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賴不過去的賬 誰來還?

|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十日】若干年前,國內經濟學專業學生製造了一個具有「專業高度」的、尋求利益最大化的所謂消費故事:

一群大學生下館子,要了一桌菜。其中一道宮爆雞丁,有人不愛吃,剛端上來就讓服務員給退掉了,換了一道蔥爆羊肉。結賬時,學生拿著賬單,對服務員說:「你這蔥爆羊肉怎麼還收錢啊?」服務員解釋說:「這菜給您上了,您也吃了,當然要收費啊。」學生說:「可這蔥爆羊肉我是拿宮爆雞丁跟你換的呀?」服務員說:「您宮爆雞丁也沒付錢啊?」學生說:「當然不能付宮爆雞丁錢,我們不是退給你了,沒吃嗎?」服務員一時語塞……

確切的說,這不是消費故事,是一個賴帳故事,黨文化式的攪渾水賴帳。相信西方國家主流社會的人士沒有這樣的想法,哪怕是開玩笑也不會這麼想。

賴帳不同於搶劫。構成搶劫罪行的客觀方面條件是通過暴力實施對他人財物的佔有。但賴帳和搶劫所造成的債務效果卻是一致的,即非法佔有了他人財產或物質利益。

上述是自然人行為。但中共非自然人,在人間是以非法政權形式面世,在微觀層面是惡龍邪靈。中共政權實質是魔鬼在人間的代理人。魔鬼要搶劫、要賴起賬來,非同一般,自有一套嫻熟、凶殘與險惡的手法。


一、用「階級論」明搶

孟子講:「民無恆產者無恆心。」傳統文化認為人一生中的財富是由人的德行、前生或祖輩積德而得到的,提倡人要積德行善,達則兼善天下,窮則獨善其身。中共完全反其道行之,宣揚革命是一個階級對另一個階級的暴動。

比如「地主階級」。中共把合法的經營土地收益說成是殘酷的剝削,於是發動群眾運動殺掉地主,霸佔其妻女,把別人家一代人甚至幾代人的動產和不動產全部「共產」。

1948年1月26日的中共《東北日報》上有著這樣的報導:「二十餘萬貧雇農衝破屯、村、區界,向封建勢力展開殲滅性總攻擊,同一日內有千股掃蕩隊乘數以千計的爬犁,……村村不漏、屯屯不漏……。使他們跑也無處跑,藏也無處藏。若干地富紛紛自投貧雇農團俯首請罪。」

「紅軍第一叛將」龔楚將軍在其回憶錄中寫道:「黨中央指示『要殺絕地主,燒毀其房屋,以赤色恐怖對付白色恐怖』。……眼見到這種違反人道的行為,我內心覺得很難過,並使我陷於極端苦悶之中。」

1935年5月2日,中共湘粵桂三省軍政「最高長官」龔楚將軍毅然脫共,他在一份給政治部何主任的聲明中寫道:「中國共產黨已不是一個為廣大人民謀福利的真正革命黨了,它已經變成了一個在蘇俄役使下的賣國黨。它走向毀滅國家、毀滅人民以及毀滅世界人類文化的道路。」

任何有恆產的階級都是中共想剝奪的對像,為了把人家的財產據為己有、對其子女家人「肉體消滅」,共產黨又高調販賣血統論(出身論)。1966年,北京青年遇羅克發表《出身論》一文,批判中共「老子英雄兒好漢,老子反動兒混蛋」的血統論觀點。1967年,遇羅克繼續在《中學文革報》上發表此類文章,第二年,被以「組織反革命小集團」等罪名逮捕;1970年3月5日,被槍決。執行中,遇羅克被活摘器官與眼角膜,移植給了一位所謂中共「勞模」。


二、用「改革開放」暗搶

中共「改革開放」後,給中國人的感覺是不再講階級鬥爭了,不管是誰,只要你有本事,都可以掙到錢了,用的是鄧小平的所謂黑白貓論。

中共黨內第一支筆胡喬木曾對鄧小平改革開放理論做過這樣的註腳:鄧小平理論是二論,第一論是「開放論」,第二論是「開搶論」,「開搶」就是開始搶錢。

中共一黨獨大的天下,誰最能搶到錢?誰能先富起來?八九年六四後,東歐與前蘇聯共產體制瓦解,中共深感危機重重,黨內二號人物陳雲提出「還是自家的孩子靠得住」,讓紅二代接班,同時實行「一家兩制」的權力世襲法則,即中共紅色家庭子女中,一人當官,一人經商。至今,中共權貴階層利用政治資源攫取資本,已經成為中共腐敗經濟特色了。據信,周永康腐敗資產達900億,而江澤民家族貪腐的資產,僅海外就高達5000億美元。

北京大學2016年關於中國家庭追蹤調查的系列專題報告《中國民生發展報告2015》數據顯示:頂端1%的家庭佔有全國約三分之一的財產,底端25%的家庭擁有的財產總量僅在1%左右。這一貧富差距在居民槓桿率飆升的今天,只能是上升。

2018年10月份,普華永道和瑞銀集團在普華永道官網發布了一份《2018年億萬富豪報告:願景家和中國世紀》的報告顯示,截至2017年數據,中國共有373名億萬富豪。這些富豪們大多來自科技以及零售行業,並擁有1.12萬億美元的資產。外界分析,這些富豪無外乎是具有中共官方背景的官富二代。

而普通的中國民眾,上不起學、看不起病、買不起房的大有人在。


三、黨國不分,國產即黨產

目前,仍然有部份國人,對中共抱有幻想,把中共混同於中國。

2019年中美貿易戰期間,國內社會經濟下滑,中共對民營企業割韭菜、剪羊毛,重回計劃經濟的跡象曾一度抬頭。河南某地的工人們上街遊行,代表們公開演講,大意是現在的民營企業生產資料不在工人階級手裏,在企業主手裏,這是導致工人貧窮的根本原因。一大群下崗工人們對毛澤東時代的計劃經濟戀戀不捨。

《共產黨宣言》中宣稱黨的最高理想是「消滅私有制」,這句口號的確迷惑了不少人。認為私有制就是自私的制度,公有制就是無私的制度。事實上恰恰相反,奧地利經濟學家哈耶克認為:「哪裏沒有財產權,哪裏就沒有正義。」也因此,他認為社會主義是通往奴役之路。

上個世紀50年代末,北京一位小有名氣的經濟學者叫孟氧,他曾被打成右派,1967年因反對毛澤東打倒「劉鄧路線」而被中共判死刑,緩期兩年執行,被收監。孟氧在獄中,每天在便桶旁邊刻苦攻讀馬恩著作,因為監室的夜燈掛在便桶上方,時間長了,鼻子分不出香臭味。他堅稱自己是馬克思主義者,不認罪,女兒孟小燈長年堅持為他申訴。1979年8月,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駁回孟氧申訴,維持原判。

1980年孟氧出獄不久,留下了一本《馬克思傳》編寫提綱就病逝了。他在獄中和法官面前經常說的最引以自豪的一句話就是:「共產黨人可以把他們的全部理論概括為一句話:『消滅私有制』!」 這位學者至死也沒有明白他畢生熱愛著的正是殺害自己的元凶,因為共產邪惡理論的毒害,他分辨善惡的心智嗅覺模糊了。

當代經濟學家茅於軾曾論述:「公有制實際上是分享他人財產的制度,是用各種似是而非的道理分享別人的財產,明搶暗奪他人財產的制度。」傳統文化告誡人們有德才能有財富。不擇手段致富,就是以經濟綁架道德、以金錢物慾惑亂人心。

中共近年來急速左轉,強調黨領導一切,黨管一切。中共竊政六十年國殤日前後,網上流傳黨內右派元老萬里的一篇「萬里談話」文中坦言:「過去那麼多年的折騰,沒有不起因於我們黨自身的折騰的。這讓我痛心,我們黨的折騰殃及了國家,殃及了老百姓。這麼多年了,我們告訴老百姓說,這個國家沒有共產黨的話,就會大亂的,老百姓真是怕折騰怕到極點了,他們對穩定的盼望,就成了我們黨再單獨執政下去的『民意』,這一循環甚麼時候能夠打破呢?」

指望黨從良就只能是幻想,中共的目的就是要附體中華民族,吸血中國人。


四、對武漢追責者維穩打壓

不擇手段賴帳是黨強權執政的另一手法。

目前國內武漢肺炎疫情處於暫緩階段,中共文宣打造戰疫功績,看上去好似國內民眾對黨萬分感恩戴德。而武漢受害者們對中共的追責則被中共完全消音。中共對民眾的欠債,向來只有一個手法──維穩。

據自由亞洲報導,武漢人張海的父親張立發是愛國老兵,1962年在青海海晏參加中共第一個絕密核武器工程,1964年,中共第一個原子彈在那裏試爆成功。張立發曾受到核輻射落下終身損傷。2020年2月1日,張立發因武漢肺炎併發症在武漢一家醫院離世,終年76歲。張海提出追究地方政府瞞報責任、武漢政府正式道歉及經濟賠償等三個訴求,但他的微博、微信、電話和社交媒體被中共警察全面監控,本人也受到無盡騷擾。

劉沛恩父親劉偶清曾任武漢市糧食局書記,2020年1月29日去世,死亡原因是「疑似武漢肺炎」。劉沛恩保留了中共政府早期瞞報信息多篇媒體報導和視頻鐵證,欲追責中共。警察和社區的人上門威脅他要考慮11歲女兒的求學和生計。

中共為了把自己裝扮成現代法制國家,不斷擴充警權卻只是強化維穩手段。對於向中共追責的民眾,輕者訓誡警告,重者以顛覆國家政權罪打壓,甚至直接使當事人人間蒸發,對待自己的民眾又像秋風掃落葉般毫不留情。

2015年,20萬法輪功修煉者及家屬依法向中共兩高控告江澤民,兩高將所有訴狀推到國家信訪局。很多國內訴江學員被中共警察騷擾,有的被誣判。1999年425、720前後,法輪功學員為了向國家說句「法輪大法好」的真話,去各級信訪局上訪,結果被轉到派出所、勞教所、監獄關押。

中共的信訪局是黨的維穩機構,是用來配合中共打壓民眾的。


五、綁架14億民眾民意,向國際賴帳

武漢疫情期間,為武漢人捨命奔波的志願者們,因為接觸了疫情期間的現場和掌握一手資料,目前均被中共打壓和嚴控。多家自發搜集武漢肺炎患者和逝者名單的民間組織,如「jilufeiyan」、「wuhancrisis」、「新冠病毒:未被記錄的Ta們」等目前處於失聯狀態。

香港執業大律師、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認為,中共最不能容忍志願者所掌握的信息在民間自由流通:「中國政府在用盡一切辦法控制關於疫情的議論,鬥爭的長臂不僅是國內,還要控制國際怎麼理解疫情。它的控制角度是關於疫情的資料、信息,如果民間有它控制不了的人,哪怕僅僅是記錄,也不能容忍。」

針對中共掩蓋疫情而導致的這場世紀大瘟疫,美國、五眼聯盟及歐洲諸國,甚至非洲小國都對中共提起追責訴求,要求中共經濟賠償。中共為了逃避國際追責,對內煽動民眾仇恨美國,嫁禍美國帶來病毒。無論是外交部、駐外使節,還是黨媒、央視,動輒把14億中國人掛在嘴上,強行綁架民意,向國際賴帳。此時的14億人在中共的論調中變成了愛國炮陣。

5月初,英國BBC主持人視頻採訪中共駐英大使張曉明,就中共打壓李文亮、掩蓋疫情問題發問,張曉明避重就輕,說李文亮不是最早發布疫情消息的人,新華醫院呼吸內科主任張繼先更早彙報,主持人追問張曉明中共為何打壓李文亮,張曉明說,李文亮被追認為烈士。當主持人引用美國主流媒體針對中共隱瞞疫情發問時,這位大使卻不滿主持人為甚麼不採信WHO的發言,而聽信美國媒體的……

大使始終岔開話題,用一種似是而非的邏輯去掩蓋對方期待答案的問題。這種攪渾水外交辭令是中共外交部和大外宣的特色,其邏輯一如文首的那位飯店裏白吃東西想賴帳的學生邏輯,胡攪蠻纏。只可惜,國內尚有一批民眾被中共的這種脫罪而故顯無辜的論調欺騙了,根本不去關注事實真相,一味的發洩著對美國的仇恨。

中共從不患貧富不均,卻患債務不均。貪腐民脂民膏按血統分贓;國際追債時,要拉14億中國人做墊背,按人頭攤債,綁架民意賴帳。


六、唾棄中共,中國人才能真正免債免難

中共賴不過去的賬,誰來還?

當然是中共來還,但是,誰認同中共,誰將承擔中共債務的一份。

因此,中國人需要理性區分中共不是中國,西方政界及主流社會在武漢疫情追責過程中已經很明確的將這兩個概念區分開來。他們一再肯定了中國人民在此次疫情中的偉大表現,同時也對中共迫害中國人表達了深深的擔憂。

美國及西方世界追責,不是追中國人的責,而是追中共的責,中國人也應該在這樣的背景下向中共追責,可以利用各種法律手段,依據掌握的證據起訴中共及各級瀆職人員。

美國前白宮戰略顧問班農表示,美國可以採取凍結中共領導人在美資產的方式向中共追債,這樣的方式既彰顯正義,又不會給中國人民帶來傷害與損失。

但是在這歷史巨變的關頭,中國人如果不能夠自覺覺悟,仍把自己視為中共的一份子,或者把中共認同為中國,這對中國人來說是萬分危險的。即便西方世界不追債到中國民眾個人頭上,在道義上,國人如果受中共欺騙認同中共,中共歷史上欠下的八千萬人命,迫害法輪功正信所犯下的滔天大罪,這種生命與精神的雙重業債,如不切割,就會連帶自身,而定會遭到神靈的追債。當天懲再次來臨,瘟神驅馬殺回的時候,站在中共一邊的生命就將在天滅中共的洪勢中被歷史徹底淘汰了。

唾棄中共,中國人才能在即將來臨的大劫難中真正免除債與難。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20/6/19/185574.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