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猖獗 大法弟子救人急迫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日】武漢肺炎瘟疫爆發了,我就感到修煉的時間不多了,遺憾的是《轉法輪》我還沒有背下來。還有,我有幾個親朋好友,因工作單位好,有的想升職,有的還是領導,多年來勸「三退」他們都不同意,這些人也很快的在我腦海裏過了一遍,希望他們都能平安的躲過瘟疫。

一、疫情中急救人

外地的親朋,我就想用電話先拜年、再勸「三退」。當時也顧不得手機是否會被監控了,救人要緊。在電話裏勸退的時候,我都是先問:「和你說話方便嗎?」對方說:「方便。」我就直接講:「以前告訴過你躲天災的辦法,現在你就誠心默念吧。另外把你那個黨,從心裏退了吧,退了,就能躲過這場瘟疫,保平安。」有的告訴我正坐在車裏執勤,在路口堵路,不允許外來人員進入他們的地界。有的急著說:「在電話裏不能說這個。」我嚴肅的說:「顧不得這些了,瘟疫來了,保命要緊。」可喜的是,對方都同意退了。

有一些明真相、已經做了「三退」的親朋,我也打電話拜年,然後安慰他們:不要害怕,如果遇到問題,趕緊誠心默念「九字真言」,保你平安。他們都誠懇的說:「謝謝!」

我做資料十五年了,並且還上班,很少有時間在大街上面對面講真相。但這次瘟疫來了,走在街上,看到很少的行人惶恐的急匆匆趕路的樣子,就想告訴他們法輪大法的真相,讓他們躲過瘟疫。

師父說:「發生多大的事就當作甚麼也沒有,照常的做著大法弟子該做的,這就是你們今天走的路,這就是你們留下的威德。」[1]

大年初二我和丈夫上街買菜。路上遇到一位男士,穿著一套迷彩服,和我們同行。我就想給他講真相,和他搭上話,我就告訴他,誠心敬念「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躲過瘟疫。那人說:「你知道我是幹甚麼的嗎?」我說:「在瘟疫面前,幹甚麼工作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怎樣躲過瘟疫,保命要緊。」他說:「那是。」並且表示會敬念「九字真言」。

緊接著我又說瘟疫也是由瘟神掌控的,老天要淘汰不信神的人,勸他在心裏退出中共的組織黨、團、隊,就會有神佛保祐,躲過天災。他說:「我不抓你就不錯了,你還講。」我說:「在心裏退出就能保命躲過瘟疫,對你沒有傷害的。」他還是說:「你還敢講。」

聽到這,丈夫就拽著我的左胳膊大步往前走,我想這樣走了,那人會以為把我嚇住了呢,損害大法弟子的形像。我就一邊跟著丈夫走,一邊還是回頭祥和的對他說:「老弟,我沒有別的意思,就是告訴你真相,讓你躲過瘟疫,保平安,千萬別生氣,希望再有人告訴你真相時,你一定認真聽,聽明白了,就會有福報。你是警察嗎?」他說:「我是特務。」意思是告訴我他是國家安全局的。

往前走了一段路,丈夫說:「讓人給訓了吧?以後不要亂講了。」我說:「他多可憐呀,告訴他躲瘟疫的秘方,他還不認可。」這個人雖然沒有勸退,但發現自己在講真相的過程中,心裏就想著讓眾生躲過瘟疫,一直都很坦然、冷靜,沒有怕心。在這以後的那幾天下午,去住在街裏的母親家學法,路上要走三十分鐘左右。在往返的路上,遇到人就講真相,勸「三退」。

我曾經工作過的單位的一個公司老總很隨和,公司的員工都稱呼他某哥。他非常崇拜毛魔頭,但對後來的中共黨魁都很反感。有一次,去他家住的老樓裏,一進屋就看到牆上掛著馬克思等四個魔頭的畫像,讓我感到陰森森的,我就給他講真相,勸他把魔頭畫像燒毀。他的辦公桌上擺著毛魔頭的石膏像,我也勸他扔了,放在辦公桌上晦氣。可多次講真相,他都不認可。

去年十一月末,我到他公司去清賬,送給他一本《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他很高興的接受了。瘟疫來了,我就想著要去救他。在去他的公司的路上,一直求師父加持我救他。一到公司,我就看到他一個人在辦公樓門前透風。我心想,這一定是師父的安排,讓他出來聽真相的。他看到我愣了,說:「這個時候,你怎麼來了?」

我笑著說:「某哥,人們都在家躲瘟疫了,沒有人來陪你聊天了,是吧?這場瘟疫是天意,老天要淘汰不信神的人。我專門來找你,把入過的共產黨組織,從心裏退了吧,對你沒有傷害。遇到生命危險時,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保命、保平安。」這次他沒有猶豫,說:「行。」我又再次給他講了藏字石、劉伯溫的太白山碑文、明慧網發表的《瘟疫的眼睛》等真相,他一直很認真的聽著。

臨走時,我說:「某哥,你心胸寬廣、善良,公司遇到甚麼困難你都能解決。但瘟疫來了,你沒有辦法躲。我一直尊敬你,必須來告訴你真相,瘟疫就和你沒關係了,就是希望你平安,你是一個有福的人。」這時,一直嚴肅的他,一下子露出了笑容,連聲說:「謝謝!」我說:「謝謝大法師父吧!」

小區封了以後,允許每戶兩天可以出去一個人買菜,只給兩個小時的時間,我只能利用這個時間出去講真相救人。後來我遇到了同修A姐,A姐希望我每次都出來,和她搭伴講真相。A姐多年來都走出去講真相,和眾生說話的態度非常祥和,經常隨著眾生邊走邊講真相,眾生走的急,她就跟著走的急。我馬上看到了差距,趕緊跟上,每天也帶著慈悲心,也能隨著眾生邊走邊講真相了。

一直到現在,我有時間就和A姐上午出去講真相。我倆配合講真相兩個多月了,還遇到過沒有跟上正法進程的同修,我倆就鼓勵他們,去找認識的同修要師父的新經文看。講真相中,有兩個人想要看《轉法輪》,聽明白真相的,有的說「謝謝!」

也會碰到不聽的,罵人的,還有掏手機要舉報我們的。我倆不驚不慌,告訴他們說:我們就是想讓你平安的躲過這場瘟疫,牢牢記住「法輪大法好」,天災來了就能保命。不管遇到甚麼樣的眾生,都給他們留下善念。

二、疫情期間堅持給同修送資料

疫情期間小區封了,我就去母親家住。由於母親家沒有打印機,星期五做《明慧週刊》成了我的難題。疫情的突然出現,使集體學法也受到了干擾,這個時候,更應該讓同修看到《明慧週刊》。

小區被封的頭幾天,孩子特意給我打電話說,路上有巡邏的,還有警車,看到在路上走的人就抓起來,關到體育館隔離,囑咐我千萬別回家。我也聽同修阿姨說過,他的兒子不聽話,早上出去鍛練身體,被巡邏的人給抓走了,晚上八點才讓回家。

這個時候就感覺很難,我也怕被抓起來。就諮詢在小區執勤的兒媳,是否能幫我弄個特別通行證,我要回家取換洗的衣服。她說:「弄不來。」還說就是到我自家的小區了,把門的也不會讓我進去的。讓我先對付著穿我母親的衣服。

我冷靜下來,心想:我是大法弟子,怎麼還去求常人呢?我有師父保護,還有護法神,有甚麼可怕的?人怎麼能動得了我呢?

大約二月十五日早上,不到九點我就下樓了。到門口登記時,我就和執勤的人商量說:「我今天出去,辦的事多,可不可以把出去的時間往後寫呀?」她說:「那就寫九點半出去的。」我說:「好,謝謝!」我快速的往家走,一路上不停的發正念,背師父的法:「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2]。

每個十字路口都有警車。到了我家小區,怎麼說執勤的人也不讓我進去。我不能耽誤時間,就找物業經理,很順利的回家了。

回到家,丈夫嚴厲的說:「他們怎麼讓你進來了?這些執勤的也不負責任哪!」我笑著回答說:「讓我進來這是好事呀,你應該高興才對。不讓出去的時候,我出去了;不讓進來,我進來了。就因為我是大法弟子,特殊對待。」

我用兩台打印機,一個做三本《明慧週刊》,一個打印五十份單張真相資料《疫情肆虐 如何自救》。打印完,就帶著兩兜換洗的衣服,匆忙離開小區,到超市門口去找事先約好的同修。等了一會,沒看到她,就往住在道邊的同修家望了一下,看到她家沒被封,我馬上過去把《明慧週刊》給了她。

我回到母親家的小區時已經超時了。我對那個執勤的人說:「不好意思,回來超時了,給你添麻煩了。」她說:「沒事,你就登記十一點二十回來的,就沒超時。」我謝過了她,趕緊上樓了。

有一個阿姨同修八十出頭了。封小區後,有兩期《明慧週刊》都沒有辦法給她。我和A姐連續兩次特意到她家樓前講真相,都沒有看到她。後來我想,她家肯定有人出來買菜,執勤的人也一定有她家的電話號,去要個電話號,打電話讓她出來取週刊。

當我和A姐第三次到她家的時候,她家小區門是開著的。我趕快到她家敲門,阿姨一看是我就說:「哎呀,不能出門了,憋的我啥也看不到了。」然後突然問我:「你是怎麼進來的,我家兒子來了,都不讓進來。」這時她未修煉的老伴也驚奇的問我:「怎麼進來的?」我就笑笑說:「我是大法弟子。」他馬上明白了,說:「對!你是大法弟子,有師父保護,能進來。」

師父說:「修煉嘛,那就不要被困難嚇住了。不管怎麼樣,再難,師父給你的路一定是能走過來的。(鼓掌)只要你心性提高上來,你就能闖的過來。」[3]

在疫情中,我盡自己的能力,努力做好三件事,多次出現奇蹟,深切體會到了師父講的這層法理。能當大法弟子,我無比自豪。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六》〈二零零四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正念正行〉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