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庭瑣事中修心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十四日】一九九六年的一天,我去姐姐家,正遇一位朋友從山東老家請回《轉法輪》一書、師父法像和法輪圖,他說他們老家都在煉法輪功。我饒有興趣的看了一下,法輪圖轉的讓我有點頭暈,心想這圖咋這麼厲害?於是我出門就直奔新華書店、地攤一個一個的挨著找,終於請回了《轉法輪》和《中國法輪功》一書,在家模仿著動作比劃起來,從此我走上了返本歸真的修煉路。

轉眼間,我外孫子到了上學的年齡,由於女婿的父母家在外地,年齡大,身體不好,不得已我就到他們工作的城市,租住了一套單位的廉租房,接送外孫上學。修煉人都知道,不論走到哪裏,都要明白自己是個大法弟子,都要做好三件事。修煉中我時刻按大法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不放鬆,不懈怠,多學法,多救人。

師父說:「修煉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 萬事無執著 腳下路自通」[1]。二十年的修煉,風雨兼程,歷盡魔難,心中裝著法,遇到再難的事,心裏都不會盪起波瀾,都能心如止水的去應對。

二零一七年正月十四日下午,突然接到女兒電話,說女婿工作中突然頭暈被送進醫院重症監護室,我拉起外孫一邊往醫院趕,一邊求師父,嘴裏不停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同時女兒給女婿的哥嫂打去了電話,由於交通不便,他哥嫂,父母和姐姐第二天下午才趕到,怕他父母接受不了現實,沒告訴他們實情,直接送他們回女兒家休息。

我到了醫院醫生告知我病情嚴重,要有思想準備。我想:一切都是有定數的,穩住情緒,不能亂方寸。女兒天天守在重症監護室門外,我每天早晨學法煉功發正念,下午趕到醫院看望,一路上發真相資料,光盤救人。第三天他睜開了眼睛,我徵得護士允許,進了監護室,趴到女婿耳邊告訴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一個月後,女婿轉到普通病房,我就讓他天天聽師父講法。由於病情太重,併發症復發,輸血、高壓倉、醒腦丸都無濟於事,自費藥,貴重藥,眼看藥費幾萬幾萬的疊加,他哥的單位又催促回去上班,女兒單位規定的最長休假期已超,無奈只得聘請護工,可護理費又是一筆大的自費開銷,每天260元。

一天,女兒告訴我說手中卡裏的錢和工資本裏的錢都用完了,要回家取存摺裏的錢,可回家翻遍所有的抽屜,衣櫃都沒找到存摺,甚至連她家的房本也找不到了。她打電話告訴我,聽到這始料未及的消息,我一邊安慰她,一邊讓她找可能隱藏的地方,結果還是一無所獲。我想他父母自從來後,老太太幾乎每天到醫院去,可老頭三個月只去了三回醫院,他總說有病走不動,可是住院的是他兒子啊?難道他在家……我否定了一切不好的念頭,這可是給他兒子救命急用的錢啊!女兒多次問他父母,我家的存摺、房產證就鎖在這抽屜裏,怎麼就不見了呢?可他父母都信誓旦旦的發誓說:「沒拿!沒見!」

醫院又催藥費了,女兒向同事借了錢先付了護工費。晚上回家發瘋似的一遍一遍翻箱倒櫃的找存單,最後在電視櫃的最底層的夾縫中找到一個塑料袋,電視櫃旁放著健身器擋著,塑料袋打開後,取出了房產本和汽車的相關資料,一個裝有存摺和現金的錢包卻空空如也。女兒半夜打電話告訴我,她要報警!我安慰她,不會丟,有房本在存摺就不會丟,他即使拿著存摺他也取不出錢。師父說:「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2]女兒情緒平靜了許多。

夜深了,看看還沒到發正念的時間,我輾轉反側難以入睡,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呢?與我的修煉有甚麼關係呢?我有甚麼要去的心呢?我想著師父講過的法:「你碰到的任何問題都不是簡簡單單的,都不是偶然的,都不是常人中的問題,一定與修煉有關係,與你提高有關係。因為你是個修煉的人,你的生命的路是改變過的,你的修煉之路是從新安排的,所以這條路上就沒有偶然的事。可是表現出來卻一定是偶然狀態,因為在這迷中、在和常人一樣的狀態下,才能夠表現出來你是不是在修、你修的好不好、你能不能走過這一關又一關。這就是修煉,這就是正悟!」[3]對照法找自己,是不是還有對金錢執著的利益之心?私心?埋怨瞧不起人的心?靜靜的夜晚,我心如止水,腦中卻像過篩子一樣的在找著自己的執著,發正念,修去它,解體它。

第二天,女兒接到學校老師的電話,問:「家中是不是發生了甚麼事?孩子在學校找同學讓他四爺給幫忙破案,說你家的房產證和存單丟了?」同學的四爺在某大集團當老總,有保鏢,同學把這事告訴了老師。聽了這個消息,我想這事要儘快解決,可怎麼解決呢?親家在屋裏呆著不出去,我也不能進去找啊?我邊安慰自己冷靜,邊求師父幫弟子,急躁的心平穩下來後,我想到早晨剛剛讀過的法:「我們作為一個煉功人,矛盾會突然產生。怎麼辦?你平時總是保持一顆慈悲的心,一個祥和的心態,遇到問題就會做好,因為它有緩衝餘地。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2]我想:不管他再難纏,我都不能急躁,以最大的慈悲穩妥的把事情解決了。

第二天早上送走外孫,我讓丈夫買了早點,叩響了女兒家的門鈴,女婿的父親打開了房門,只見他身披著衣服,一雙睡眼惺忪,迷迷糊糊的樣子,顯然還沒起床洗漱,我倆進門熱情的招呼他洗漱一起吃早餐,嘮家常中,我詢問了他女兒女婿工作的學校地址,兒子工作的礦務局地址。一陣寒暄後,我說咱言歸正傳,說說你兒子現在的病情治療情況,費用情況,告訴他醫院急催醫藥費,你一直在家,你見到存摺了嗎?這幾個月只有你家大兒子、媳婦、姑娘來過,誰會拿呢?這可是給你兒子救命的錢呀,再不交就要停藥了。你如果有甚麼困難說出來,咱商量解決。我說的很輕鬆、語氣、態度也很溫和。他開始矢口否認說沒見,他沒拿。我說我一直勸孩子不要報案,總想家事不可外揚,不管誰拿了拿出來就行了,報案弄得滿城風雨就不好了,你要真的不知道,那報案就報案吧,這個事也得想辦法解決啊,這是給你兒子看病呀,要是我女兒有病,我就不給你說這些了。公安插手肯定要去你女兒和兒子的單位調查,那就等調查結果吧。他停了片刻,說:「這跟他兒子、女兒都沒有關係,都是他一個人幹的。」最後很無奈的從他穿的內衣兜裏掏出了一個包包,裏面裝著幾張存單。眼前的一切頓時讓我很詫異:大千世界真的是無奇不有啊!但轉念間心又是異常的平靜,常人就是常人。事後我想假如我不修大法,還不知會怎樣處理這個事。

女婿去世後,在處理撫恤金等相關身後事宜中,我告訴女兒,你公公還有退休金,你婆婆可是沒有任何生活來源,咱不要把錢看得太重,善待他們,將心比心,在分配問題上考慮老人的捨子之痛,不要讓老人在晚年為生活來源而雪上加霜,多了解一下相關的法律知識。女兒是大法的受益者,平時很支持我修大法,很聽話。在聘請律師寫協議時,醫藥費、喪葬費等費用十多萬元自己全部承擔,遺產按法定繼承分配。單位直接給他父母賬戶匯去十幾萬元,解決了老人的後顧之憂。女婿的姨表哥在檢察院工作,看了協議後打電話不停的表示感謝,親朋好友也都很欣慰。

遺產問題解決了,可律師說房產過戶可是個最麻煩的分割問題,弄不好要打官司。有的人打了幾年官司還沒結果。我告訴女兒,咱不打官司,沒工夫也沒精力,如果他家要爭甚麼,就讓他家起訴吧,我們不爭就等結果。也許是我們的心放下了,事情發展的出乎意料,女兒的公婆主動放棄了房產分割,看似一場無休止的房產糾紛悄然無息的結束了。

女婿的二表哥來我家,疑惑不解的問我:「阿姨,我姨、姨夫在這四個月,吃喝拉撒你們全管,給我表弟看病竟沒掏一分錢,還做出那種見不得陽光的事,你為何還那樣平靜,你咋有那麼好的心態呢?」我笑著告訴他:我是修法輪大法的呀,大法師父要我們做事要為別人著想,要善待一切,要修成一個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大覺者,我怎麼能和常人相提並論呢?他很感動,他沒有想到修大法的人能這麼好,他明白了真相,高興的做了「三退」,還請走了一本《轉法輪》。

我感謝師父,感謝大法,我知道這是「善」的力量,是大法的威力。

下面再說說我的外孫。外孫不會走路時,我用小車推著他出去講真相救人。他會走路了,我跑著上樓發放資料,他在後面爬樓梯一台階一台階的攆我 ,我知道他與大法有緣,天天教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每天他給師父磕頭時都說:「弟子謝謝師父!」我看著他那天真無邪的模樣,還曾笑著對他說:「你還真把自己當大法小弟子了?」但我心裏知道這個生命就是為法來的。

可上學後,外孫似乎變了一個人,脾氣暴躁,好話聽不進一句,一不稱心,不是發脾氣,就是摔東西,頂嘴,要甚麼從沒有商量的餘地,不給就砸東西,搞得家無寧日。

看著這樣的孩子,真不知該怎麼辦好。責怪自己不知哪輩子欠了他的,我咋遇到了這樣的孩子?我也常常自我安慰:忍著,忍著,不要動人心,不要讓舊勢力鑽空子,用慈悲待他。可天天好話說盡,道理講了一籮筐,他嘴上答應的很好聽,過後該是甚麼樣還是甚麼樣,勸說、棍棒都無濟於事。總想大一點懂事了就好了。可是日復一日,壞毛病越來越多,和同學打架,說謊話,偷拿我包裏的錢,不完成作業,班級的信息網常常有他被批的名字。三天一訓,五天一打,在我們家司空見慣。女兒愁,我也愁。親戚姊妹來我家看到他的表現也發愁,這孩子成了我們全家的「大愁帽」。

師父說:「有人管孩子也發火,簡直吵翻了天,你管孩子也用不著那樣,你自己不要真正動氣,你要理智一些教育孩子,才能真正的把孩子教育好。小事都過不去,就發脾氣,還想長功啊。」[2]每當讀到這段法時,我都很羞愧,讀的聲音很小,心想師父在說我呢,我一定要改。

女兒早上七點就要乘車上班,她一走,外孫就在家和我鬧的不亦樂乎,我有時真的是很難控制自己的情緒,發牢騷,洩私憤:你奶在家吃香的喝辣的,跳舞消遣;我在這吃喝拉撒全得管你,你跟我有甚麼關係啊?你這樣的氣人。一陣狂風暴雨過後,他能老實幾天。可我事後又後悔不已,今天的功又白煉了。

我是閉著修的,不知道與他有甚麼歷史上的過節。求師父點化,與同修切磋,多學法,悟法理。我反覆讀師父的這段法:「也就是說你的生活不是修煉,但是你在修煉中的狀態會反映在你的言行舉止、生活狀態中。」[4]我冷靜反思自己,向內找,雖然我天目看不見,但我知道一切都是有原因的,還得拿起向內找的法寶找自己的執著心。我找到了怨恨心、急躁心、我嫌吃虧冤枉、怕麻煩、一意孤行的心。孩子是一面鏡子,他的暴躁不正好反映出了我在做事上的急躁情緒嗎?我雖然看不到因緣關係,可孩子的表現不正折射出我的修煉狀態嗎?同修在一起,別人都不和你爭,你跟誰發火啊?我反覆的讀師父的法,反覆找自己,為何讓我遇到這樣的孩子,這孩子不就是為了我的修煉來的嗎?這不是師父精心安排去我的急躁心的嗎?修煉人所遇到的每一件事都與我們的修煉有關,與要去的人心有關。找到了人心我就下定決心去掉它,遇到再麻煩的事我都會冷靜平和的,以修煉人的狀態去對待。

我在學法修心的同時,堅持多發正念,清理另外空間邪魔爛鬼,清除舊勢力的干擾,不管歷史上跟舊勢力有無甚麼約定統統解體,只走師父安排的修煉路,正念正行。同時也和外孫好好的交流,把他當作同修對待,不刺激他的負面因素,同時也借鑑同修的辦法,我準備了二百張孩子玩的玩具牌,每天和他一起數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再念正法口訣。淨化了空間場,清除了背後的邪魔爛鬼,我也加強了發正念的時間和力度,外孫的情緒有了明顯的好轉,也不發脾氣了,誰說啥他都樂意的答應,在一步步向好的方向扭轉。現在每天念二百遍九字真言,已成了習慣,我不提醒他,他都會自覺的去念。我知道小小的木頭渣被大法融化了。

我知道我還有許多執著,還有許多人心,我會牢記師父講的話:「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5]。時時嚴格要求自己,精進實修到圓滿。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無阻〉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新西蘭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理智醒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