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正念否定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日】

慈悲偉大的師父好!
同修們好!

二零一二年,我與同修在街上發大法真相光盤,被人誣告,遭警察綁架。在看守所裏,我心裏非常難過,難過的是又陷囹圄,給自己和整體救人帶來多大的損失啊!怎麼這樣不爭氣啊!

第二天就靜思自己有甚麼漏被邪惡鑽空子,找出了許多執著心,顯示心、爭鬥心、幹事心等等,總的來說就是沒實修,把幹事當成了修煉。但馬上意識到:即使自己有漏,我是大法弟子,我的一切只能由師父管,任何生命不配干擾和考驗大法弟子。我發出堅定的一念:我是大法弟子,就走師父安排的路,其它安排一律不承認、不要、全盤否定解體。

要堂堂正正證實法

在被送入看守所前體檢時,查出我有子宮肌瘤。當時我還挺高興,心想是師父演化的,也許用這種形式讓我出去。沒幾天又頭暈、血壓高達150-180。我想越高越好,好以這種形式出去。在被非法關押近三十七天時,獄警喊我提審,我想大概是非法批捕我,我就是不出去,後來獄警叫幾個男犯人把我硬是抬出去,我一路高喊:「法輪大法好!」果真是邪惡非法批捕我。由於喊的有些激動,走路費勁,被男犯人扶回來,走到半路就看見看守所副所長對我喊:「法輪功不是沒病嗎?怎麼這樣!」回到監室裏穩定下來後,這句話就迴響在我的頭腦中,我意識到,我要證實法,要堂堂正正健康的走出看守所。從那以後,我再也不想以病業的形式出去了。

一切師父說了算

剛被關入看守所時,是接收間,那裏的牢頭非常的邪,我幾次煉功都沒怎麼煉成,她指使犯人干擾我、罵師父、還動手掐我。後來我被換到調監室。

開始在調監室我沒煉功,心裏不踏實,覺得自己不像個大法弟子。我就想:開創修煉環境,無論多難,也沒有退路。我做不到位、不夠修煉人的標準,師父怎麼給我做主?我找牢頭,跟她說:我血壓高,我想煉功、煉功就會好!她說:再說吧。等幾天沒動靜,我又問她,她說:你別做手勢,只能盤腿結印,不能讓監控看著。我說那怎麼行!其實這幾天我也在看甚麼地方適合我煉功,也真難,南、北牆都有監控對著。後來我決定在水龍頭附近煉,因為那有一個站著洗東西的空兒,還有一個小牆垛,可以把飯盆摞起,監控就不太注意了,這樣我煉功也不會連累其他人。我就跟牢頭說了。她說:行是行,那個地方太濕了,能行嗎?我說:沒事、能行!我心裏太高興了,終於在晚間可以煉功了!就這樣,晚間站班兩個小時我背法,一個小時煉靜功,後來加長一小時發正念。同監室的人說我:你也沒睡幾個小時覺啊,白天一點不睏。晚間我站班或煉功時,就把其他人放在暖氣片洗的衣服,無論誰的,我都盡心盡力的幫她們反覆翻,讓衣服快乾。孩子們說:大姨的班,不論誰的都給翻。監室的犯人沒有干擾我煉功的,還有給我讓方便的,告訴誰到點叫我起來煉功,到時就叫。同時,我給監室的人講真相、勸三退,不接受的就再講,最後除一個沒三退的,都三退了。

由於那次被非法批捕是被抬出去的,很長時間沒有警察來提我。我就向內找,這期間師父在夢中利用常人的名字點化我提高的好慢哪,我找到自己對警察缺少慈悲,沒有真正的關心他們的未來,只想自己出去,不符合法。我在心裏和師父說:師父,弟子錯了,請您安排警察來吧,我準備好了,我給他們講真相,救度他們。不長時間,檢察院公訴科的人真的來了。在提我出去的路上我就和師父說:請師父加持弟子的正念,弟子去給這些警察講真相,救他們。檢察院的人看到我順利出來也挺滿意。在師父的加持下,我不卑不亢給他講真相,我首先對他說:今天咱倆的談話,如有不配合你的地方,我不是針對你個人,我是針對政府、政權,他表示理解。在氣氛祥和的情況下,我講了近兩個小時,最後他說他不是黨員,也理解我,說我太純了。我從他對我的態度,就預感到他在我這件事上會起正面作用的。

家人給我請了律師。律師第一次見我時對我說:你的事得判刑四至七年,我告訴他說:不會的!他說:為甚麼?我心裏說,是我師父說了算。我對律師沒說太高,就說:現在公、檢、法人員都在覺醒,都在明真相。他點點頭。

師父說:「你真正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我們法輪會保護你。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1]師父的話我從修煉的開始到現在都堅信不移!

在這以後的日子裏,我發出強大的一念:我只走師父安排的路,放下一切,師父說了算!我心裏對師父說:師父啊!弟子不怕死,但弟子不能死!弟子不怕迫害,但弟子不能被迫害!弟子的使命還沒完成,要是被邪惡迫害成了,我活著還有甚麼意義啊!師父!我要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去做我該做的事。

後來律師告訴我,案子從檢察院退回公安局了,但叫我也不要太樂觀。後來果然公安局又交送檢察院了。這對我來說真是信師信法的考驗,當時表面形式有可能放我,也有可能交送法院。我發出很強的一念:決不允許把迫害我的案子交送法院,不能讓法院的人員因迫害大法弟子而犯罪,毀了他們的未來與他們的眾生。大法弟子是來救眾生的,不能毀眾生,不能讓邪惡利用公、檢、法人員迫害大法弟子的陰謀得逞!請師父為弟子和眾生做主!

這期間,牢頭幾次好心勸我說:和你一起被綁架的人為甚麼被放了,是寫了保證了。你先出去最重要,這不是你呆的地方,你寫個保證吧!我說:我的同修不可能寫甚麼保證,我也不可能寫。

那段時間真是很難的,自過新年前律師告訴我案子送回檢察院後,幾個月沒有音信。身邊沒有同修來切磋,只能自己去悟,雖然信師信法,但對自己能否達到真正否定舊勢力、能不能達到法的標準,還沒百分之百的把握。這期間隨時隨地面臨兩種可能,我就一直否定不好的結果,走師父安排的路,師父說了算!想起上次對我非法判刑就是在「四•二五」之前,這次又快到「四•二五」了,要堅決否定它,「四•二五」是大法弟子和平上訪的紀念日,決不能成為迫害大法弟子的日子,宇宙中沒有這個理。

我每天都在否定不正的念頭中度過。我所在的監室裏有固執的人說:你真出去了,我就相信大法。結果慈悲的師父就點化她們,有的說:大姨,我夢見你出去了。有的說:我夢見你回家了。有的說:夢見你出黑洞了。

在我被非法關押近七個月的一天,我被免予起訴無條件釋放了。我終於堂堂正正的走出看守所,見證了「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2],見證了只要做的符合法,一切都是師父說了算!

在迫害大法弟子初期,我曾被邪惡非法判刑五年,那時根本不知否定邪惡迫害。這一次,在放下一切的情況下,我每一天都在否定舊勢力、走師父安排的路的念頭下度過,靠著對偉大師尊、對大法的堅信、在慈悲偉大師尊的加持和點悟下,否定了舊勢力對我的迫害。

跟隨師父修煉快十六年了,在過去十五年的腥風血雨的瘋狂迫害中,經歷了很多魔難,被非法開除公職、被拆散家庭、被非法判刑,風風雨雨的走到今天,我從來沒有對恩師一絲一毫的懷疑,迫害中的巨關巨難,無論何時何地從未動搖過我對師父的正信!

從九八年得法不到半個月,我就知道我得到了甚麼,世上還有這麼珍貴的東西讓我得到了,真是太幸運了!用全世界的一切來換我不修煉都是不可能的,甚麼也阻擋不了我的修煉路。能成為師尊的弟子、助師正法的大法徒,榮耀無比!神聖無比!今後只有抓緊修好自己,才不辜負偉大師尊的慈悲苦度,不辜負師尊對弟子及眾生的巨大付出與承受,萬古機緣稍縱即過!讓我們抓緊時間、共同精進、修好自己、救度眾生、完成使命!

謝謝慈悲的師父!
謝謝給予我幫助的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明慧網第十一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