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 家庭單位一片祥和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十八日】我是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那時,我在化工行業,廠裏辦公室主任得了敗血症,經常跑鄭州、北京大醫院換血,花了不少錢也治不好。在鄭州住院醫生告訴他:你的病不好治,上午輸液,下午你到公園煉法輪功,聽說法輪功神奇。結果他很快就好了!主任回廠裏到處宣傳:法輪功真好,神奇,趁你們年輕,都學學。

我以前心裏有過一念,等有時間也學學氣功,知道氣功能強身健體。聽主任說離我廠不遠有個煉功點,我晚上領小姑子去看看,出門就碰到大路邊乘涼的三三兩兩,都是廠裏工人非要和我們一起學功。

到煉功點,看到她們席地而坐了十幾個人正學盤腿,她們都很熱情,說你們一下來十幾個人,都年輕。煉功音樂響起,她們煉,我們跟著學,走時每人請了一本《轉法輪》書,他們說:早上四點半煉功,明天晚上放師父在廣州講法錄像,我們晚上學法,早上煉功,白天上班。我們學了一星期後,個個都有體會,走路一身輕,平時身上的毛病,比如:有人頭痛、有人肚痛、有人腸炎、有人腰病、有人肩周炎都一掃而光。我們用「真善忍」要求自己,說真話,辦真事,做真人,返本歸真,我們對誰都善良,人與人之間有矛盾了,要找自己的問題,看看自己那裏錯了,遇事多考慮別人,我們實踐著「真善忍」,「真善忍」的法理照亮了我們的空間場,我們在任何地方都會做一個好人。

一天晚上我兒子值班,車間的燈壞了,兒子去修叫操作工幫他扶住梯子,操作工不扶還罵人,兒子說你不扶我沒法給你換。操作工用雙手狠勁卡住兒子的脖子,危急關頭班長跑來拉開了,班長扶梯把燈安好了,又送我兒子去廠醫療室。醫生說,他手太狠,喉頭髮炎,開了藥,需要休息。兒子回家把情況和我說了一遍,委屈的不行。我說:兒子你放寬心,休息一下就好了,沒有無緣無故的事,可能你哪輩子欠他了。媽媽學了法輪大法了,知道該怎麼做,咱用「真善忍」要求自己,明明白白吃虧,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1],咱要忍讓他,這事就過去了。

早上我到了單位,這事已經傳開了。很多人都打抱不平給我鼓勁,說:等到下班站隊時,你去罵他,他要不願意,俺就都上去幫你打他一頓,給你兒子出出氣,你們也有面子(當時我丈夫是副廠長,我工作也非常優秀,年年受到表彰,也小有名氣)。我笑著說:我不會跟別人生氣,更不會罵街,我學法輪功,師父叫俺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用高標準要求自己。他這時肯定也後悔,知道錯了,事到此為止,誰也不准提。

事隔兩天我去鎮上辦事,突然有人喊:姐,你坐我的摩托車去。我笑著說:客車快來了。他說:坐上吧,那天和你兒子的事,真對不起,我脾氣太壞了,過後我知道錯了,有人說我,你就等著開除你吧,誰知你這樣寬容我,我無地自容了!我說:兄弟,你知道錯了就好,以後改改脾氣,姐學了法輪大法了,俺師父叫我們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遇事找我自己,用「真善忍」高標準要求自己,他說:法輪功真好,真會教育人,我以後無論如何也得做個好人,學會善待別人。醫藥費多少我拿吧!我說你不用管,只要你能當個好人,姐就高興了。從此以後,他見面就笑,脾氣徹底改了,廠裏的工人都說,×××脾氣真壞,是法輪功把他變成好人了。

自從學了大法,我才知道怎樣做人,心情愉悅,無病一身輕,走路像飛,渾身用不完的勁。我們擠時間去鄉鎮洪法,上百人站在戲台上煉功,讓有緣人知道法輪大法好,法輪功真神了,改變了很多人的生活。

修煉之前,有兄弟姐妹不養老人的,有夫妻不和的,有婆媳生氣的,有兄弟打架的,學大法後都知道有矛盾找自己,用「真善忍」高標準要求自己。兒女爭著對老人好,夫妻和睦,婆婆呵護媳婦,媳婦孝敬公婆,兄弟相讓,只要學了大法的人,都有說不完的高興事,從小家庭看大社會,家庭矛盾自行化解,都為別人想,利益面前不爭不搶,有了矛盾找自己。到單位上班,工作兢兢業業,不怕吃苦,不怕累,個個心情舒暢,身體健康,給單位節約很多醫藥費,家庭單位一片祥和。「真善忍」的光芒照亮了社會的每個角落。

二零零五年夏天,天下著小雨,一輛中型客車座無虛席,中間也站滿了人,超載行駛到一大下坡時,剎車失靈,四十多人亂成一團,埋怨司機超載拉人,出事了怎麼辦。司機慌忙中選擇了撞向路邊的頑石停車。頑石有一米多高,我心裏求大法師父救人,壯著膽喊出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聲落車停,車離頑石有一尺遠。車要撞上頑石,車毀人傷亡,司機嚇得腿都軟了。我說謝謝大法師父!司機說謝謝!你以前給我講過讓我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保平安,我也不很信,以為是迷信,今天我相信了,要不是你求大法師父保護,今天我就沒命了。以後要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說大法師父慈悲救度眾生,誰選擇了大法,誰就有福。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