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學員:堅修大法心康體健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九日】我是在二零零四年的六月十六日在日本的熊本縣有幸得知法輪大法的。

在得法之前,我長年一直在家製作學校制服的縫紉工作,那時的我不管是跟人打交道,還是在人前講話,都會感覺到恐慌,會因過度緊張而引發渾身冒冷汗,最後到昏倒的狀態。

小的時候,因從高處摔落,曾收到過死亡宣告,雖然奇蹟般生還,但卻經常伴有劇烈頭痛,需要不斷服用鎮痛劑,才能抑制頭痛。除此以外,因每次飯後,都會出現胃痛,所以每天又不得不服用罐裝的胃藥,以減輕胃痛折磨。

在開始學煉大法後不久,聽說法輪功修煉者在中國受到迫害的事時,感到無比震驚。在得法後半年左右的時候,得知熊本的同修有在參加呼籲停止迫害法輪功的活動。聽聞殘酷的迫害事實,感到非常心痛,萌生了「必須要儘快的去救助同修們才行」的想法,我也加入了同修們的反迫害活動項目中。

參加活動的我,無論是跟同修一起派發法輪功資料,還是在中領館前,即使渾身在顫抖,也拿起話筒大聲的宣讀呼籲制止迫害的聲明文,抑或是跟同修一起參加「四二五」、「七二零」的遊行活動,一起在大年夜點燃蠟燭,悼念被迫害致死的同修,或者跟同修一起沿路邊坐下發正念等這樣的活動,我都不斷的在心裏告訴自己,絕對不能退縮,一定要好好傳達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在同修獲得自由之前一定要努力堅持參加活動。如果自己是身負著救度眾生的使命而來到這個世上的話,那麼就把自己的事情先放一放,全力以赴的去講真相

參加介紹神韻公演活動

在修煉開始了幾年後,介紹神韻公演的活動就開始了。因為我最不擅長與人接觸,恰恰這又是介紹活動中最需要的,那時我的心情非常沉重。那個時候,我接過來的都是一些藝術家、音樂家、芭蕾舞工作室的電話簿。在沒有勇氣打電話感到很無助的時候,有同修跟我說:「你不是大法弟子嘛?!」

那樣的一句話,在沒有勇氣的我的心中產生了這樣反駁的念頭,你能那樣說的話,那你就自己打打試試啊。不過雖然頭腦中這麼想,也還是打通了第一通電話。可是,渾身發抖的我沒有說出話來,糊裏糊塗的就先冒頭說:「對不起,我沒有這樣的經驗。」總算是把想要說的主要內容簡單的在電話裏講了,就掛斷電話了。

第二天,冷靜下來,打了幾十通電話,我的打電話工作就做完了。在我打完電話的第二天,我吐血了。開始有點兒擔心:「我這是怎麼了,不是得了胃癌了吧。」但是馬上就糾正了自己的思想「才不是胃癌呢,這是在淨化身體呢」。

參加徵簽活動

二零零八年北京奧運會開始前的三月到八月的五個月時間裏,基本上每天都有在街上參加呼籲停止迫害的署名徵集活動。跟同修調整好時間,即使炎熱的天氣下,也有努力的參加,由於太專注了,不知道甚麼時候自己的包被偷走了。包裏面有需要支付的五萬日圓現金,所以我感到非常著急。

於是,同修就推測說:「聽說偷東西的人一定會在洗手間翻東西。」隨後就去了附近的一個商場的洗手間,幫我找去了。沒過多久,就聽到喇叭中傳來:「某某某某女士,請到門衛室這裏來一下」的聲音。我按照指示來到門衛室,就看到自己的包包出現在眼前,非常開心。可是現金都被拿走了,只是銀行卡和其它的東西都還在。警衛也說:「這是不幸中的萬幸啊。」

到了第二天,跟上次不一樣的是我吐了很大的血塊出來。那時頭腦裏馬上浮現出《轉法輪》第一講的「煉功為甚麼不長功」中講到「在這個宇宙中有個理,叫作不失者不得,得就得失」[1]這段法,所以很快這件事情我就不再在意了。

在那之後,我又吐了一次血,合計吐了三次血,可是從那以後,我的胃痛、頭痛的症狀就完全消失了。雖然丟失了錢,但是卻獲得了身體的健康。

搬遷東京新的修煉環境

幾年後,我從熊本搬家到了東京。搬來東京到現在已經過了十年了,只有自己知道在學煉了法輪功後自己發生了多大的變化。想看看,沒有出去工作過的自己到底是否可以去外面工作,於是,六十七歲的我,從去年的九月份開始在外面找了份工作。在找工作的時候,感受到了現實的殘酷,幾個都是在面試的初期就因為年齡限制而被刷下來了。就在自己感到失望灰心喪氣的時候,有一個公司僱用我了,就這樣我在面試那個公司的第二天,就開始上班了。

早上四點鐘起床,煉完一個半小時的動功,就開始做上班的準備了。跟想像的不同,非常嚴格。最初我是被分配把米飯盛入給學校的便當的飯盒的工作,而且還告訴我:「140g的米飯,只最初用計量器量一下,之後就不要再用了。」「喔喔,那怎麼……」我支支吾吾的說不出話來。

那時那裏的工作人員目光都集中在我這裏,讓我感到極度緊張。就這樣,糊裏糊塗的結束了一天緊張的工作,晚上去參加了大組學法。但是我實在是太睏了,《轉法輪》也沒能跟著讀下來,大家的心得交流也沒能聽進去。靠著同修,就睡著了的我後來跟同修說:「對不起,就這麼就睡著了。」同修回應道:「一直以來都沒有在外面工作過,也難免會累了。我能做的也只有這個了。」同修溫暖的話語給了我勇氣。

剛剛開始工作不久,最初自己心裏感到膽怯,「真不想去上班啊,這樣會持續多久呢?在這樣的環境下,自己到底能堅持多久哪?」就這樣,每天都在考慮著同樣的問題。每每腦中出現這樣的疑問的時候,我都會說給自己聽:「我不是一名法輪大法弟子嗎?如果這樣就退縮的話,那就不是大法弟子了,一定要加油。」就這樣不知不覺中就過了七個多月了。

在我開始工作兩個月後的一天,我跟往常一樣去公司上班,剛到公司的那一瞬,感到小腿出現劇痛,走不了路了,跟公司描述一下,做出請示的時候,公司負責人說:「那麼痛的話打個電話過來,不就好了嘛。」我說:「我是到了公司之後,才出現的劇痛的。」公司方面負責人說:「這樣也沒有辦法工作的,你回去好好休息吧。」公司的同事也有跟我說:「怎麼樣,去醫院看看吧。」就這樣伴隨著小腿的疼痛,我慢慢的走了回來,去了附近的醫院。檢查結果出來:「骨頭沒有異常,但是有肌肉拉傷。年紀也不是很年輕了,硬挺著,可不行啊。」大夫邊說邊給我貼上膏藥。

回到家,我馬上把膏藥撕下來扔掉了。從那天起,就出現了三十八點五的高燒身體,出現了病業狀態。那時我每天都在學法中讀到的經文中悟到,是師父為了幫我消去身體的業力而安排的。在消業的過程中,伴隨著痛苦,所以我有幾天都是痛得走不了路。不過,一個星期後,我就可以正常上班了。

雖然有時候自己能意識到不對,但是還是的想法冒出來:「如果跟我說太嚴厲的話了,我就準備甚麼時候辭職,下個月就辭職。」一次正好讀到《精進要旨》中《退休再煉》這篇經文:「有一部份聽過課而根基又不錯的學員,因工作忙就不煉了,很可惜!如果是一般的常人,我就不多說甚麼了,隨他去好了,但是這部份人是有希望的。人類的道德在一日千里的往下滑著,常人都在隨波逐流,離道越遠越難往回修。其實修煉就是修人的心,尤其在複雜的工作單位環境,正是提高心性的好機會,一旦退下來,其不失去了一個修煉的最好環境嗎?」[2]「修煉可不是兒戲,比常人中任何一件事情都嚴肅,不是想當然的,一旦失去機會,六道中輪迴何時再得人身!機緣只有一次,放不下的夢幻一過,方知失去的是甚麼。」[2]經文已經讀了很多遍了,意識到自己在遇到困難和痛苦的時候,還是會按照常人的思考方式去考慮問題。同時也讓我悟到,職場是供自己提高心性的好機會的修煉的場,所以自己一定要在裏面堅持忍耐才行。

師父經常告訴我們要多學法多學法,只要有法做指導,自己在遇到不好的狀態的時候,就可以把那顆心扭轉過來。曾經感到非常苦惱地用常人的思考問題方式考慮過多久,都不能擺脫那種不好的狀態的時候,通過每天的學法,自己的壞思想,在遇到不好的狀態中的那一瞬間,自己的心卻發生了變化。這是多麼美妙的事情。

從那天起,我都努力去做到無論誰說我甚麼,我都不去在意。不時的感歎到,感到自己真的變的堅強了,跟以前的自己簡直變化太大了。有幸遇到大法真是太幸福了。而且在現在的這個年齡還能參加工作也感到很幸福。

最後,我還想說一件事情。就是二零一一年五月,同修跟我提到,在每天的日語學法時,輪流當班做主持,就這樣,開始了每日學法有近九年的時間了。偶爾會有想退縮的時候,同修都會鼓勵對我說道:「不要太勉強的,不要離開就好。」僅僅因為這一句話,就不知道落淚多少次,也正是因為這樣的話語,才讓我一直堅持著做到現在。對創造這樣一個可以讓我一直堅持做下來的環境的同修說聲謝謝,今後也讓我們一起,堅持學法不斷提高心性,都做好自己該做的一直堅持到最後。

層次有限,有不當之處,還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退休再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