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人心封鎖 救人腳步不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八日】二零一九年底,由於中共隱瞞疫情,使武漢肺炎在國內各省、市、縣迅速蔓延擴散,感染人數不斷上升。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三日,武漢開始封城後,我們當地各單位、機關、社區、村莊開始嚴控,不能隨便進出,不讓走親訪友,不准串門聚集,弄得人心惶惶,恐怖氣氛籠罩在中國大地,人們在瘟疫面前,顯得無助和渺小。

突破人心的封鎖 形成整體

我居住的社區也不例外,兩天只允許出去買一次菜,其它時間不讓出門。剛開始出來的時候,馬路上看不到人和車,人們也不敢隨便出門,常人誰不怕死?這突如其來的疫情使我有點不知所措,心情也有些低落,在這生命抉擇的緊要關頭,會有多少不明真相的眾生不能得救?但是我想,在災難面前,人們是渴望被救的,如果這時候講真相,可能會更好講,因為大法弟子就是來救人的,不能讓瘟疫擋住我們救人的腳步。

我想和同修做一下交流,看看怎麼辦。於是,我就利用買菜的機會,朝同修家裏走去,快到她所在的小區時,我看見只有持出入證的人才讓進,可我沒有出入證,怎麼辦?我就在心裏求師父:我是大法弟子,我歸大法師父管,請師父幫助我進去。結果走到跟前,他們好像沒看見我一樣,我直接就走了進去。

來到同修家,我們通過交流切磋,一致認為:當前在這種特殊時期,利用發真相資料的方式救人比較好,正好一家人都在,也有時間,好好靜下心來了解了解真相,對他們來講是件好事。我們就分頭行動,各自負責自己所居住的小區,每家每戶的發放真相資料。

隨著疫情的變化,我和同修形成共識:一起配合好,充份利用這段珍貴的時間,抓緊大面積的發真相資料,讓更多的人了解真相。我們幾個今天這裏發,明天那裏發,也到工地去發,我覺的真相資料發放的越多,另外空間的邪惡滅的越多,世人可能就越容易接受真相。

把握當下的形勢 救身邊人

以前面對面地發資料、講真相,我也沒覺的害怕,可是突然決定在自己家門口發,心裏卻有些緊張了,怕碰到認識的人,這不是面子心、虛榮心嗎?當然還有怕心,怕被迫害,怕失去自由。還沒做呢,這一大堆人心先出來了,帶著這些人心能救得了人嗎?

我就發正念清除這些不好的思想,認為它不是我。我就本著多學法、學好法的原則,用正念歸正自己,調整好自己的心態。因為師父告訴過我們:「大法徒是眾生得救的唯一希望」[1]「所以大法弟子的責任哪,不是為了個人圓滿,而是在證實法中救度眾生,那才是大法弟子的歷史使命,」[2]我是師父的弟子,我就得聽師父的話,既然這裏的眾生和我有緣,我就有責任去救度他們。

正好年前我備下了二百多份真相期刊,在這時派上了用場。我決定先從我居住的這棟樓開始發真相資料。這棟樓有兩個單元,十五層高,一層四戶,一棟樓一百二十戶。我多數是晚上發,因為丈夫是常人,他不修煉,我得智慧的去做,少讓他擔心。我不坐電梯,因為有攝像頭,得注意安全,走樓梯也不能怕吃苦,我能一氣爬到頂層,有師父的加持,也不覺的累。我不多拿資料,一次就二十份,發完後,我回家馬上做記錄,沒發過的住戶下次再補上,鋪完這棟樓之後,又到其它樓上發了幾次,把真相資料全部發完了,發資料的過程其實也是修煉提高的過程啊。

珍惜每一次機會 救人不怠

居家住戶可以定期出來購物,我就利用買菜的時間,給買菜的人講真相,有時在半路等著,有緣人過來,我就主動上去搭話:「大姐,你好,送你一張保平安的護身符,」她看了看就收下了。我順勢就說:「現在武漢肺炎很嚴重,人傳人,沒藥可治,但是有一種辦法可以預防,就是真心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病毒就不敢上身。其實瘟疫的出現也不是偶然的,傳統文化中說,世上有重大冤情才會出現像瘟疫這樣的災難,是上天在警示人。大姐你知道法輪功嗎?」她說:「知道。」

我繼續說:「這法輪功是佛家上乘高德大法,是修佛的,叫人做好人的,煉法輪功的都是些修心向善、道德高尚的好人。政府打壓是錯誤的,是違法的,我們是被冤枉的。破壞佛法,迫害修煉的好人就等於是對天犯了大罪,你說老天能允許嗎?」大姐說:「是啊。」我接著說:「所以老天要清算它了,大姐,你戴過紅領巾或入過團嗎?」大姐說:「我戴過紅領巾,」我說:「我給你取個化名,叫福緣,退了吧,遠離災難,上天會保祐你平安的。」大姐高興的說:「好吧,退了吧。」

這幾年,我都是和同修一塊到工地或集市上面對面的講真相,一般我們五個出去,都帶著很多份真相期刊、護身符、九字真言掛墜、真相U盤、真相光盤等,每人一大兜,都是師父看到我們有這顆心,就把有緣人引到我們身邊來了。因為我們只有一個目地:就是讓更多的人聽聞真相,讓更多的人得救。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唯一的希望〉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巡迴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