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被綁架之後的反思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月十九日】今年七月份僅兩天時間,我市有三十多名大法弟子遭綁架。時隔一個多月的時間,我看到各縣市又有多名大法弟子遭綁架的消息,警察入室搶劫大量私人物品。由此我想起了二零一八年秋天的一件事。

那是一個晚上,我市一同修得到了一個可靠消息,說邪惡要在本週五晚上統一行動抓捕大法弟子。於是,該同修一刻沒停通知所有認識的大法弟子,並告訴他們再迅速的通知他們所認識的同修,再讓同修分別去通知:大家整點齊發正念,解體邪惡,決不能讓他們的陰謀得逞。當該同修通知到臨近區域的一個同修時,得知該地區上週五晚上已有幾名同修同時被抓捕了。這一訊息使得我市大批同修很快就形成了一個整體,馬上行動起來,每個整點不落的發出強大的正念。到了週五那天下午突然電閃雷鳴,傾盆大雨從天而降,一直持續到晚上很晚。在天象的配合下連續兩天的發正念如同一場激烈的正邪大戰,終於在風平浪靜中結束了,企圖瘋狂抓捕大法弟子的陰謀被徹底解體了。

這一次激烈的正邪大戰真實的展示給我們:「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1]。凡是參加發正念的同修們都還記憶猶新吧。

師父告訴我們:「到了這一步了,那考驗大法弟子的那些個因素已經不多了,那煤渣已經沒多少了,再煉真金煉不了那麼多了,所以,你說這火是不是要滅呀?要滅。」[2]

可是師父並沒說已經「滅」了呀,是不是我們整體出現了問題才造成了我市今年七月份僅兩天時間就有三十多名大法弟子遭綁架的事件發生?

當我們在第一時間得知這一事件的時候,大部份同修都馬上警覺、重視起來,在保證四個整點發正念營救同修的同時,在其它時間儘量抽時間營救同修。在師尊的加持下,在外部同修發正念配合下,在兩個月的時間有近一半的同修回來了。他們中有一直給警察講真相的,也有以其它緣由回來的。但卻反映出一個問題,說明被抓的同修或是沒被抓的同修不是沒有正念,而是正念被強大的執著和較寬鬆的環境消減,心性有漏被邪惡抓住迫害的藉口。

那麼為甚麼在壓力下才被激發出正念呢?說明我們沒有注重平時的修為,或被幹不完的家務、瑣事纏身,或被親情、兒孫牽絆,三件事鬆懈、懈怠而不自知。

師父說:「但是只要它沒結束,那邪惡照樣是邪惡,就像那毒藥,它就是毒藥,你讓它不毒,它做不到,所以大家不能掉以輕心,在修煉上儘量別叫舊勢力鑽空子。」[3]

師父在答弟子問題時講:「可是你為甚麼不想一想,為甚麼干擾你?為甚麼能夠干擾的了你?是不是自己有甚麼執著?放不下的?為甚麼就不看看自己呢?真正原因是在自己這兒,它才能鑽了空子!」[4]

我們當地的每一個同修真得問問自己:我是在真修嗎?為甚麼干擾不斷?

能按師父講法做的同修,是因為他們清楚自己是大法修煉者,迫害停止與否都要時刻用正念,用正念做好三件事,用正念對待家庭瑣事及周邊的環境。有的同修做不到是因為沒有真正理悟師父的法,而是從師父的法中挑選符合自己觀念的,甚至是按照自己的思維曲解的理解法的內涵。由於不能正悟,就在親情的裹挾下,在物慾橫流的薰染下,在強大利益的誘惑下,失去真我,忘記了自己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是以救度眾生為己任的這一重大使命。

以前曾與一些同修交流,接觸時,發現了很多問題,針對一些問題雖然交流過,但並沒有引起一些同修的重視。

有一些同修做的非常好,能夠平衡好家庭,得到親人、孩子及丈夫或妻子的支持,不牽扯他們的精力,使他們全身心的做著證實法的事,家裏的孩子、親人自然得到了福份,他們心想事成,有好的工作,有令人羨慕的高工資。孩子、親人都說這一切都是師父的給予。

但也有一些同修卻把大部份時間用於掙錢、攢錢上,有的同修一心賺錢忽視了大法弟子應當做的「三件事」,四、五十歲就被病魔假相奪去了肉身;有的長期處於「消業」狀態;有的被綁架到看守所;有的被邪惡鑽了空子,辛辛苦苦賺的錢回過頭來被警察勒索去了。有的當保釋金交給警察了,警察連收條都沒給。有的抄家時被警察非法搜走,少的一兩萬,多則十幾萬。有此執著的同修是不是應該以此為戒,吸取教訓?!回歸正途!

還有,個別同修對同修拿出做真相救人的錢不夠慎重,主要出現在起著協調作用和資料點的同修身上,這種現象一直存在。本地過去有幾個負責協調的同修,有的有經濟來源,有的沒有經濟來源,都或多或少的在吃住用方面不嚴謹,花費大法資源,有的邪悟至今沒能走回來,主要的不就是舊勢力抓住他們的短處不放過他們嗎?我們要吸取教訓,切莫花費和浪費大法資源。同時,也要做到專款專用。同修出資是資助同修的,同修不收我們就要如數退還。同修說是做資料救人用的我們就要把錢花在該花的項目上,同修說是給新唐人或大紀元的,在現階段聯繫不上就應如數退還給同修,而且在這方面師父早就有過講法,不收大陸同修的贊助。我們一定要完全照辦,不要以個人的認識或觀念隨便改動給挪用,才對得起同修對你的信任,才不辜負同修的那份心意。

這裏特別提醒的是個別同修把同修資助救人的錢不要在自己手裏存放太多,多了要及時分給所需要的資料點,如果都夠用就不要再收,同時與資助的同修講清原委,或告知我們有需要的時候再找你。同修會理解、接受的。因為我們當地在過去就出現過幾起同修被綁架時被邪惡搜刮去很多錢,有一個協調同修被抄走五萬多,一個被抄走十幾萬,還有一個協調同修兩次共計二十多萬元都被惡人抄走。

同修的錢都是為了救人的,在我們手裏損失了,我們怎麼能這麼不負責任呢?而出錢資助的同修也要考量接錢的同修的修煉狀態,不是你資助了就完事大吉了,或有功德了;假使同修把錢花在不該花的地方,同修還造業了,如果同修把錢用在自己的執著上,做一些與正法、救人關係不大的地方,是否造業了呢?出資的同修和收資的同修都應當以法為師,權衡利弊,不可想當然而為之。

還有,一些同修也都或多或少的流露出對時間的執著。有的甚至說不需要發資料了,不做真相資料,只講就行。之所以出現大面積被迫害,不就是我們沒做到位、救人的力度不夠嗎?怎麼能說不需要發真相資料呢?而對精進實修的同修沒有造成干擾,這些同修該發資料照樣發,該講真相照樣講,在所謂的敏感日也從沒停過。發資料最多的同修每月能發近千份,有工作的同修每月也能發兩百份左右,這是精進實修的同修。而不精進的同修大多數都是不工作的,有年長的也有年輕的,每個月卻只發幾十份真相資料,有的甚至真相期刊一本不發,真相一個不講。單從數量上就已經看到修煉狀態如何了。數量不能決定一切,但修煉人總得有個不斷提高的過程,不能總停留在一個層次或狀態中,從發的少、講的少到多發多講這個量變的過程,也是心性在逐步提高的過程,師父告訴我們:「修在自己,功在師父。」[5]「心性多高,功多高。」[5]我們最終達到境界的昇華過程實際也是師父的無償賜予。

大家的交流中指出了一些人的認識是極端的、是錯誤的,但是有些同修並沒有真正的從內心轉變過來。他們還固守著「今年就結束」這一強大的執著。還說是師父說的。把自己的執著、偏見強加給師父,以此蠱惑了一些法理不清的學員以及修煉二十多年的同修也被帶動。有的已被綁架,有的已被奪走了肉身。周圍的同修應當醒悟,儘快歸正自己。

師父說:「師父早期的安排就是今年結束迫害,(眾熱烈鼓掌)前後二十年。」[2]師父講的是早期的安排並沒有說今年就結束。師父在講法中還告訴我們:「大法弟子要做好三件事,如果不修好自己,那就做不好。」[2]

師父告訴我們:「大家把剩下的事做好,用你無悔的修煉過程走向未來。祝你們會有所悟、會有所成!」[6]

我們每一個同修尤其是執著結束的同修都應問問自己:我們修沒修好自己?做沒做到精進實修?用沒用心學法?還是一學法就犯睏或是老溜號?明擺著是邪惡干擾卻不去突破;還有的修煉人,甚至是修煉二十多年的老同修不學《轉法輪》,只聽師父的講法錄音,說聽法不困,還不影響幹活。我說這樣的同修是真的不知道這部大法《轉法輪》有多麼珍貴!才敢輕言不學《轉法輪》。不學《轉法輪》怎麼能做到時刻用師父的法指導我們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呢?光聽法,這就算修煉了?這也是大法弟子?我覺的這怎麼能配得上師父給予我們的無上榮耀: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的偉大稱號?!真的結束那一天,自己衡量一下,夠師父要的標準嗎?

還有一些人發正念時,不是迷糊就是倒掌,甚至兼做協調的同修發正念時多少年了還一直倒掌。師父告訴我們:「其實真能靜下來的時候那一念就足以驚天動地、無所不能了,一下子簡直把你所覆蓋範圍之內一切都定住、抑制住一樣。你像一座山,一下子都抑制住它們。不要思想老不穩哪,不穩就做不到那一點。」[4]

對照師父的法,倒掌的同修能達到發正念的效果了嗎?幾次交流有些同修只是表面上認識,內心根本沒動,自身空間場長期得不到清理,怎麼能突破現狀而提高上來呢?

我們真得靜下心來好好的向內找一找自己了。為甚麼有的同修能做到,為甚麼我們做不到?

師父告訴我們:「靜思幾多執著事 了卻人心惡自敗」[7]。

師父說:「那人心中各種各樣人的想法,各種各樣的思想來源,都會對你進行干擾。你的思想無論符合了哪一類生命狀態,哪一類生命馬上就起作用。」[8]

師父的法是講給我們修煉人的,既然想修煉,那就按照師父說的去做,不要按照自己的認識打折扣。把滿腦子人的東西倒出去,把內心的根本執著挖掉它,讓自己溶於法中,用師父的法指導自己的言行,修好自己才能多救人;才配當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有同修在夢中看到法船來了,扔下手中的包袱才登上法船。這個夢提示我們,抓著任何人的東西是上不了法船的,只有放下!那麼我們在這把火快要「滅」的最後時刻再不放下,恐怕一切都追悔莫及了。

慈悲偉大的師尊賜予了我們全宇宙最最無上的榮耀:師尊的親傳弟子──大法徒!這是何等的殊榮!我們卻因為修不去的種種人心擋住了隨師回家的路,那一天的到來對精進實修的大法徒來講那是大圓滿!而對於種種執著不放的同修來講,那意味著甚麼?

所以說同修們千萬不要再執著這執著那了,按照師父說的去做。師父告訴我們:「大法修煉與其它宗教和修煉是不同的,因為大法弟子是有使命的,是在個人走向圓滿的過程中要救度眾生的。因為世人多是天上下來為得法而轉生成人的,所以大法弟子必須承擔這個責任,這也是大法弟子的偉大,因為你們成就的是大覺!希望大家多學法,多講真相,走好每個人的修煉之路。」[9]

在師尊正法即將結束最後的時刻,師尊慈悲,還是給我們留下了最後的一線希望:「無論中國大陸,還是在中國大陸以外的學員,希望大家都能抓緊最後的時間做好、做的更好。特別是那些沒有做好的,你趕快抓緊時間做好,機不可失。」[4] 「有沒做好的,現在還沒結束,那就做好你們該做的!」[10]

我們該做的就是聽師父的話,學好法,去執著,精進實修,多救眾生,兌現我們的史前誓約,用我們無悔的修煉回報師尊!

千萬不要再執著錢財、執著親情、執著結束,放下一切人的東西,才會得到神的果位!珍惜這最後的機緣!切記師尊的告誡「機不可失」[11]!

有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弟子叩謝師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三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6]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加拿大法會》
[7]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別哀〉
[8]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9]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南美洲法會》
[10] 李洪志師父經文:《參加歐洲法會的大法弟子大家好!》
[11]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東部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