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歲劉紹君在遼寧女子監獄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撫順市65歲的法輪功學員劉紹君2018年4月23日被綁架構陷,被非法判刑兩年半,2019年被劫持到遼寧女子監獄繼續非法關押迫害,身心受到嚴重的摧殘,出獄身體虛弱,精神恍惚。

下面是劉紹君老人自述她在遼寧女子監獄遭受的迫害:

我是2018年4月23日被綁架到撫順看守所的,近一年的時間裏遭受了強制值班、勞動,班長的謾罵、欺侮、限制上廁所等迫害,身心受到嚴重摧殘(導致血壓高180多,心律124下)。

2019年1月我被遼寧望花法院冤判2年6個月,同年4月16日被非法投入遼寧女子監獄七監區八小隊,4月17日開始由兩名犯人(包夾)帶我在生產車間庫房進行所謂的「學習」,對我強制洗腦。我不配合她們的一切要求、命令、指使,於是她們強制讓我「站軍姿」,從早晨4點40分到晚10點(除吃飯、洗漱、上廁所、出工路上),並限制一切自由,不讓與任何人說話,限制上廁所,用文革式大批判的方式羞辱,謾罵污言穢語不堪入耳,強行放污衊大法與師父的邪惡錄音……等方式對我身心摧殘!我給她們講真相並鄭重告知,你們這樣做對你們不好。她(阜新職務罪犯吳瑞)說:我不怕!你好就行了,這是我的工作!鄧科長(鄧捷)說了「不重過程,只重結果」。

由於長時間站立,我的雙腿腫得像大象的腿,穿鞋走路非常吃力。她們明著扶我走,實際上不懷好意連拉帶扯往前小跑,並惡語相加「你的雙腿馬上就廢了,以後得截肢坐輪椅,徹底的廢了」!恐嚇我。她一看這招不行,又改為讓坐著,坐那種凳面花紋凸起的塑料凳,由於長時間的坐著(軍姿),屁股破了被汗水一泡非常疼(當時已是夏天),累了睏了稍微動一下,閉一眼,就被喊叫惡語謾罵!此招不行又加長站立時間,由晚上7點到12點,早4點到晚7點,僅睡4個小時(睡光板床)。

由於白天坐一天晚上8小時站立,幾天後我的血壓上升到180。她草草收場,然後又用邪惡卑鄙的手段在我的所有衣物上手紙上寫污衊大法與師父的語言,我拒絕穿鞋,只穿襪子在雨水,泥水中行走於車間與監室、廁所之間。在「庫房」所謂學習時,惡人寫污衊大法與師父的大塊紙往身上貼,往地上扔……不讓按時上廁所。由於所謂「學習」期間不讓接見,家人無法打錢,我無錢買任何東西,沒有手紙,她們不讓借,不讓別人給,我只好用生產布料(邊角廢料)一小塊布反覆擦,用後藏在內褲裏,後被包夾發現搶走,只好用生產用紙,撿別人丟的廢手紙,便所筐裏紙……八月末,讓我下小隊幹活。十二月左右七監區八小隊隊長邊曉思當我面宣布我的「學習」結束。

2020年4月16日,獄警以所謂「驗收」為名,強行讓我第二次「學習」,這次她們用4個犯人包夾我,由兩名科長帶隊:一個鄧捷,另一個鄭春豔。頭一個月幹活,一個月以後開始迫害,整天站,吃飯、穿衣都不讓坐,不讓上廁所,限制一切自由,與外界隔絕。強迫我蹲著,我拒絕!她們氣急敗壞地把我帶到三樓會議室內(沒有任何監控),對我一個65歲的老人大打出手,連踢帶拽,揪頭髮摁我蹲下,我不配合,高帆(40多歲詐騙犯)一個飛腳踹在我左胸肋下,立刻我疼痛難忍,一個多月才見輕。吳瑞踢我、揪我的頭髮掉了一地,頭痛了好幾天。

第二天鄭春豔科長不讓我回監室休息,把我安排在二樓監室隊長辦公室,在外屋用衣箱間壁一個小地方(大約2*3米)。此隊長辦公室沒有任何監控設備,一呆就六天,高帆、吳瑞二人看著我,不讓睡覺,逼蹲、站、走,一夜不讓去廁所,吳瑞個人到外屋用方便麵桶尿尿,我要方便不讓,並說:「別跟我比,我們不一樣」!這是晚間。

白天在車間隊長辦公室倉庫內所謂「學習」,室內沒有任何監控設備,遠離人群,幾乎與世隔絕,一天不讓上廁所,我三次小便失禁尿褲子,不讓換。用膠帶將我的雙手、胳膊綁到背後銬在暖氣管上,蹲不下,站不起,往飯裏投不明藥(丁鳳君出去打午飯時往飯裏下藥,被一犯人看見)。我發現後,拒絕吃飯,她們藉口我不吃飯為由,對我進行強迫灌藥。她們一個(吳瑞)摁著我,一個(丁鳳君)拿勺,高帆野蠻強行灌藥。我不張口,她用手惡狠狠的掐我腮,立即我的腮被掐破流血,三次沒灌進去,她們氣急敗壞地踢我打我,我喊,她們用膠帶二次封我的嘴。

當時我的左臉腫大變形青紫(我當時看不見),在晚收工回監室時在門口(隊長辦公室門口)被一名犯人看見嚇得驚叫一聲:「嚇死我啦!」左臉從眼睛往下全部青紫、腫大、變形,後來過好幾天我在洗漱間鏡子看時,我自己都看著可怕,這哪是我呀!她們怕別人知道她們的邪惡,收工時讓我戴口罩,穿長袖衣(胳膊被膠帶纏勒破好幾處)以掩蓋其罪惡,迫害的真相。我不戴口罩,把袖口挽起來讓別人看,以事實揭露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事實。

高帆揚言說:我們有的是辦法對付你,不說不寫嗎?我們有藥,那時讓你幹啥就幹啥,讓你說啥就說啥!邪惡到了極點,六天六夜不讓睡覺,加上對身體的摧殘,精神上的折磨,導致我語言、記憶力減退,看牆壁都是凸起的,在室內轉向,精神有時恍惚,迷糊心跳,後背疼直不起腰,走路晃。高帆取笑我說:你以前往一邊歪,現在是S形了!看你那樣!

迫害期間正是端午節,所發的水果及個人購買的食品不讓吃,有的爛掉。一年半沒上一次超市,每月訂貨(日用品、食品)100元,所謂「學習」期間不讓訂購。

一年半的迫害身心受到嚴重的摧殘,帶著一個虛弱身體,幾乎崩潰的我回到家。

撫順73歲的張石英在遼寧女子監獄遭受的迫害

遼寧省撫順望花區現年73歲的張石英,老伴61歲那年不幸癱瘓在床上,她面對現實,以苦為樂,十一年伺候著丈夫,裏裏外外都由她來忙碌,鄰居都知道她是個大好人。張石英2017年9月20日被工農派出所警察綁架,被非法判刑三年,被劫持到遼寧女子監獄,被強制轉化迫害。張石英老人說:2018年9月的一天,我住的監獄號長李秀蘭自稱自己是牢頭獄霸,那天她夥同邪惡的罪犯王豔霞找我,李秀蘭拿一張表讓我在表上簽名,我一看上面有「轉化」兩個字,我說:我不「轉化」我不簽,李秀蘭看我不簽,就和王豔霞罵大法師父,又放聲大叫,不簽就把你師父的名字寫在你的褲衩上,手紙上,看你怎麼辦?我堅持不簽,這時李秀蘭把我的名字寫表上了,然後抓住我的手讓我按手印,我把手握的緊緊的,李秀蘭累得直冒汗,王豔霞在一邊大叫馬上就寫,這時我難過的把手鬆開了,李秀蘭馬上抓住我的手按上了手印。幾個月後李秀蘭又拿來一張表,又讓簽名,我仔細一看還有轉化之類的詞,當時和李秀蘭頂起來了,我大聲說:「我堅決不簽,就不簽!」這時李秀蘭向我撲來,狠狠地打我嘴巴。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