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師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日】慈悲偉大的師尊把宇宙的根本大法傳給了我們,教我們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人。淨化了我們的身體,用大法歸正了我們生命的根本。用法理開啟我們的智慧,慈悲保護著我們走過重重魔難。我懷著無比崇敬的心情,向師尊說一聲:「謝謝師尊!」

一、我是最幸運的人

我今年78歲,自幼體弱多病,50歲以後基本就是臥床度日了。生活上靠老伴照顧,一日三餐老伴把飯菜端到床邊叫我吃我都感到難。我到處求醫,醫生都說:「你這個病不好醫。」僅僅是風濕熱這一種病,就折磨了我二十多年。這種病好多醫生都沒見過,一直誤診為重感冒,最後是一個老軍醫給確診的。還有腎虛、肩周炎、關節炎、美尼爾氏綜合症等等。屢次復發的風濕熱導致的心肌炎越來越嚴重。我在人生的路上苦苦掙扎,對治療失去了信心,真有生不如死的感覺。

1997年7月初的一天,我正在睡覺,一位親戚叫醒了我,給我送來一本《轉法輪》。我翻開《轉法輪》,一讀《論語》,就知道這是一本救我的書。我讀第一遍《轉法輪》,師父就開始給我調理身體,連讀了三遍《轉法輪》後,原本不能彎曲,不能蹲下的右腿,不僅能彎曲,還能盤腿了。我雙手合十:「謝謝師父!」第二天,我去找送我書的親戚,向她學了五套功法。

從那以後,我有師父了。師父領我走在修煉的路上。

折磨了我幾十年的各種病不翼而飛了,身體達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狀態。師父教我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人。我找到了人生的真諦。知道了人為何而生。師父的法輪大法賜予我全新的生命。我從新站立起來了,我丟掉了老花眼鏡,連5號字的小本《轉法輪》都看得清楚。晚上睡的再晚,只要早上聽見鬧鐘的鈴聲,哪怕睜不開眼睛,我都閉著眼爬起來,瞇著眼洗臉,然後打開煉功音樂。那優美的煉功音樂,引人入聖境,讓人沉浸在幸福之中。

特別是煉第五套功法,打坐一入靜後,就像師父說的:「坐來坐去發現腿也沒有了,想不清腿哪兒去了,身體也沒有了,胳膊也沒有了,手也沒有了,光剩下腦袋了。再煉下去發現腦袋也沒有了,只有自己的思維,一點意念知道自己在這裏煉功。」[1]我感覺自己身體空空的,大大的,完全沉浸在美妙的音樂中。煉完五套功法,甚麼睏倦都沒有了。

二、師父給我們鋪好了路

今年初始,瘟疫降臨。我老伴全身發冷,飲食減少。我也出現病業假相,全身發冷。我想在這一個月內背完第三十二遍《轉法輪》。我每天坐在床上,披上被子,每天背法八、九個小時。早上打坐出現腿疼,但還是堅持煉完,可是沒有去悟。

三天後,晚上我做了個夢:夢見一位高高大大的人,但沒看清楚臉,不知是誰,這人說:「你沒有參加畢業考試。」我說:「那麼多關,我都走過來了。現在這裏封、那裏堵的。」這人又說:「你沒有去闖。」

我一下驚醒,回想剛才的夢,那麼清晰、真切。這哪是夢啊?這不是師父在點悟我嗎?我還對師父那麼不敬,真是愧對師尊。我還有那麼強的爭鬥心,在正法修煉中還講條件嗎?眼下這環境,瘟疫降臨,眾生都在生死關頭,我怎麼不去救他們呢?這環境不也是魔煉、提高自己的機會嗎?我一定不辜負師父的苦心,去參加畢業考試,向師父交一份滿意的答卷。

當時,各街道、各路口全封了。每家一張通行證,只許兩天出去一次,到後來每天出去一次。公交車停運了。第二天,我走到關卡,出示了通行證,沒有查體溫。我去了農貿市場,看到要查體溫,我怕查到我體溫不正常,把我隔離起來,我沒敢進去。我就在外面街上講真相,面對面發真相資料,發護身符,發《九評共產黨》和《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勸退了幾個人,發完資料我就回家了。

回家後,我反問自己:「為甚麼怕人查體溫,你信師信法了嗎?大法弟子沒有病,還怕人查體溫嗎?」我自己都覺的可笑。從那以後,我去掉了怕人查體溫的心。

我每次去做大法的事,出門前都雙手合十對師父說:「弟子要出門去做證實大法的事,請師尊給弟子下罩,不准任何生命干擾、阻擋弟子證實大法,救度眾生。」我出門時邊走邊念:「萬法之宗 真善忍三字聖言法力無限 法輪大法好真念萬劫即變」[2]。「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遇到有緣人就講真相、發資料。那一天我走到關卡,把門的人不跟我要通行證了,只是查了體溫,就讓我過去了。我走到另一個社區的關卡,那裏的人也沒跟我要通行票,只查了體溫。

我找到兩位夫妻同修,我與他們切磋自己的夢。他們也講了自己遇到的魔難,我們都認為應該走出去,救人。他家有摩托車,他用摩托車把我送到資料點。說也巧,資料點同修家那裏沒設關卡。我把自己的夢與資料點的同修也切磋後取了資料,又給A同修送去。A同修家也沒有設關卡。我把自己的夢又與A同修切磋。

這樣,我就與四個同修聯繫上了,有人做資料,有人講真相、發資料了。從那以後我經過關卡的時候,都不跟我要通行證了,也不查體溫了。可我老伴進出這些關卡一切手續一項不落全都要通過。我想起師父在夢中點悟的「你沒有去闖」。其實,師父早已給我們鋪墊好了,確實是自己被人心擋著,沒去闖,正如師父所說:「天地難阻正法路 只是弟子人心攔」[3]。

我去找了一個上班的同修,他有私車。他看到我,非常高興,我也和他說了我做的夢。以前,他沒有休息日,今年每週有兩天休息日。他決定利用星期天與我一起去其它鎮上找同修。

第二天,我去資料點背了兩包資料回家時,看見我家與公路隔著的兩道鐵柵欄錯開了,等於開了一個「小門」。我剛好能過,就這樣我不必通過關卡就把資料帶回了家。星期天,我帶著兩包資料從鐵柵欄的兩個「小門」出去了。

後來,那兩個「小門」都被封了。我深知這是師尊為了保護弟子的安全特意安排的,我說:「謝謝師尊!」

同修開車和我一起去了附近幾個鎮。神奇的是:有兩個同修是縣城一個資料點的,他們回老家農村修了一套房子。當我們到達同修家剛坐下不久,就來了一位同修B,B是來取資料的。我們切磋後,同修B把我們帶到了他老家。在路上有一處公路被攔著,同修B是當地人,他下車去一說,就放行了。

同修B說:「我真沒想到你們會找到我們這地方來。因為鄰村有疫情,昨天這裏的路邊都有關卡,不准外人過來。今天那些人剛好沒來,不然的話,他們不會讓你們過來的。」我說:「師父就在我們身邊,該找的人都找的到,該去的地方都能去。師父安排著一切,任何生命都不能阻攔。」大家都笑了起來。我們一起切磋完了,同修B說馬上回家去做資料。我把帶去的每種資料都給了他一份。

我們走到最後一個鎮,也是最遠的一個鎮。這個鎮同修多,但多數是農村同修。他們有需要煉功音樂的,我就給他煉功音樂;需要播放器的、MP3的、U盤的、US卡的我就分別送給他們;有需要真相視頻、真相音頻的也給了他們。我把剩下的資料全給了他們,有甚麼困難儘量幫助解決。

我們每到一處,村口都沒有關卡,同修也都在家,都沒有任何阻攔。回來的路上,開車的同修說:「今天我的收穫太大了。那些農村同修太使我感動了,特別是有些沒上過學的同修,還能讀師父的法,心性那麼高,悟性又好,在堅持做三件事,真了不起。以後有需要送的,交給我就是了。」我對他說:「今天我們經歷的事情,又證實了師父早已為我們鋪墊好了路,只是我們自己沒有去闖。」

三、家人對我的支持

我家有四個孩子,一個高中畢業,三個讀自考大專畢業,均在國企一家公司上班。1999年7﹒20以前,我家每月人均收入300元左右。「7﹒20」以後,我和老三(同修)去北京證實法。回來後,我被停發退休金,老三被單位開除工作。我們一家人的生活陷入困境。從那時起,我家老大、老二和老四主動支撐著這個家。

當時派出所所長說:「要讓某某家三輩人不出頭。」我聽到這話後,心想:「你說了不算,大法師父說了算。大法弟子不會沒吃、沒穿、沒錢用的。」當時很多親友、同事、鄰居和認識的人都瞧不起我們。我家老三兩次被非法勞教,多次被非法關押。我被非法判刑,兩次非法勞教,還曾被非法關押過洗腦班與強迫住醫院。因有一資料點被破壞,我被迫流離失所兩年。

師父慈悲的看護著我們。在我和三兒子被非法關押的日子裏,我老伴和三個兒子常來看望我。老二多次對我說:「我是您兒子,無論您走到哪一步,我都會照管您。」他每月除了給我買東西外,還給我錢,有一次一個月給了八百元。最後一個月他來看我,我說:「我要回家了,你別給我錢了。」他還是給了我五百元。現在我家每月人均收入4000多元。從我被迫害開始到現在,老二除了給我買衣服、吃的、生活用品以外,給我的現金超過十萬元。

大孫子畢業於國外一所知名大學;小孫子與我同住,小孫子主要由我管。小孫子上小學一年級時,看到我讀《轉法輪》,他也要讀,我就讓他與我一起讀,每天放學回家獨自做完作業,等著我與他一起學法,總是他等著我,常常是他催我:「快點來學法呀!」每天早晚讀一講《轉法輪》。這樣一直堅持讀了三年多,直到我被迫流離失所。

我教小孫子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人,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上課專心聽講,認真完成作業。小孫子考入市重點中學,讀高中時,全班僅僅兩個同學沒入團,學校叫他入團,他說我不入團。現在小孫子就讀於(中國)國內一所重點大學。我說小孫子主要由我管,其實八年多時間我不在家,沒有管他,真正是師尊在管他。

現在我家的錢月月有餘,年年有餘。現在同事、親友、鄰居對我家都刮目相看。有不少人對我說:「你真有福氣!」我說:「哪是我有福氣啊!我要不修煉法輪功,早就沒命了。因為我修煉了法輪功,我的一切是師父賜予我的。」

師尊慈悲保護著我和我的一家人。

四、講真相救眾生

我們當地有兩個做生意的人,明白真相後,每天使用真相幣。我每次給他們換八百元或一千多元真相幣,他們總是很高興的說:「謝謝!」幾年來,他兩家不知用了多少萬元的真相幣。他們的生意越來越好,即使疫情期間他們的生意都沒有怎麼受影響。他們家孩子的業務都很好。用真相幣真是有福啊!

去年的一天,我乘公交車時給同座的人講真相,那人高興的做了「三退」。他識字不多,我送他一個護身符,叫他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後來那人對別人說,他打工從五樓摔下來,就像有人托著他一樣,輕輕落到地上,身體哪都沒摔壞,只是手臂被窗框擦破了點皮。

這事人傳人的傳到了我這裏。這真是明真相,得福報啊!

我有一個親戚是位百歲老人,聽了真相後很相信,他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念了十幾年。去年冬天,他突然昏死在院子裏,甚麼都不知道了,家人送他去醫院搶救,三天就痊癒回家了。我得知消息後去看望他,他說:「當時我甚麼都不知道了,但我記住了『法輪大法好』,只有這幾個字是我記住了。我到一個地方看見一個人,那人說:『誰叫你來的?你回去吧。』於是我就醒過來了。」

今年初春,我和老伴去親戚家,老伴在院子裏突然昏了過去,口吐白沫。我見狀立即對著老伴耳朵大聲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反覆的大聲喊著,我聽見有人說:「快叫救護車。」有人端水揪痧。我只管自己大聲喊。我心裏非常清楚:師父就在我身邊,不會有事的。大約三、四分鐘後,老伴慢慢的睜開了眼睛。他說:「我聽到你的喊聲了,我好了,我沒事了。」親友們當場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與超常,親友們基本上都是原先做過三退的。那天我發了二十多份真相資料。

今年元月初,我乘車去一個同修那裏。在車上,我給同坐的人講真相做了三退,送給他真相資料。我下車後走了一半多路,看見路邊有個亭子,亭子裏坐滿了人。我心想:是師父安排的有緣人在那等我呢!我就走上去親熱的招呼大家。他們也親熱的招呼我進去坐。並騰出一個位置讓我坐。我坐下後,對大家說:「我今天是下錯了車,走路路過這裏。遇見大家是緣份,是天意。」大家也說:「是的,是的。」

我站起來大聲給大家講真相,明白了真相後,有七個人用真名做了「三退」,另外三個人甚麼也沒有加入過。我告訴大家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危難來時命能保,得福報。並發給他們護身符,每個人都高興的要了,並說謝謝!有一個人說:「我還要一個護身符,給我兒子。」我說:「你兒子相不相信真相呢?」那個人說:「我兒子相信,你再給我一個吧。」旁邊的人也說:「他兒子相信,你多給他一個吧。」我就又給了他一個。

最後我告訴大家:「我包裏有《九評共產黨》,有《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有2020年台曆,還有真相資料。」聽我這麼一說,大家都爭著要,一下子就都拿完了。我向大家道別時,大家都連聲說:「謝謝你,謝謝你。」我說:「是法輪大法師父教我這麼做的,咱們都謝謝大法師父吧。」大家齊聲說:「謝謝大法師父!」

我看到明白真相的世人那麼高興、喜悅,更加感到身為大法弟子肩負的責任之重。我要在最後有限的時間裏,學好法,修好自己,救度更多的眾生。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四》〈對聯〉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麻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