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中證實法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十六日】我自幼身體不好,二十一歲參加工作,是護理工作,經常值夜班。睡眠不好,整天頭暈四肢無力,醫生也查不出原因。一九九八年,修煉法輪功的丈夫在家中聽師父講法,我斷續聽了心裏舒服。因婆家在外地,我倆坐車回婆家時,丈夫在車上看大法書。我無聊就跟著看幾眼,書中的字變換紅的、藍色的、有時花的,回家後我隨著丈夫去了學法點,從此開始修煉法輪功了。

修煉大法才幾天的功夫,我全身的病不翼而飛,關鍵是心情舒暢呀!以前心胸狹小、脾氣暴躁,每天感覺混日子。得法後脾氣柔順了,閒暇時間看書,天天感覺時間不夠用,看甚麼都順眼了,遇事在法理上認識,為別人著想,在利益上不計較個人得失。真正體會到了甚麼是家庭幸福,事事順心。

一、「偏方」治好了病

同修的兄弟丈母娘得了胃癌,去哈爾濱某個大醫院做了胃部切除,半年後去我所在的醫院複查做了B超,結果出來不太好,有了轉移的跡象。這位母親怕女兒上火,告知我說等她女兒過來問我結果時就說沒事!我說這不行,瞞了初一瞞不了十五,她遲早會知道,到時她不得埋怨我嗎?再說我是修真、善、忍的,也不真呀!不過我有一個偏方,你如果相信我就下午來取。當時我在B超室導診上班,她說相信我明天下午一定來取。

第二天,我準備了真相資料,果不然她女兒來問我,我就把B超的結果告訴了她。她女兒當時就哭了,並說她母親並沒告訴她病的結果,只是叫她找我來取偏方。我把準備好的真相資料給了她女兒,她女兒是交通警察,她看到是法輪功資料後當時臉色就變了,略帶怒意,但還是拿走了。

大約過了八個月時間,有一天她母親來了,只見她老遠雙手向我合十,面帶微笑向我走來,高興的對我說:真謝謝你了,我的病好了。

原來,當她看了我給她的真相資料後,就每天誠心念:「法輪大法好」。她的一個同學也是煉法輪功的,給了她一本《轉法輪》書。她說她已經看到第八講了,並且她和她女兒、兒子都三退了,同時她向周圍的人介紹她的癌症是怎麼好的,宣傳法輪大法好。

二、院長辦公室決定的事取消了

大約是二零一零年,我給同事真相光盤,被我的領導護士長舉報了,院領導雖未找我,但院長辦公室決定將我調到B超室導診。

那時的B超室不像現在有窗口,患者可以在窗口那登記後在座位上等排號。那時沒有窗口只能在門口登記,所以秩序混亂,雖然有座位,但患者很少坐著,都擁在門口非常擁擠,進出困難,整天鬧哄哄的,頭上是攝像頭,就等於在院領導眼皮底下工作。而我所在科室只是外傷換藥,比較清閒,上班時間有時還可看書。由於B超室人員少、患者多,所以我們科室有時抽人來幫忙。在幫忙那段時間,我的工作B超室非常認可,秩序井然,患者都在座位上等待排號,B超室人都願意讓我值班,她們驚訝患者及家屬怎麼會聽我的話,在座位上安靜坐著。我想,應該是我在法中修出來的善心,加上正的能量,所以患者才會聽我的話,因為「佛光普照,禮義圓明」[1]。師父說:「工作中的語氣、善心,加上道理能改變人心,而命令永遠都不能!」[2]大院長是B超專業的,他也認同我,所以這次院長辦公室決定讓我去B超室,一是認可我的工作,二是想讓我忙,在攝像頭底下工作還可以隨時掌握我。

當有人告訴我院長辦公室已決定調離我原工作去B超室導診時,我從心裏不願意,就找院長據理力爭,但保持心態平和,科室也做好送我的準備,因為歷來院長辦公室決定的事從來不會改變的。我靜下心來查找自己的不足,又大量學法,決定順其自然,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給師父由師父安排,我的路常人說了不算,「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3]。我就聽師父的,師父說了算,結果調工作的事不了了之。

我要說的是,我太幸福了,我有師父有大法。在剩下不多的時間裏,我有信心做好三件事,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修好自己,救度眾生,向師父交上合格的答卷,弟子一定跟師父回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