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得大法 人生改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一月三十日】我的父母親和舅父都是練道家功法的,在我記事時,母親說在我出生那年就收我為道家弟子。我五歲那年,我的父母每天晚上跪香,就讓我跟著跪香,開始跪,還墊個墊子,後來稍大點,就跪鐵鏈子,跪完一炷香才能站起來。

我有五個舅父,在我十幾歲那年,舅父給我說:將來有一種功法,叫萬法歸宗的法傳出,可不知是甚麼法。在我修道的三十多年中,只知道跪香用意念就能長功,從來沒有在心性上提高過。所以甚麼壞事都幹,還樣樣精通,吸煙每天三、四盒,喝白酒能喝一斤,尤其是賭博全都會,由於吸煙過多,晚上睡覺得枕兩個枕頭才能入睡,咳嗽吐痰,還有胃病,吃飯不能吃飽,還不能吃硬的食物。我一米七多的個頭,體重才一百一十斤。就這還不算,就在一九九八年夏天,我得了一種病,中醫說蛇纏腰,在腰部轉一圈有十公分寬,起著水泡,疼的受不了,打點滴半個月,水泡才沒了,但是肉皮疼,穿衣服都困難,只能吃藥止疼,家裏都成藥鋪了,啥藥都有,才三十多歲的我搞了一身病,再加上從小我就心急,脾氣暴躁,看誰都不順眼,找不著人生的出路,真是苦不堪言……

一九九八年十月二十六日那天,是我難忘的一天。我在家中坐著,有一個多年不說話的鄰居,手裏拿著一本書,進門笑著跟我說:你看看這本書吧,能改變人生。我接過書放那後就想:這是甚麼書啊,能把人改變成這樣。我拿起書就看了起來,兩天就看完了一遍《轉法輪》,看完後,想起了舅父說的萬法歸宗的法要傳出,原來這就是萬法歸宗的法在眼前。當時我激動的眼淚都流了下來。第三天我就和我妻子到煉功點上去煉法輪功了。

我村一共才三十多戶的人家,就有十幾人修煉大法,就像師父說的:「果然有緣能悟者,倆倆相繼而來,入道得法。識正邪,得真經,輕其身,豐其慧,充其心,乘法船悠悠。善哉!奮力精進,直至圓滿。」[1]我們每天晚上學法,早晨四點起來煉功,一天有用不完的勁,心裏特別開心。

由於造了很多的業,我在煉第五套功法盤腿時下了苦功,別的同修幾天就能雙盤上,我卻連單盤都不能,在我們點上,我腿最硬,我把玉米裝進袋子裏,有五十多斤,先把腿單盤上,翹得很高,用裝玉米的袋子壓在腿上,疼得我一身一身的汗,鬧心,後來想起師父的法::「勞其筋骨,苦其心志,身體不舒服,心也不舒服。有些人盤腿怕疼,拿下來了,不想堅持。有些人盤腿時間稍微長一點,就受不了。把腿一拿下來,白煉。一盤腿疼了,趕快活動活動完了再盤,我們看這就不起作用。」[2]想到師父的法我就一分鐘一分鐘的堅持,直到半小時煉完,才拿下來了腿,一直這樣堅持到半年後才能雙盤,雖然腿疼的厲害,可心裏特別高興。

再有,我從十幾歲就吸上了煙,煙癮很大,以前戒了幾次沒戒成。剛到煉功點上還想吸,可只要點上煙吸就吐,不能吸,就像師父說的:「我勸大家,真想修煉的從現在開始你把煙戒了,保證你能戒的了。在這個學習班的場上沒有人想到抽煙,你要想戒,保證你能戒,你再拿起煙抽就不是滋味。」[2]從那起,我很輕鬆的把二十多年的煙癮戒掉了,把酒也戒了,把所有的惡習全部去掉了,師父給我淨化了身體,把我所有的病狀全部給拿掉了,使我真正感受到無病一身輕的狀態,從110斤的體重增長到160斤。

一直到現在,我沒吃過藥沒打過針,師父說:「一人煉功全家受益」[3]。從修煉起,我一家人過上了幸福美滿的生活,真的感謝師父的救度之恩。

我得法不到一年,江澤民及邪黨就開始了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的瘋狂迫害,我自覺的擔負起自己的使命,兌現著自己的神聖誓約。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聽說公安抓了大法弟子,我和本村的幾個同修去了北京上訪,想給政府說說自己的修煉體會和心得,可是剛到天安門廣場,就被便衣警察推上車,拉到了一個體育場,又換車拉到保定公安大院,然後又被各市縣鄉村的領導接回家中,從那以後我成了出名的人物,派出所隔三差五的來家騷擾搜書,還把我的錄音機給搶走了,強迫我去派出所照相,按手印,我的家人和孩子受到極大的傷害。

從那起,我和同修們為了證實大法,還師父清白,讓世人明白真相,騎車到鄰村,發資料,粘不乾膠。有一次騎車到幾十里外的村莊發資料,在回家的路上,天上刮起了大風下著大雨,心裏背著師父的法:「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4]。風雨無阻的前行。

最險的一次,我開車拉著同修,到幾百里的外省縣城去發資料,正是在十月一日的前天晚上,到半夜時間,正在粘貼資料,被巡邏的便衣警察跟上了,我看著不對勁,就拉上同修往市外的路上走,警車跟的很緊,我想甩掉他們,開車走出大道進了小路,誰知路不熟,開車進了一家工廠沒路了。警車也跟了進來,把我的車堵住了,我下車先問起他們上高速的路怎麼走,他們不給說,還盤問起我們,要身份證,我沒等他們下車,順手拉開車門,倒了一下車,就離開了工廠,又上了大道,他們緊跟其後,當時車裏還有一大包資料,不能讓他們攔住,同修們發著正念,求師父加持,我開車在路上,我的時速在一百二十公里以上,他們還是緊追不放,還一直想超我車,我左右打著方向盤。不讓他超過,在師父的保護下,跑了幾十里的路才甩掉警車,上了高速又回到了我們省的邊界,又把沒發完的資料轉了幾個村莊才發完,天明往回家的路上趕。

從迫害後我家成了煉功點,晚上在一起學法,聽說哪裏有物資交流會,就拉上同修去趕會講真相,勸三退,一天少至幾十,多至一百多的三退名單。

我的工作是搞室內裝修的,我時常按照師父的教導做,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儘量為客戶多付出,少掙錢,把活做好。在同行中,別人沒活,我的活做不完,都是一戶介紹一戶的做,是我做過的戶都成了好朋友,把真相講給了每一戶的家庭成員,大部份做了三退,其中包括派出所所長和中隊隊長等。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悟〉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正念正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