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人心 播撒希望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九日】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爆發,瘟疫肆虐,我們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救人、搶人的關鍵契機,不能懈怠一點。

師父明示:「用你無悔的修煉過程走向未來」[1]。大難當前,我要求自己每一天都踏踏實實的做著三件事。堅持每天參加小組學法,進同修小區量體溫時我都是有禮貌的說聲:謝謝,您辛苦了。有一天一位大個子保安青年主動打開門,給我深深的鞠了一躬說:「早上好」。學完法在回家的公交車只有我一人,下車時我擺了擺手和司機示意再見,司機高興的大聲說:大姨慢慢走好!每天走出去這樣的事經歷了很多很多,我深感能當師父的弟子真幸福。我體悟到了法的一些內涵,多好的世人,待救的生命!看到站在危樓即將倒塌前的親人,怎能不拖他一把?還來得及猶豫嗎?所以我覺的,我們肩負使命,必須邁出救人的腳步,心正了,路就會寬。

這期間我和老伴同修商量:應該把真相資料在自己居住的小區鋪一遍。救眾生,更應該救本小區的身邊人啊。於是我們很快把真相資料鋪了一遍。結果引起軒然大波,不明真相的業主在微信上傳的沸沸揚揚,我們全然不知。之後我曾經給講過真相的保安告訴我:現在物業、居委會和派出所都在排查這個事,我知道他是善意提醒我注意。這是魔煉、考驗我的時候來了,二十多年來,風風雨雨的我也被迫害過幾次,是老家和現住城市邪惡眼中的「重點人物」。為甚麼以前真相資料都是發在別的小區?就是有怕心。我相信法能破除一切邪惡和干擾,堅定正念,信師信法就沒有過不去的關。

我穩下來學法,向內找,除了怕心還有好多不好的心:我天天利用中午和晚上忙忙活活做資料,精力充沛。做的發的資料數量是瘟疫前的兩倍多,表面上沒有錯,但產生很強的幹事心卻全然不覺。而且一坐下來學法,眼睛就模糊出淚有睏意,學法不入心。再就是安全意識差,大大咧咧,不注意電梯裏的監控設置。找到如此之多的人心,然後加大力度有針對目標的發正念,清除干擾,不讓眾生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犯罪,不跟著邪黨被淘汰。

兩小時的講真相紀實

師父在詩詞中講:「難中救人時間緊 法徒雖苦志更堅」[2]。頂著壓力,我們仍不停步的繼續進出許多小區發資料、貼不乾膠、講真相。下面說我和老伴兩個多小時的講真相紀實:

一天的上午我和老伴八點半坐公交車去一個較遠的生活區。剛下車看見一打工農民守著一堆行李和炊具坐在路邊。我們走上前問他是否需要幫忙?他說一會有車來接。我一聽就知道他是我鄰縣的人(我有辨別口音知道是哪個地方的人的能力),拉起話來我們是同姓,同一祖,還能論上誰在幾世上(輩份)。瞬間我們像一家人,他聽明白真相後,退出中共的團隊組織。

走進小區給門口賣菜的人講了真相,再往前走還有個內門需要刷卡。一位老人給開的門,我謝過後並告訴他平安躲過這次瘟疫的秘訣,他很興奮的跟我說:「我是某某拆遷村的,房子還沒拆就在這小區分了一百七十多平米的樓房,現在一平方價值一萬二千元,沒有習某某我哪有今天?」我說:大哥這是你祖輩和你積的福德呀,(他很願意聽這話,連說是、是)拆遷分房是天經地義的,誰執政也得這樣啊!如果現在中共不腐敗,不層層扒皮,你得到的還不止這些呢。共產黨歷次運動整死了多少好人,今天是國家主席,明天就被打成叛徒、內奸、工賊的劉少奇,死的多慘!二十多年來中共一直在迫害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還活摘其器官販賣牟取暴利,你說哪屆執政者沒有罪責?善惡有報是天理,現在全世界都知道瘟疫是針對中共而來的,它是來淘汰邪黨和與中共走在一起的人的。我覺的大哥人很善良,我用佛法祝福你平安躲過這次瘟疫,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出上學時入過的共青團和少先隊,是你福壽雙全的靈丹妙藥。他答應後連說謝謝,謝謝。

分開後,我們去樓層發完了資料,然後走到附近的農貿市場門口,打聽一位站在門前的男士甚麼時間開門,很自然的談起了這次瘟疫。一會兒湊過來一位六十多歲的退休工人非常健談,揭露中共如何隱瞞災情,打擊正義聲音。我半開玩笑的說,這些話只有咱們三人在一起談,說出去也要倒楣的。他說:對呀,醫生李文亮不就是個例子嘛。他還說,他在某省某市當過六年兵,戰友之間有微信能傳遞些被中共封鎖的消息。我們聊的很投入,直接談到了中共腐敗和迫害法輪功的事,於是我就成了主角。我指著身後的老伴說,他在某市當過十四年兵。這人幾步跨過去緊握著老伴的手,像是久別重逢的戰友,此時老伴把他怎樣看到我學法後的變化也走進大法修煉的經過簡述了一下。這兩人都是邪黨黨員,明白真相三退特痛快。一人說他老家是當地某某村,全村一個姓,因在天津出生,故名叫津生。另一位說:他的姓很少見,是石頭的「石」。我說你的姓氏在傳統文化中很有說道,四大名著中的《紅樓夢》初名不是叫《石頭記》嘛,貴州的「藏字石」,明朝劉伯溫的碑記不都與石頭有關嗎? 他們誇我文化底蘊還挺深呢,我說這些明慧期刊中都有。市場開門了,我給了他倆每人一本期刊後愉快的道別。看到兩個可貴的生命真正得救,我含著欣慰的熱淚感恩師尊給予弟子的智慧和正念。

往前走,我對一位正在車上往下拖垃圾箱的青年人說:小伙子,你太辛苦了,車後安一有坡度的鐵板往下拖不省勁嗎?他說,試過,不太方便,我年輕有勁這樣還可以。聽他話音我們是老鄉,以前在他住地工廠上過班。他邊幹活我在旁邊和他講真相勸三退,他很認可。並說現在社會亂象百出,前幾年就在我曾上班的廠區東頭發現幾具屍體都不知是怎麼回事。為不影響他幹活,我把真相資料裝進他衣兜裏告別了。

往前走是我們回家的公交車站點,老伴說,咱從這小區穿過去,或許還能遇到有緣人。正如他說的,我和走路的一位老者搭話時稱呼他「大哥」後,他說:我有你兩個大(就是我年齡的兩倍)。他八十四歲(我七十四歲),身體還挺硬朗。我祝福他永遠平安健康,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是躲過瘟疫的靈丹妙藥。他說自己以前是老黨員,早就不交黨費了。我告訴他貴州藏字石真相和中共不光彩的歷史和今天的腐敗、迫害法輪功的真相。抹去咱入黨時舉著拳頭髮的毒誓,會受到神佛的保祐,生命有個美好的未來。他高興的告訴我他的名字,連說謝謝。

到了站點等車時我們又和一老倆口講了真相。回到家十點半,老伴做飯,我做下午出去用的真相資料。這是我們倆兩個半小時的講真相紀實。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加拿大法會》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五》〈只為眾生能得救〉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