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證據曝光中共隱瞞疫情的內幕

|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七日】面對國際社會的追責聲浪,中共堅稱自己沒有隱瞞疫情。然而,有越來越多的新證據曝光,佐證著國際社會的指控。

1、隱瞞疫情之一:中共衛健委「三號文」全文曝光

2020年1月3日,中共國家衛健委發出了重磅紅頭文件「三號文」。4月15日,有人向台灣《新新聞》披露了這份文件。

1月3日的這份衛健委文件要求:(1)大陸各地政府將導致武漢肺炎的冠狀毒病例樣本,暫按照「高致病性病原微生物(第二類)」進行管理;(2)各相關機構未經批准,不得向其他機構和個人提供、發布檢測結果;(3)已經進行的病毒檢測立即叫停;(4)銷毀患者檢測樣本;(5)武漢所有一線醫生不得對外透露武漢肺炎的信息。

與此同時,李文亮等八名醫生被公安招去訓誡並斥為「造謠」。(2019年12月30日,武漢市中心醫院的李文亮醫生在同學群中發了一條關於華南海鮮市場疫情的信息,因為他看到一份病人的檢測報告,顯示檢出SARS冠狀病毒高置信度陽性指標。出於提醒同為臨床醫生的同學們注意防護的角度,他發出了警告信息。為此,當地公安局對他提出嚴厲警告,訓誡他如果不聽從勸告和悔改、繼續從事「違法」活動,將會受到法律制裁。)

由此可見,在1月3日之前,中共高層就已獲知該病毒的高度傳染性和危險性,但卻沒有通知各國,也沒有讓國內各界民眾緊急防疫。中共強調的是掩蓋和封鎖信息。


2、隱瞞疫情之二:2019年底已人傳人;關閉檢測機構,銷毀病毒樣本

4月7日,學術期刊《自然-微生物學》發表了武漢疾控中心病原生物檢驗所副所長劉滿清的論文。該文指出,研究人員在2019年10月6日至2020年1月21日已經檢測到9份武漢病毒標本。這9名確診患者來自武漢市區和周邊6個不同區域。這表明1月初前後在武漢已出現社區傳播。

香港《南華早報》2月28日報導,上海公共衛生中心和復旦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張永振主導的團隊,早在1月5日分離完成了新冠病毒的基因組序列,遂於11日公開了調查結果。但次日(12日),上海公共衛生中心被上海市衛健委勒令關門整改,並未給予任何解釋。

《新新聞》也取得兩份政府高層的「內參」,顯示2019年12月下旬就已有數家基因公司發現「類SARS冠狀病毒」,且已呈報給武漢市、湖北省及國家衛健委。

但1月1日,湖北省衛健委電話通知基因公司,要求停止進一步檢測,銷毀病毒樣本,並禁止對外發表相關論文和數據。

1月3日,中共國家衛健委辦公廳也發出相同指令。

近日,財新網調查記者蕭輝撰寫的手記在網絡流傳。該手記披露,武漢中南醫院在武漢封城前,不斷向市衛健委報告疑似病例,但多次被批「政治覺悟性不高」。該院還被要求,在世衛組織專家來院考察時,「注意政治影響和說話方式」。

1月初已出現社區傳播,可是中共官方直到1月20日才承認「人傳人」;在疫情的關鍵時期,一線面對病毒的專業機構居然被關閉,不允許參加防疫活動,官方嚴密封鎖消息,使中國和世界都錯過了黃金防疫時機。


3、隱瞞疫情之三:內部密集通知,層層秘密培訓,層層蓄意隱瞞

美聯社4月15日報導,依據獲得的中共政府內部文件,1月14日中共國家衛健委主任馬曉偉與省級衛生官員進行了秘密視頻會議。一份相關備忘錄顯示,會上談到「病例成群的出現」,並稱當下傳染病的情況複雜嚴峻,是自2003年非典疫情以來最大的挑戰,表明中共已經知曉極度危險的傳染病正在爆發。

在備忘錄中,馬曉偉特別要求地方衛生官員要「優先」考慮政治和社會穩定,特別是今年3月兩次最大的政治會議。

4月19日大紀元獲得的中共內部多份機密文件顯示,1月15日,中共國家衛健委召開全國視頻培訓會,各省市設有主會場,市縣設有分會場,開始分層級秘密培訓。

例如,1月15日內蒙古衛健委下發「緊急通知」給各盟市衛健委,傳達國家衛健委部署的防控方案。該通知指明新冠病毒源自武漢。文件註明「特急」,「不予公開」,「供內部工作使用,不得在互聯網傳播」。緊接著在19日、20日,又下發了至少7個有關疫情的通知,始終規定「不予公開」。

1月18日,內蒙古衛健委黨組書記許宏智在一萬多字的工作報告中,對於武漢肺炎隻字未提,而是宣揚黨的精神和衛健委的工作成績。

中共在疫情關鍵期的6天裏,對民眾絕口不提疫情,從上到下層層隱瞞。習近平於1月20日才警告公眾,而那時,大陸已有至少3000多人被感染。

直到1月25日,國家衛健委才下通知「加強社區防控」,從12月初疫情爆發到開始社區防控,相距已近2個月。

中共永遠把維持其政權放在第一位,根本不把中國人的性命和國際社會的公共衛生當回事。


隱瞞疫情之四:未得上級授權,湖北I級響應遭拖延

1月9日中共內部下發《分級釋義》,給出了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的等級劃分:特別重大(Ⅰ級)、重大(Ⅱ級)、較大(Ⅲ級)和一般(Ⅳ級)。

武漢疫情最遲去年12月1日爆發,12月中旬就在密切接觸者間傳播,2020年1月1日之前有47人感染;1月11日前有7名醫護人員感染;到1月22日已有425人感染,包括15名醫護人員。這說明按照中共官方的標準,武漢市在去年12月就已達到突發公共衛生事件Ⅰ級標準。

但在1月11日武漢衛健委的通報中還稱「未發現醫務人員感染,未發現明確的人傳人證據」。

按照《分級釋義》的規定:「市區縣(市)兩級衛健委或疾病控制機構、暴發疫情的發生單位不得違反規定向新聞媒發布疫情」,只有經過省級衛生行政部門授權或同意,並經過市衛健委同意,才可以發布疫情。

這證實了此前武漢市市長的說法,對於傳染病疫情,地方不能私自發布,得經過上級部門批准或授權。

所以,直到1月24日習近平對疫情公開講話、武漢封城之後,湖北省才啟動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Ⅰ級響應。足足拖延了一個月。而此時,疫情已經蔓延中國全境並擴散全世界。

湖北省並不是唯一延遲啟動Ⅰ級響應的省份,北京、上海、深圳、廣東、浙江等省份,也有類似情況。


5、隱瞞疫情之五:談疫情以「謠言」論處;各地疫情被嚴重瞞報

海外媒體獲得的「黑龍江省疫情工作指揮部」4月13日的「警示函」顯示,目前哈爾濱市的疫情正在聚集性爆發。

該市市民也爆料,醫院急診數千人排隊;醫護人員有大面積感染,有的醫院已停診;哈市二次封城。

哈爾濱市道外區4月10日的一份統計表顯示,當天道外區疾控中心上報了34名血清抗體檢測陽性的境內有症狀確診病例。可是官方通報,當天哈爾濱市新增確診病例僅1例,現有確診病例2例,無症狀感染者4例。也就是說,4月10日僅哈爾濱市一個區的確診病例就有34人,而中共當天公布的是「現有2例」。即哈爾濱一個區的數字就是中共公布的全市數字的17倍。嚴重瞞報。

嚴重瞞報情況貫穿中國大陸疫情始終,遍及各地區。有時為了開「兩會」,有時為了「新年氣氛」,有時為了中央領導視察,有時為了復工「清零」,有時為了病源「境外輸入說」,有時為了營造「大國戰疫」的勝利,總之都是為了中共的控制和維穩。

同時,4月20日,中共黑龍江省紀監委系統發布內部紀律,要求公職人員「保守工作秘密」,不准通過互聯網、社交軟件等談論當地疫情,違者以散布「謠言」論處。

最近,抗疫一線的湖北醫生余向東,因針對戴口罩、居家管理、封城、入院病人排查中CT檢測、中藥治療等問題發表個人觀點,被扣上「詆毀國家防疫政策」的帽子,遭到記過處分,並被免去集團管理質量部主任及市中心醫院副院長職務。

大陸醫護人員承受著一線抗疫的壓力,還要封口不談疫情實際情況,其處境令人不寒而慄。


6、隱瞞疫情之六:世衛充當中共擴散疫情的幫兇

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指出,中共通過控制世衛組織「禍亂全世界」。可謂一針見血,有目共睹。

12月31日,台灣提醒世衛,中國武漢發生非典型肺炎,暗示有人傳人的可能。世衛對此無反應。

1月21日疫情在中國失控後,世衛故意淡化武漢疫情的嚴重性,說「尚無明確證據」表明持續人傳人;對中國大陸的旅行限制不必要。

1月26日,武漢市長透露有500多萬人在1月23日封城前離開武漢,其中約2萬多人飛往曼谷,其次是新加坡、日本,飛往香港7078人,飛往澳門6145人。這在疫情中從武漢飛往世界各地的人群中,有多少攜帶了中共病毒呢?沒有檢測,沒有可靠的數據。世衛對此擴散是否有責任?

1月28日,世衛總幹事譚德塞飛往北京會見習近平。此時,他仍吹捧中共,說甚麼「中國速度、中國規模、中國效率」,「這是中國(中共)制度的優勢,有關經驗值得其它國家借鑑。」

1月30日,除中國外,病毒已蔓延至18個國家,共有約98個確診病例。此時世衛才宣布新冠疫情為「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但仍不建議封閉國界、限制旅行、中止貿易,主要是出於中共經濟利益的考慮。

2月26日,韓國、伊朗、意大利新增確診病例呈井噴式增長。譚德塞卻說,「還沒證據表明該病毒正在社區中自由傳播。」

3月2日中共病毒已經擴散到65個國家,譚德塞卻說還沒到「大流行」的時候。

3月11日,世衛總幹事譚德塞才不得不宣布新冠疫情是「全球大流行」。

世衛為了與中共隱瞞疫情的口徑保持一致,遲遲不定義中共病毒為「全球性大流行」,使部份相信世衛組織的國家錯失黃金防疫機會,從而釀成大禍。

事實證明,中共並不像它自己辯稱的「對新冠病毒的認識有一個漸進過程」,而是故意、有目的性地隱瞞疫情、製造謊言,誤導了世界。

二三十年來,中共對世界的嚴重誤導和欺騙並不僅僅是武漢肺炎一事。武漢肺炎只是其中最新、最直觀、最有切膚之痛的例證。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20/5/19/185087.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