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救了我的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十六日】我是一位農村婦女,今年七十歲。我能活到今天,全靠慈悲的師尊救了我的命。寫出我的經歷,以表達弟子對師尊的無盡感恩,證實大法的超常。

二零一三年農曆五月份,我在武漢一家大醫院做了腦瘤手術。沒想到一年不到,我的頭又開始痛,而且比手術前痛的更厲害。家人又帶我去武漢醫院。醫生從當天拍的片子上沒看出問題來,可我的頭就是莫名其妙的劇痛。我擔心腦瘤復發,心裏又痛苦又恐懼。但我實在不想再去武漢治療了,花大把的錢不說,我特別怕再遭住院那份罪,而且這次復發說明手術並不能保證腦瘤完全好。

我痛的不能睡覺,只能苦熬著,就這樣持續了二十多天。在我最絕望的時候,弟弟從老家趕來看我。他是一位老大法弟子。見我這情況,他安慰我說:「姐,你這情況很危險。既然醫院治不了你的病,你就煉法輪功吧,大法師父一定能救你。」

弟弟以前多次給我講過法輪功真相,包括很多修大法後的神奇事例,但我對大法的認識只停留在表面,並不真信。聽弟弟這麼說,抱著救命的念頭問弟弟:「大法師父怎麼救我呢?」弟弟說:「你先看看師父一九九四年十二月在廣州的講法錄像,以後我再教你煉功。」

那時候我根本不知道法輪功到底是怎麼回事,只是順著弟弟說的去試試看。

我開始看師父的《廣州講法》錄像。一天接一天的看,覺的身體輕鬆、舒服一些了,越看身體覺的越舒服。看完第九講,我的頭不疼了,從那以後再也沒疼過,徹底好了。我沒打一針沒吃一片藥,這麼厲害的病,只看看錄像竟然就全好了,真的不可思議!

我知道遇到真佛了,我也要學法輪功!後來弟弟就來教我煉功,並幫我請來師父的經書。

從此,我也成了一名幸福的大法弟子。

二零一五年正月,我身上突然長了很多紅色水泡一樣的東西,從左胸到左後背,有巴掌那麼寬,像一條醜陋的紅泡泡帶子。那些紅泡泡亂七八糟、大大小小的很噁心,也很不規則,可它很痛,真的是鑽心透骨的疼,左手抬不起來。我因為得法時間不長,對大法理解非常有限,當時心態很不穩,就去問左右鄰居。她們說:「你這是『龍纏腰』,年紀大的人會致命的。它要是長滿一圈,人就完了。」有的說:「你趕快去醫院。」還有人給個偏方:「你在它周圍畫一圈蜈蚣,就會好的。」

我不知道他們說的對不對,心裏很亂,家人勸我去醫院。猶豫中我打電話叫來弟弟。弟弟來了,對我說:「姐,這是好事啊!師父在為你清理身體呢。你應該加緊學法煉功。」我明白了,我是修煉人啊,關鍵時刻怎麼沒正念了呢?我就把心徹底放下,靜心學法、認真煉功。煉功時左手很難抬起來,我就咬牙往上抬,痛的大汗淋漓。我心裏默念師父的法:「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忍著痛堅持煉。

大約二十來天,身上那條可怕的紅泡泡帶子基本消失了,一個月以後,身體完全恢復正常。從那至今,我再也沒有得過甚麼病,當然也就與醫院、與藥無緣了。

我現在才體會到了甚麼叫「無病一身輕」,那種幸福無法用語言形容。我太感謝師父了!

我的二弟媳六十多歲了,原來是個病秧子,有冠心病、腸胃炎等好幾種重病,一年得去醫院好幾回,中藥、西藥一天都沒斷過。這麼好的功法我得告訴她。我就去她家把我得法後的親身經歷講給她聽。二弟媳人很實誠,知道我不會騙她,也就同意學法輪功了。我就教她煉功,讓她學法。很快,她的一身病也全都沒了。如今她也堅定的走在正法修煉的大道上。

我知道還有很多人受著中共的欺騙,仇視大法,這讓他們處於危險之中,如果不及時醒悟,還跟著中共跑,將會在天滅中共時隨著它毀滅。我得去講真相救他們。我首先趕回老家,把家鄉的親人們救了。我從我的親身經歷講起,講大法是教人做好人的,已經傳遍世界;還講了共產黨的害人歷史。他們非常認可,老家的黨員們都退出了邪惡的黨組織。

我真心希望善良的中國人都拋棄惡黨灌輸的毒素,靜心了解一下大法,得到大法的救度!

弟子在此叩謝師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