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名政要專家聯署信聚焦中共惡魔

——透視武漢肺炎,回望「四﹒二五」事件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五日】二零二零年四月,來自世界各國的百名政要專家聯名簽署的一封公開信,撕下了中共的畫皮,將中共的魔鬼本質,又一次聚焦在全世界的視野中。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十五日報導,一份致中國公民和中國友人的公開信譴責中共的彌天大謊,「武漢肺炎的問題根源在於中共當局對於疫情剛在湖北省武漢市爆發時的隱瞞。」公開信的簽署人為一百多名政要、專家和學者,包括加拿大前司法部長、人權倡導者歐文﹒考特勒、英國上議院奧爾頓勛爵、英國上議院安德魯﹒阿多尼斯勛爵、英國前內政部長諾曼﹒貝克、歐洲議會議員安娜﹒福蒂加、歐洲議會議員安德里斯﹒庫比留斯、捷克共和國下議院議員簡﹒利帕夫斯基等等,他們來自北美、歐洲和大洋洲。

在武漢肺炎問題上,中共的系列謊言是魔鬼真容

首先,在武漢肺炎的嚴重性上,中共在爆發之初至少撒了二十多天的謊。武漢封城是1月23日,1月20日,鐘南山就宣布人傳人了;而中共最遲在12月27日就知道這是一種類似於SARS的上呼吸道感染傳染病,它們知道人傳人其實非常早。這個中間二十多天是關鍵,這二十多天,中共不僅不主動按照國際法規公布真實情報,還訓誡了那些試圖給公眾預警的醫生、指控良心醫生散布「謠言」,並利用中共嚴格的新聞審查制度來堵住媒體的嘴巴、刪除社交媒體的相關消息,甚至把武漢肺炎基因序列最先公布到國際社會的上海公共衛生臨床中心實驗室,給封了。事實上,對照台灣政府的英明決策和抗疫成就可知,如果中共立即如實公布疫情,事態就不會像現在如此惡化。正是當初中共的謊言,把善良無辜的全世界人民帶到空前慘烈、黑暗的深淵。

然而,截止今日,在中國的感染和死亡人數上,中共依然肆無忌憚地在撒謊。中共公布的確診病例,全國約84,000例,武漢約50,000例,中共公布的死亡人數,全國約4,600例,武漢約3,800例。而據中共官方媒體報導推算,武漢七家殯儀館在清明節(4月4日)前計劃發放42,000個骨灰盒,這個骨灰盒數量,減去中共官方公布的武漢兩個月正常死亡人口共計10000人,武漢仍有染疫死亡人口32,000人。而中共媒體報導武漢死亡人數約3,800人,這個謊言,是禿頭上的蝨子──明擺著的,連小學生都能識破。中共這個謊言,又一次掩蓋了疫情的嚴重性,再一次把善良無辜的全世界人民帶到空前慘烈、黑暗的深淵。

另外,在武漢病毒的發源地上,中共也處心積慮地撒謊。當世界人民質疑武漢病毒實驗室與武漢病毒的關係時,中共卻心懷鬼胎,一步一步地通過中共外交部發言人、中共官媒、海外使領館等中共喉舌,改寫真相,否認病毒發源地在中國,把病毒起源,甩鍋美國、意大利等國家。而中共喉舌推脫罪責的證據,居然是一些道聽途說的網絡流言或是對不同國家的專家發言的斷章取義和蓄意歪曲。

而在中共防控疫情的成績上,中共的謊言則顯得厚顏無恥。中共新華社宣布出版一本書《大國戰「疫」》,新華社評論說,該書將向世界證明「中國領導體制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重大優勢」,並說明「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中央統一領導」如何贏得抗擊病毒的「大戰」。以此宣傳中共掌權的專制制度更「優於」西方的民主制度。

中共謊言,讓世界人民震怒

一個政黨在關涉全球的大瘟疫上,撒謊到如此地步,誰能不震驚?誰能不憤怒?

中國人震怒了!2020年3月5日,中共副總理孫春蘭和武漢市委書記王忠林一行,視察武漢市青山區開元公館小區,被困家中的居民忍無可忍,隔著窗戶,衝著樓下走秀的中共領導們爭相吶喊:「假的!」「全都是假的!」

亞洲人震怒了!4月4日,印度國際法學家委員會和印度律師協會,向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提出申訴,指控中共給世界人民造成嚴重的身體、心理傷害,以及巨大的經濟、社會危害。

大洋洲人震怒了!3月29日,據「天空新聞」報導,澳洲人對「中共病毒」禍害澳洲和中資企業在澳洲瘋狂掃貨非常憤怒。澳洲工黨國會議員Anthony Byrne表示:「我們與中國(共)的關係必須進行根本性的調整。」

歐洲人震怒了!3月20日,德國新聞頻道NTV發表了一篇題為《總是別人的錯──來自北京的無恥宣傳》的文章。文章指出,中共在幾天前發起的「新的宣傳攻勢」是「無恥又可笑」的。3月28日,英國《星期日郵報》報導說,英國政府對中共的「憤怒達到最高點」;英國將重新考慮英中關係;疫情結束後,將跟中共算總賬。4月初,瑞典有媒體全版面炮轟中共為甩鍋而散播荒謬的陰謀論。

就連曾經親近中共的意大利,也按捺不住怒火。3月17日,意大利參議員、前通信部長毛裏齊奧﹒加斯帕裏公開演講,要求大家清醒。他說,「中國(中共)沒有將病毒真相公開,它是地球的毒瘤。歐洲要從意大利的教訓中醒悟,不要再被中共欺騙。」

北美洲人震怒了!美國國務卿蓬佩奧3月24日在接受《華盛頓觀察》廣播節目採訪時表示,中共仍在向世界隱瞞疫情,使數千人的生命處於危險之中。4月1日,在白宮例行記者招待會上,美國共和黨參議員薩斯稱,中共提供的數據是宣傳垃圾。所謂美國病毒死亡人數超過中國的說法,完全是錯誤的。事實很明顯:中共為了維持政權,過去在撒謊,現在在撒謊,未來也會繼續撒謊。

南美洲人震怒了!3月18日,巴西總統博索納羅之子、參議員愛德華多在推特上寫道:「全球大流行的冠狀病毒帶著一個名字:中國共產黨」。

……

怒火被謊言點燃。飽受中共病毒侵害之苦的世界各國,對中共政府的憤怒,與日俱增。

在「四﹒二五」事件問題上,中共大肆造謠

一場疫情襲來,把中共的撒謊成性的流氓嘴臉,在全世界暴露無遺,連一個小孩都能看得明明白白。

其實,翻一下中共的歷史,豈止是在疫情問題上呢,在所有關乎其政權的問題上,中共一貫如此,謊話連篇。

又是人間四月天,四月,讓人不禁想起二十一年前發生在四月份的「四﹒二五」事件了,在那一場震驚中外的事件中,中共不同樣是一副假話連篇的流氓嘴臉嗎?

1999年4月25日,上萬名法輪功學員到中國國務院信訪局和平上訪,要求釋放此前在4月23日天津事件中被中共非法抓捕的學員。此次上訪不僅震驚中國,也成為國際矚目的焦點。國際輿論稱讚此次上訪是「中國上訪史上最理性平和的上訪」。當日,在前國務院總理的關注下,合理解決了天津暴力抓人事件。學員們平靜地離去。然而,當時的黨魁江澤民卻將此次和平上訪歪曲成「圍攻中南海」,並於1999年7月20日,在全國範圍內悍然發動了對法輪功的全面迫害。

法輪功,也稱法輪大法,是由李洪志先生於1992年5月傳出的佛家上乘修煉大法,包含五套舒緩的功法動作,法輪大法要求修煉者按「真、善、忍」標準提升道德水準。修煉法輪大法能使人變得誠實、善良、寬容、平和。1998年,北京、武漢、大連及廣東省的醫學界專家,對法輪功進行了五次醫學調查,結果顯示法輪功的祛病健身有效率達98%。1998 年下半年,前中共人大委員長喬石與部份人大離退休老幹部,對法輪功進行了數月的調查,得出「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結論,並於年底向中共中央政治局提交了調查報告。如今,法輪大法已弘傳100多個國家,受到世界人民的愛戴和尊敬。李洪志先生和法輪功因對人類身心健康做出的傑出貢獻,獲各國政府褒獎、支持議案及信函3600多項。法輪功主要著作《轉法輪》也已經翻譯成了40多個國家的文字。

然而,踐行「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在1999年4月25日前往中國國務院信訪局和平上訪,事後,沒幾個月的時間,中共炮製的謊言就鋪天蓋地而來。其中最主要的有如下幾宗──

中共顛倒是非,污衊「四﹒二五」事件是「非法聚集」。中共調動所有媒體鋪天蓋地造謠生事,對「四﹒二五」和平上訪,中共先是污衊法輪功學員大規模越級上訪是違法的。法輪功學員上訪是行使憲法賦予的權利,上訪的人再多也是合法的,何況他們是那樣的平和理性。再說法輪功修煉者在當時至少七千萬人,而上訪的人數不及法輪功學員總數的千分之一,這個規模怎麼是多呢?這實在是太少了。談到越級上訪,其實也是謊言,在前往中南海附近的國務院信訪局上訪之前,北京及河北數百名法輪功學員或寫信或直接到北京電視台講述過真相,部份天津法輪功學員前往天津教育學院及相關機構反映過實情。北京和天津市政府對法輪功學員的訴求,不但置若罔聞,還告知法輪功學員:中共公安部介入了這個事件,你們去北京才能解決問題。中國物理學家、山東大學退休教授孫文廣先生談到「四﹒二五」上訪事件時,觀點頗為中肯:「這個上訪就是對某些問題他們有自己的看法,或者政府部門對某些問題沒有處理好,那麼他就到北京,到有關的機關單位去訴說他們的冤情,這種活動是完全符合中國的憲法。中國的憲法規定公民有言論、出版、結社、集會的自由,現在中國民間有了冤情,到法院去起訴他不受理,你寫信給報社他不發表,怎麼樣訴說自己的冤情呢?那現在就剩下了一條路,就是上訪。」「非法聚集」之說的荒謬,昭然若揭。

中共捏造事實,詆毀「四﹒二五」事件是「圍攻中南海」。中共對自己炮製的「非法聚集」的謠言,猶嫌不足,索性閉起眼睛說瞎話,把「四﹒二五」和平上訪污衊為「圍攻中南海」。可是,我們從當時的中央電視台新聞畫面和現場照片都可以看到,上訪群眾的身後,並不是中南海特有的紅色圍牆;而和上訪群眾隔街相望的才是中南海的紅色圍牆,以及中南海的西門。並且無人聚集在中南海紅色圍牆的一側。即使在央視播出的現場錄像中,也沒有出現示威中常見的情緒激動的人群,沒有標語,也沒有口號,很明顯,上訪群眾既沒有「圍」住中南海,更沒有發生所謂「衝擊」事件。中共官方所謂的「圍攻中南海」的謊言不攻自破。

中共愚弄人民,誹謗「四﹒二五」事件是「搞政治」。當時的中共黨魁江澤民,於1999年6月7日在中央政治局會議上就「四﹒二五」事件說道:「法輪功問題有很深的政治社會背景乃至複雜的國際背景。」江澤民利用中共的變異政治觀,操控中共媒體妄圖將法輪功「在名譽上搞臭」,誹謗法輪功有政治圖謀,想造反。其實,法輪功學員上訪,只是以最和平的方式表達意見,他們對政權和執政根本沒有任何興趣,和造反更是沾不上邊。至於說「搞政治」,須知中共用長期的愚民政策,將「搞政治」一詞注入了恐怖的病毒,讓人視「搞政治」一詞為瘟疫,避之猶恐不及。「搞政治」一詞, 只要經過一番「消毒」以後,絕對不是貶義詞。「政治」一詞在西方社會和中國古代,本是個很平和的詞,人們將「大家關心的公眾事務」叫政治,除宗教、商業外的社會活動都可視為政治活動。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在先,法輪功學員當然有權利上訪和說明情況,如果說這是「搞政治」或參與政治,這也沒有任何不妥,這是任何公民都應該有的權利。但法輪功學員行使權利並非對中共的權力感興趣,法輪功學員在台灣和歐美等國家的情況,也足以證明法輪功不是一個政治團體,從未介入政黨政治。法輪功從來沒有政治武裝、政治理論、政治綱領、政治目的這些東西。中共官方所謂的「搞政治」的謊言,荒謬絕倫,蒼白無力。

中共謠言,讓世界人民震怒

「四﹒二五」事件,國際輿論稱讚為「中國上訪史上最理性平和的上訪」,卻被中共污衊為「非法」「圍攻」「造反」,從而為其長達二十一年的慘無人道的迫害,鳴鑼開道。

中共在「四•二五」和平上訪問題上撒謊到如此地步,人們怎能不震驚?人們怎能不憤怒?

以下僅舉幾例:

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五日,歐洲議會副主席麥克米蘭-斯考特先生,發起了有關中國信仰自由的國際聽證會,來自世界各地的與會者都從自己的角度探討了「四•二五」法輪功和平上訪事件。其中美國知名作家伊森﹒葛特曼先生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就在北京,他在中南海事件發生後做了深入的調查,他認為「四•二五」事件就是中共對法輪功的構陷:「實際上我們曾經和一位中層領導談過話,他當時跟中共非常的步調一致。他聲稱這場迫害,鎮壓的決定遠遠早於公開的鎮壓。由此看來,『四•二五』事件只是一個藉口。」

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九日,美國國會瑞本大樓舉辦「『四•二五』和平上訪十八週年國會研討會」,在現場聽完法輪功學員的被迫害經歷後,曾擔任國務院前助理國務卿艾倫﹒索爾布雷大使,用「令人心碎」「很憤怒」「太蠻橫了」來形容自己的感受。

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五日,法國巴黎部份法輪功學員來到中國駐法國大使館前和平集會,紀念由大陸法輪功學員發起的和平上訪請願活動二十週年。國際反活摘器官醫生組織法國負責人金先生在集會上說:「二十年前,中共黨魁江澤民利用『四•二五』事件,向當時其他當權者歪曲說:法輪功會對當局的共產思想形成威脅,必須儘快鏟除。」當天,美國法輪功學員在美國國會舉辦「『四•二五』和平上訪二十週年國會研討會」,多位美國國會議員致信聲援法輪功。其中美國艾奧華州聯邦眾議員斯蒂夫﹒金在聲援信中說,法輪功學員「四•二五」和平上訪這一天見證了:即使是非暴力抵制(迫害)也會遭到(中共)政權的暴力鎮壓。如此暴行無法被世人容忍。

中共謊言,暴露出中共是魔鬼

平生不做皺眉事,世上應無切齒人。「四•二五」和平上訪,中共大肆造謠,令世人震驚;武漢肺炎,中共謊話連篇,讓世人震怒。人們不禁要問,中共如此撒謊成性,到底甚麼原因?關於這個問題,《九評共產黨》一書可謂一針見血:「政府總是需要被監督的。在民主國家,其分權的政治制度和言論、新聞自由,本身就是很好的監督機制,宗教信仰更是提供道德上的自我約束。而共產黨宣傳的是無神論,沒有神性對它的道德約束;它實行的又是集權專制,沒有政治上的法律約束。所以,中共耍起流氓來可以無法無天。」

中共的謊言,暴露出中共是一個毫無道德底線的魔鬼黨。

中共圍繞武漢肺炎疫情的謊言和超級流氓行為,在全人類面前,暴露了中共的魔鬼真容。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