蕩盡陰霾 光明無處不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九日】我是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的大法弟子,今年七十六歲了,在這些年的修煉過程中有過學法提高後的美妙、幸福。有過救度眾生的喜悅、快樂;也有過沒有精進的懊悔、自責,但今生得大法覺的自己是最幸運的人。

一、大法改變了我

修煉前,我患有五年的結腸炎、泌尿病。這些聽起來好像是小病,但俗話說:「好漢架不住三泡稀。」當犯起病來時,整個肚子都抽的疼,人都站不直,必須蜷縮起來才會好受一點。等上廁所時那真是「躥水」一般,拉膿、拉血,那時每當上完廁所,看見血淋淋的便池,內心就不由的生出一陣恐懼感。結腸炎吃藥抑制住了,泌尿病又來了,那傢伙也是抽的肚子疼,想尿卻又沒尿。剛從廁所站起來,又回廁所蹲下去,因為這個原因經常請假在家,耽誤了不少工作。

病痛折磨的我生不如死,就在萬分絕望的時候,我有幸接觸到了大法。我的一位鄰居(同修)當時正在放法輪功教功帶,我去他家拿東西,出於好奇,我便跟著學起來,學完他說還有本書《轉法輪》,你先拿回去看吧。接過寶書回家後,我一夜沒睡就將書看完了,我明白了很多以前想知道卻又不得而知的事情,我發現這才是我真正要找的東西。於是第二天我便去公園想了解更多關於法輪功的事,說也巧了,一出門就碰到了要去煉功點的法輪功學員,直接就將我帶到了當時的煉功點。我跟隨法輪功眾學員一起煉功,在感受煉功後一身輕的同時,我也請到了一本寶書,從那時起我便走入了大法的修煉。

很快我發現全身的病痛不知道甚麼時候全都好了,人也從此精神起來了。以前認識我的人還問我:「你每天用甚麼洗臉呀?看你的臉白裏透紅的。」我笑著說:「你們要是誠心學法輪大法,你們也可以做到的。」這麼多年以來我第一次發自內心的感覺到無病一身輕的幸福。

二、風雨不動搖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大法以後,為了給師父鳴冤,我自己去複印店印了一些傳單去傳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世人舉報,我被構陷綁架到了派出所。

到派出所警察就開始審問我,問我資料是哪來的,我當時心裏只有一個念頭,絕對不幹背叛大法的事情。就這樣警察審訊了一宿也沒能從我口中得到一點資料來源和其他大法弟子的一點信息。第二天要拉我去拘留所,一出派出所門,從遙遠的北方捲來了夾著沙土的狂風,霎時一切景物變了色,天空變的沉重起來,彷彿就要壓在人頭頂一般,風捲著沙不時打在周圍的建築物上,發出「沙啦啦、沙啦啦」的響聲。我從未見過這樣一番場景,壓抑的氛圍油然而生,我忽然有一種「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感覺。

在拘留所裏時,整天揀豆子,超負荷長時間勞動,累的直不起腰來。一次晚上躺在那裏,似睡非睡的朦朧間,大法浮現在我的腦海裏:「睡臥長亭目微睜 頭枕山脊腳墊峰 龍飛鳳展仙娥舞 它日歸位駕長風」[1]。想到這兒心境也隨之坦蕩了。後來在拘留所,洗腦班的六個月裏,我一身正氣,不畏群邪的打罵、全身灌水的迫害,在師父的加持下無條件回家了。

我的家人起初對我修煉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因為他們對我煉功後身體、為人處世的變化有目共睹。但在我遭到迫害的這段日子裏,給他們的心理、經濟等帶來了嚴重的打擊,導致丈夫無形之中站到迫害者的一邊。在我闖出拘留所前夕,他怕邪惡再拿到迫害我的證據,所以便毀了大法書、燒了師父的法像。回家後知道情況的我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掉,我對他說:「書也沒了,這活著還有甚麼意義?」從那時起我對丈夫的態度變的惡劣起來,殊不知在我心中已經悄悄埋下怨恨的種子。

我從同修那裏再次請回了《轉法輪》,在更加珍惜、愛護大法書的同時,我也不忘每天做好「三件事」,可在講真相方面卻屢屢碰壁。

一次我給本棟樓的鄰居講真相,她卻執迷不悟,到最後直接說自己是堅定的「布爾什維克」。我一看她被邪黨迷惑的太深,便發正念清除她背後的邪惡因素,準備下次再給她講。晚上回到家打坐,很快就入定下來,入定之後我開始審視我自己的行為,一定是自己哪裏修的不好造成講真相困難。這時,「怨恨」二字便出現在我的眼前,是啊!丈夫本就是常人,在看到我被迫害後深感恐懼,做出一些毀佛法的事情犯了大罪,可是作為常人站在常人的角度他覺的這樣做可以保護到我。我怎麼能夠對一個常人況且還是自己的親人生出這麼大的怨恨之心呢?我這不是置眾生於水深火熱之中而不顧,連對家人都不能靜下心來,親人都不理解我,那外人就更不可能接受我了。想到這兒,我立刻放下了怨恨心,取而代之的是慈悲祥和的心。我和丈夫暢談了好久,我們之間的堅冰也隨之融化。同時我也向我的其他親人、好友講明了真相,使全家人都沐浴在了大法的洪恩浩蕩之中。在此之後再去講真相,世人明白的都很快,就連那個堅定的「布爾什維克」也做了三退。我明白這都是師父在背後對我的加持,我在以後的日子裏一定要多救人,完成自己的使命,讓更多不明真相的世人能夠坐上大法船,脫離這大染缸,以此回報師恩!

三、家人闖過生死劫

從孫子出生我看到他的一眼,我就知道他註定不是一般人,能投生到我家來肯定是來得法的。所以從他剛會說話起,我就讓他接觸大法,從剛開始的念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到小學一年級的時候教他學法、煉功,孫子悟性很好,年紀尚小的他便能流利的背下《洪吟》、《洪吟二》,曾讓全家人都為之震驚。

那是幾年前的一個夏天,孫子的爸爸帶著他在一個湖邊玩耍。現在這個湖建的可真夠大,已經建成一套體系完整的水庫公園了,湖水深度可達三層樓高。事發前,孫子在前面跑著玩,他爸爸慢悠悠的走在後面。湖邊圍欄處有一處通往湖裏的石階,也不知是為了幹啥用的。孫子看見有些人在石階旁抓魚戲水,抱著湊熱鬧的想法,便向石階跑去,可沒曾想剛下了幾層台階,一腳踩空只聽「撲通」一聲墜入水中,旁邊的人嚇的目瞪口呆,趕緊喊救命。但喊歸喊,卻沒有一個人敢下水去救人。孫子在水中下沉的很快,本身重量加上跑動的速度往水裏一掉,那真是來取命的呀。據孫子回憶,在水下聽不見任何聲音,眼前的一切都是漆黑的,彷彿世界突然靜止了一般。這時,一股無形的力量托住了孫子下沉的身體,「唰」等孫子反應過來時,人已經趴在岸邊的石階上了。孫子的爸爸因為聽到呼救聲這才趕了過來。

孫子回家跟我說這件事情的時候,我心中一遍又一遍的念到:「謝謝師父的救命之恩!」我明白孫子的命是師父救的,因為師父說:「因為你是煉正法的,一人煉功,別人要受益的。」[2]

修煉二十多年來,一路上師父不斷保護我、點悟我、鼓勵我,時時刻刻的引導我,我在此叩拜師尊!剩下的時間,我將更加精進實修。

以上是弟子的一點修煉體會,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臥長亭〉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