻不敢說句公道話,竟然都保持沉默,緘口不言,只為了保護自己,不敢站出來伸張正義,實際上都起了幫兇的作用。是謂不義。更有人相信昏官,認為周青真的殺了婆婆,是謂不仁。神最重人心,人沒有了正義感,難道不該懲罰嗎?從這個角度講,整個東海郡的人,都是有罪的。所以全郡大旱,老天有眼,從來沒有無妄之災,天災人禍就是在懲治不仁不義之徒哪!天理是最公正的。一切都有原因啊。」

太守感歎:神目如電,天心不可欺,天理不可違啊!第二天天一亮,太守就把眾位父老鄉紳再招來,把城隍神的話對眾人宣講。之後,準備了祭奠物品,帶領著眾父老鄉紳,親自去祭奠孝婦周青的墓,在墓前刻石立碑,表彰她的孝悌德行,還寫了一篇悼文,還孝婦清白。悼文中還代表整個東海郡的黎民百姓,誠心懺悔認錯。祭奠儀式還沒結束,就見那天空瞬時烏雲密布,立即下起大雨來。東海郡那一年風調雨順,獲得大豐收。

這故事彷彿就是今天大瘟疫之下的我們。上天降災,從來都是有原因的,只是現代人已經很少願意用這樣的思路去思考問題了。或許有人說,我只是一個普通人,沒有任何改變現實的能力,就不如專心自己的生活,少管閒事。上面故事中,郡中的百姓大多也都是這個想法,知道孝婦冤死,但是也是無能為力。其實無論你顯得多麼無助,為自己辯解,但是你的無助沉默,就是讓孝婦冤情不得昭雪的阻力。

西方有這樣一句諺語:「當雪崩發生的時候,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當雪崩發生的時候沒有一片雪花認為是自己的責任,一片雪花當然不可能造成雪崩了,但是成萬上億這樣的雪花凝在一塊才造成這樣一種雪崩的效應。

中共搞各種運動迫害死了八千萬老百姓,就像一次次的雪崩災難,中共邪惡組織的成員──黨員、團員、少先隊員就是中共的一片片雪花,包括隨和沉默的普通老百姓,都在助紂為虐。同時又都成為了受害者。

可能每個人都覺得我沒迫害法輪功,我沒有責任,但是當共產黨在迫害法輪功的時候,那些沉默的大多數其實都是在默許這樣的事情發生,才造成了這個迫害一直延續到今天,已經快21年了。

上天給了每個人靈魂,也給了人良心和道德守則。外界的消息真實與否,要通過自己的良心和道德來判斷。輕易聽信,隨聲附和,那就是放棄了做人的底線,把自己交給了騙人的魔鬼。

上天依舊是慈悲於人的,還在等待著人們的醒悟,可是時間還有多長呢?切不要等到真正的災難降臨時才覺醒,那時一切都悔之晚矣!趁著還有時間,馬上反思、懺悔、改過。

四、武漢90後:我有義務為死者發聲

3月4日,新華社發文及視頻,公開喊叫「全世界應該感謝中國」、「美國欠中國一個道歉,世界欠中國一聲感謝」。這表明中共不僅禁止國內人民發聲,甚至也想禁止國際社會發聲。對此,人們是怎麼想、怎麼做的呢?

據美國之音報導,在武漢出生長大的中國90後屠龍(化名)說,一場武漢疫情徹底改變了他按照當局者意願做個順民的想法。

屠龍說,要不是自己會翻牆,要不是一些海外的朋友告訴他真相,此刻說不定他已經進了焚屍爐。

封城的日子裏,他反思了很多:「他們清理北京低端人口時,我跟自己說,我很努力,我不是低端人口,我不會被清理;他們在新疆搞勞改營時,我想我也不是少數民族,我也沒有宗教信仰,我也不會被清理;我很同情香港人的遭遇,但我覺得我也不會去上街,不會抗議,所以也跟我沒關係。這一次事情發生在我的家鄉,我周邊已經有很多人得了病,也有去世的,所以我沒有辦法再忍受下去了。」

「說實話,這件事情給我刺激最大的,真的不是疫情本身,而是人性的大考。」他感慨道。

屠龍說,「絕大多數中國人,包括我自己,並不無辜。因為我們縱容了他們作惡,當然還有更多人是跟他們一起做惡。」

他又說:「現在中國瀰漫著一種不尋常的樂觀氣息,我看到報導說,全世界欠中國一個道歉,甚至說甚麼沒有這次新冠肺炎。我都不知道中共這麼牛。現在,武漢還在犧牲,還在受苦,他們還跑出來說,哎呀,你看現在國外做得多麼不好,就是我們中共做得特別好。非常可怕!」

之前曾有朋友對他說:想要在中國生活下去,有兩點你要做到其一,兩個都做到是最好的──第一、丟掉自己的理智;第二、丟掉自己的良心。屠龍覺得,這兩樣,他都做不到。

他說:「這次事件我熬過去了,我幸運;熬不過去也是一種解脫,但是只要我熬過去了這件事情,作為武漢事件的倖存者,我這輩子有義務為死去的人發聲。」

五、共匪和你論「咱」嗎?

在普世價值與漠視生命之間,中共永遠關注的是怎樣維護其「偉光正」的外表。又因為有著絕對權力,所以宣揚這件事情是黑的,它就是黑的;宣揚那件事情是白的,它就是白的。

中共的網絡防火牆和刪帖大軍屏蔽和刪掉了對美國疫情的正確報導,卻任由「網絡流氓」群體在網上狂歡,把中共這個殺人犯包裝成救世主。利用控制的物資、利益等生活中的一切,而逼迫、引導人們放棄對於是非的判斷,助紂為虐、魔性大發,中共早已駕輕就熟。

在武漢肺炎中,中共各級政府的防疫文件都披露了一個共同點,暴露了中共「防疫」的重心是控制,不管人命和救治。封鎖真相、控制言論依然是中共防疫宣傳工作唯一的中心。

黨與政府,中共與中國,在大陸民眾的觀念中幾乎是一回事,都成了自然了。實際上「黨」≠「政府」,「中共」≠「中國」。一幫土匪佔據山頭,人們容易識別這是土匪,但是當一個國家被逆天叛道者控制,由於控制了這個社會的一切,所謂的「斯德哥爾摩綜合症」也就產生了。控制者迷惑了被控制者的思想,而讓人是非不明。世界上真正的反華組織,就是中國共產黨。

中共隱瞞中共病毒(武漢肺炎、新冠病毒),至今導致中共病毒瘟疫禍害全球220多個國家和地區,730多萬人口確診感染,41萬多人死亡,給多國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損失。

1900年的庚子年,慈禧使大清王朝成了世界的公敵,狼狽逃出北京,簽訂了《辛丑條約》;2020這個庚子年,粉紅軍團對他國疫情,從幸災樂禍到網上狂歡,國際起訴烽煙四起,40多國民眾向中共追責索賠。

有些被中共洗腦洗糊塗的人說:憑甚麼讓咱賠呀?被中共愚弄的得心應手的人,包括小粉紅、五毛黨、網警、公檢法人員等,共產黨也不和你們論「咱」。在中共看來,你們同樣是有呼吸有心跳的供體,隨時可以收割的韭菜,一個冰冷的數字都算不上的土地肥料。

六、共業

何為共業?簡單的說就是與他人共同造下的罪業。其中包括所從事的造業的行業、幫助他人造業等。迫害佛法(修煉者)會給一個地區、乃至民族帶來巨大的傷害。當共產黨幹壞事(迫害法輪功)時,多少人跟著共產黨,舉著胳膊說共產黨「偉大」、「光榮」、「正確」,我們支持黨的政策之類的。當你這樣做的時候,你就會沾染共產黨迫害佛法的罪業,非常可怕。所以我們要遠離中共邪黨,不為邪黨站隊。

在耶穌被釘十字架後,羅馬迫害基督徒達三百年,無數基督徒被燒死、砍頭,被野獸活活咬死。於是羅馬帝國經歷了四次大瘟疫。第一次大瘟疫死了一百萬人;第二次羅馬人口被滅掉三分之一,首都君士坦丁堡的人口死亡一半;第三次大瘟疫持續十六年,羅馬帝國開始衰落;第四次瘟疫波及整個歐洲大陸,強大的羅馬帝國被摧毀。不能說每一個死亡的羅馬人都是迫害基督徒的元凶,然而正是「共業」造成了這些災難的發生。

一篇題為《催眠下有非凡解讀能力的預言家》的文章,講述了美國著名的預言家埃德加﹒凱西(Edgar Cayce,1877~1945年),能夠在被催眠狀態下為千里之外的人診病,能夠看到病人得病的深層原因。凱西一生中解讀了14306個案例,發現了「病」是「業力」造成的,而「業力」都是人自己生生世世造下的、積攢的。在輪迴轉世中躲不開、甩不掉,非得償還不可。

文中記載了一個女孩的案例,她因為髖關節結核病被折磨得生不如死。凱西解讀她的前世,發現她有一世曾出生在羅馬帝國,而且是尼祿王朝的一位貴族。尼祿迫害基督徒,下令將信徒投入競技場,任由獅子撕咬。那一世,她竟常到競技場觀看基督徒被獅子咬死的過程,以之取樂。有一次,她看到一個年輕的女孩被獅子撕爛時縱聲大笑,不但沒有絲毫憐憫之心,而且以殉道者的痛苦為樂。今世,她髖關節的病痛,就是昔日給迫害基督徒提供市場的罪業而導致的。

當今,宇宙的法理「真、善、忍」在世間已經弘傳28年,然而中共卻悍然迫害教人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輪功。中共的罪惡所傳播的範圍,遠比羅馬帝國要廣闊。

1999年7月20日,前中共黨魁江澤民悍然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這場反人類的暴行一直延續至今,已經持續了20年有餘。在一份事後披露的文件中,江於2000年曾宣稱,「法輪功鼓吹『真、善、忍』,給了我們動手『消毒』的機會。相比之下,其它氣功組織就不那麼容易解決,很可能在全國引起劇烈動盪,甚至於製造暗殺、毒氣、爆炸等恐怖暴力活動」,「法輪功講『真、善、忍』,我們的打擊工作就可以放手進行。以後利用打擊法輪功的經驗,可以有效的運用於其它氣功組織。」

藉著迫害法輪功的勢頭,中共將暴力的魔爪伸向了普通民眾,強拆血案、強行截訪、刑訊逼供、全方位監控……武漢肺炎的隱瞞導致大爆發,更是暴露出中共一貫撒謊成性、無視百姓安危的本性,引起眾怒,中共也愈加瘋狂地監控與管制。

江澤民發動和維持的這場群體滅絕性的迫害,給上億法輪功修煉者和他們的家人帶來巨大的苦難。同時,這場對無辜好人的迫害也使中國的法制越發黑暗,使中共的官吏越發貪婪,也使中國社會的道德越發淪喪。所有的中國人都是這場迫害的受害者。

信仰真、善、忍的法輪佛法修煉者正在遭受巨大的迫害,迫害之慘烈史無前例。眾多的人們被謊言毒害著,對這些善良的修煉者,或惡語相向,或加以嘲諷,或以冷漠待之,甚至不少人落井下石,跟著中共起哄:表態污衊法輪功,歧視法輪功修煉者,種種作為已經在加重迫害了,都是對神佛的大不敬。如果真有神明存在,天上的神怎能容忍這種種違背天理的行為?

現在武漢肺炎的出現,正是眾人麻木不仁所導致的惡果,是上天對人們的嚴重警告。如果人們還不醒悟,當年羅馬帝國發生的慘狀將在中國大地重演:人們在說話之間就會倒下,所有的街道都發出腐屍的味道,沒有足夠的棺木成殮屍體,人們在痛苦中變得越來越麻木……

逃亡美國的中國富商郭文貴,曾在視頻中曝光中共高官和他們的子女為何得了癌症還能活很長時間的秘密,因為他們可以「按需殺人,移植器官」。例如,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的兒子江綿恆,2004~2008年間,曾在南京醫院換了3次腎,殺了5個人。「為甚麼換腎3次,卻殺了5個人?因為那兩個殺錯了,配對配不好。」

早在2018年5月,九評編輯部發表了《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一書,書中寫道:「今天的中共,正是世界的邪惡軸心,是全人類的敵人。如果世人不能猛醒,反制中共這個人類共同的敵人,中共將給世界帶來滅頂之災。」未曾想,僅僅在兩年之後,這樣的預言在武漢肺炎(中共病毒)中成為現實。

未來在哪裏?《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指出:「今日的中國和世界,都處在命運的十字路口。對中國人而言,背負重重血債的中共早已沒有改良的可能。沒有共產黨,中國會更好;去除共產黨這個毒瘤,未來的中國才會煥發出勃勃的生機。」

在正義與邪惡的正邪大戰面前沒有中立之說,對邪惡的沉默就在助長邪惡的囂張氣焰,就是助紂為虐。中共最怕的就是人民覺醒!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