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解瘟疫劫難的無價特效藥

|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三日】中華傳統文化認為瘟疫乃神鬼所為。道家《太平經》上說:「陰氣勝陽,下欺上,鬼神邪物大興,而晝行人道,疾疫不絕,而陽氣不通。」《太平經》也指出:「善者自興,惡者自病,吉凶之事,皆出於身。」

人若不敬神靈、道德淪喪,自然做的惡事就多,積攢到一定程度,就會招難,如果社會整體道德水平下滑,瘟疫等災變就會來臨。

那麼如何化解呢?儒家認為一個人能認錯悔過是安身立命之本。而在佛家看來,真心懺悔則是消減業力、避禍消難的根本,加之誠念真言,就會得到神靈的護佑和加持,從而化解魔難。

下面為大家提供幾個歷史上真實的小故事。

真心懺悔 化解仇家三世索命

明朝刑部右侍郎、「東林八君子」之一的高攀龍在《高氏家訓》中說:「見過所以求福,反己所以免禍。常見己過,常向吉中行矣。」

清人王士禛在其筆記裏記載著一個書生真心懺悔,化解仇人三世投生他家索命的故事。

清時安徽桐城有個書生叫姚東朗,他有個兒子叫三保。三保九歲的時候,忽然得了一場大病,三天三夜不吃飯,只是喝點水,並且口念佛經。

倏忽間,三保的口音突然變成了河南口音,家裏人感到很奇怪。三保對父親姚東朗說:「我前世是河南地域的一個和尚,和某道人曾經同屋相處。那時,我手裏有三十金,道人就想把我的錢借走,我當時拒絕了。當天夜深的時候,那個道人就把我所有的錢財搶走了,連我做和尚的度牒身份證明也搶走了,隨後又把我殺了滅口。」

「我冤死後就轉生到父親您家中來了,那時我是您的弟弟,叫嵩少的就是我。那個道人後來死後也轉生到父親您家中來了,做了您的女兒,現在出嫁到溧陽潘氏的就是殺我的道人轉生的。」

「她六、七歲的時候,我看她幼小,不忍心報復殺她。我年方十八時,陽壽福祿就盡了,只好再次轉生,就是現在的我,您的兒子。而今她已經遠嫁了,我又無法報仇,還得再轉生一次,才能報劫財奪命之仇。」

「父親您前世是河南縣令,道人當時給你行賄,你竟沒有追查他的劫財殺人的命案。我連續兩次投生到你家來,二十七年的衣食養育的物資費用,足足可以和你受賄的錢數相抵了。我即將要轉生到溧陽去討債了。」

姚東朗聽罷三保一席言,大驚失色,痛悔不已,趕緊問道:「這個冤債可以化解嗎?該如何化解呢?」三保說:「只有憑借佛法的力量才能化解。」說完就離世而去,這是乙卯年六月的事情。

書生姚東朗於是前往花山求見月律法師,見到法師後,姚東朗將事情前因後果一五一十的全部說了出來,並且懇請法師,要求做懺悔的法事。法師見他真心悔過,就為他行了禮水懺的儀式,並且讓他拿出三十金供奉寺廟僧侶。

姚東朗虔誠遵辦。懺悔完了之後,得知溧陽的女兒孕身墮胎了,竟然身體無病恙。就在前一天的夜裏,溧陽女兒做夢夢到一個僧人,嘴裏叫嚷著登堂而入,周身火光燄射,過了很長時間才離去。

人們這才明白了只有佛法的力量才能化解這一魔難。三保臨終前畢竟告訴了父親真相,而且也說出了化解魔難的方法,父親事後也的確誠心懺悔,並且求佛事、捨財物,三世的怨緣得到了佛法的化解。

宋人持咒念真言度劫難

宋時的族人洪洋,從樂平縣往家趕路,日薄西山,天色漸晚,估計要深夜才能趕回家了。兩個僕人抬著轎子,一個下人擔著行李,主僕四人行色匆匆。

縣邑往南二十里是吳口市,過了吳口五里地就是魚陂畈。洪洋一行趕到魚陂畈已經是二更天了,玄月微明。突然好像是從山裏傳過來的聲響,似乎是幾十棵巨大的山木折斷所發出的轟雜聲,由遠及近。

洪洋說,這是山虎出沒的動靜,但感覺又不太像。心中倍覺奇怪,就趕快下了轎子,和僕人商量著,速速找個掩體躲藏起來,過後再回到吳口。但是已經來不及了,前不著村後不著店,進退失據。

看看路左邊的一條小溪已經乾涸了,就趕緊走下去,藏匿起來。突然身前站立一個三尺高的巨大怪物,從頭到腳閃爍著燈一樣的光,兩個抬轎子的僕人當場就嚇得幾乎暈厥死去。挑夫急忙跳到轎中屏息隱匿。

洪洋平日總是持念佛咒,情急之下,他趕緊口中念念有詞,一直不停地念,念了恐怕有幾百遍。那怪物兀自矗立在那兒不動。洪洋也嚇得魂不附體,但仍舊持咒不輟。

怪物稍稍退後兩步,漸漸地遠去了,嘴裏高呼:「我去矣!」徑直向魚陂畈下一里地的鄉民家去了,隨後不見蹤影。

洪洋回到家後就病了,一年後病才好,挑夫也是病了一年,兩個轎夫則都死了。後來洪洋去魚陂畈一里地的鄉民家去問詢情況,那一家五、六口人染疫死絕了。這才知道那個怪物就是癘鬼。

辦三退、念九字真言可治癒武漢肺炎

武漢肺炎疫情肆虐全球已近三、四個月了,目前在海外仍處於蔓延階段,在國內無症狀感染和復陽者增多,二次疫情的風險一觸即發。人們發現該病毒近乎「完美」,遠比SARS要厲害的多,科學家們還沒有找到良方應對病毒。

說到這,很多人可能會想,那我就念佛咒啊,就可以度過武漢肺炎劫難。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二月二日刊登的古金先生的《「大明劫」中的大疫之劫》一文中指出,「所有的授記,離開了那個時代特定的人與事,就都沒用了。人間不同的地域,由不同的神輪流值守,該誰管,誰的授記才有效。時過境遷,那個授記就失效了。武漢肺炎瘟疫,是末法末劫的大難,末法末劫是任何宗教都無能為力的時候,求甚麼過去的神、佛都沒有用了,一切希望都歸於全世界各民族傳說中期盼的救世主了──中國文化把他叫做聖人。」

同時古金先生還指出:平瘟絕招,在「訣」不在藥。目前很多國家都把檢測、隔離、禁足,開發藥物、研製疫苗當作平疫的良方和必經之路。而中共則走的更遠,直接就是暴力維穩式的防疫,殊不知更大的磨難正在潛伏中,若遠離神諭、逆天而行,是無法化解的。

這次瘟疫的本身就是中共迫害天法、迫害正信、迫害法輪大法所招致的。瘟疫定點、定時、定向地在武漢(前武漢電視台台長趙致真製作污衊法輪大法的電視片成為中共中央發動迫害大法的邪惡「證據」)爆發,蔓延至全國,肆虐全球,修煉界的人們和明白中共邪惡真相的人們都看得出,這次的瘟疫就是衝著清除中共而來,全世界疫情嚴重的地區與個人都是認不清中共邪惡的國家與地區,或是拿了中共的錢,在世界上替中共這個人權惡棍站台、幫腔甚至沆瀣一氣的親共者們。

明白這樣的正理,我們就不難找到解藥:遠離中共,誠念九字真言會幫助您度過此劫難。

1)念真言、辦三退,武漢百步亭小區武漢病毒患者病癒

明慧網四月二十日報導,湖北省某中等城市的一位退休女職工,是一位法輪大法學員,她兒媳的弟媳一家就居住在武漢漢口百步亭小區──因中共面子工程「萬人宴」而導致疫情最嚴重的地區,她母親已感染上武漢肺炎,發燒、胸悶、呼吸困難,她自己也有輕微的咳嗽症狀,因醫院沒有床位,中共推脫不管,要他們在家自行隔離。

因為很害怕,所以患者不停的與姑姐(也就是法輪功學員的兒媳)微信聯繫。兒媳告訴弟媳,快讓母親誠念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逢凶化吉,遇難呈祥。弟媳明白大法被中共迫害真相,也做過三退,於是告訴她母親誠念九字真言,後又在電話裏多次聯繫,幫母親做了三退,法輪功學員當即上海外大紀元退黨網站給她母親發了退出黨團隊的嚴正聲明。

幾天後,好消息就傳遞過來了,她的媽媽所有症狀都消失了,全好了!現在她每天早晚都念九字真言,並且打內心裏感謝大法師尊救命之恩!

2)武漢一家念九字真言四人喜得救

明慧網四月二十二日報導,湖北省某鄉鎮的法輪功學員兒子的同事金星(化名),武漢男子,今年四十二歲,黨員。該學員就給他講了法輪功真相並幫助辦了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金星於是很相信大法好,還經常在世人面前揭露中共的惡事、醜事、敗事。

正月二十那天下午,金星焦急地跑來找到法輪功學員說:「阿姨,武漢一個同學打電話說她公婆與丈夫三人都染上瘟疫發高燒住院,三人都很危重不行了,現在她與十多歲的兒子壯壯也開始發燒了,她感到非常恐慌,您想想辦法救救她一家人吧。」 法輪功學員趕緊說:快,幫他們三退,叫他們念大法好。而且該學員還拿來一枚真相護身符叫金星用手機拍下立即傳給他同學。

金星趕緊拍了照傳給了同學,並安慰和叮囑同學千萬要照著護身符上念,只要誠心念就能救命。並當即在電話裏給她丈夫退了黨,同學本人退了團,兒子壯壯退了隊,金星一一記下他們的名字鄭重地交給法輪功學員,幫他們一家三口上網發表三退聲明。金星又讓同學轉告全家人,包括住院的,只要人還清醒,就都趕緊照護身符上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字真言。金星的同學都接受並照著做了。

正月底,當金星再打電話問同學時,聽到的是電話那頭的感恩與奇蹟,他的同學千恩萬謝法輪功救了她,說只有公公年紀大病情重走了,婆婆、丈夫和兒子都保住了性命,並感謝金星在她全家性命攸關時關心他們。金星又囑咐同學說,以後全家都要記得天天念,同學答應了說肯定會天天念的。

不花一分錢的無價特效藥

在人類歷史上,無論是羅馬迫害基督教徒,還是中國的「三武一宗滅佛」罪惡,最後所招致的不是大瘟疫的嚴懲就是發號施令的帝王短命早逝。所謂「獲罪於天,無所禱也」。

而中共這個邪靈,自建政後,通過歷次的各種政治運動,土改、鎮反、三反五反、大躍進、反右運動、文革、六四等屠殺了中國八千萬人,每一次都是挑起群眾鬥群眾,殺人嗜血之後,再通過假意平反,從一個沾滿人民鮮血的劊子手搖身變成了道德與正義的審判者,荼毒生靈、愚弄民意長達百餘年。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與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不顧世人的反對,強行發動了震驚全球的對法輪功善良信仰者的迫害,在仍然持續著的這場迫害中,無數的家庭被無情摧毀,經核實已知至少四千多人被迫害致死,並發生了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這樣的地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最為關鍵的是,由於中共放縱公檢法人員肆意迫害法輪功,造謠的謊言毒害了全中國與全世界,使得整個社會的道德全面淪喪,司法體制迅速崩潰,中國社會上假惡鬥的東西充斥了社會的每一個角落,人人自危、人人互害的生存模式推動著人類向魔鬼的深淵一步步滑下去。人不治天治,武漢肺炎疫情的爆發,其根本原因源於中共的惑亂與邪惡。而病毒的目標也恰是衝著清理中共而來。

在此次武漢肺炎疫情中,中共的造假宣傳與維穩式封城防疫獲得了表面疫情減緩的寧靜假相,細心的人們通過武漢市民、醫護人員、殯葬工作者和一線記者等人群提供的不同證據鏈發現,中共黨員在死亡人數中所佔比例從66%到88%,是易感高危人群。而國際上亦有同類特徵傾向,親共者易感染。

治癒武漢肺炎有沒有特效藥呢?通過上面的分析我們可以看出:有,那就是遠離中共、真心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誠念九字真言。這個特效藥不花一分錢,但又是無價之寶,是用金錢與地位買不來的。武漢肺炎病毒直指中共,無問名利身價。世人須用理智與良心去判斷與甄別,不被中共的謊言和偽善所欺騙,就能夠得出正確的結論,在大疫中和以後的各種天災人禍中走過劫難,走向光明。

參考:

明慧網:古金:《「大明劫」中的大疫之劫》
清﹒王士禛:《池北偶談》
宋﹒洪邁:《夷堅乙志卷十四/十七》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20/5/4/184325.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