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公司副總:一生的堅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八日】

叩拜師尊!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大陸某公司董事、副總經理,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九八年加入這家公司,至今十六年。

(一)開創穩定環境,隨時隨緣講真相

師父在《世界法輪大法日講法》中說:「很多人開始就抱著一種臨時思想,拼一陣子時間就過去了,現在發現不是這麼回事。大法弟子做甚麼事情一定要踏踏實實的,把心放在那去做,不要管時間,不要想那麼多。你一定要盡心盡力的做好你該做的事情,那整件事情就會做好。很多人在迫害壓力下總想讓這場迫害趕快結束,猛幹一陣。不是那麼回事。」

二零零二年底,由於我對「助師正法」理解有漏,人心太多、拋棄一切世俗去戰鬥的激情阻擋我正確理解法理,導致資料點被破壞,我也因此被邪惡誣判投入監獄迫害。教訓是深刻的。是啊,常人的事情,包括創業、打江山,或許能夠以一時的熱血和激情作為動力幹成。但我們是修煉人,是助師正法來的,需要的是大法賦予的理智和智慧,而不是人的激情;需要的只是專業的分工和相互之間的不懈配合,而不是「猛幹一陣」。

被非法關押幾年後從監獄出來的當天,之前工作的公司的老闆兼總經理親自開車去接我,讓我回去擔任副總經理。被邪惡誣判前,我是分公司總經理,從監獄出來就竟被聘為總公司副總經理,這決不是偶然。

我清楚,「助師正法」即使需要我一生的堅持,我也願意。但一生的堅持不是空話,它需要在這個世間有一個穩定工作、正常的生活環境作為支撐。於是,我組建了新家庭,開始正常生活,也要求自己抵制誘惑,按照修煉人的標準就在這家公司一直認真工作下去。

總經理雖然器重我,但因為受中共邪黨的毒害,再加上我之前被綁架給公司造成直接損失,所以對大法抱有成見,擔心我如果繼續修煉法輪功就可能再次被邪惡綁架而給公司帶來更大損失。面對他的這種狀態,我一直在尋找和創造機會和他交談。

有一天我知道他不久要去加拿大,那段時間正好加拿大有神韻藝術團的演出,於是我就先給他發了《九評共產黨》,幾天後直接去他辦公室,建議他到加拿大後去看神韻藝術團的演出。沒想到他一下就火了,說了很多難聽的話,最後竟然要我離開公司。

可能是感受到生命深處要救度他的慈悲,我一下淚流滿臉,哽咽的說,離開公司沒問題,我會把後續工作安排好,也把你之前給我的股份全部退回,一分錢不要。可能是我捨棄一切利益的話觸動了他,他的態度馬上緩和下來了,說:我們這麼多年奮鬥出來的事業,很多人求之不得,你卻為了自己的信仰,居然說不要就不要!算了,我不是真叫你走,只是擔心你出事。然後他雙手抱拳說,謝謝你的拯救了!

在往後,只要有機會,我都會以各種話題讓他知道中共的邪惡。慢慢的,特別是薄熙來事件之後,他的態度發生了根本轉變,徹底摒棄了共產黨。我們公司的財務部經理思想較固執,較難轉變,我對他幾乎失去信心。因他經常陪總經理吃飯,隨著總經理看清了中共的邪惡本性,他的觀念也慢慢轉變了。

自己堅持修煉法輪功的事通過他們之口傳的更遠。有一次,我陪總經理和他一個朋友打高爾夫球。他那個朋友是某民營大學董事長,我第一次見。在出發台前我自我介紹,他一聽我的名字,馬上大聲說,「我知道你,你是煉法輪功的,某某某(我公司總經理的名字)老在我面前說你。」現場球童等多人都紛紛扭頭看我。我笑笑,說,「是,就是我。」他主動和我坐同一輛球車出發,一路上都在大談共產黨如何黑暗,教育系統官員如何貪婪,還說他有一位大學同學也因煉法輪功被判刑,還有一位煉法輪功的同學現在是中國某著名房地產公司副總,都在堅持煉。

我老家在農村,平時較少回去,老家有些人對我都比較生疏,可當地又沒有大法弟子在做講真相的事,所以就總是掛念著,希望對那裏的同修有所幫助,也一直在創造條件。

開始,我利用回去的機會,給當地老人、親戚等買些煙酒、食品等禮物,讓老家人知道我在城裏事業有成,並對自己有個好印象。後來,我收集到他們的電話號碼,就給他們放語音真相電話。當地一些人因此都在議論「三退」,營造出一個大家都在談「三退」的環境。現在,老家八十多歲、不識字的老奶奶有不少已經牢牢記住「法輪大法好」,並開始聽師父講法了。

過程中,我體會到,環境的改變需要時間,也有一個過程,不能急於求成。救人急,但要給他們一個認識、轉變的時間和過程,要視每個人的情況、條件,決定是面對面講真相,還是送《九評》或者神韻光盤,或者打語音電話,等等,開創條件隨時隨機緣準備著用不同的方式講真相。在同學聚會時,我當面贈送神韻光盤。散會時,老校長當著大家說:「今天就某某某(我的名字)收穫最大。」

同事的親人得了重病,就勸其請師父講法回去給親人聽,告訴同事,只要親人能接受,就一定能幫助恢復健康。同事覺得我就像他的兄弟。

這樣一天天、一年年的持續下來。我岳父母等原來對大法持有成見的人,後來也都支持大法,還使用我給他們的真相幣。我周圍很多人,包括一些客戶都知道我修煉法輪功的故事,並且多數都知道了真相,在覺醒,也能夠尊重我的信仰。甚至有時候和客戶吃飯,客戶都會為我遭受的迫害大罵共產黨是流氓。有一個投資公司老總說,法輪功一定會平反。

(二)發揮特長,配合整體

師父在《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中說:「也就是說,大法弟子一大部份隨著那些天體來的,人人結了緣,一旦圓滿回去之後啊,你們要再想見都是幾乎不可能的了,所以你們要珍惜你們的這段緣份。而且你們這些緣份都是互相交叉式的、每生每世結過不同的緣,很不容易呀。所以在做事上協調好,每個大法弟子的事都是大家的事。每個人都不要因為小小的一點事情就互相產生很大的隔閡,這都不行,要珍惜。而且在做大法的事上要配合,要配合的好一些。」對師父這段講法,我深有體會。

我因為有了穩定的工作環境,於是就一直利用工作之餘的時間寫些文章。平時雖然經常看明慧網文章,但因為之前投給明慧網的一些文章都沒能發表,有些犯怵,於是在執著心面前生出了知難而退的錯誤觀念,導致後來很少給明慧網投稿。

直到有一天,我遇到一位明慧通訊員,他告訴我明慧網積累了大量迫害案例,卻缺少整理資料形成綜述這方面的人才,希望我能抽出一些時間參與這項工作。開始我覺得在國內下載明慧資料庫文獻比較困難,甚至擔心通過翻牆軟件大量下載明慧文獻還有安全問題,於是儘量找理由推脫。但該通訊員極力勸說,我儘管勉強同意,卻遲遲沒有動手。可對通訊員的承諾又總是敲擊著我。約一個月後,雖然內心仍是不情願,還是理智的按照「無條件配合」的法理給通訊員發了一個郵件,請他安排任務。

很快,通訊員說有關南方某省的迫害還沒有綜述,讓我先從這個地區入手。

我上明慧網查了一些那個省的情況,以及各地一些綜述文章,發現多數綜述都屬於典型性陳述,缺少系統的數據匯總和回顧。於是,我先耐心的一一下載了從九九年以來所有有關那個省的迫害報導,然後以姓名、年齡、所屬地區、迫害類別、迫害時間等等作為字段編製數據庫,將報導一一錄入。這個過程是個機械的、需要耐心才能完成的。急不來,每天擠時間,一篇篇文章、一個個字段錄入,很枯燥。

這期間,我從明慧網看到那位與我聯繫的通訊員被邪惡綁架,後被非法判刑,我就與另外一位通訊員建立了聯繫。從通訊員被綁架這件事我悟到配合明慧網整理資料是師父安排我刻不容緩的使命。我大概花了一兩個月時間整理好該省的迫害數據庫,然後又花了約一個月時間寫了關於這個省的迫害案例綜述。一開始求大、求全、求多,足足寫了約二十萬字。很快,明慧編輯回信要求縮減到四萬字。我從中看到了自己那種做事追求大、全、多的執著心,於是按照明慧網要求修改了。因為有了數據庫,所以後來圍繞該地區很快又完成了該省女子勞教所對女性法輪功學員的迫害調查報告等文章。

寫完這個系列,我發現明慧網雖然建立了被迫害致死學員資料庫,可是,裏面是一個個案例,幾百萬字,缺少一份系統說明這些被迫害致死學員總體情況的綜述。於是,我鼓起勇氣,開始了一個更加艱鉅的工程──按照數據庫的方法整理所有被迫害致死案例。從下載資料到整理數據庫這個過程,持續了約七個多月時間。期間,公司發生了很多人事變動,客戶也都紛紛不滿意,牽扯我很多精力,但最終都被我恰當處理了。這樣,我每天上班時還能擠出一些時間整理數據庫,回家等家人睡覺後繼續整理,經常工作到半夜一、兩點鐘。

一天下來,雙手僵硬疼痛,尤其右手手指因為一直用鼠標點擊操作而更加嚴重。我幾乎取消了所有交往應酬。就這樣日復一日的幹了約七個多月,然後又花了約兩個多月時間撰寫,前後歷時約十個月才完成了《中共酷刑虐殺法輪功學員調查報告》。這份報告的寫作,對我心性的提高大有幫助,也讓我理解到十年磨一劍的決心。

第一稿出來後,編輯給我提出意見,我沒有完全認同,甚至出現抵觸情緒,但在師父「無條件配合」的法理要求下,最後還是要求自己無條件按照編輯意見進行了修改。在《報告》定稿提交給明慧編輯的當天晚上,我做了一個清晰的夢:明慧網兩位記者扛著攝像機來採訪我。我知道,這是師父表揚我做對了。這件事情,讓我深刻認識到,發揮自己專長、無條件配合他人是多麼重要!

留意到北方某省拘留律師事件,我就配合形勢寫了對這個省中某洗腦班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調查報告。從中我又發現洗腦班黑財是導致洗腦班能夠繼續存在的一個重要原因,於是整理了《洗腦班暴斂黑財的調查報告》等等。

(三)講真相救人貴在堅持

師父在《甚麼是大法弟子》這篇經文中說:「至於救度眾生的事情、講真相的事情啊,很多人做的都不深入,跟人家講兩句,愛聽不聽,不聽算啦,又去找別人了。做甚麼事情啊,有始有終,把它做好,救人就把他救了。」

在講真相這個事情上,我曾經給自己制訂過一個要在短期內必須達到甚麼標準的目標。可是事情往往在開始的時候是不如意的,需要堅持下去才會好轉。因為抱著太明確的目地,做了一陣子就會覺得達不到目地就可能放棄,再做另一件事,還是這樣,不久又放棄。如果幾年下來都是這樣,那麼就荒廢很多時間和丟掉很多機緣,回過頭來就會覺得一事無成,後悔不已。

記得在開始使用真相幣的時候,因為自己平時主要用信用卡支付,上下班開車,一週下來用不了幾張紙幣,覺得量太少,效果不好,一度曾經想放棄。後來調整心態,明白自己是修煉人,應該不嫌少,不在乎影響有多大,只是用心做下去就好。到現在已經好幾年了,儘量用現金,無論是在外吃飯、坐車、購物等等,都會早早準備好,習慣性地夾帶一兩張真相幣付款。在我的影響下,不修煉的家人也幫著用,有時候還主動給我存些零錢打印真相幣。幾年下來,使用的真相幣數量已經相當可觀了。

在使用語音手機方面,一開始也是效果不好。因為每天一上班就忙於工作,下班回家還要照顧孩子,考慮安全,又不能在單位和家裏打語音電話。這樣,一天中也就只能撥打幾十個電話,接通的也不過十多個,多數都是聽了幾句就掛機,全部聽完的沒幾個,在電話中表示要「三退」的更是沒有。面對這種情況,也曾經想過放棄。但最後想到自己是修煉人,不應該在乎量有多少,影響面有多廣,而在於是否用心;也不應該在乎一定由我在電話中給對方做「三退」,而在於讓世人聽到來自神的使者的聲音,播下將來被其他大法弟子拯救的種子。於是我堅持了下來。如今,我已同時在用三部手機播放語音電話了。一天下來能撥三百多,接通的有一百多,聽完的也不少,也有當時就要三退的。一個月下來能接通約三千個電話,一年下來數量也就相當可觀了。現在,同時使用三部手機播放語音電話已經是我每天上下班路上要做的最重要的事了。

以前上下班遇到堵車經常忍不住心煩,現在喜歡堵車。因為只要堵車,車多人多,不僅增加打電話的安全度,而且延長了路上的時間,可以撥打更多電話。以前去上班,心裏老是迫於無奈不情願,但現在發自內心的想到公司上班。因為一到公司,我總能擠出些時間配合明慧網整理資料。

通過這些事情的堅持,我深深感受到,做好「三件事」不是任務,而是我工作、生活的根本意義,是頭等大事。

上下班路上打播放真相語音電話,到公司擠時間配合明慧網整理資料,平時用真相幣,每晚孩子睡覺後發正念,每天早上起來發正念、煉功、學法,其它時間隨時隨機緣講真相,這就是我目前生活的主幹道。但是,經常都會遇到各種各樣的干擾企圖迫使我離開主幹道。於是,我每天就得要求自己繼續提高心性,同時克服這些干擾,儘量讓自己不偏不倚的走在這條路上。這就是我的工作和生活,自然、平靜、充實。我知道,即使需要一生的堅持,我都可以一直這樣走下去。

(四)相信大法、善待大法弟子得福報

對於總經理在我從監獄出來後敢於聘請我為副總經理一事,我時常提醒自己要懷感恩之心。

我算是這個行業的元老了。因為大法賦予的智慧,別人要整天才處理完的事情,我幾個小時就處理完了。在零八年金融風暴中,以及這幾年行業的急劇變化,我都能及時為公司找到新的方向,開發出新產品,從而避免了大起大落,即使在今年經濟整體疲軟的情況下,我公司的業務還在穩步增長。另外,我還有這方面的專著。可是,這些成績也因此經常成為誘使我離開公司的資本,這想法還時不時的就出現。但最後,都因為考慮到自己是個修煉人,求的不是人間的物質利益,不能對不起公司和總經理的知遇,更重要的是不願意現在這個穩定助師正法的工作環境受到破壞,從而都被我一一否定。

有一個戰略公司老闆甚至專門從另一個城市飛來找我,讓我做他合夥人,被我拒絕,於是提出重金聘請我當顧問,也被我拒絕,最後又提出重金讓我在他某個具體戰略項目上擔任專家,我也回絕了。我深刻認識到,這方面大多都是舊勢力挖的陷阱,先給你一些甜頭,如果經受不住誘惑,偷偷背著公司在外攬些私活,或者好好的穩定工作不要,非要自己開創一番事業,就極可能被舊勢力藉此弄得生存都艱難,聲名狼藉,嚴重影響做好「三件事」。

在我們這個行業,員工翅膀硬了就撬走公司客戶另立門戶的事情經常發生,不少和我同時入行的都已經是老闆了。我知道總經理雖然了解我煉法輪功以「真、善、忍」為標準行事,按理不會這樣做,但時不時也會有些擔心。於是我就多次在不同場合對他說,只要你不開口,我是決不會離開公司的。多年來,我在公司的言行也向公司上上下下的人士證實,我是可以信任的。一個客戶對我說,「在這個社會上,好像你這個行業相對純潔些,噢,不對,所有行業都一樣爛,是你這個人比較純潔。」

在時間和眾多事實面前,總經理相信我是個好人,不會對不起公司,更不會對不起他,於是不想管公司了,全交給了我。他的兒子也出色,在國外著名大學讀書成績優秀,正準備讀研究生,最近還獲得該校創業大賽第一名,知書識禮且懂得孝敬父母。現在,這位總經理的主要工作就是住別墅,寫寫毛筆字,開著奔馳打打高爾夫。周圍人都知道,他很滿意自己的生活,很多人也都羨慕他。前段時間他說:「這兩年運氣真是好的出奇,去年和今年,都在同一個月的同一天打出一桿進洞,這個概率簡直就是奇蹟。」

我知道,這些都是因為他善待大法弟子得到的福報。

以上是我個人在中共強加的邪惡迫害下,就如何堅持在一個企業裏穩定地工作,讓「三件事」成為一生都能夠穩定地堅持下去的修煉體會。望同修們慈悲指正。

回顧自己從中共迫害以來的修煉之路,過程中盡是考驗,很多關都沒有過好,一路跌跌撞撞走過來,執著心還是很多,很多事情做得很糟糕,特別是從監獄出來後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幾乎已經不配稱自己是「修煉人」了。這些做得不好的地方,弟子心裏清楚,也都知道悔過。我深深的感受到,與全世界各地大法弟子相比,與大陸衝在一線面對面講真相、發資料的同修相比,他們直面邪惡的那種強大的正念,那種尊師敬法、慈悲、無畏、簡單、精進的修煉狀態,自己真是差得太遠了!

這麼多年來,如果沒有師尊的慈悲不捨,我早已不知成甚麼樣!師父的救度之恩,無以言表!

叩拜師尊,拜謝師恩 合十

(明慧網第十一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