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哪裏都做一個好人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十三日】我是一名省城醫院的退休護士。修煉法輪功前,我簡直是個「藥罐子」,每天吃了西藥,灌中藥,苦不堪言。家裏錢,也被我花的差不多了。

我經常感冒,有一次,感冒一個多月還沒好,服用了很多藥,也不見效,後改用青黴素注射,中途卻發生了過敏反應,出現了「休克」症狀。接下來的幾天內,又對「消毒液」過敏。從此以後,我不能再聞刺激性的氣味。體質越來越差,感冒也更加頻繁。

特別使我揪心的是,我的乙肝表面抗原由原來的攜帶者,發展成乙肝「大三陽」、最後成為「乙型肝炎」;腦部也因椎底動脈血流量減少、幾乎長期處於「頭暈」狀態。還有其它的,如聲帶結節引起的長期聲音「嘶啞」、婦科病、腰椎間盤突出、骨質增生等。

為了想使自己的身體早點康復,我四處尋找名醫專家,秘方、妙藥,無奈之下,還拜過「廟宇」,練起了幾個所謂的氣功,這一切都沒能使我的身體得到改善。

絕望中,我得到了法寶──法輪功。

那是九七年初的一天,一個偶然的機會,一位朋友給我介紹了法輪功,我開始抱著試試看的心情,在她指的煉功點,跟大家學了兩套動作,煉完後,感覺不錯、挺舒服的,慢慢的,人越來越精神,走路也很輕鬆、上樓梯也不累,感覺也越來越好。就這樣,困擾我多年的許多不治之症,在不知不覺中,無聲無息地消失了,好像都不翼而飛了。

當時那個高興、激動的心情真是無法形容!真正從內心發出法輪功是超常的、是真正的科學。慶幸自己能得到世界上這麼好的功法,全家人都為我祝福!

在哪裏都做一個好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利用手中的權力踐踏《憲法》,給法輪功抹黑,並非法取締。我和所有的法輪功修煉者一樣,利用《憲法》賦予公民信仰自由的權利,多次進京上訪為法輪功討個公道,並想把自己修煉法輪功的親身受益的體會告訴給國家最高領導人,希望他們來了解真相,再做決定,然而等待我們的卻是手銬腳鐐、進監獄、勞教、判刑等。

在單位裏,我因上訪,受到記「大過」處分,還不讓我職稱考核、晉級,工資、獎金一直都受到很大的影響,直到退休,還是初級職稱;單位上多次福利分房,都因我職稱低、分數不夠為由,將我拒之門外。這一切不公平的對待,都沒能使我改變對法輪功的信仰。

在多重壓力下,我依然如故,無怨無悔的遵守法輪功的原則,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

在門診,我被安排在「分診台」上班。分診台的工作是:護士每天提前半小時上班,預先做好醫生上門診的所有準備工作,回答就診病人的諮詢、維護病人就診的秩序及對急、危重病人的救治等工作。

每個分診台的護士,每天幾乎都要接觸上千、甚至更多的來門診就診的患者。面對這麼大一個人群,我們護士每天不知要說多少話、回答多少問題。一天下來,口乾舌燥,甚至咽喉腫痛。所以在服務態度上,可能有些地方不盡如人意。這對一些患者來說,因病情本來就急躁,再加上護士態度生硬、說話不祥和,就容易招來病人的謾罵、甚至毆打,而引起圍攻。

然而,我用自己在法輪功中修出的真誠、善良對待每一位患者,盡自己所能、幫助他們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深受病人的青睞和好評。

一次,一位患者,向我諮詢一位專家醫生一週上門診的時間。當時,我就把正常的專家醫生排班時間告訴了她,她就離開了。後來,我聽說這位專家醫生上門診的時間改變了。我立刻朝著這位病人走的方向跑去,在人群濟濟中,我找到了她,她當時有點驚奇:看到我從眾多人群中追趕過來,不知發生了甚麼事?我就把這位專家醫生改變後的時間告訴了她。她認為我工作太認真了,這麼點小事,百忙中還追上去告訴她。我微笑著跟她說,如果我現在不告訴你,萬一你下次按原來的安排、來找這位專家看病,你不就白跑一趟嗎?然後,她連說:謝謝!謝謝!真是好人!

門診還有換藥室,有時我也被安排在換藥室上班。一次,一位五十多歲的「肺癌術後」女患者,拿來一張胸部換藥治療單。我接待了她。由於術後,她還未恢復,那痛苦的表情及消瘦的身體顯的格外憔悴、衰弱。我在給她換藥時,一邊換藥、一邊用我在法輪功中悟到的法理開導她。她認為:我講的話有道理、是真心為她好,她的心情好像一下子開朗了許多。她說:煉法輪功的人「心事」好(意為善良),在人家痛苦時,不是冷眼看待、而是真誠地幫助別人。我說,是法輪功好,法輪功師父教我們遇事多為別人著想,做一個有道德的好人。她還要了一張真相護身符。

給她換完藥後,我輕輕的將她的衣服整理好,把她扶坐起來,正在幫她穿鞋子。這一幕,被實習學生看見了,病人走後,該學生跟我說:老師,你對病人真好,在我實習中,沒看到哪位老師對病人服務態度這麼好。我說,病人本來就痛苦,我們就應該真心善待她。她笑著說:是哦!

大伯哥認同大法好 結石消

每年過年,我回老家時,總喜歡跟一些親朋好友講法輪功的真相。我大伯哥,由於受共產黨的宣傳毒害太深。每次等我走以後,他就叫人家不要聽我講法輪功的事。他在外省打工時,「輸尿管結石」,多次因劇痛看醫生。吃藥打針也不好使。

二零一七年五月的一天,我丈夫告訴我:大伯哥要來這裏看病,說是「輸尿管結石」,要動手術。我聽後,心想:這是他來聽法輪功真相的好時機。

於是,我冒著暴雨和我兒子去車站接他來我家。一路上,我都在給他講法輪功真相,他開始不接受,和我辯。到家後,在丈夫的飯還沒做好前,我就拿法輪功的真相資料給他看,等他看完後,我繼續給他講,慢慢的,他有所了解。

住院時,醫生說:經尿道口,行「下端輸尿管插管」取石術。術中,因石頭大,卡在輸尿管狹窄部,插管不得進,因此從「下端輸尿管取石」手術失敗。醫生建議:等石頭再大些,下次來,行「腹部手術」取石。

回家時,我告訴他長期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字真言,會有變化的。沒多久,一天撒尿時,那石頭就隨著尿液排出來了。

去年過年,他的嘴又中風、歪了,耳根部痛得很厲害。丈夫晚上把他帶到我家後,我看他那痛苦的樣子,就叫他快念法輪功的九字真言,他答應了。第二天早晨,我問他,他說:不痛了。後來他的歪嘴也恢復得很快。

大伯哥受益後,知道法輪功是好的、是來救人的。全家人都三退了,他自己還寫了「嚴正聲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