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正修煉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十日】

信師信法 走過家庭魔難

二零零八年走出冤獄回到家,展現在我面前的竟然是有家不能歸:丈夫把房子租出去租期還沒到,更讓我驚訝的是,家裏所有的東西都不見了,只剩了幾件衣服裝在皮箱裏,還有幾個鍋,碗,盆,其它東西全沒了。

我被單位開除,家裏欠了好幾萬元的外債,給丈夫準備出國打工的六萬元錢,被他揮霍一空。丈夫在外面打工,一個月八百元,有時還在外面打麻將。白天出去,晚上回來,像上班一樣。沒辦法,因家裏沒錢,我們只好三家合租一個房子。

兒子是個非常孝順的孩子,從來沒跟我頂過嘴,因兒子找的對像不稱我的心,我不同意,兒子突然離家出走,我們到處找也沒找到。我陷入一種茫然不知所措,不能自拔,真是無法面對現實,夜晚經常失眠。

那時我學法學不進去,煉功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總感覺自己從監獄回來,又進入家庭的困境。委屈、怨恨全湧上心頭,憤憤不平,就感覺自己生不如死,被舊勢力死死抓住,時常感到自己左前胸疼痛,舊勢力又對我肉身進行迫害,想置我於死地。

由於精神壓力太大,導致有一天在我姐姐家突然失憶。我躺在姐姐家的沙發上起來說:「這是哪裏?我怎麼在這!」我姐驚呆了:「你怎麼了?你別嚇我,你在我家啊!」我說:「我怎麼在你家呢?我家在哪?」我丈夫也嚇壞了,叫著我的名字:「你怎麼了?」我姐說:「你家房子租出去了,沒到期。你想沒想起來?」我說:「我不知道。」姐姐哭了:「快求師父救救你!你快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姐姐帶著我一起不停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大約十分鐘左右,我找回了自己,我哭了。

師父說:「百苦一齊降 看其如何活 吃得世上苦 出世是佛陀」[1]。我還不向內找自己,還在向外看,其實是舊勢力利用親情和家庭的矛盾來銷毀我的意志。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完全忘了修煉人應該做甚麼,完全把自己當成常人,還想在常人中過好日子,奮鬥一番,我這不是上了舊勢力的圈套了嗎?走舊勢力安排的路嗎?我清醒了,我不能再這樣下去了,我要振作起來。

師父說:「其實如果你能夠在利益面前坦然不動,你就是過去了;你能夠在矛盾面前找自己的原因,從而先正自己,你就是過去了;在各種考驗中能放下執著,你就是過去了。」[2]

是師父把我的心結打開,我清醒了:無論在任何環境下都要信師信法,遇到各種事情都要有自信,敢於試試、敢於面對和敢於承擔。謝謝慈悲偉大的師父一路的看護!

在工作中實修自己

二零一四年夏天發生了一件事,現在想起來還挺慚愧。那時我在停車場已當了兩年多的收費員。那個停車場車多,過路行人也特別多,車來人往,特別嘈雜,基本上每天到高峰時間就堵車,每天都忙忙碌碌的。

有一天,大道外面堵車,堵得水泄不通,停車場裏面的車根本出不去。有位男司機不耐煩的罵罵咧咧的,說停車場堵車要我包賠損失。我說:「對不起,是外面堵車造成的,不是停車場堵車,我也沒有辦法。」那個司機說:「我不管,把停車費免了,否則我不讓路。」

我給領導打電話,領導讓我自己處理。我只好給他打了半折,司機還是不幹,他就要我給他把停車費全免了。我說:「這不可能,我也沒有這個權利全免,因為堵車不是我們的原因,你也不能這麼做,你這麼做會影響別人,這不更堵車嗎?誰也走不了。」他說:「不信就試試看。我把車橫在中間,誰也別想走。」他來這一套,現在人不怕亂子大。可我也不示弱,使用自己有限的權力,調動車輛,調轉車頭向入口方向大門走,那司機傻眼了。

我因在眾多人面前挽回了面子而沾沾自喜,還有一種得意忘形的感覺,用常人的理看,那司機沒有理,我在理上。可是,我完全忘了自己是修煉人。

這時,停車場領導來了,他笑呵呵的說:「大姐,你來到停車場,還是頭一次發火吧!這樣吧,他停車費全免,遇到這樣的問題,你可以自行處理,只要停車場暢通就行。」我看到他把大事化小,停車場很快就恢復了正常。

我知道這是師父讓這位領導用他的言行點化我,我笑著說:「領導,我錯了。」事後我想我這哪像個修煉人的想法和做法啊,在這一點上我還不如一個常人。我懊悔的了不得。

師父說:「你們不改變常人那千百年來骨子裏形成的人的理,你們就退不掉人的表面這層殼,就無法圓滿。」[3]我就是因為骨子裏隱藏著一顆爭強好勝的人心和虛榮心放不下,遇到問題首先想到的是自己別受到傷害的自私心理,這不是邪黨文化的因素嗎?自己還沒覺察到,覺的自己有本事,就是因為自己平時不注意修心性,不注重從矛盾中提高自己,相反還抓住這些執著心不放,就是在修煉上糊弄事,對自己不負責任。

事隔幾天,停車場又發生一件事:那天中午休息時間,車輛陸陸續續的往外走,我正忙著收停車費,突然聽到有人喊:「砸到人了!」我回頭一看,車桿是自動的,不小心砸到一個男士頭上,我馬上站起來說:「大哥,對不起!砸壞沒有?」那大哥沒吱聲,我以為沒事。因為中午特別忙,我坐在小廳裏收費,車一輛跟著一輛往外走,根本沒有時間出去,我又繼續收費。那個男士說:「不行,你給我賠禮道歉!」我趕忙站起來說:「大哥,對不起,我沒有注意,砸壞沒有?到醫院看一看吧!」他說:「不行!」他把車桿用手按住,車輛沒法行走。他大聲喊:「你出來到我跟前道歉。」我馬上想起師父的法,師父說:「我說這還不夠,將來說不定就在你最怕丟面子的人面前,叫人給你兩個嘴巴子,讓你丟了醜了,你怎麼去對待這個問題,看你能不能忍。你能忍的住,但心裏放不下,這也不行。」[4]我知道是師父讓我在實修中敢於面對。我立即起身出去,坐在我旁邊的保安說:「大姐,不怨你,你不用出去。」我說:「我是修煉人,我必須出去當面道歉。」我走到他跟前,誠懇的說:「大哥,真的對不起,砸壞沒有?咱們到醫院看看吧!」他說:「沒事,你走吧!」

其實那人就是想當著眾人的面羞辱我,讓我難堪。作為一個修煉人,遇到甚麼事情,就要坦然面對。尤其愛面子,不好意思,難為情,這些都是虛榮心,必須從內心修去,拋棄人的觀念和所有人的一切。當我從法理上真正認識到常人社會的一切思維觀念都是錯的,都是不正的,用慈悲的心、大忍之心去理解別人的難處,包容別人的短處,去面對一切,對常人間任何事情都不放在心上,用法的標準來衡量自己,甚麼事情就都能迎刃而解。

正念強 迫害消

二零一六年五月份兒子結婚了,聽說是海關警察開的車,十多輛結婚車。我一想海關警察他們看不到真相,我就把真相幣放在錢袋裏,每人兩張,司機把新娘安全送到酒店就回去了。

第二天我正在學法,兒子打來電話緊張的說:「媽媽,不是不讓你放真相幣嗎?你怎麼還放在裏面?警察把錢交給他們的領導了。他們問這錢哪來的,我怎麼說?」我說:「兒子沒事,你就說媽媽平日買菜找的,現在這錢到處都是,你就這麼說。」兒子把電話掛了,我繼續學法。一會兒子又打來電話說:「媽媽,不好了,他們領導要把錢交上去,要調查此事,怎麼辦?」我說:「你別慌,你就那麼說。」

我放下電話,立即發出強大的正念:請師父加持弟子的正念,絕不允許另外空間一切邪惡、舊宇宙的亂法亂神和惡黨邪靈操縱那些警察對大法犯罪,對大法弟子犯罪。他們也是下世來得法的,也是被救度的眾生,也不允許任何人毀了他們。

發正念到二十分鐘時,兒子來電話說:「媽媽,沒事了,他們說不調查了。」我雙手合十,謝謝師父,是師父化解了一切,避免那些警察對大法犯罪。師父無所不能。

警惕

二零一九年一天早晨晨煉,我正在抱輪,突然在那一瞬間五臟六腑都聚在一起,馬上就要窒息。我當時只有念頭:「我的身體是高能量物質構成的!」「呼!」一下,我的身體像扇子一樣打開了,我感覺胸口特別疼。「我是大法弟子,誰都不允許迫害我!」我繼續發著正念,馬上一切恢復正常。

有師父在身邊看護著我,我也有修煉出的強大正念,如果念不正,很可能一個跟頭栽在那裏不省人事,或許出現其它危險,那問題可就太大了。

越是到最後,舊勢力越是虎視眈眈、無孔不入。修煉是嚴肅的,做到才是真修,舊勢力是不想叫大法弟子修成的。我查找自己,知道還有求安逸心、放任自己。如在家吃飯時,丈夫看電視劇,我也邊吃邊看,有時還看兩、三集。看到不符合自己的觀念的事,還憤憤不平,七情六慾抓住不放,任意的放鬆自己,沒有完全的把自己溶入法中,這樣邪惡就能鑽空子。今後要踏踏實實的修自己,悟到了就做到,不能明知故犯啊!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警言〉
[4]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