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思在德國加冕 冠狀病毒「始祖」亮相(圖)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四日】前些時間從德國流傳出一張照片,德國人為特裏爾市中心的馬克思銅像戴上冠狀病毒王冠,披上病毒紅旗,以示馬克思為冠狀病毒「始祖」之意。圖片中,人們圍在戴著冠狀病毒王冠、披著病毒紅旗的馬克思像四週爭相拍照。這是一張諷刺圖片,卻也道出了中共病毒的另一層真機。

1、雕像的由來和批判

特裏爾市是給人類帶來共產主義幽靈的馬克思的出生地。這尊高4.4米、重2.3噸的巨型雕像是2018年5月5日馬克思誕辰200週年之前,中共贈送給特裏爾的。這份禮物在德國備受爭議,但當時的特裏爾市還是把這個巨型雕像在市中心廣場上豎立起來並舉行了揭幕儀式。揭幕後五天該像即遭火災,雕像旁的血旗被焚燒後,次日只殘留少許灰燼。

德國聯邦農業部長克勒克納(Julia Klöckner)和歷史學家克納伯(Hubertus Knabe)當時便對中共贈送的該雕塑持批判態度。德國柏林霍恩施豪森紀念館館長克納伯向天主教新聞通訊社表示:「鑑於其理論給人類所帶來的災難,我認為為他建立這樣的巨大雕像簡直是個諷刺。」

受威脅民族協會負責人德裏烏斯(Ulrich Delius)也公開表示反對這個雕像。在哥廷根表示:「讚美馬克思的這個紀念碑是中國官方的一個有毒的禮物。」「可悲的是,特裏爾市竟然接受一個對本國人民實施恐怖鎮壓的一國政府的禮物。」他表示,對人民肆意鎮壓、逮捕、迫害和屠殺的共產黨領導人信仰馬克思主義思想,因此紀念碑的建成蘊藏著特裏爾淪為共產黨官員朝聖地的危險。

特裏爾市果然每年迎來20萬馬克思粉朝拜,其中絕大部份來自中國大陸。


上圖:諷刺圖片:德國特裏爾市中心廣場的巨型馬克思銅像戴上冠狀病毒王冠、披上病毒紅旗,市民們圍在四周爭相拍照。

2、中共和馬克思名至實歸

造成武漢肺炎的新型冠狀病毒在海外又稱「中共病毒」。這是明白病毒實質的人給出的點睛之筆。「中共病毒」這個名字讓中共名至實歸。

在冠狀病毒肆虐全球之際,來自中共的馬克思銅像戴上冠狀病毒王冠,披上病毒紅旗,也讓馬克思名至實歸,並形像的指出了中共與馬克思之間的關係。也能幫助一直被中共的謊言矇蔽的中國人民看到一個與中共宣傳的不一樣的世界。

(1)為甚麼說「中共病毒」這個名稱讓中共名至實歸?
冠狀病毒起始於中國武漢,又因為中共百般隱瞞疫情而在全球蔓延。

回溯一下:中共在疫情初期訓誡和封口知道疫情的醫生(包括很多大陸人知道的已離世的李文亮醫生),放出武漢肺炎「可防、可控,可治」的虛假消息;在明知疫情已開始的情況下,為粉飾太平,武漢市百步亭社區不顧民眾死活和病毒擴散的危險,還繼續開四萬多個家庭的「萬家宴」;同時中共各級政府和相關機構銷毀各種疫情數據和文件、掩蓋傳染人數、掩蓋死亡人數、利用被中共收買的世衛組織(WHO)配合造假,不斷外放「好消息」……讓國際社會放鬆了警惕,很多國家對這種可怕的病毒處於「不設防」的狀態,使冠狀病毒從武漢迅速擴散至世界,如今在海外各國大爆發,確診和死亡者甚眾,迄今已造成兩百多個國家二百五十多萬人感染,超過十五萬人死亡的惡果。

中共隱瞞疫情、打壓講真話者、散布假消息、聽任500萬人離開武漢,導致冠狀病毒(中共病毒)擴散全中國,蔓延全世界。這場大瘟疫成為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來人類面臨的最大危機和最大災難,由此造成的生命、財產、經濟、精神損失,不可估量。

(2)為甚麼說馬克思是中共病毒的「始祖」?
中共和世界上的各共產黨組織都奉馬克思為「老祖宗」,特別是中共這個魔鬼,這些年對馬克思的頂禮膜拜前所未有。它仇恨和打擊一切對神的信仰(這幾年中共在國內瘋狂炸毀和撤除佛像,打壓基督教徒,已徹底撕下了其憲法中「信仰自由」的偽裝);馬克思的所謂「共產主義理論」 是危害人類的惡魔,是中共病毒發生的根源。

歷史事實證明,馬克思主義傳播到哪裏,哪裏就充滿了謊言、仇恨、鬥爭、暴力、恐怖與毀滅。用馬克思「武裝」起來的共產暴政的各種魔鬼獸行帶給了人類深重的苦難。全世界有上億人口在共產政權下非正常死亡。在中國,中共當政71年,在歷次政治運動中殺害8000多萬中國人。1999年7月20日中共發動迫害法輪功以來,大規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是中共犯下的「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惡」。共產主義本身正是危害和毀滅人類的烈性病毒。

因此,德國民眾說馬克思是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的「始祖」,還真是名至實歸。

3、西方社會看清中共是造成病毒全球大流行和無數人死亡的罪魁禍首

慘痛的教訓讓西方乃至更多國家通過疫情認識了中共的造假、流氓和罪惡(中共不是中國,更代表不了中國,中國人民是中共最深重的受害者,現在世界上已越來越能認識到這一點),看清了中共是造成病毒全球大流行和無數人死亡的罪魁禍首,這也是世界上把冠狀病毒命名為:「中共病毒」的主要原因。

各國在經歷了慘重的生命和財產損失後紛紛追究中共責任,要求中共賠償。近日,美、英、澳、土耳其、印度、埃及、緬甸等國都發出了要求中共賠償的聲音。據不完全統計,目前全球已經有十多個國家向中共索賠,總額達到了上百萬億美元。

從美國開始,世界各國對中共的追責之聲不斷。據美國哈里斯民調4月8日的數據,77%的美國人認為,中共應對「中共病毒」全球大流行負責。

3月12日,美國伯曼法律集團律師代表4名美國原告將中共告上佛羅里達州法庭。

3月17日,美國前司法部檢察官、現任律師克萊曼,將中共告上德克薩斯州法庭,並向中共索賠20萬億美元。3月底,克萊曼將中共告上荷蘭海牙國際刑事法庭,指控中共發展生物戰武器,犯下反人類罪和種族滅絕罪。此後已有越來越多的美國人加入到了訴訟隊伍。美國之音報導,僅在佛羅里達州的集體訴訟人數目前就超過了5000,而且人數還在不斷增加。另外在內華達和德州的集體訴訟,人數也在不斷增長。

4月5日,英國倫敦智庫亨利-傑克遜協會發布的一份報告稱,「中共病毒」導致英、美、法、德、意、日、加拿大「七國集團」蒙受3.2萬億英鎊的損失。中共應賠償英國3510億英鎊,也應向「七國集團」其它成員支付巨額賠償。報告指出,可能會以10種法律途徑對中共提起訴訟。

4月3日,印度國際法學家委員會和印度律師協會,向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提出申訴,就中共病毒蔓延全球,給世界人民造成嚴重的身體、心理傷害,以及巨大的經濟和社會危害,向中共索賠20萬億美元。

沙特的《阿拉伯新聞報》4月7日報導,埃及律師塔拉特對中共領導人提起訴訟,要求中共賠償10萬億美元。

據「天空新聞」報導,澳大利亞人對「中共病毒」禍害澳洲和中資企業在澳洲瘋狂掃貨非常憤怒。有人提出,應該給中共領導人「寄一張有史以來最大的索賠賬單」。如果中共不賠,可以收回中共背景的企業抵債,或中共在澳洲購買的一些土地抵債。

就連中共的「鐵桿」政治盟友伊朗也因疫情慘重而開始抱怨中共。長期以來,伊朗和中共相互利用對抗國際社會,此前從來沒有批評過中共當局的過失。

德黑蘭時間4月5日,伊朗衛生部發言人賈漢普爾(Kianoush Jahanpour)公開抨擊中共政府提供的疫情統計數字簡直是「殘酷的笑話」。

4月7日伊朗衛生部防疫小組成員莫拉茲(Minoo Mohraz)再度抨擊中共當局向國際社會提供虛假訊息。他坦言,「病毒擴散之後,很明顯事實與中國(中共政府)的通報不符」,「他們(中共)目前正撤回許多文章,數據與研究都不正確」。

世界衛生組織(WHO)數月來一直淡化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的威脅及其在中國的影響,據信有馬克思主義者背景的世衛組織總幹事的譚德賽一直反對各國切斷與中國之間的旅行,直到好多國家都根據疫情蔓延的實際情況,自行切斷了中共的旅行,世衛還很久挺共不改變立場,置世界各國的衛生安全於不顧,造成如今世界各國的重大損失。

為此,美國政府已明確表態打算不再給世衛提供費用,4月14日,美國總統在記者會上宣布:停止向世衛組織提供資金,並對其進行60至90天的調查。美國參議院致函譚德賽,要求他出席聽證會。一直配合中共欺騙世界的世衛組織相關人員正在被嚴厲追責。

4月9日,美國白宮前策略師班農在美國福克斯新聞直指中共「是黑幫,是殺人集團」,「它們手上沾滿了人類的鮮血」,「中國、美國和世界人民必審判中共的罪行!」

美國參議院的科頓參議員說,這場危機(冠狀病毒瘟疫)證明了共產主義帶來的是嚴重的苦難,不僅給中國人民帶來痛苦,全世界都在感受到共產主義帶來的苦難。

可以預見,追責中共的國家一定會越來越多。然而,這些事實在中國大陸卻被嚴密封鎖。大陸民眾在黨媒中、在微信等大陸社交軟件中,聽到的都是海外各國對中共的一片「讚譽」和海外抗疫如何「不堪」。

4、中共推責西方,上演「世界流氓」終極大戲

中共在疫情實在無法掩蓋,在武漢肺炎大爆發後,不僅在其內部上下推責,還在世界各國遭難之時,向國外推責給美國、意大利等國來轉嫁危機,轉移國內民眾對中共的憤怒和責問。

如今,中共一方面在在國內對確診人數、死亡人數嚴密封鎖,用各種專政暴力手段消除一切對中共不利的聲音,對武漢肺炎患者少檢測(比如在某地或某區域只給你極少的「確診名額」,讓你不管有多少都只能在這個名額之類),不檢測,或謊報病因病情,強行對確診和死亡數量清零,製造中共「能力強」和控制住了疫情的假象;另一方面在世界上把自己由「縱火犯」打扮成了「消防隊員」,操控大量的海內外「五毛」人員(中共體制下的冒充民意的所謂「網絡評論員」)和老小「粉紅」在國際、國內各種社交媒體、通訊網絡上瘋狂製造謠言,對中共歌功頌德,對別國的損失幸災樂禍,甚至大肆叫好,露骨的歡呼慶賀……。

這些沒有人性、沒有道德底線的行為,激起歐美各國的極度憤怒和反感。

更讓世界憤怒和不齒的是,中共在已知道疫情的嚴重性後,1月到2月派人在歐美大量採購、囤積大量防護用品(中共在1月下旬大量增加國內口罩和防護用品的生產,同時它還通過其龐大的國有企業及海外華人協會網絡,發動了一場從國外採購醫療物資的缺德運動。

中共海關總署3月7日宣布,從1月24日到2月29日,中共海關已檢查驗收了約20億個口罩和2500萬件防護服……)。中共在海外對醫療物資瘋狂「掃貨」,導致疫情在全世界爆發後,各國醫護人員、民眾買不到這些產品,而中共卻趁各國口罩等醫療物資短缺之際,藉機高價出口劣質的口罩、防護服、測試盒等防疫用品,並以各國對中共的態度來決定是否出口醫療物資,要挾各國配合中共的大外宣宣傳戰,被迫對中共說好話,違心美化中共,此舉又反過來被中共用來欺騙中國大陸不知情的民眾。

但是中共賣到海外各國的醫療物資質量低劣的事實,近期紛紛曝光,包括:比利時官員反應從中國購買的300萬個FFP2口罩都不能用;芬蘭衛生部官員也反應,從中國購買的200萬口罩也全部不合格,芬蘭7日檢測從中國運來的個人防護裝備,發現不符合在醫院使用的標準;荷蘭下令召回已發往醫療機構使用的從中國進口的60萬隻口罩;而澳洲邊境官員也查獲80萬片來自中國、品質低劣的口罩。西班牙衛生當局也因為發現篩檢結果不精確,上月回收派給馬德裏地方政府的8000個篩檢試劑組,並把還沒分派的5萬組快篩試劑退貨。土耳其日前也傳出,很多中國制的篩檢試劑精準度不合格無法使用。

中共在疫情期間的所作所為讓世界各國切切實實感受到了「中共病毒」和」中共製造」的可怕。「世界製造工廠」的名聲就此轟然倒塌。

中共自以為是的戰狼外交、大外宣宣傳戰,也引發許多國家的反彈。英國、法國、德國、瑞典、意大利、西班牙等多國政要群起抨擊中共當局隱匿與扭曲疫情,趁機進行政治宣傳,高價倒賣防疫物資,貽禍全球的醜惡行徑。

5、疫情的教訓讓海外雄獅覺醒

中共費盡心機地欺騙和謊言能一時騙得了中國大陸的民眾,卻騙不了海外。
中共無以復加的流氓行為和無恥卑劣的表演,讓深受冠狀病毒之苦的世界各國的政要和民眾在切身之痛中清醒了。其中包括很多以前寄希望中共能夠自我改良、通過發展經濟走向民主,以及被中共矇蔽、利誘、收買的西方各國政要和民眾。

他們曾在中共對中國人民的各種殘酷迫害中為了自己的利益而噤聲,他們曾在中共對中國人民的滔天罪惡(比如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中視而不見,因為他們覺得那些都與己無關,甚至還助共為虐。比如西方的很多大財閥和高科技公司為中共迫害中國人民長期提供驚人數字的巨額資金和高科技支持,為的就是在中國這個巨大的市場中能分得一杯羹。他們害怕失去中國這個巨大的市場,但他們從未考慮他們對中共的各種有形無形的支持給中國人民帶來了多深重的苦難。

如今,他們在面對中共病毒給他們帶來的病痛、死亡的恐懼和絕望中,還因為醫療物資的短缺不得不對中共這個世界超級流氓低頭時,他們中的有些人終於明白:利益在生死面前是多麼的蒼白和渺小!他們中的有些人終於明白:只看利益不管良知,把靈魂出賣給了共產惡魔,最終只能給自己帶來屈辱和痛苦。

疫情慘痛教訓和天額經濟損失面前,西方的雄獅們覺醒了,怒吼了,行動起來了。

疫情雖然慘痛,但物極必反,全球的正義之氣也因此而復甦,一場拋棄中共的運動正波濤洶湧。

當然,再聰明博識的人也是人,而中共則是地地道道的魔鬼。人與魔較量,人類能獲勝嗎?能,但這是另題,本文暫且不表。

*結語*
冠狀病毒瘟疫因中共而來,因中共而擴散,因中共而禍害致全世界,也必會因中共的滅亡而嘎然消失。所以全世界無論任何一個國家、地區和個人,只有像德國特裏爾市的民眾那樣認清馬克思為冠狀病毒「始祖」,看清奉馬克思為自己始祖的中共就是招致病毒、危害世界的根源,排斥它,防它如防最猛烈和狡猾的瘟疫,那樣才能不再被「中共病毒」禍及。

只有遠離中共才能遠離瘟疫,只有全世界齊心協力的解體了中共,才能讓世界享有幸福與安寧。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