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真相、救人中的兩件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十日】我和老伴同是一九九六年八月幸運的走入大法中修煉的老弟子。師父說:「只要你能夠一直清醒的走過來,一直在修,一直做大法弟子該做的,就了不起,師父就承認你!」[1]修煉中風風雨雨的,講真相救人是不容易,但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倆確實做到這三個「一直」,現已修煉二十四個年頭。

下面,就說今年年前、年後修煉中救人的兩件事。

一、尋找坐輪椅的學生

我和老伴都是高中退休教師,我倆的學生都五、六十歲了,學生們畢業後,一直和我們有聯繫,很多學生年年過年來看望我倆,他們有甚麼喜事,如:婚宴、升學宴,我倆都前去祝賀,實際是為了去救人,講真相,勸「三退」。

兩年前,我和老伴參加一個學生兒子的婚宴,那學生告訴我倆:「某某不能來了,他得了腦血栓,癱瘓了,坐輪椅。」後來,我和老伴打出租車去看那學生,找了半天沒找到。這之後又去找,也沒找到。但我和老伴還想去找他。

在今年過年前,過了小年的第二天,我和老伴就出去,一輛電瓶車停在路邊,那司機問我們:「二位上哪兒去呀?」我倆一看,原來是前幾天坐他的車,我倆給他講了大法真相,他特別願意聽,幫他和他的全家人辦了「三退」,他還幫他親屬和他的朋友辦了「三退」,還要了一大包大法真相資料。他說:「我回去得告訴他們辦了三退的事,同時發給他們大法真相資料。」我老伴說:「你能幫助那麼多人辦了三退,這可是功德無量的事!你積了大德了!」說的他可高興了。我說:「今天還坐你車。」那司機說:「今天上哪兒去?」我老伴說:「去站前住宅看我的學生。」

司機不解的問:「怎麼?老師還去看學生?」我說:「這個學生得病癱瘓了,坐輪椅。」司機說:「畢業幾十年的學生得病了,老師還去看,少見。」我老伴說:我們修大法,師父告訴我們:「在各種環境中都得對別人好,與人為善」[2],師父要求弟子講真相救人,我的學生我更得救。這兩年,我和老伴多次找他也沒找到,今天還去找他。司機說:「前幾天你倆幫我和我們親朋好友辦了三退得救了,想感謝二位還沒機會,今天這機會不是來了嗎?我們得救了,讓你們學生也得救。」我接過話茬說:「你們得救了,別感謝我倆,要感謝你就感謝大法師父李洪志大師。」司機當即高呼:「謝謝李洪志大師!」

這天上午十點鐘,我們到達站前街道。因為我老伴腿傷了,走路不太方便,就讓他坐在車裏,我和司機分別到各住宅樓找那個學生,同時講真相救人。司機說:「我一定幫你倆做,也講真相。」我進了一棟樓,挨家挨戶問那個學生的住處,都說:「不知道,不認識。」在三樓,我敲了一家的門,出來一位七十多歲的老頭,我向他說明來意。他說:「不知道。」我又向他講大法真相,勸他經常誠念九字吉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有病好病,有災免災,勸他「三退」保平安。我正說著,這個受惡黨洗腦、毒害太深的老頭,滿臉兇相,立眉瞪眼,火冒三丈,伸出巴掌突然給我一嘴巴子,氣急敗壞的吼道:「吃共產黨喝共產黨,你給我來這個?快滾!」這個被黨文化毒害的老頭,對我這個八十多歲的老太太,連打帶罵,但我一點也不恨他,心生慈悲,只覺的他太可憐。

師父的法明明白白告訴我,大法弟子在完成師父賦予的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偉大歷史使命中,向內找修心去執。我碰到的這件事,就是檢驗我這個大法弟子是否能做到忍,是否做到了「打不還手,罵不還口」[3],是否守住了心性,是否高姿態,所以,我碰到的這件事,對我這個大法弟子來說,的的確確是大好事。

到午後一點,我和那位電瓶車司機問遍了附近居民樓,仍然找不到那個學生。接著,去附近派出所,戶籍員翻遍戶籍簿,也找不到那個學生。然後開車去街道打聽,也說不知道。最後去居委會,接待的人說:「這個人去年故去了。」我問:「他的住宅在哪兒?」那人說:「在平北小學對面那個樓。」要找的那個學生已經故去了,那就回去吧。熱情幫助找人的司機卻說:「既然知道他生前的住處,咱們到那住處看一看他家裏人。」於是去找那個學生生前住的樓,敲他家門,沒動靜,沒人了。我們就坐電瓶車回來了。到家,一看錶午後四點半了。

這位電瓶車司機為幫我們找那個學生幫了大忙,幾乎忙了一天。我和老伴給他車費,他接過一看,是一百元,他說:「給我五十元就行了。」我和老伴不約而同說:「忙了一天,給你一百元不多,您收下吧!」司機和我們揮手告辭,開車離去。

二、大瘟疫中救人急

二零二零年新年開始,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瘟疫爆發了,面對當局封城、封鎮、封鄉、封村的局面,作為肩負師父賦予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偉大使命的大法弟子應該如何做呢?難道也像常人一樣躲在家裏不出去兌現誓約完成歷史使命嗎?眾生在難中,更是咱們大法弟子救人搶人的時候,大瘟疫中救人十萬火急,刻不容緩!可是,在我的周圍,有許多大法弟子藉口「符合常人狀態」真的不出來了,也不去學法點學法了,也不要大法資料了,更不出去救人了,甚至家庭資料點的已修煉二十多年的老大法弟子,也不給同修送資料了,被常人社會的假相嚇住了。

師父說:「在你人生中碰到的任何一件事情,你只要是走入這個修煉的集體,都不是偶然的,都是為了你提高的。」[4]「世間的一切都是有目地安排的,引起人的執著,不讓你得救的東西太多了,你不把自己當修煉人也隨著去?!你是眾生的希望,你是那一方生命的希望!」[1]師父的法,說的我心明眼亮。面對封城、封路,我和老伴同修,還有許多同修,都沒動心,師父的法使我們一眼識破,封這封那都是假相,不被帶動,就照樣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當局怎麼封,也封不住我們大法弟子堅定不移走師父安排的修煉路的金剛不動的心,封不住我和老伴同修天天出去救人的雙腿。

大瘟疫中救人急呀!不去救,這人就完了,眾生對大法弟子的希望就落空了。眼下人們都躲在家裏,正好是我們大法弟子登門救他們全家人的機會。我和老伴同修切磋,先登門救我們住的這棟樓的眾生。

這些年來,我們居住的這棟樓,也救了不少。只是人員變動比較大,有搬走的,有搬來的,我倆就登門去救那些新住戶。結果是兩種情況:一種是熱情接受大法真相並做了「三退」,並再三感謝,說:「在這大瘟疫當中,這麼大歲數,不顧個人安危,還給我們送福音,救我們,真謝謝你們。」我老伴說:「你別謝我們,要謝就謝李洪志大師。是師父叫我倆來救你們。」被救的人馬上大聲說:「謝謝李洪志大師!」

另一種情況是拒絕聽真相,氣憤的說:「××黨給我吃的喝的,我怎能退黨呢?你們走吧!」態度冷冷的,我的心也涼了半截,這人可能是從惡黨那兒得到利益,再加上惡黨對他洗腦、毒害,太可憐了。有的住戶,我雖然告訴他咱是住在一個樓的,來告訴他躲避瘟疫的妙招兒,他就是不開門。有的男主人說:「讓他們進來吧。」女主人把著,就是不開門。

除了登門救人之外,我和老伴還打出租車救人,以前一天兩次車,一去一回;大瘟疫期間,一天坐三次或四次車。以前,每天能救七、八個人,有時能救十多個人;現在每天能救二十人左右,最多達到三十多人。大瘟疫把人嚇的不得了,求生的慾望很強,很多人一聽說躲避瘟疫妙招,就樂呵呵接受照辦,拒絕的極少。此外,我和老伴堅持天天寄出三封真相信。這樣,坐出租車加上向省、市或全國各地寄真相信,是一筆費用,我和老伴根本不考慮花錢問題,救人就必須付出,況且這錢花的值得,這是救命錢哪!

我們住的這個小區,有些人聽信惡黨對法輪功的造謠、誹謗、誣蔑,被惡黨洗腦,特別仇視法輪大法、仇視大法弟子。有的對大法弟子盯梢、監視;有的去派出所舉報、誣告大法弟子;有的給大法弟子捏造黑材料,迫害大法弟子。這些惡人都先後遭惡報,不是沒命了,就是得病癱瘓了。大瘟疫期間,虎視眈眈盯著大法弟子的惡人門衛老王,見我和老伴天天出去極端氣憤。有時直接問我倆:「大瘟疫來了,封城封街的,還封不住你倆,天天出去幹啥?」我告訴他:「不幹啥,就是坐出租車轉一轉,或者到市場、超市買點甚麼。」有一次,他邪惡勁上來了,竟要翻我提的兜:「看你這兜裏都有啥?」我理直氣壯的說:「我兜裏有啥你管的著嗎?你不就是一個門衛,管好大門就行了,這是你的職責,過問行人的兜你還要翻,你想幹甚麼?」說的他無言以對,對我老伴說:「甚麼時候把你圈起來。」我老伴沒搭理他。我倆坐電瓶車回來,途中給司機講真相,特別告訴他躲避大瘟疫的妙招兒,給他和他的家人及親友辦了「三退」,還送給他一大包大法真相資料,他很受感動,他說:「你二老都八十多歲了,為了讓我們躲過眼前的大瘟疫,告訴我妙招兒,除了你們大法弟子,還有誰能救我們哪!?真得好好謝謝你們二老。」我說:「你別謝我倆,要謝就謝大法師父李洪志大師,是師父叫我倆救人的。」他又說:「你們幫我救了這麼多人,我得親自去告訴他們『三退』的事,並把大法資料發給他們。另外,如果有哪個壞人想壞你們,我絕不饒他!」我老伴說:「你今天救了這麼多人,這是功德無量的事;你又能聲援大法,譴責壞人,這更是了不起!」

說話之間,就到了我們小區門口,我和老伴下了車,向司機揮手告辭,剛離開,只見門衛老王走到電瓶車跟前,問司機:「剛才下車那倆人給你甚麼材料?」司機一聽,心生厭煩,沒好氣的說:「哎呀,你這門衛管好大門就行了,這是你的職位,你有甚麼權力問我這事?你管的太寬了!這與你門衛有甚麼關係?你是不是別有用心要找茬,想打黑報告害人家?我告訴你,害人就是害自己,要遭惡報的!」門衛老王又說:「你不知道他倆是甚麼人。」司機更加氣憤,問他:「你說你是甚麼人?我說你是專門整別人的壞人,這樣的人絕沒有好下場!坐我車的那二老,都八十多歲了,在這場大瘟疫中,冒著風險告訴我躲避瘟疫的妙方,在這生死關頭,人家在救人出苦海,你說人家是好人還是壞人?我告訴你,真正修法輪功的都是好人,比好人還好!你可別害人家法輪功,否則,到頭來必遭惡報,你的小命都保不住。」說的老王一句話也說不出,低著頭,悻悻的走進門衛室。那位伸張正義的電瓶車司機拉一位乘客驅車而去。

後來,我和老伴又幾次向門衛講真相,他不願聽,說:「別再給我說這些!」控制他的邪惡不讓他聽大法真相,真要把他毀掉。我和老伴運用師父賜給的佛法神通──發正念:解體操控門衛老王對大法行惡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使他能善待大法與大法弟子,如其還在對大法行惡,令其遭報。再過幾天,看不見他了,被解聘回家了。我們小區形勢發生了很大變化。

在二十四年的修煉過程中,我時時處處都深刻的感受到,事無巨細,只要我做正,師父就幫我,這方面的事例太多太多了。師父的佛恩浩蕩,弟子永永遠遠也報不完!

最後以師父的法與大家共勉:「不要被人世渾渾的亂象所干擾。修煉如初道必成!越到最後越精進!」[5]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台灣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