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武漢肺炎「搶錢」說起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十一日】武漢肺炎疫情之下,經濟停滯,民不聊生。在世界很多國家都打開國庫,賑災濟民、發放補貼,對此,中共政府卻默不作聲。不僅如此,近日有些地方出政策,從職工工資中直接扣取「促進消費款」,強制民眾消費,直接從百姓錢包中「搶錢」。

四月八日,湖南懷化要求幹部職工從工資中扣取這部份消費券額,並規定在五月五日前消費完畢,引起民眾強烈反響。

當然,被強制消費的對像中,並不包括「維穩」隊伍。在武漢疫情之初,貴州捐贈湖北鄂州的千噸蔬菜也被曝一部份爛在倉庫,一部份作為豐厚福利給了官員和派出所,只有少量流入市場、高價出售給湖北老百姓。

二月十八日,湖北省鄂州市鄂城區公安分局鳳凰派出所員工家屬炫耀自家分發水果、蔬菜的視頻,多得吃不完,拿了三箱子水果給娘家,並說:「冇得發(沒辦法),別人送的。」最後更是語出驚人:「哪個叫你老公不做官的?」

有網友評論道:「官員家裏是爛掉的糧食,百姓家裏是爛掉的屍體。」

四月清明前後,武漢市有不少市民終於被允許排長隊領取親屬骨灰。隨後有不少市民表示,領回家的骨灰不像自家親人的骨灰,不敢下葬。其中江岸區的劉女士反映,母親的骨灰袋內竟有殘留的半截男士皮帶的金屬頭。洪山區殷先生說,父親生前並未做過假牙,但骨灰袋內發現了一個殘留的陶瓷假牙。漢陽區的陳女士同時領回了叔叔和母親的骨灰,叔叔生前患有肥胖症,體重是母親的兩倍以上,而領回的「母親的骨灰」竟然比「叔叔的」足足重了兩斤。

中共大佬、中共黨員們願意把陌生人的骨灰、百家灰埋進自家墓地、作為自家的先人祭拜嗎?

在這次武漢疫情中,一個事實被證明,那就是中共從來只在乎政權的穩定,對於民生只有漠視與冷酷。

這樣的基因從何而來?

布爾什維克「法庭」現場行刑

在一九三二年至一九三三年,蘇聯的「集體農莊」運動導致大飢荒,蘇共對待普通的百姓,開始露出猙獰的面孔。

「有一天我家進來了三名城裏來的共產黨。其中一個女的,上身穿著皮夾克,腰間挎著一把手槍。他們掃視了一下我們一貧如洗的家庭,沒有甚麼值錢的東西,就動手翻動尋找糧食。家裏這幾天就要斷炊了,他們搜查出還可以供我們全家人吃兩天的大麥,全部裝入口袋。又在一個破木箱裏找到了一公斤多散雜糧食,也全部裝入口袋。

母親看著四個嗷嗷待哺的孩子,只有這一點維持生命的口糧,就伸手爭奪。他們不退還,並踢打推倒了妹妹和我,進行硬性搶劫。母親手裏抓住米袋子不放,用牙齒咬他們的手背。那個女的掏出手槍,雨點般地砸向母親的頭和臉,多處打開花,鮮血噴流。這時候他們三個人坐下來寫判決書,並當場宣讀:『布爾什維克法庭決定:抗拒交納糧食,一家人全部槍斃!』」

這是大飢荒倖存者巴夫洛維奇的自述。在糧食短缺的情況下,蘇共為了糧食可以隨意處決不肯交出自家救命糧的老百姓。

「除了城裏派來的共產黨員工作隊外,當地農莊的少數布爾什維克黨員,也加入他們的行列,配合行兇搶劫,他們可以保住自己的糧食財產。村莊裏多半人被打死或者餓死……」

被蘇共利用維護政權的黨徒、槍桿子、刀把子,可以肆意搶奪民眾的保命糧,不惜造成村莊餓殍遍地。

大飢荒為甚麼沒有出現動亂?

無獨有偶,蘇共的大飢荒只不過發生了一年,而中共有樣學樣,在一九五九至一九六一年期間,讓中國百姓承受了三年大飢荒的無妄之災。

安徽省公安廳原常務副廳長尹曙生二零一一年於中共黨媒人民網刊文《「大躍進」後為甚麼沒有出現大規模的動亂?》。文章承認,「大躍進」以後,全國大飢荒,餓死了幾千萬人。餓死這麼多人,為甚麼沒有出現大規模的動亂?這是因為,國家採取了嚴密而嚴厲的社會控制措施。

「大躍進」時期安徽餓死了那麼多人,同不斷以「鎮壓反革命」為名而野蠻進行社會控制,密切相關。

一九五七年二月二十二日,安徽省肥西、舒城兩縣接壤地發生農民要糧事件,參與者400多人,他們提出的口號是「要飯吃,要土地」,「現在的政府不是人民政府」。兩縣公安幹警和省公安廳派去的武裝民警,將其包圍,發生槍戰,當場打死49人,抓獲34人,投案自首者10人。

文章還記載,安徽省當時有近幾十萬農民在飢餓死亡面前逃往山區,去找野生動、植物充飢,卻被公安機關等暴力武裝機關抓回,打成「反、壞分子」。

學者宋永毅編撰的《中國大躍進──大飢荒數據庫》根據中共公安部的一個絕密報告披露,僅一九五七年就有過數百起中國農民因飢餓要飯吃而發生的所謂「叛亂」,遭到中共正規軍隊使用機關槍進行武裝鎮壓。

對於維持中共政權穩定的軍警,以及裝點門面的北京、上海等大城市,一直都有充足的糧食供應,從未發生過糧荒。一九六零年五月二十八日,中共中央發出《關於調運糧食的緊急指示》,說明北京、天津、上海和遼寧省調入的糧食都不夠配發,庫存幾乎挖空。在四川的許多地方已經斷糧,餓死了很多人的情況下,中共還要求四川往外調糧,繼續調糧將意味著四川有成千上萬的農民因此而被餓死,但他們堅定的這麼幹,連偏僻山區的最後「死角糧」都搜刮起來上交了。結果四川在大飢荒期間餓死了超過1250萬人,成為全國各省餓死人之冠。

殘酷的歷史往往總是沉默,血寫的教訓隨著時間的流逝而被沖淡、稀釋。而在武漢肺炎疫情之中,中共表面上「偉光正」,實質上極端自私、凶殘的本性,已展現無疑。

在疫情爆發後,大陸各地封城、封區、封村,民眾在為自身安危擔憂的時候,中共「610」指揮其下轄的各類機構和公檢法司部門,繼續迫害法輪功。疫情高峰期的二、三月間,中共法院、檢察院幾乎處於癱瘓狀態下,採取不開庭、不通知家人和律師的情況下,對法輪功學員秘密判決。

據明慧網信息統計,二零二零年一至三月份,至少有70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其中一月份判刑38人,二月份判刑17人,三月份判刑15人。二至三月份,中共法庭不開庭,對32名法輪功學員密判。這些法輪功學員僅僅為了「真、善、忍」,做好人,卻遭到中共的殘酷迫害。

揭開「畫皮」

在九評編輯部出版的《九評共產黨》中,揭示出了中共難為世人察覺的深層基因:「共產黨組織本身並不從事生產和發明創造,一旦取得政權,便附著在國家人民身上,操縱和控制人民,控制著社會的最小單位以保護權力不致喪失,同時壟斷著社會財富的最初來源,以吸取社會財富資源。

在中國,黨組織無所不在,無所不管,但人們從來看不到中國共產黨組織的財政預算,只有國家的預算,地方政府的預算,企業的預算。無論是中央政府一直到農村的村委會,行政官員永遠低於黨的官員,政府聽命於同級黨組織。黨的開銷支出,均由行政部門開銷中付出,並不單列開支。

這個黨組織,就像一個巨大的邪靈附體,如影隨形般附著在中國社會的每一個單元細胞上,以它細緻入微的吸血管道,深入社會的每一條毛細血管和每一個單元細胞,控制和操縱著社會。

這種古怪的附體結構,在人類歷史上,有時候在社會局部出現,有時候在整個社會短暫出現,卻從來沒有像共產黨社會這樣徹底、長久而且穩定持續。」

從歷史到現實,從現象到本質,中共的真面目已無法隱藏。看清中共真面目、退出中共、共青團、少先隊的人,就是脫離了中共魔掌的人;至今還在盲信中共宣傳、甚至還在中共賊船上為禍民眾的人,就時刻處在危難中,中共遲早會對你下黑手。

對於危難中的每一個人,擺脫中共邪靈才是度過劫災的明智選擇。退出中共黨、團、隊,您就是在善惡之間做出了正義的選擇,就是為自己的生命埋下了光明和希望的種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