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原來你有靈丹妙藥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十三日】我今年快七十歲了,烏黑的頭髮,臉色白裏透紅,皮膚細嫩,神采奕奕。好多人都說我像四十來歲的人。老同事一見面驚喜的說:「你怎麼沒見老,還是這麼年輕漂亮啊,吃了甚麼靈丹妙藥了?」

其實,我年輕時體弱多病,患有神經性頭痛、子宮功能性出血等多種疾病,中西醫都沒治好。結婚後,丈夫看我整天病怏怏的,就勸我跟著大哥煉法輪功。由於我出生在幹部家庭,受家庭的影響,從小不信神,不信氣功,故而未去。

一九九六年的十二月,在丈夫的催促下,我顧及他的面子去了煉功場。正趕上大家煉第二套功法,半個小時的「抱輪」堅持煉下來了。從此,我每天到煉功場煉功,風雨無阻。煉功時間不長,全身疾病不翼而飛,身體完全康復。

一、師父鼓勵,看到另外空間的壯觀景象

一九九六年臘月二十三日,大哥(站長)得到消息:政府部門要來煉功點調查。有人害怕了,說解散煉功點。也有的說快過年了,大家避避,初七上班再來。當時我心裏很不服氣。我煉功一個多月就無病一身輕,這麼好的功法,憑啥不讓煉?

當晚,我把五套功法煉了一遍。煉功之後,全身輕飄飄的,很舒服。我躺在床上,臉朝著對面牆,關閉檯燈後,「呼」一下對面牆不見了,呈現出翠藍的天空,白雲好似盛開的花朵,中間一個五顏六色的大法輪在旋轉。我內心感到十分震撼,「哇!師父說的都是真的!」我觀看很長時間,慢慢的進入了夢鄉。

第二天晚上,對面牆又不見了,天空金光燦爛,霞光萬丈,伴隨著美妙的音樂,師父的金身呈現在天空中,在空中飄來飄去。

第三天晚上,對面牆仍然不見了,只見師父身穿古袍,站在城牆上向遠方眺望。天空中還有仙女散花。時隔七個月,我到山東煙台出差,看到一處古城牆,對面是「望海寺」,其景好似當時看到的一樣。

師父為了增強我的正信,鼓勵我好好煉功,那些另外空間的壯觀景象,讓我觀看了一個多月。從此,我更加堅信大法,堅信師父。每當回憶當時看到的聖境,我都感到十分的幸福、快樂!

二、遇車禍無恙 讓世人明白真相

二零一六年的一天,我騎自行車過馬路,突然,一位青年騎著電瓶車急速的拐彎,一下子撞到我的前車輪上,我連人帶車摔倒了,臉朝下撲在地上,右手翻腕著地,「喀嚓」一下,當時,我也沒覺的疼。我的臉上、手上都出血了。年輕人趕快把我扶起來,他急忙解釋說:「大娘,我岳父讓我買東西,要給孩子過十二,太慌張了。」我當時腦子裏光想給年輕人講真相,我說:「你扶著我坐台階上穩穩心。」年輕人說:「大娘,去醫院包扎一下吧。」我說:「不用去醫院,我回家煉煉功就好了。」

年輕人大概害怕我找後賬,一會兒叫來一男一女,他們端來一盆水,給我洗洗臉,擦去臉上、手上的血跡。他們看到我的右手腕變形,手抬不起來,說要帶我去醫院檢查一下。

這時周圍來了一圈兒看熱鬧的人,大家都勸我趕快去醫院拍片子檢查。

我對年輕人說:「小伙子,你放心,我沒事的,我是煉法輪功的,回家煉功自然就會好啦。」周圍的人一聽,七嘴八舌說開了,「煉法輪功的為啥不上醫院?」「為啥不讓打針、吃藥?」有的人由原來同情的眼神變成仇恨的眼神瞅著我。我知道他們都不明白法輪功真相,我就告訴他們:「法輪功是佛法,教人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書上沒有說不讓吃藥、打針,有病也不反對去醫院。法輪功有祛病健身神奇的功效,我煉功二十年,原來一身的病都煉好了。偶爾身體不舒服,一煉功就好了,所以不用上醫院打針、吃藥。」有人問:「法輪功這麼好,政府為啥不讓煉?」

沒等我回答,就有人說了:「煉的人太多了,政府害怕呀。」有人又問我:「煉法輪功的跑到『天安門自焚』做啥?」我說:「那是江澤民一夥兒導演的一場騙局,謊稱是法輪功學員做的,控制媒體全面炒作,目的就是煽動老百姓對法輪功的仇恨。你仔細看看央視播出的自焚錄像就知道是假的,被火燒過的王進東,兩腿間放著盛著汽油的雪碧瓶子完好無損。他身後的警察手拿滅火毯,晃晃悠悠,並沒有趕快滅火的樣子。」有人問:「雪碧瓶子是咋回事?」

我說:「央視女記者承認這個鏡頭是『補拍』的。」

周圍的人都開始痛罵邪黨,有的說:「央視從來沒有實話可言,新聞都是假的。共產黨太壞了,除了造假,糊弄咱老百姓,有啥真事?」

這時我看到那一男一女拉著年輕人走,我就對他們說:「你們有事走吧,我自己回家就行了。」他們三人趕快說:「大娘,對不起啦!給您留點錢買補品吧。」我說:「不用了,放心吧,我很快就好了。」

我的話讓周圍的人都愣住了,都用敬佩的眼神看著我,他們說:「這真是遇到好人了,當今社會這樣的好人難找啦。」「別說把人撞壞了,就是好好的都得賴你一把。人家法輪功連一分錢都不要。」

我推車回家後,丈夫知道我出車禍了,他是醫院的大夫,他仔細的瞧瞧我的手腕,說:「沒事,儘量少活動。」過後,丈夫背著我對家人說:「撞得不輕,手腕三處骨折。」我知道後一點也沒害怕,心想:我有師父管,不會有事的。

第二天清晨,我像往常一樣煉功,右胳膊整個變成黑紫色,手腕抬不起來。我打開MP3輕聲的播放煉功音樂,煉第一套和第二套功法,我用左手拉著右手煉功。煉到第三套功法時,我心裏作難啦,「單手沖灌」咋辦?突然,煉功音樂音量一下子放大,傳來師父洪亮的口令:「沖灌!」我嚇了一跳,右胳膊下意識的「呼」一下子衝上去了,胳膊雖然有些疼,但是敢抬起來煉功了。

早餐時,我對丈夫說煉功音樂突然放大聲音的事。丈夫說:「是我放大的聲音」。我從心裏真的非常感謝他的幫助,當然這是師父巧妙的安排。這樣我每天堅持學法煉功,過了幾天我的胳膊逐漸的消腫了。

一個星期以後,弟妹來了,她想讓我幫著裁剪衣服。我告訴她手腕受傷,雖然消腫了,還不太靈活。弟妹知道撞車的經過後,她恍然大悟,驚奇的說:「姐姐,撞的是你呀!前幾天,我和本市的校長一起去海南參觀學習,一中的校長說『都說共產黨覺悟高,照著法輪功可差遠了。俺學校老師把一個法輪功給撞了,撞得夠狠的,老師讓她去醫院檢查。法輪功說啥?『沒事,俺煉煉功就好啦』。」

弟妹氣憤的說:「姐姐,我知道是誰撞的你啦,找他去!」

我笑著說:「人家又不是故意撞我,賴著人家幹啥?煉功人講真、善、忍,得為別人著想。俺有辦法,不用打針、吃藥,煉煉功就好了。」弟妹樂了,說:「姐姐,原來你有靈丹妙藥啊!」

三、真心念九字真言「絕處逢生」

師父在《轉法輪》中說:「因為你是煉正法的,一人煉功,別人要受益的。」[1]

十年前,四十多歲的姪女突然出現頭暈、嘔吐等症狀。姪女婿當時是派出所的科長,利用關係,找了省、市最好的醫院,多家醫院確診為「腦幹瘤」,醫生都說治不了。姪女婿只好帶著姪女到北京301醫院治療。專家告知說:必須動手術,手術結果:一是癱瘓,二是沒命。另外,姪女還有冠心病,當時心臟做了三個支架。因身上見紅,說一個星期後再做手術。

他們回到家後,一家人傷痛至極,淚流不止。第二天,姪女婿帶著姪女來了。姪女婿愁眉不展的說:「姑,如果她走了,這個家不完了嗎?您有法子嗎?」

我說:「別的法子沒有,就是誠心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字真言就是靈丹妙藥。」姪女婿一聽抽身走了,他是故意讓我給姪女單獨講講法輪功的好處。我領著姪女來到師父像前,告訴她:「這就是大法師父!」我把自己十多年修煉法輪功身心受益的事情講給她聽。還給她講了《絕處逢生》這本書裏的故事。告訴她那些罹患絕症的,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後,都得以絕處逢生,開始了身心健康的幸福生活。

姪女認真的說:「姑,我最相信您,聽您的,從今天開始我就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一個星期以後,姪女到北京 301醫院做檢查,心臟病好了。然後腦部手術也非常成功。

姪女出院回家後,正逢冬天,因為怕受風,不讓外人去看她,連她的父母都不見,她說只想見我。姪女一見到我可高興了,她一邊雙手比劃著,一邊說:「姑,我聽您的話,天天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在北京住的病房裏,每天都看到四週紅光照耀,光芒燦燦,中間坐著您家鏡框裏的人。回家以後咋就看不見啦?」

我高興的說:「孩子啊,那是師父在看護著你、鼓勵你。你已經相信大法好,相信師父的保護了,就不用給你看了。」十年了,姪女一直身體健康,再沒犯病,在家做飯,還能照顧小孫子,家裏充滿了幸福和快樂。這就是她相信「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得到了師父的護佑。

姪女婿從姪女奇蹟般的痊癒之後,一直悄悄的保護當地的大法弟子。有一次,我到鄉下講真相、救人,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警察把我綁架到當地的派出所。姪女婿知道後急忙趕來,堂堂正正的告訴同事:「我姑是煉法輪功的,我在心裏佩服她!」後來,姪女婿把我帶出派出所,還把自行車也要回來了。

古人說:「人心生一念,天地盡皆知」,在法輪大法遭受迫害時,姪女婿明辨是非,主動的幫助大法弟子,這珍貴的一念,得到了福報。姪女婿不僅有個幸福的家,還提升為派出所的所長。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