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的修煉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六日】我於二零一二年年中喜得大法,修大法後不長時間,心臟病、腦梗、嚴重失眠等病都好了!最可喜的是心靈得到淨化,道德昇華,明白了人生的意義。

是師父救了我,使我重獲新生!我想把修煉體會寫出來,又不知從何寫起,我就把昨天一天的修煉的體會寫出來向師父彙報,與同修交流。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我每天都三點十五分起床開始煉功 ,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從得法至今從未間斷,有兩次特殊事過後我也補上了。每天煉完功一身輕,人也精神,從沒吃過一片藥,沒打過一次針。以前經常感冒、上火,修煉後都好了。以前的老熟人兒現在見到我都會說一句:「你怎麼不見老哇,和以前沒多大變化!」我說:「我煉法輪功了。」

去年夏天的一個早上,煉到第五套功法時,前三個動作入靜比較好,結印後三十分鐘到合十就像一瞬間,甚麼也想不起來,身體定住了,但知道自己在煉功。我每天打坐腿都疼,今天能入定這麼好,一定是師父加持了弟子!

這讓我想起了一些事。前幾天和我一起打真相電話的同修到鄉下辦事,我一個人出去講真相。到了地方一看鑰匙忘帶了,回家路程較遠,一個來回拿鑰匙耽誤事。遠處烏雲密布,已有零星的雨點落下,又沒帶雨傘,怎麼辦?我心裏想:「身上淋雨就淋吧,我有塑料袋,雨下大了保護好手機就行了。」一邊向地裏走,一邊求師父別讓雨下來,便開始打真相電話。這時雨有點大了。打完真相電話,不知甚麼時候雨停了,可天陰的更厲害了,雲層很低。我就抓緊往家趕,剛到家一場大雨傾盆而下!我想這是師父又一次保護了弟子。還有一次雨下的很大,同修有事不能去,我就一個人出去打真相電話了。這一個月天天下雨,我也堅持出去打電話。

這天早飯後的第一件事,就是背《洪吟》,背完《洪吟》再背《轉法輪》。「人在吃的問題上還不只是吃肉,對甚麼食物執著都不行,其它東西也是一樣。有人說我就愛吃這個,這也是慾望,修煉的人到一定成度之後,沒有這個心。」[1]背到這,我悟到:這不就是說我嗎?我雖然對吃肉不是那麼太執著,但是,我吃甚麼都香,一頓吃很多,造成九十多公斤體重。熟人見到我會說:「太胖了,肚子太大。」修煉前為了減肥,就吃能減肥的東西,加大運動量,早晨起來跑步、登山、打球。每天早晨費很多時間,流很多汗。每次是有一點效果,可是,一到冬天,北方天一冷了堅持不住了,體重一反彈,更重了!每年體重都增加幾斤,後來我就放棄了。現在我修大法了,我覺的我這個形像不利於證實法。吃著香,吃飽了還要吃,這不是很大的執著嗎?那我就去這個吃的執著,不執著於胖瘦的本身,同時去掉這個愛面子的心、愛美的心、色心等。發正念清除,求師父幫助拿掉這不好的心,敗物。

師父說,「其實我告訴大家,他是沒有一個正確的思想作指導,就想那麼戒不太容易。作為一個修煉人,你今天把它當作一個執著心去一去,你看看你能不能戒的了。」[1]

悟到法理後,去掉了執著心、人也歸正了。我最近一個時期就出現了這個狀態,吃甚麼也不那麼香了,每頓吃的少多了。今天早上一稱體重才八十四公斤,這一段時間體重沒長,反而降了很多,不加大運動量就瘦了,這是以前做不到的。大肚子不見了,體形正常了。讓世人見證了修大法的美好!

上午學了半天法,下午一點半找同修去講真相。打真相電話還算順利。可還是有兩次修心過程:一個是同修站在道上打電話,我就起了埋怨心:就願意在得勁的地方打,不注意安全!我馬上意識到這個心不對勁,這不是看不上同修,埋怨別人的心嗎?同修在這麼不好的條件下能堅持講真相已經不容易了,不鼓勵,還埋怨,他能集中精力打真相電話,我多注意安全不就行了嗎?我倆人一個真相組,是一個整體,他的事也是我的事。想到這,我就在同修不遠的地方打電話,有事兒便於溝通。

我在打電話過程中,一個男子剛聽到我說三退保平安的事,他就來了一句:「怎麼這麼鬧呢!」很不耐煩的關了電話,再打不接了。我想:這是甚麼心促成了他這樣呢?向內找,自己有不耐煩的心,急於做事的心,語速快怕人掛電話的心,黨文化,強勢只顧自己說,不考慮別人的心。知道講真相是師父在做,可一退多了還是有點歡喜,會拐彎和同修說:「你看今天師父安排了這麼多有緣人,打二十個電話退了十六個。」同修會說一句打的真好,自己心裏很滿足,這是愛聽好話的心、證實自我的心、歡喜心。

前幾天,服裝店一個熟人給我打電話說:「店裏搞活動,讓我也參加。」我說:「我有時間了我就去。」妻子聽說後馬上說:「她給你打幾次電話了?你不知道她要騙你錢嗎?」屋裏屋外說個不停。我覺的委屈不平!我現在幾乎不和別人通電話,好長時間來個電話,再說我現在也不太花錢,她還對我這樣,火憋不住,和她幹起來了。委屈心、爭鬥心、不平的心、怨恨心、怕吃虧的心、愛買減價東西的利益心,找了一大堆人心,求師父拿掉這些不好的心,自己不承認它,排除它。

我悟到打電話會遇到各種各樣的人,只要能守住心性,無條件向內找自己,會修去很多不好的心。

晚上小組學法也有去心的過程。家遠的、事忙的同修遲到了可以理解,學法點就在對門,一天也沒啥事,也經常遲到。這時我心裏不平,這不是人心上來了嗎?不承認它,其實同修也不想來晚。抱怨的不是我,不抱怨同修才是真我。有的同修讀法速度快,同修善意的指出來了。我自己也感到讀的快不入心,為甚麼自己沒指出了呢?這不是面子心,怕得罪人的心嗎?向內找,自己還有走形式,對付事的心,做事不考慮別人的心,這些心自己都有。接我讀的同修,有時讀不成句,錯字,丟字,加字,總得糾正。我讀完後希望她能讀短一點的段落,昨晚讀法時還時不時冒出一點,我就排除它,給同修正念,改變對同修不好的觀念。她讀的慢,不正好去我這急躁心嗎?讀法慢能入心,增加忍耐力。多看同修優點,找自己的不足,用法來歸正,這不得謝謝同修嗎?

晚上學完法,和同修們交流了一會。這一天在師父的保護和加持下過得很充實。師父為弟子操盡了心,承受了那麼多!弟子只有精進,再精進,以報師恩!弟子叩謝師父!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