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新被定性為疫區 該何去何從?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四日】廣州,從二零二零年過年至三月初,經各基層幹部、社區工作人員、醫務人員、市民的努力,實行停工、停課,封閉小區、村街,控制出行等措施,付出相當代價後,疫情漸現放緩,街區已逐步開禁。

而從一些報導情況來看,這段時間剛好是廣州基本停止抓捕法輪功學員,相對於其它省、市比較寬鬆的日子。

正當我們為廣州慶幸之際,明慧網報導,廣東省廣州市海珠區法輪功學員鄭影英與妹妹鄭影珠於三月三十一日在增城講真相時,被綁架,當時身上還帶有二千五百元真相幣。之後倆人在廣州的家被抄……緊接著明慧網報導,廣州市天河區法輪功學員、深得同事和工人喜歡的裝飾公司老闆黃強生,二零二零年四月七日下午在天河區天平架辦事時順便贈送給路人兩張《疫情肆虐 如何自救》的單張,被天河區沙東派出所警察綁架,四月八日被非法刑事拘留,被劫持到一百公里之外的廣州市第二看守所。

與之對應的是,廣州疫情轉好的形勢消失,疫情陡變嚴重。表現為三元裏礦泉街四月四日突然新增感染病例五人,其中境外輸入三人,隨後疫情迅速擴散,至四月十日前後,白雲區、越秀區被確診患新冠肺炎人數共達數十人之多,白雲區、越秀區防控風險升級為中風險。這兩區剛解禁通行的街區重新封閉。

更加使廣州市民害怕的是,廣州人出省到外地,驚愕的發現,廣州已被定性為疫區。外省規定對所有到站的廣州旅客必須接受核酸檢查和隔離十四天。至此廣州市民才醒悟到,廣州疫情已達到相當嚴重程度了。

迫害、冤枉好人必會遭到天譴,無數歷史事實證明了這一點。廣州疫情的改變並不是巧合。

善惡有報是天理,不以任何個人或組織的意志為轉移。從迫害法輪功那天起,善惡之報,如影隨形。從二零零三年的薩斯到二零二零年中共肺炎肆虐全球,短短的十七年間,中國大陸兩次爆發瘟疫,這並非甚麼巧合。

如果一個社會長期處在一種以迫害好人為榮的治理環境下,那必然會給整個社會,給各個階層的民眾帶來無盡的災禍。如今,中共對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億萬學員迫害長達二十多年,這場迫害的發起者江澤民制定的迫害政策是「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滅絕政策;在實施迫害方面,湖北省和武漢市的各級官員都是衝在前面的:武漢同濟醫院器官移植研究院是大陸「器官移植的發源地」,該醫院僅二零零五年僅二月份所施行的腎臟移植手術就達一千例以上!令人震驚的是,中國一些醫院的器官等待時間短到以周來計算,美國衛生部二零零七年的數據表明,在美國,肝的平均等待時間是兩年,腎的平均等待時間是三年。中國的器官等待時間與國際上移植器官的等待時間相差一百倍以上!

位於英國的獨立「人民法庭」於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七日在倫敦就中共活摘器官的指控做出最終宣判,判定中共活摘良心犯器官的行為存在多年,並仍然存在,法輪功學員是器官供應的最主要來源。該法庭由英國御用大律師傑弗裏﹒尼斯爵士(Sir Geoffrey Nice QC)擔任主席,尼斯爵士是國際刑事犯罪領域的知名人士,他主導了國際刑事法庭對前南斯拉夫總統米洛捨維奇的起訴。宣判當日,眾多國際主流媒體報導並轉載了這一新聞。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被稱為「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

對善良修煉人的殘酷打壓,這樣的罪行給國家、民族帶來大瘟疫就一點不奇怪了。因為善惡有報,如影隨形,這一天理,亙古未變!

古羅馬四次大瘟疫滅國:基督教的迫害始於羅馬帝國的第五位皇帝尼祿,西元33年,耶穌被釘死在十字架,很多基督徒被構陷,被逮捕,被殘酷折磨致死,迫害非常慘烈!尼祿荒淫殘暴,迫害信仰,他本人遭報畏罪自殺,也給古羅馬帶來滅頂之災。古羅馬每發動一次大迫害,就招來一次大瘟疫,前後共有四次大瘟疫降臨羅馬,最終,強大的古羅馬帝國漸漸衰落、分裂,並最終消失。

六月飛雪「竇娥冤」:中國元朝至今熱傳不斷的悲劇「竇娥冤」,歷史上真有竇娥其人。竇娥臨被冤死前,舉頭髮下重誓,如果她是被冤枉的,頭顱被砍下之後,鮮血必然一滴不剩地濺在飄飛的八尺素練上,六月降雪(近年大陸就多次多地出現六月降雪,歷史上極為罕見),雪將掩埋她的屍身,淮安一帶必大旱三年。竇娥的詛咒果然一一應驗。淮安一帶三年大旱失收,人們震驚不已,百姓痛苦不堪。也許有人問,竇娥被冤斬而死,應只降罪貪官,為何連累淮安眾多百姓受難?竇娥被冤判,方圓百里眾知,竟無人挺身證其清白,人不能見死不救,不能良心無存。「雪崩之下,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責的」。故竇娥家鄉百姓實是貪官昏官的犯罪共犯,淮安三年大旱,唯淮安人自招也。

所以說,廣州近二十天來,疫情突然由緩轉急,完全是廣州黨政當局不顧百姓瘟疫下生活困苦,加重鎮壓修大法救人的使者、法輪功學員的後果。

大法弟子對社會沒有任何危害,為善化人心,救人於大難中,卻受到迫害,神怎會不降罪呢?那麼應該怎麼辦?

古人說神目如電,做了壞事一定會遭災、得病,但也說「上天有好生之德」。造業之人能真心悔改,向上天誠心懺悔,一定會得到赦免,化險為安。這樣的事例古今中外比比皆是。

《宋史》記載:公元991年,淳化二年三月己巳日,大宋皇帝趙光義因為旱災、蝗災,多日祈雨不得,他寫親筆詔書給宰相呂蒙正等人,手詔大意是:百姓有甚麼罪過!上天這樣懲罰他們,這是我失德造成的。你們應當在文德殿前建一座高台,把我放在上面。若三天之內不下雨,你們就把我燒死,以回應上天的懲罰。第二天奇蹟果然出現,皇帝的誠心感動了上蒼。翌日大雨,蝗盡死。」

《後漢書》記載:東漢時,有一年發生了大旱災,朝廷用了很多辦法都沒能使天下雨。當時有一位叫張奮的大臣,善良仁厚、敬神畏天,他知道這次天災是朝廷施政不當所致,所以急切上書,勸誡皇上(宣帝)馬上改善政令,清查冤案,以避免天譴的繼續。皇帝立即召見他,並採納了他的意見。第二天,皇上又召集大臣,親自來到洛陽的監獄中,結果發現有許多冤案、錯案,於是馬上下令重新審理,並將罪魁──洛陽縣令陳歆繩之以法。隨即,天降大雨,下了三天三夜,旱情終於得到了緩解。

古代發生天災疫情,天子責己,豁免賦稅,禁暴止邪致疫災消除的例子比比皆是。天災其實是人禍,那麼當君主、臣者真心痛悔,用行動糾正錯誤時,天災、瘟疫就會消去。

也許有人認為這些例子年代太久遠。我們再來看一個現代瘟疫的真實故事,這個故事已經上演了近四百年,直到今天仍未結束。

1440至1700年,黑死病席捲歐洲,德國巴伐利亞州的歐伯阿梅高村也在劫難逃。全鎮有十分之一的居民死去。1633年,村民們在神父的帶領下,全村人跪下來虔誠地向上帝祈禱。他們對天發誓,如果上帝能使他們在黑死病中免於滅頂之災,他們就會每十年上演一次《耶穌受難記》,直至世界末日予以回報。神奇的事發生了,自那以後,再也沒有村民因黑死病而死去。他們依照誓言,次年便如約上演《耶穌受難記》,四百多年過去了,這一傳統一直持續到現在。

古往今來,悔改和懺悔,讓人們免於蝗災、瘟疫等等劫難。這不得不說是上天、是神佛對人的慈悲。修心向善、擁有正信之人更會得到神佛庇佑。法輪功是佛家高德大法,善待法輪功修煉人,更是福報洪大。這樣的事例不勝枚舉(有條件可翻牆看明慧網的報導),現舉一例「縣副書記的福報」:

某縣一副書記,主管政法委工作,江澤民邪惡集團迫害初期,他被謊言欺騙,夥同他人強迫一位女法輪功學員放棄了修煉。做了人神共憤的壞事。後來他多次聽過大法弟子講真相後,明白法輪功是真正的佛法,開始暗中保護學員。二零零八年奧運期間,下級機關報上來一個勞教三十多名法輪功學員的名單,他給壓了下來。從此以後,他家裏福報連連,自己高升到市政府就職,兒女雙雙考上名牌大學,畢業後分別在電視台和市政府就職。他和老伴身體都非常好,全家其樂融融。

疫情之下,花城廣州該何去何從?

與武漢為伍,還是學歐伯阿梅高?

廣州當局應該效法古代明君、聖君,責己悔過,撤除冤案,立即無罪釋放鄭影英、鄭影珠姐妹、黃強生等所有被冤的法輪功弟子,順天意而行,一定能使廣州瘟疫迅速消退,為廣州人民帶來福報!如果為了個人官場利益,不惜與天作對,迫害善良,不但禍害全城百姓,自己受到上天嚴懲,還要在廣州百姓中遺臭萬年!

對於殘害生命、禍亂世間的中共邪黨,必遭天滅。希望廣州黨政當局,把握機會,為了自己和家人,為了廣州千萬百姓,立即棄惡揚善,不要繼續迫害善良的修煉人。要記住,全世界所有的財富,都比不上你的生命寶貴。也要記住,當你選擇做一個惡人時,全世界所有的財富,也挽救不了你罪惡的生命。因為這就是神要做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