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清中共】從新冠疫情到經濟疫情

|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二日】新冠疫情(武漢肺炎)還沒有過去,經濟疫情更是嚴峻。房價、房租下跌了,但是銀行的月供不會跌;工資、獎金減少了,但是孩子的學費、老人的醫藥費沒有減;好不容易「地攤」能擺了,沒過幾天,又擺不了了。然而,中共卻一筆勾銷了77國對中國的巨額債務,原因到底為何?

突發疫情的城市

全球疫情依然嚴重,中國並非孤島。對於突發疫情的城市,往往如臨大敵,封城封戶。東北吉林市、舒蘭市還沒有從緊張的疫情中恢復,六月中旬北京新發地突發疫情。

六月十七日,北京網民「米粒兒」的求救信在網絡傳開來。她指自己住在列為高風險地區的豐台區天驕俊園小區,因在新發地市場附近,十三日凌晨三時起小區全面進行封閉管理,「好多人家裏斷糧斷菜的,大人還可以湊合,可是孩子、老人怎麼辦啊!」一開始還可以訂外賣,但是道路陸續封閉,快遞也送不進來,親友也不能提供支援。

「今天是隔離的第五天,又有出現家裏燃氣用完的情況。」她對外求救:「我們實在沒有辦法了,所以,在這裏求助一下大家。」這裏似乎變成了昔日的武漢,被封閉隔離的人們處於危險境地。

有網民表示,「這年頭,連溫飽都得自己創造,現在怎麼辦?物價狂飆,生活水平下降,每天跟坐牢一樣。我希望老百姓真的別跟著XX黨走了,信他們的話,不存糧食,現在連大額存款也不能取出來,簡直是不讓人活。」

也有網民說,「中國現實的極端已經超出了想像!」

失業潮已經來臨

據自由亞洲電台報導,六月四日,在微信群流傳一段視頻顯示,一位學者發出警告,中國失業潮已經來臨:「很多人在為美國的暴亂幸災樂禍,他不知道接下來國內的失業率會有多麼嚴重。美國一旦沒了消費,中國至少有十分之一的人要失業。為甚麼要發展『地攤經濟』,因為企業倒閉才剛剛開始。」

江蘇商人吳昊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接下來中國民眾的生活環境比一般人想像的還要差:「不是勒緊褲腰帶(過緊日子)那麼簡單,現在中國是全民負債,尤其是年輕人,八零後、九零後透支信用卡,每一個人平均負債都達到三萬至五萬元人民幣,有的更高,超過十萬元,他現在失業,沒有收入,連信用卡(帳)都還不起。」

從中共三月一日重啟經濟後,中共對大陸中小企業根本沒有任何救助,導致它們大量倒閉,而這些中小企業提供了城市70%的就業,現在這些企業紛紛倒閉,失業人數肯定飆升,而且短時間解決無望。

彭博社五月二十一日報導,改革開放之後一直被中共作為重要經濟增長引擎的珠江三角洲,現在出現失業潮,有東莞製造商表示那裏十家工廠有九家倒閉,殘存的工廠給出的工資已經回到十年前的水平。

相反中共的國營企業以及金融機構卻頻頻獲得超額的資金,在許多城市出現了房地產土地拍賣,地價一路飆升,房價又現新高。其實,都是中共「國有企業」用銀行的錢炒賣土地,為中共的GDP增添數字。對於普通百姓來說,這些大肆印刷的鈔票只會讓百姓存在銀行的錢越來越不值錢。與此同時,中共出台限制大額提取現金的試點政策,引發民眾不安,個別城市已出現銀行擠兌提現的現象。

深圳望正資產管理公司首席經濟學家劉陳傑表示,疫情可能導致中國大陸2.05億人失業,相當於有超過四分之一的就業人口失業,遠高於中共官方公布的6.2%失業率。報導表示,如果這項預估是正確的,代表中國7.75億勞動人口中,有超過四分之一失業,遠高於中國官方公布的6.2%失業率。

據了解,中共官方數據僅涵蓋4.42億的城鎮勞動人口,不包括經濟波動更容易受害的2.9億農民工。此外,中共每月進行調查時只用約12萬家戶作為樣本,僅佔城鎮勞動人口的0.03%。中共的失業數據怎麼能不失真呢?

大撒幣究竟為哪般?

六月七日,中共宣布將向77個發展中國家和地區暫停債務償還,並稱經過這場疫情,中共的「朋友更鐵了,朋友圈更大了」,專家認為,這是中共在國際上進行公開賄賂。

事實上,中共隱瞞和散播疫情、強推「港版國安法」等做法,使其在國際上已經陷入空前孤立。來自八個國家的國會議員及歐洲議會議員,日前組成「跨國議會對華政策聯盟」,以聯手反制中共對全球貿易、安全及人權等方面的威脅,被外界稱為「新八國聯軍」。

中共沒把錢用來支援在疫情中受害嚴重的民眾,卻向外大撒幣。西方國家和亞洲的日本、台灣等,都在實施大規模救濟計劃,比如向個人發現金、失業救濟、向企業發錢等。

有人算了筆賬:中國已向77個有關發展中國家暫停債務償還。據環球網數據,近四年,中國外援達到60365億元人民幣,如均分給國內3000家上市公司,每家可獲得20億元人民幣。如貸給國內小微企業,可徹底解決全部1000萬戶企業融資難問題,每家60萬元。如用於三農,可實現全部一億農民的小康目標,平均每戶6萬元人民幣。如均分給每個中國人,每人可得4378.28元。看看這些年對外援助的金額,用在國內,還需要擺地攤嗎?

從新冠疫情到經濟疫情

對於正常的國家來說,政府的合法性來源於民眾的認可,在疫情之下,如果一個政府做了應該做的事情,那麼即便災難真的降臨,大家也能夠理解。然而,對於中共而言,早已沒有人相信甚麼共產主義,發展經濟成為中共執政的唯一合法性基礎。武漢肺炎就像精準的設計師一般,讓中共的「經濟靠山」瀕臨困境:

1、疫情首先出現在中國,而中國是作為世界工廠的「生產國」,經過三個月的全國封城之後,疫情緩解,準備復工生產。
2、然而,緊隨其後,作為主要的「消費國」,歐洲、美國疫情大爆發,消費停滯,訂單也沒有了,沒有訂單,生產無法復工;
3、在美國、歐洲疫情趨平、緩解之後,「資源國」俄羅斯、巴西、中東疫情急速的上升,對於「生產國」、「消費國」來說,沒有「資源國」的能源輸出,經濟就沒有動力以及原材料。

這樣一個傳導過程好比多米諾骨牌一樣有序。

也就是說,中共的真實狀況猶如「四面楚歌」,危如累卵。中共的意識形態早已實質性破產。中共通過發展經濟,用利益捆綁來所有人,當「經濟靠山」有如冰山一樣融化,中共還用甚麼來綁架中國人呢?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20/7/10/185820.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