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師父就在我身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八日】師尊的無量慈悲穿越洪宇,點醒我們勿忘救人的使命。我們不能鬆懈,想想空間中密密麻麻看著我們的眾生、眾神,我們珍惜這延續來的時間,救度更多的眾生。

一、得法後的喜悅

我是九七年得法的老弟子,剛得法的喜悅心情非常激動,師尊的那種祥和慈悲的場在包容著我,剛得法幾天的我,白天晚上總看到師尊在教我五套功法,就連晚上做夢都在天上飛,白天做事走路都是一身輕,一點沒有疲勞的感覺,身上的多種疾病也不翼而飛了,真是脫胎換骨,也親身感受到師尊就在我身邊。

記得有一次,我坐在公交車上背法,竟忘了自己坐在車上,師尊就提醒我,到站了。還有一次,我在家裏做飯炒菜、煉油時,我也在背法,不加小心,就把滾燙的油往盆裏倒,沒想到一下子倒在左手上,當時只覺的「唰」一下,過後一點疼痛的感覺都沒有。還有一次,一鍋滾燙的開水倒在腳上,母親當時害怕,看看我燙壞沒有,我說:「沒事,你看,這不好好的嗎?我有師父呢。」

那時學法、煉功,有時都到下半夜,也不覺的睏,只覺的法好,那時的我也不知甚麼是悟,只知道我要好好修煉,圓滿隨師還,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我每每想起剛得法那段時光,就不自覺流淚,是用語言無法表達的對師父的無限感恩!

二、突破家庭關

二零零零年四月份,我和同修要坐去北京的火車,車馬上就要開了,沒有票了,我急著就到檢票口問服務員,服務員說:「還有五分鐘就要開車了,我這裏正好還有三張票。」我付了錢,馬上一口氣跑上了火車,進了車廂,火車就開了。當時心情很感動,是師父把我們送上了火車。

下了火車,我們幾人就直奔天安門廣場,當時廣場上到處是警察,我們就在廣場的中間煉功。幾分鐘的功夫,警察就像瘋子一樣,把我們連推帶打拽上了警車。我當時沒有害怕,只覺的師父就在我身邊。

走出黑窩回到家,外部環境也很緊張,愧疚的心一直在纏繞著我,不能公開學法、煉功,家裏小孫子、兒媳婦認同大法,但是兩個兒子就擔心怕我被抓,只要下班回來,進門就沒有好臉,不是這不對,就是那不對,炒菜又不好吃,咸了、淡了。幾個月的時間,我都沒看他對我笑過,兒媳婦也經常說:「為甚麼對媽那樣,有甚麼事應該好好說,不能大喊大叫,這樣你對媽不敬不孝。」

兒子根本不聽真相,通過我大量學法,我認識到都是我自己的心促成的,為甚麼不能坦然面對,這不是好事嗎?這不是在幫我消業提高心性嗎?就像師父講的:「在常人中放不下的心,都得讓你放下。所有的執著心,只要你有,就得在各種環境中把它磨掉。讓你摔跟頭,從中悟道,就是這樣修煉過來的。」[1]我為甚麼不能堂堂正正的學法?為甚麼要瞞著他學法,偷偷學?因為我內心有一顆怕他說的心,怨恨心、爭鬥心、顯示心、求名的心、安逸心、愛聽好話的心、虛榮心、高高在上的心、妒嫉心等很多不好的心。

通過學法,我認識到這些心並非我自己,都是後天形成的觀念假我所想的,我不上它的當,我要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只走師父安排的路。這時師父的法出現在腦子裏:「跳出三界外 登天乘佛身」[2]。一個修成的佛會這樣想問題嗎?向內找才能修自己,我這不是幫了舊勢力的忙,自己往它劃的圈裏跳嗎?用人心去衡量對與錯。

師父,我一定修去這些不好的人心,把家人當眾生,他們也是為大法來在這個世上,都是師父的親人,我不包容他,還在往外推他們,都是我的錯。七二零前的弟子,師父早就把我們推到位了,法對我們的要求高了,不能站在為私為我的基點看問題,大法弟子是有使命在身,要慈悲對待周圍的人和事,修出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

我的心一下變輕鬆了,我公開學法,煉功。沒過幾天,邪惡因素又利用兒子干擾我。一天中午,正做飯呢,倆兒子突然進屋,在廚房就大吵大喊:「媽,你要再煉法輪功,你就出去,不要在這個家待了。如果再被抓,你也不要回這個家了,我們也不會再接你。」我一聽,我的心一震,覺的我當時很高大。

我說:「你們倆都研究好了,我告訴你們,我煉法輪功的心已定了,誰也管不了我,好,不讓來這個家裏住,我就是討荒要飯,撿垃圾,我也得學這個法輪功。」我的話一出口,倆兒子不說話了,態度也變了,就說:「我們倆人也不是對你不孝,對不起媽,就是怕你進去吃苦。」我說:「媽做錯了嗎?我走的是一條正道,誰迫害好人,誰有罪。全世界都知道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兒子又說:「好!你在家煉吧,反正我們也管不了你,好好煉吧,注意安全。」

真是雨後天晴,我真心的體會到大法的威力,師父的慈悲,「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3],「念一正 惡就垮」[4]。我當時就流淚了,我知道師父就在我身邊,把另外空間的邪惡解體了,既救了兒子,又加持了弟子的正念,提高心性。

三、放下自我

迫害,對修煉者其實根本就不存在的。那麼我們為甚麼會受到干擾、被迫害呢?是因為我們人心的執著,做事的出發點是在人與人的基點上去想問題,師父說:「人就是人,關鍵時刻是很難放下人的觀念的,但卻總要找一些藉口來說服自己。然而一個偉大的修煉者就是能在重大考驗中,放下自我,以至一切常人的思想。」[5]

這個自我,就是人心的組合體,是自私的。一旦遇到干擾,就怕被迫害,就會用人心去阻擋,維護自我,用人的觀念去衡量。根本不把自己當成煉功人,舊勢力看見了就加大迫害。「越害怕,就越像病似的」[1]。其實是自己求來的,沒有了正念,忘記了師父就在身邊。

走出黑窩,自己也很慚愧,覺的自己沒做好,給師父和大法抹黑,給自己修煉的路上留下污點,所以想彌補的心很強。尤其迫害對家人的親人的傷害也很大,我要學好法,我要煉好功,我要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我要多救人,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一連串的想法,看起來表面上好像在做好,為甚麼有時越想做好越做不好呢?甚至家人不理解,因為有怕做不好的心。通過學法背法,我認識到,我沒對照法,衡量自己,還是站在自我的基點看問題,沒有放下這個自我,還是為私為我。其實還是在走舊勢力安排的路,沒有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看起來好像在做,其實沒有提高,法的內涵也看的很小,甚至提高的很慢。

師父說:「無求而自得。」[6]有一天我在學法,突然明白了,這個怕並不是自我,我不能順著它去怕,去想。它根本就不是我。怕人不理解,怕人瞧不起,怕落下,怕跟不上正法進程,一次兒子問我:「為甚麼別人沒被抓,你被抓?」我心想,還是自己沒做好唄。就這個問題我思考了很久,為甚麼?其實還是根本的東西沒找到,放大了執著。

我小時候,我們家女孩子多,鄰居之間的孩子總欺負我們,打我們。媽媽說:「惹不起還躲不起嗎?關上門不理他。」就這樣時間長了,就怕他們,看見他們就遠遠的躲開,時間長了,就產生了自卑心,怕別人瞧不起,所以長大了,做甚麼事情,都要做的比別人好,總怕別人看不起,別人好了,不是為別人高興而是怕別人超過自己。從師父的法中我明白了,這是妒嫉心,是一顆最不好的心,它會派生出很多執著心。而且師父講:「妒嫉心要不去是不得正果的,絕對不得正果的。」[1]

其實一點小事就看出來,比如兒媳經常買衣服,有時穿上讓我看看好不好,我說:「好,你穿甚麼都好。」但心裏的假我就說:「買那麼多衣服幹甚麼?」其實也沒花我的錢,心裏就不平衡了,現在認識到這個妒嫉心真是無處不在,其實看不慣別人,總看別人的缺點,這就是妒嫉心。

今天寫出來也是我要認清它,解體它,從微觀上清除它,它不是我,是後天形成的觀念,是假我。真正在大法中熔煉,同化大法,找回真正的先天本性的自我,時時用真善忍宇宙最高特性來衡量自己,歸正自己,讓主意識當家做主。

現在家裏的環境一片祥和,真是各行其道,各正本位,兒子工作也很忙,很辛苦,可一回來,就幫助我做飯,洗碗,並說:「你在家裏也很累,我要在家,我做飯,洗衣服,打掃衛生,你休息一會兒,去學法吧,」他整個變了一個人,這在以往他不會說這話的。

我心裏很欣慰,到了發正念時,一家人都提醒我,兒媳婦、孫子、孫女都走進了大法,有時也看書。孩子都很有禮貌,我不上桌吃飯,他們都等著我,無論家裏有甚麼好吃的,都首先是先想到了我,哪怕是吃一塊糖,也要送到我嘴邊來。

孩子們都很孝順,我每天風雨不誤的上午在家學法,下午出去講真相救人,剛開始兒子們擔心,有時不滿意,可是時間長了他們也知道我每天出去幹啥去了,就經常提醒我要注意安全。總之,一家人有說有笑,雖然他們學法不多,但都能按照真善忍去衡量做事做人,兒子兒媳都是說吃虧是福,為人處世都首先想到別人,也不計較得失,方便讓給別人,朋友也越來越多,工作都很順利,雖然沒有高官厚祿,一家人卻生活的很好。

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師父無償賜予的,是偉大的大法改變了我,改變了這個家。

四、智慧救人

在講真相方面:我看到了眾生的期盼,以及明白真相後的喜悅激動心情。師父說:「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7]。

這些年,我一直都在堅持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發真相資料。記得我第一次出去講真相勸三退的時候,在家考慮了好久,遇到甚麼樣的人怎麼怎麼說。可是打算的不好使,一到市場,滿滿的一市場人,不知從何說起,嘴也張不開,看到一個個的人從身邊走過,心裏很著急,我的心一直跳個不停,自以為怎麼這麼難呢?心想我不是大法弟子嗎?怎麼會難住呢?這不是我的使命嗎?

我馬上蹲在一個賣蘿蔔的人面前,我就說:「你的蘿蔔是自家種的嗎?」他說:是呀,沒有化肥,挺好吃的,我說:我買點,我說你這個人很善良,很勤勞,大哥你真是個好人,好人一生平安!我們相識是緣份,有一件好事我要告訴你,你知道三退保平安嗎?他說不知道。我就跟他說為甚麼要三退?講到了大法的洪傳,法輪功是甚麼?為甚麼要天滅中共?講了很多,他連連的點頭。那就退了吧,我還當書記了,黨、團、隊全有。我連忙說:祝你全家幸福平安!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趕忙站起來謝謝!

頭一天,我退了兩個人,走出了市場,回到家裏一身輕,我知道師父在鼓勵我。真是萬事開頭難,從那以後再出去講真相就沒有那麼大的難度了,怕心也淡了,多少人也敢面對,有時一車一車的退,因為是農村趕大集,三里五村的人都有,兩個多小時,就能退五十~六十人。

通過學法,我懂得了用理智去證實法,不能衝動,被常人心所帶動,退與不退是生命自己的選擇,人人都有明白的一面,都是為這個法來在這個世上,而在常人中的人都是被名、利、情帶動,所做,所為,所想都是自私的,都是被現代變異觀念、意識行為及邪靈附體所控制。所以有些不好的思想反映到常人中來,並非是這個人的本意,都是假相,因為三界內的理是反理。

因師父在正法,正一切不正的都會觸及到每一個生命,只要我們大法弟子動真念去救人,師父給我們的佛法神通就會展現,會穿透層層宇宙。師父說:「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所以在這些年的風風雨雨講真相當中,無論是炎熱的夏天,寒冷的冬天,大法弟子的足跡,無論大街小巷,超市,公園,市場等,只要走過的路,都有有緣的人在等著得救。

通過學法我認識到:只要學好法,講真相並不難,會水到渠成,智慧會源源不斷,而且也是修煉心性,提高的過程,在這過程中,也是去掉各種人心和執著心的過程,甚麼樣的人都會遇到,真是像雲遊一樣,辱罵的,舉報的,恥笑的,不愛聽的,起哄的,有洪揚大法的,有幫助我講真相的,發資料的,有相信大法感動落淚的,有很多三退後,感動的雙手合十,有喊法輪大法好的。

這些年認識我的人很多,他們三退後的幸福感,讓我感到欣慰,甚至連晚上睡夢中都在講真相救人,我現在不管走到哪裏,真相就講到哪裏,都有有緣人等著得救,都感覺師父就在我身邊領著我走。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廣度眾生〉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怕啥〉
[5]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位置〉
[6]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7] 李洪志師父經文:《弟子的偉大》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