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皮」落地 我們看到了甚麼?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五日】一段時間以來,武漢肺炎的隱瞞真相一直被各界探討,一個頗為關鍵的文件「三號文」被公之於眾,在這份文件中清清楚楚地寫著,在疫情初發階段,中共衛健委叫停多家檢測機構還必須銷毀病例樣本,並勒令武漢所有的一線醫生不得對外透露武漢肺炎的信息。

圖:衛健委2月22日曾公開「三號文」關鍵內容。(黑龍江衛健委官網截圖)
圖:衛健委2月22日曾公開「三號文」關鍵內容(黑龍江衛健委官網截圖)。

此後,就是李文亮醫生等八人被公安訓誡的所謂造謠事件,以及上海公共衛生醫療中心、中科院武漢病毒所,被要求停止病原檢測。使得疫情真相從一月份初,就開始被掩蓋、拖延,直至目前,將近五個月,對於疫情實際數字中共依然諱莫如深。

在疫情的關鍵時刻,正在一線面對病毒的專業機構,居然被關閉,不允許參加抗擊病毒的活動。

「黨」≠政府,中共≠中國

在中共的一切機構、單位,都有著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都沒有一個角色──「黨委」,「黨領導一切」,黨不僅指揮槍,指揮寫文章的筆,還要指揮醫生怎麼治病。

在一線幹活,與控制權力之間,中共最後要的是權力;

在解決問題,與隱瞞問題之間,中共首先選擇的是隱瞞;

在普世價值,與漠視生命之間,中共永遠關注的是怎樣維護其「偉光正」的外表。又因為有著絕對權力,所以讓這個事情是黑的,它就是黑的;讓這個事情是白的,它就是白的。

出於生計的需要,社會正在復工、開業。然而,對於武漢肺炎的真正責任,是否會隨著復工潮淹沒於無聲無息?甚麼是武漢肺炎的真正的源頭?為甚麼全世界都在追責「中共病毒」(武漢肺炎)?

黨與政府,中共與中國,在大陸民眾的觀念中幾乎是一回事,都成了自然了。一幫土匪佔據山頭,人們容易識別這是土匪,但是當一個國家被逆天叛道者控制,由於控制了這個社會的一切,所謂的斯德哥爾摩綜合症也就產生了,控制者迷惑了被控制人的思想,而讓人是非不明。

歷史並不只有沉默

歷史雖然遠去,但是歷史並不只有沉默。

在中共的歷史上,凡是有著對於普世價值認可的人,都遭受了各種各樣的打擊,一九五六年,中共搞「大鳴大放」,右派中提意見的知識分子,就說幾句真話,就要被打成右派,「批倒批臭」,還要踩上一腳,在人性與黨性中,中共只要黨性,拒絕人性,在良知與謊言中,中共只要謊言,拒絕良知。

一九九九年發生的「四﹒二五」上訪,逾萬名法輪功學員依法上訪,到位於北京府右街的國務院信訪辦反映法輪功遭受的不公正待遇。在十多個小時的上訪過程中,學員們都站在自己的位置上,靜靜地等待,沒有喧嘩、沒有口號、沒有標語、沒有任何肢體衝突、沒有對交通辦公等造成任何影響,這不就是一次正常的,在法律許可範圍之內的上訪行為嗎?在法輪功學員的正念溝通之下,事情得到解決,當天釋放了天津被非法扣押的法輪功學員,學員紛紛散去,現場沒留下一片紙屑,連警察都說,這就是德!

然而這樣前所未有、被國際社會稱為雖然人數眾多,卻是難得一見的和平、理性的民間與政府之間的溝通,卻被心胸狹窄、妒嫉法輪功信眾廣泛的江澤民,栽贓為「圍攻中南海」。

丑類江澤民之所以有這樣的權力,正是因為「黨凌駕於一切之上」的畸形權力系統,只要是中共認為與其「偉光正」形像不符,一夜之間就可以翻雲覆雨,顛倒黑白。

「明明妖也,而以為美」的古訓

清代文學家蒲松齡筆下有一篇小說《畫皮》。故事說的是太原一個姓王的書生(王生),因貪圖一來路不明的女子美色,又被其巧言欺騙,所以引其進家同居。但沒想到,這個十六歲模樣的美女,實質上卻是一個面目猙獰恐怖的惡鬼,那個表現出來讓人心動的美女形像,不過是這個惡鬼用彩筆繪畫的人皮。畫完之後,再把人皮像衣服一樣穿起來。而王生看到這可怕的場景後,想遠離女鬼時,卻最終被這個惡鬼剖腹挖心,死於非命。

善良的綿羊可以親近,傷人的毒蛇讓人遠離,然而穿著畫皮的惡鬼卻讓人迷惑。

蒲松齡在《畫皮》故事的最後以「異史氏」的名義議論到:「愚哉世人!明明妖也,而以為美。迷哉愚人!明明忠也,而以為妄。……天道好還,但愚而迷者不寤耳。可哀也夫!」大意是說:「世人啊太糊塗!明明是妖怪,卻把它當成美女。愚人啊太糊塗!明明是忠告之語,卻看作是妄言。……天道善於報應(天道往復還報,善有善報,惡有惡報),而只是那些糊塗的人不醒悟罷了,太可悲啊!」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