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身經歷:迫害好人遭惡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七日】二零零一年七月初的一個晚上,我為同修送師父新經文回家,老遠就看到家裏燈火通明的,感覺有些怪。果然等在樓下的女兒告訴我:家裏有警察。當時心裏一震,預感到不好,但我還是上樓了。心想,大法弟子做好人,要堂堂正正沒啥可怕的!

進屋後我看到丈夫驚恐的眼神,他掃了我一眼沒說啥。看到這滿屋子警察,我就全明白了。我說你們要幹啥?其中一人說:沒事,就是找你談談。接著就一個個輪番勸我去派出所一趟。說是「把事情講清就回家」。

因為我丈夫是體制內的人,在當地有一定的影響,他們沒敢當著我丈夫的面粗暴綁架,就是一遍一遍的「勸」讓我自己跟他們走。

我堅持不去,他們就是不離開我家。時間一刻又一刻的過去,眼看夜深了他們還是不走,就這樣僵持著。

最後我想,這樣不是辦法,影響家人和鄰居休息。正念一鬆,就和他們去了派出所。後來家人說:我前腳走,後腳就被他們把家翻了個底朝上,劫走了我的全部大法經書和真相資料等。

一、通靈老鼠只咬看守警察

一到派出所,就不是「把事情講清就回家」的問題了。警察把我銬到暖氣上,留了兩個人看著我。

在那個黑暗恐怖的長夜裏,發生了一件離奇的事情,二十年後的今天我仍然記憶猶新。

時過午夜,看得出兩個看守都睏乏了,她倆躺床上睡下,我的手被銬在暖氣管子上,只能側身坐在地上,這時並無睡意。屋子裏出奇的安靜。

突然,其中一個看守「嗷」的一聲跳了起來,原來她被一隻大老鼠咬了。兩個人雞飛狗跳的撲抓老鼠,抓了半天沒抓著,就又睡下了。不大工夫,另一個看守也「嗷」的一聲跳了起來,她也被那耗子狠狠咬了一口。

我在地上,她們在床上,那耗子不來咬我,卻繞著彎兒跑到床上咬她們。原來這老鼠也是通靈性的。知道誰善誰惡呀!

整個後半夜,那兩個看守都在抓老鼠,因剛上床就又被老鼠咬起來了。而我看著這一切,全然沒有自己深陷囹圄的感覺。這倆人真是又好笑又可憐。

二、使用高壓電棍迫害 警察滿嘴燎泡不能吃飯

第二天,第一個審我的是一個公鴨嗓警察。他把我呈斜大字型銬在鐵柵欄上,叫囂著:「啊!別人都把你說出來了,原來你就是這裏的頭子呀,趕緊交代你的問題、交代你們的同伙吧……」

我平靜的告訴他:大法沒有組織,更別提甚麼頭子不頭子了,大法只是教人做好人,媒體上說的和我們大法修煉不沾邊……

看我不配合他,就歇斯底里的大喊大叫。我就再也不說話了,心想,你愛咋嚷嚷咋嚷嚷,我不理你。

後來換了一個甚麼指導員,「平心靜氣兒」的誘騙我說出同修。作為大法修煉者,你再怎麼誘導,我也不能跟著你們瞎編陷害好人吧。

他們看我「軟硬不吃」,就從鄉下調過來了一個專施電刑的警察用電棍電我。只見這個警察手舉電棍,先電在鐵柵欄上讓我看到,嗤嗤冒出一溜火花,緊接著他開始電我,可到了我身上卻沒有了放電的聲音,我也絲毫沒有疼痛的感覺。我知道是師父給我擋下了。無法感激師尊的慈悲,當時真想哭,但面對邪惡我不能哭。

其中一人說:是不是沒電了?就讓旁邊的武警去充電,過了很久他們感覺電充足了,那個鄉下警察居然無恥的邊電我,邊說:「聽說你還會跳舞啊,你不是會跳舞嗎?你跳啊!跳啊!」他瘋狂的電我的雙腳,電完左腳電右腳,一邊電我的腳一邊奸笑,叫喊著:「你們不是說報應嗎?來呀!報應呀……」

看到中共警察心理變態到了如此地步,我真的說不出心裏是啥滋味。

第二天,那個心理扭曲用電棍電我的警察真的遭報應了──滿嘴燎泡,吃不了飯、說不了話。那警察也大概意識到是自己遭惡報了,聽說他再也不接警棍電人的這活了,後來就再也沒見到他了。

警察非法審我無果,就把我投到了看守所。

看守所裏滿滿一屋子都是同修,因為抓人太多,他們釋放了不少普通犯,看得出同修們大多都被警察打過。

有一同修在地鋪上趴著。她是一位五、六十歲的阿姨。原來她整個後背都被打的黑紫黑紫的。這些年輕力壯的警察,你們也有父母兄弟姐妹呀,怎麼就下的去手啊。這就是共產邪黨標榜的「以馬列為指導社會主義制度」下的警察,其實我看到的這些,也不過是中共邪惡的冰山一角,據明慧網報導,從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開始到現在二十年裏,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有名有姓的大法弟子已有四千多人了。觸目驚心又令人髮指的罪惡數不勝數。

晚上脫襪子時發現,我的腳被高壓電棍電出了許多大大小小的窟窿,最大的一個有核桃那麼大,血肉模糊已經和襪子粘在一起了。看上去電棍燒傷如此嚴重,我卻一丁點沒覺的疼痛(所以一直到晚上脫襪子時才發現)。有師父的保護高壓電棍甚麼也不是,中共小丑更啥也不是了。

我從小是一個嬌嬌女,因為上邊一個姐姐下邊一個妹妹先後夭折,父母視我為掌上明珠,從小到大他們對我百般保護,長這麼大從來沒人觸過我一次手指頭。可是因為修大法做好人卻遭到中共惡警高壓電棍如此暴行,如果不是師父保護,我怎麼能扛得住呢?想到慈悲的師父為弟子的承受,我的眼淚不停的流啊流啊……

一個月後,在師父的加持下,我堂堂正正走出了中共惡黨的看守所,從新溶入正法洪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