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死亡數字:打開「黑匣子」的「鑰匙」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十一日】清明節之前,湖北省想把疫情中死者的骨灰盒發放完畢。武漢的各殯儀館門口排起了長隊,預約要五個小時才能拿到,並且要單位或社區人員陪同才能領取。

死亡者到底多少呢?僅武漢的漢口殯儀館,三月二十六日、二十七日兩天就卸下了兩卡車骨灰盒,合計5000個,明顯超出中共公布的全國三千餘瘟疫死亡人數。而漢口殯儀館只是武漢市七家殯儀館之一。七處殯儀館,共74台焚燒爐,24小時連軸轉,粗略推算,一個月的死亡人數都已是數萬人。還沒有包括二月中旬,40台「移動式醫療垃圾焚燒方艙」進入武漢所處理的遺體。

這樣的估算並不等於真實的數字,但是不可否認的事實,卻足以讓謊言無處藏身。

中共以為把「死亡數字」密封到「黑匣子」裏面,就無人可知。但是,正像一句諺語所說,上帝在關上一扇門的同時,會打開另一扇門。

縱觀中共建政以來,無論是天災,還是人禍,無論是大災,還是小災,為了粉飾「偉光正」形像,對於百姓傷亡,從來是瞞報、少報,甚至於不報。

「唐山大地震」 三年後才公布

一九七六年的「唐山大地震」,在地動山搖中,這座超百萬人口的工業重鎮,頃刻間被夷為一片廢墟。而直至三年後,中共官方才公布正式資料,唐山大地震共造成24.24萬人死亡。

一九七六年年底,發放第二年的布票時,原本120萬人的唐山只發出了65萬人份的布票。「布票可是按人頭髮放的,到底死亡了多少人?」依此推算,唐山地震的死亡人數則絕非24萬,而是至少55萬。早在地震結束之後,民間早已有說法,認為震亡在60萬人。

計劃經濟的年代,百姓買任何東西,需要票證,而這恰恰成為證實災難真相的一種印證。

5萬萬人的「-5.2%」

一九五九年至一九六一年,由於中共搞大躍進,煉鋼鐵、修水利,荒廢農業而導致大飢荒。在城市,民眾們憑票購買食物,每天食不果腹;而在農村,農民們在有限的口糧吃完後,不僅吃起了草根、樹皮,甚至還吃起了人。這場大飢荒究竟餓死了多少人?

中共多年以來,對此三緘其口,然而近年來,隨著人口檔案的開放,1959年人口增長率為負2.4%;1960年為負4.7%;1961年為負5.2%;1962年為負3.8%。按照當時中國人口為5億,按照這個負比例計算,減員人口在三千萬至四千萬之間,證實了三年大飢荒餓死三千萬人是可信的。

死亡的人無法開口,而出生率的降低卻間接證明了人口的非正常減員。

大災瞞 小災也瞞

二零一五年八月的天津爆炸事件中,首次出現消防員大規模傷亡。中共黨媒公布為21人,引起一面倒的民意追責。

界面曾援引公安部消防局的消息說,參與滅火的九個消防支隊和三個專職隊已經全部犧牲。一位似乎知情的人士在網上披露,一個消防中隊普通情況大概有20到30人,專職消防隊不低於15人。這樣,在這次爆炸中犧牲的消防隊員應該在200~300人之間。

編製是有規律的,只要獲知出動了多少支隊伍,回來多少人,簡單的算術都可以算出來。

二零一二年七月北京的六十年來的罕見豪雨,中共官方媒體稱,造成37人死亡。但許多北京市民估計死亡人數比這個要高的多,可能有上百人死亡。按照中共慣例,隱瞞是必然,無論是大災小災,中共都習慣性地藏匿真相。

那些被編為「代號」的失蹤者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與中共掀起了迫害法輪功的運動。在這二十年中,無數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被酷刑拷打,被虐殺,甚至被活摘器官。根據海外明慧網的統計,迄今有四千多有名有姓的人被證實被迫害致死。

那麼沒有披露的還有多少呢?由於中共的刻意掩蓋,迄今有多少法輪功學員被害還是個謎。

目前居住在加拿大多倫多的甘娜來自北京,曾經是首都機場海關官員。在二零零一年第三次被關押在北京新安女子勞教所時,被進行驗血、X光照像、心電圖及眼部檢查等等。甘娜說:「當時我感覺很奇怪,勞教所的警察根本不把我們當人看,給我們做這種全面的體檢,我就感覺很奇怪。」

約在二零零零年九、十月以後,被劫持到馬三家的法輪功學員就被送到監管醫院進行全面細緻的體檢,這時的體檢項目,和以前根本不同了,查(測量)血型、大管抽血等多項檢驗。有的要面談,面談時,在醫生的面前是一張薄A4紙大小的表格,每個人的名字前都有一個數字「代號」;一些血型特殊的學員編號前有一個三角形的標誌,當時,醫生對一些測量出來是特殊型血的法輪功學員重點關注,詢問有無家族遺傳病史等。

據明慧網報導,在二零零零年,中共對上訪的法輪功學員採取了非常惡劣的株連政策:讓家人下崗,讓單位領導受罰,讓全單位職工都沒有獎金,甚至讓地方政府部門承擔責任,以烏紗帽相威脅。這樣一來,中共實際上就是把學員周圍的一切環境都動員起來參與到對法輪功的迫害中。

於是,從二零零零年左右起,為了不對家人、單位、街道產生影響,很多上訪的法輪功學員就不報姓名,不報家庭地址。從當時明慧網上的法輪功學員交流文章就可以看到,「不報姓名地址」成為了法輪功學員抵制株連迫害的一種廣泛流行的做法。

北京公安內部消息稱,到二零零一年四月為止,到北京上訪被抓捕的、有登記記錄的法輪功學員達83萬人次,不包括許多不報姓名和未作登記的。不報姓名,而被押往外地的人數,仍然是一個未知數。

二零零零年七月,為了減輕北京的壓力,關押在北京各看守所的不願說姓名、地址的法輪功學員,被集體押到天津,分別關到天津各看守所,長長的白色的押送車隊行進在高速公路上,竟然看不到頭尾。

除了天津,也有的被送到東北,有的至今杳無音信。目前身居海外的郭國汀律師說:「我親自辦理的上海黃雄案件就是這樣的。黃雄在上海交通大學的宿舍失蹤,沒有任何信息,我們也查過好多地方都沒有。」

二零零六年,終於有人站了出來。一位瀋陽蘇家屯執行活摘器官手術的醫生,難以承受良心的譴責,其家屬在海外揭開了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真相,在國際社會引發了巨大的影響。

在經過法輪功十餘年的調查、取證之後,在沒有現場案例(也不可能有,邪惡之徒施行完活摘手術,立即毀屍滅跡)的情況下,從各個維度構成了一個龐大、詳實的證據鏈。

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七日,設於倫敦的「獨立人民法庭」正式宣告,依據多維度、可信任的證據鏈,判定中共存在強摘器官,並持續到今天,仍未停止。

這樣的秘密還能掩蓋多久?中國有句話,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

結語

中共官方的數字已極少有人相信,在這次的中共病毒(武漢疫情)中,更令無數國人清醒,中國人探詢與傳播真相的過程,其實也是唾棄、解體中共的過程。所以從這個角度上說,作惡多端的中共正在被中國民眾所拋棄。邪惡的中共解體之時,也是真相大白於天下之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