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與威嚴的一點體會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十八日】那年本地區發生大面積綁架,市國保大隊警察帶領十幾個人,開著幾輛警車,把我家住的平房圍住。警察像土匪一樣竄到鄰居家翻牆而過,有一個市國保警察還爬上門房跳進院內。這些人破門而入,不由分說的把我按到地上,背銬起來,一直摁著我不能動。其他幾個警察開始進屋抄家,把現金和筆記本等物品全部搶走,裝了一滿車,屋裏翻得亂七八糟,一片狼藉。他們邊翻邊大喊大叫,一個個面目猙獰,邪惡至極。

這時那個從門房跳進院的國保警察,來到我面前疼得直叫。我問他怎麼了?他告訴我胳膊疼,火辣辣的疼,我看到他的胳膊上有一條血道子已經紅腫。我一下子就明白他痛的原因了,是因為他從房上跳下來的時候,被院內的樹枝把他胳膊刮破了,然後又被樹上的毒蟲(洋拉子)給蜇了,紅腫的地方就是中毒了。看到他挺疼的樣子,我內心沒有動惡念,也沒有幸災樂禍的感覺,更沒有怨恨。

在向內找的同時,我的腦海中想起神韻其中一個節目,叫《善的力量》,節目中迫害大法弟子的惡警察,腿受傷後,坐在地上不能動了,大法弟子不顧個人安危,去救他,把他背在背上。惡警不但不感謝大法弟子,還在打著背他的大法弟子,還在行惡。面對這樣的邪惡警察,大法弟子仍然無怨無恨,也沒有放棄對他的救度。在這純善的感召下,警察的人性在復甦,良知被喚醒,不但了解了真相,最後還洗心革面,悔過自新,走上了修煉。故事的情節,深深的震撼了我的心。我感到師父的偉大,法的偉大,救度著一切可救度的生命。

法的力量,使我的內心升起了善。面對行惡的警察,我覺的他挺可憐,就善意的告訴他,趕快用涼水沖洗傷口,然後抹上牙膏清熱解毒,這樣疼痛就會緩解很多。他馬上照我說的去用涼水沖了,沖完後他找不著我家的牙膏在哪。我就告訴他牙膏在哪,手巾在哪。他拿來了牙膏摸上後,疼痛確實得到了緩解。

善的力量感化了他們,他們的態度緩和了很多,按住我的警察鬆開了手,讓我坐在地上,其中另一個警察怕我涼著,又拿來一個椅子墊放在地上,讓我坐上面。那個胳膊受過傷的警察對我的態度變的非常尊重,和我說話時總是「大姐大姐」的叫著。在他們把我帶上車時,他把我的衣服和鞋放在兜裏,一直幫我拎著,後來暗中他也幫助過我,保護了一本大法書。

到了派出所,他們把我關在審訊室,背銬在鐵椅子上,戴上了腳鐐。我在向內找的同時,不斷的發著正念,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堅定的維護大法。發了一宿正念後,在師父加持下,有一股強大的慈悲的場一直籠罩在我的身體周圍。第二天警察上班後,想非法提審我時,他們根本就進不了我的場,在門外走來走去的,靠近不了。這種狀態一直持續到中午。到了中午送來了午飯,我吃了午飯後,發現在發正念時,能量不強了,我知道是吃的太飽了,被邪惡鑽了空子,食慾被加強了。

到了下午,警察非法提審時,我甚麼都不說,也不配合。他們就氣急敗壞的拿來大法書威脅我說,你再不配合的話,就把這本書撕掉。我馬上站在維護法的基點上發正念,清除警察背後的邪惡,不許世人對大法犯罪。我又開始向內找,是不是我平時敬師敬法不夠,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我動善念告訴警察不要毀書,對你不好。這時那個胳膊受過傷的警察說,別撕了,這本書給大姐留下吧。最後這本書保留下來。

在我不配合、不簽字的情況下,他們送我到醫院去體檢。在醫院裏,我不配合各項檢查,邊發正念,邊喊法輪大法好,向世人和醫務人員講真相反迫害。在體檢時設備機器幾次出現故障,僵持幾個小時,很難進行。醫院外邊陰雲密布,電閃雷鳴,雨下個不停,裏外都在正邪大戰。天已經很晚了,我已經一天一宿沒睡覺了,身體有些疲勞,但內心很堅定。他們實在沒有辦法,就想出最後一招,叫一個小警察開車去派出所把師父的法像拿來,說如果我再不配合體檢,就把師父的照片撕掉。我的心堅定不動,我知道誰也不敢動師父的法像,他們只好把像收起來,沒敢撕。邪惡安排解體了,體檢進行不下去了。他們開車把我送到了拘留所。

在拘留所裏,每天都堅持正常學法,煉功,除了吃飯,睡覺外,其餘時間都用來發正念。當時我悟到,迫害發生了,作為大法弟子來講,首先要維護法,在歸正自己的同時,加大發正念的力度,徹底解體破壞法的邪惡。後來警察又多次非法提審我,威脅、誘惑、欺騙、恐嚇等,用盡各種辦法,都沒有得到他們想得到的東西。他們還到鄰居家去調查,威脅鄰居,讓他們誣告我,來作為迫害我的證據。因為我們平時做事都是與人為善,鄰居知道我們是好人,所以非常反感他們,誰都不幹這種缺德的事,最後他們的構陷也沒得逞。

在一次非法提審中,我給兩個警察講真相勸善時,告訴他們做壞事要遭報應的,善惡有報是天理,誰也逃脫不了的。這兩個警察其中一個是市國保大隊的,給他講過真相,做了三退,他還是相信善惡有報的,他的態度比較平和。而另一個警察就不太相信,表現出不屑一顧的樣子。就在他似信非信時,就聽到「嗙」的一聲巨響,該警察連人帶椅子整個向後仰了過去,重重的摔在地上,把另一個警察和在場的人都嚇了一跳。事情發生太突然了,誰都不知道椅子為甚麼會自己向後仰,他們問我是不是你發正念才出現的事。我沒有回答,那個站著的警察就伸頭看看我的手是不是在發正念。最後這兩個警察收拾文件包,匆匆走了。這次非法提審就不了了之了。

在非法關押期間,我有個困惑,就是為甚麼持續發正念,我只能是抵擋了迫害,卻沒有根本否定迫害。向內找,我發正念是為了維護大法也沒錯呀,問題到底出在哪裏?在我深挖自己這一念時,我悟到「我在維護大法」這一念是不純的,我把我和大法分開了,我是我,法是法,我在維護法,其實不是我在維護法,是大法自有鎮邪、滅亂、圓容不敗的法力。「我在維護法」的這一念中是有隱藏著證實自己的因素。應該放下自我,溶於法中,讓強大的佛法在人間展現。悟到這層法理時,我淚流滿面,眼前的一切都不存在了,甚麼關押甚麼迫害都煙消雲散了,心中除了大法甚麼都沒有,那是一種難以言表的愉悅,心中默默的喊著:師父,我回來了!我回來了!

不久我在師父保護下回到家中,回到了證實法的洪流中!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