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真相條幅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八日】

師父好!
同修們好!

現向師父及同修彙報這一年裏證實大法的點滴經歷和體會。

製作真相條幅 常人公司生意興隆

幾年來,我們的大法真相條幅,一直由社會上的製作公司製作。這家公司的老闆是一對年輕夫婦,通過大法弟子講真相,他們很支持大法。

記得二零一三年,我們定製了一批真相條幅。將條幅取回展開時,上面寫著「慶祝5﹒13世界法輪大法日」、「慶祝法輪大法傳世二十一週年」──這是我們要求的文字。 隨著條幅的展開,映襯文字的是栩栩如生的彩色大蓮花──這是製作公司人員幫我們添加的!太漂亮了!我們明白,是師父在鼓勵我們,在向我們展示平時認認真真講真相的威力。

今年年初,一位同修跟我說:外地同修要訂做一批真相條幅。我當時說:數量太大了,讓我想一想。經過學法,我明白了:生命都是為法來的,做證實大法的事情是最安全的,不安全的是人心。

我驅車來到製作公司,跟老闆說要訂做一大批真相條幅,他馬上說:「沒問題,只要你們能掛,我們就敢做。」他說「做」字的時候,拉著長聲,看上去是那麼的樂觀、正義、堅定!我很感動。

一天,我去取大法真相條幅時,老闆的父母也在場,老闆幫我將一些紙箱放到車上時,他父親問了一聲:「甚麼呀?」他母親說:「法輪功條幅。」他父親很正常的「嗯」一聲。我與他們說了一會話,他們都明真相,很認同法輪大法。

這些年,這家製作公司對法輪大法的支持,使他們受益良多。在很多同行生意蕭條、支撐不住走向低谷、或者倒閉的情況下,這家公司卻生意興隆,訂單不斷,不僅超市、學校都與他們簽單,就連電影公司也與他家簽訂了二十四小時保證供應條幅的合同。年輕的老闆在幾年裏就買了兩處住房,還買了門市房,又先後買了兩輛轎車。

自心歸正 條幅自動端正

二零一四年八月初的一天,我和丈夫開車去取貨,路過一座大橋,我觀望著橋頭旁的大樓。今年「七﹒二零」之際我在這個大樓上掛了兩個真相條幅:一個是「法輪大法好」,一個是「真善忍好」。這時我看到了「法輪大法好」的條幅,五個字在彩色大蓮花的襯托下,是那麼耀眼奪目。而另一個條幅,字面向牆,外界看不到。我的心「咯登」一下:條幅怎麼翻個了?

因我當時在快車道上,又有隔離帶,只能前行。一路上我都在想著:回來時如何停車、如何上樓、把大法真相條幅翻過來、掛正。當我取貨回來時,從橋上遠遠望向大樓:「真善忍好」幾個字和彩色大蓮花,在陽光映照下,顯得格外醒目、耀眼。條幅已經自動翻面了。我在心中不住的說:謝謝師父!謝謝師父!

前些天,我和丈夫去飯店吃飯,那個飯店在一樓,上邊是住宅。今年「七﹒二零」期間,我在那個樓上也掛了「法輪大法好」條幅和「真善忍好」條幅。我往上觀望,看到一個月前掛的「法輪大法好」條幅依然威嚴的掛在那裏。而「真善忍好」的條幅下半部則擰個勁,只能看見個「真」字。我心裏想:怎麼我掛的「真善忍好」條幅不是翻個兒就是擰勁兒呢?我突然悟到:是我的心性有問題,師父用此形式點化我。我如夢方醒:「真、善、忍」,我一直都在感性上認識,因此怨恨心、爭鬥心也一直伴隨著我,時輕時重……

我突然感到了「真、善、忍」的嚴肅和法力,我似乎突破一層雲霧,認清了我的空間場中的那些敗物,瞬間我的身體感到了一種震顫。我在心裏跟師父說:弟子知錯了,弟子今後一定嚴肅的按照「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謝謝師父的點化,弟子現在就上樓重新把條幅掛好。

我抬頭向上看一眼,準備上樓,神奇的是:條幅自動理順了!「真善忍好」四個金光閃閃的大字,端端正正的,字字奪目,筆筆耀眼。我心裏只有對師父的感恩!弟子只有精進!

這時,一個老闆模樣的中年男子從飯店走出來,看我站在那裏看,他也看。我手指著條幅,他說:「是法輪功條幅吧?」我說是。他說:「你知道不?法輪功要平反啦!」我說世界各地都有煉法輪功的,全世界都說法輪功好。他說:「對!全世界都知道好!」

「等菜熟了一定來啊!」

世人在覺醒,可是邪黨的監獄、看守所等邪惡的黑窩裏還迫害著我們的同修。幾年來,我們堅持去黑窩發正念。

我們幾個同修既是發正念小組,又是學法小組,又是打自動真相語音電話小組。因為去黑窩的路程來回要三個小時左右,所以我們上車的第一件事,是把自動講真相、勸三退的真相語音手機打開;第二件事是學法,主要是學師父在國外講法,有時也根據情況重溫發正念的要領。也許是因為去黑窩發正念的特殊使命吧,所以一路上我邊開車邊聽同修讀法,精力非常集中,師父的每句話、每個字都能深深的打入我的腦海,每個細胞好像都在層層法理中同化,法理像無邊的海洋一樣擴展……就這樣,我們一路學法、歸正,一路在法中昇華。到了黑窩發正念時,真的感到自己頂天獨尊,「有搗毀宇宙中一切邪惡的唯我獨尊的氣勢」﹝1﹞。

去黑窩發正念的路上,也時常遇到等待得救的世人。一天,我在路上看到了一個放羊人,當我的目光從他臉上掠過的瞬間,嚇了一跳:他的臉像粘著一個黑色的罩,很嚇人。他看上去能有五、六十歲,臉是燒傷的。我的心裏升起一種憐憫。

我把車停了下來,走到這個放羊人身邊和他打招呼:「你好!放羊呢?」他答應著向我走來,我問他放羊累嗎,他說不累。我問他多大歲數了,他說二十三歲。他說臉是十六歲時學修車時被汽油燒的。我對他說:「孩子,阿姨是煉法輪功的,今天看到了你,聽了你的遭遇,阿姨心裏很難過,你記住阿姨的話,記住:法輪大法好!常念『法輪大法好』以後你會有福報的。」放羊人說:「謝謝阿姨,我記住了。」我又幫他退了少先隊,我告訴他:「雖然你被燒傷了,今天知道了大法真相,你的生命就是幸福快樂的。無論你以後遇到甚麼挫折,一定不要氣餒,記得法輪功阿姨告訴你的話: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眼睛一亮,我說:「祝你永遠幸福快樂。」他說:「我祝阿姨永遠幸福快樂!」我們揮手告別,車子起動了,他還在揮手。我的心被深深的揪著,那面目全非的臉,那雙期盼可憐的眼神……想到眾生為等法,付出如此的代價,想到被自己錯過的無數的眾生,我的心極度自責,決心以後不錯過講真相的機會。

去黑窩發正念的路上,我經常停車去講真相,世人本性的一面在渴望得救。一次,路邊有個賣水果的,我用真相幣買水果,對他說:「你看,錢上有字,知道為甚麼嗎?」他說:「不知道。」我就給他講法輪功真相和「三退」真相,旁邊有個騎摩托車的男子來買香瓜,也在聽,最後我給他倆退了邪黨團和隊。當我要離開的時候,賣水果的突然跑過來與我握手,說:「太感謝了!太感謝了!」騎摩托車的也來與我握手,說:「謝謝了!」

一次在黑窩附近,遇到一個退休的獄警和他妻子在種菜,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告訴你真相。」他很認真的聽著,說自己是監獄後勤的,沒迫害過法輪功,還說自己是黨員和團員,聽說過「三退」,但是沒退。我說今天你退了吧!他說行。

我要走的時候,他和他妻子都說:「你拿些菜走吧!」當時他們的地裏剛種上菜,只有小蔥長出來了,他們就給我拿小蔥,我謝絕了半天,他妻子就說:「那等菜熟了,等結苞米了你再來!」我們離開時,他們夫妻倆還在招手,喊著:「等菜熟了一定來啊!」我深深感到:世人是多麼期盼聽聞法輪大法真相,得到救度啊!

我在學法、背法時,法理的內涵也在不斷的展現,我常常會隨著法理內涵的展現,進入法理展現的那一境界中遨遊,無邊無際,我會忘記世間的存在,每當我的思維回到世間的瞬間,我的心會有微動,有時我會默默的落淚。我越來越感到大法的威嚴和法力的無邊,我的正念也隨之越來越強,我真的感到邪惡不夠一個指頭捻的。

師尊為我們付出的太多太多了,師尊賜予我們的太多太多了。弟子無法用語言表達對師尊的感恩,只有精進!精進!再精進!

個人的點滴體悟,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請指正。

合十。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三》〈正念〉

(明慧網第十一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