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神奇功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九日】

一、神奇功法

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老弟子。記得煉功第三天,我打坐幾分鐘就能入定,感覺自己飛上天走了。當時不懂這是元神離體還能回來,擔心自己走了丈夫沒人伺候,此念一出就出定了。一次煉到第二套功法頭前抱輪時,我十個手指發出非常強的紅光、藍光和亮光,就像強電流打到鐵上迸發出的火花,突突的在我體內震動,身體非常舒服。

那時我在家煉功,丈夫看見就打罵,我守住一念:就是打死我也得煉!為減少干擾,我選擇了半夜在我家涼台煉功。這樣我在涼台上度過了兩個春夏秋冬。尤其是讓我不能忘記的是那兩個冬天,北方的寒冬將涼台凍的全是冰溜子,我依然穿著襯衣、襯褲在半夜到涼台煉靜功,一煉就是一個多小時,水泥地上只有一個薄墊,剛坐下時有些冷,但很快就能入定,入定後馬上沒了冷的概念,只覺得被神奇的、厚厚的、暖融融的能量包圍著,真是幸福美好。

有一次,我正煉靜功,不知道入定了多長時間,睜眼一看,我打坐的水磨石地面上積滿了水,濺得到處都是,抬頭一看,丈夫拎著水盆在門口怔怔的看著我,原來他一聲不響的往我身上潑涼水,但是我身上、坐的地方竟一滴水也沒有。

不管春夏秋冬,我一直是直接坐在水泥地上煉功。一天早晨,我在家煉靜功,就覺得水泥地慢慢的往起鼓,鼓到跟床一般高就停住了,水泥地也變得跟床墊子一樣,非常柔軟,坐在上面非常舒服。我明白,這是師父憐惜弟子,鼓勵弟子。直到今天,我無論坐在水泥地上還是坐在地板上,都像坐在厚厚的海綿墊上一樣柔軟、舒服,只是不鼓包了。

有一次在煉功點上,正在煉功時突刮颶風,黑雲翻滾而來,電閃雷鳴,那陣勢要把在場所有的人嚇跑,我心想:師父講過「雷打不動」[1],我紋絲沒動。再一瞅周圍就剩我們三個人了。說來神奇,這雷雨一看沒把我們嚇跑,它就自己跑了。這樣的事遇到很多次。

還有一天早晨,我很早就到公園裏,坐在草地上打坐,手剛結印,不知從哪兒飛來那麼多蚊子,把我脖子糊滿了,癢痛鑽心,我差點蹦起來,可我心一定,想:欠它們的就咬吧!說也奇怪,念一出就忍住了。等我妹妹再見到我時,驚呼:「你的粗脖子怎麼沒了呢?」我從小就有粗脖子,四、五十年了,一生氣更粗,這一下就沒了,全家人都說太神奇了,他們都相信大法確實好。

二、脫胎換骨

修大法兩年,我所有的病:肝裂(平時跟丈夫生氣造成的,說話有氣無力)、腦震盪(單位扒房子砸的,騎自行車過一小坑頭都被震得像裂開似的)、心臟病、支氣管炎、肺氣腫、關節炎、慢性咽炎、肺結核鈣化、偏頭痛,全都不翼而飛,甚麼時候沒的我都不知道。但我知道,師父替弟子承受了一切,又把最美好的一切給了弟子,只要弟子一顆真修的心。

邪黨迫害大法時,我丈夫剛剛去世,兒子下崗,又收拾房子結婚,因過度操勞,體重降至不到七十斤,但是我沒有一點毛病。

當時我負債三萬,只好到外地打工還債。做保姆工作,一開始的難度可想而知:下人的待遇、懷疑的目光、冤枉……但是不管別人做錯了甚麼事,我都會記住自己是大法弟子,都會以修煉人的忍讓、寬容包容對方,遇到矛盾首先向內找自己,哪塊兒做得不對了?哪兒出錯了?即使找不到,也不怨別人,因為我知道,這是師父讓我提高呢。我處處為別人著想,不沾一點便宜。最後雇主都捨不得我走,第一家雇主的兒媳由衷地對婆婆說:「我姨比媽待我好。」

由於我事事能以法為師向內找,在我身上又一次證實了法輪大法的超常、神奇,我就像神話裏說的那樣──脫胎換骨了,皮膚變得細嫩,原來乾癟黑瘦的臉變得粉白粉白的,體重由七十斤不到增至一百零三斤,個兒也長了,人也變得好看。當我回家看妹妹,正巧碰上妹妹往外送表姐、表哥和弟弟,我走近他們,竟無人理我,我故意擋在表姐的自行車前不讓她走,她急了。我說:「急啥眼哪,你看看我是誰?」當我說出我是誰時,我弟弟才確定是他這個姐姐,大家都驚呼:你咋變了一個人呢?!回到家裏鄰居也都如此驚呼。我告訴他們:是因為我修煉了法輪大法。所有的人都讚歎大法的神奇。

三、師父賜給神通法力

大法的神奇我說不過來,師父在法中講的我全都經歷過,僅舉兩例。

一次,我和一位同修從外地回家在火車上講真相,沒看見斜對方就坐著乘警,我倆講的聲音大,他們聽到了,不一會他們又叫來幾個乘警,故意大聲說話給我們聽,同時手裏擺弄著手銬給我們看。同修害怕了,轉到別的車廂去了,勸我也走。當時我想人不但不能動,心更不能動,我沒有害怕,心裏發出強大的一念:讓那些警察全睡覺,我倆下車之後再讓他們醒來。結果他們很快睡著,直到我們到站下車時,乘警們還在睡夢中。

還有一次,當地一位同修在講真相中被綁架,這位同修經常出入我家。但當時我沒怕,心想一切師父說了算。我連續幾天就在家學法、發正念。學法小組又恢復了正常。我一直有一念:警察永遠找不到我家。被綁架的同修回來後告訴我,迫害中她承受不住把我說出來了,帶著警察去找我家,可是轉了半天就是找不到。

在我們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修煉過程中,一切師父說了算,只要我們多學法,入心學法,真正相信師父講的法,心正,遇難不怕,用神念,不用人念,師父賜給我們的神通法力就是無所不能的。

四、摔跟頭悟道 走正助師正法路

一個大雪過後的早晨,我又像平時一樣騎上自行車去雇主家,被匆忙趕路送孩子上幼兒園的媽媽擠倒,連人帶車摔在地上。我讓小孩兒的媽媽不要管我,以免耽誤上班。然後,再看自己的腿,已動不了。

好心人把我送到家,雇主的兒子聽說後急忙趕來,和我女兒一起不容分說的把我送到醫院,醫生確診為股骨頭斷裂。孩子們又不容分說給我做了手術,刀口半尺多長。在難中我求師父幫我。結果四、五天我就能下地走了,十九天出院回家了,整個過程沒有一絲的痛覺,我知道,這一切又是師父為我承受了。

在醫院我向內找自己,我為甚麼會被摔傷不會動?本來回家一學法煉功就能好,卻被困在醫院療傷,而自己卻無能為力?我找到了:執著於錢。本來只求師父幫忙讓我能把債還上就行了,沒想到還完了債,貪心又起,還想再自己攢點。雖然每天也學三講法,但是只求數量不求質量,而且不發正念,被邪惡鑽了空子。「三件事」哪一件都沒做好。我知道自己錯了,沒走正路,這一跟頭徹底摔醒了我:不修大法就沒有我的生命,我必須把法擺在第一位。

悟到做到。首先我不能再伸手要真相資料了,我得自己做。但我心裏還是有些為難,六十多歲了,大字不識幾個,自己又接觸不到技術同修,能行嗎?我求師父。正念一出,師父就給安排好了,就有學會了的同修來教我,這樣,我在半年的時間裏陸續學會了打印、刻錄光盤、刻錄母盤等技術,我還把身邊的同修都帶會了。我們大量做真相,大量散發,還供給其他同修。

我每天都能學三、四講法,真是學法得法,溶於法中的那種美妙無以言表。我體會到,法越學的好,「三件事」做得越好,整體配合,正念足,資料做得順,面對面講真相風雨不誤,救一個不氣餒,救幾十個不滿足。我們又帶動其他同修去講真相。

現在,我家是學法小組,同修人來人往,都把我這當成家,有小住幾日的,有消病業一住一、兩月的,誰想來就來,誰想走就走,我都一樣誠心對待,為同修著想,幫助難中同修走出難關,共同提高、精進。

有一次意外:一個不熟悉的人把一個陌生人領到我家,小組同修懷疑她是特務,當時我對同修說:「把她送來了也許就是師父安排的,也許就是這份緣吧。」事實上,這位同修很精進,現在,「三件事」做得非常好。這件事之後,我感到自己又昇華了。

我修大法十七年,要說的太多,寫不完,最後只想說:師恩浩蕩,佛恩浩蕩,弟子無以回報。弟子的一切都是師父給的,沒有師父和大法我已經不知道死多少回了,弟子唯有聽師父的話,踏踏實實做好「三件事」,以報師恩。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長春輔導員法會講法》

(明慧網第十一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