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絕路逢生 難中不忘多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一月十八日】修煉大法前,五十多歲的我就是疾病纏身有名的藥罐子,曾經患過乙型肝炎、子宮肌瘤、風濕性關節炎、心臟病等多種疾病,多次住院也未能治好。屋漏又偏逢連陰雨,晴天一聲霹靂給這個家庭又傳來了噩耗,大夫告知我又患上了甲狀腺癌,對我來說像天塌了一樣。

我母親三十三歲死於肺癌,妹妹四十來歲死於乳腺癌,到我這又患上了甲狀腺癌,我知道肯定是在劫難逃了。當家人在一起時從不敢在我面前提起此事,也常看到老父親看到我時眼含淚花的避開我。我內心痛徹,暗自流淚,問蒼天,大家都公認我是好人,還說蒼天有眼,為甚麼對我如此的不公,讓我的人生如此不幸,天理何在呀?單位領導和同事們都為我惋惜。但我上有老下有小,表面上又裝作泰然自若,有時強作笑顏,但心裏真的是好苦啊!背地裏跟老伴交代了後事,又做了第二次大手術,大夫讓我化療,提起化療我就心有餘悸,因我曾親自帶妹妹化療,目睹妹妹化療後上下像扒了一層皮,痛苦萬分,也未能保住性命。

一、大法在我身上展現的神奇

在我心灰意冷絕望之際,我的姑姑從外地來看我,給我帶來一本《轉法輪》,說是寶書。我半信半疑不吃不喝的一口氣讀完了這本書,說來也真奇怪,頓感心清氣爽,精神倍增,心有種感覺,這不就是我多年要尋找的嗎?真是相見恨晚哪!

記得我上中學的時候,就想找個地方出家去修煉。這時真是有一種紅塵夢醒的感覺,從心底發出來的一種歡喜。第二天師父就幫我淨化身體,連拉帶吐了兩天,可身體輕飄飄的,從那時起從未化過療,吃過藥,從此以後就開始了學法修煉,所有的疾病都不翼而飛。家人和單位都說這法輪功也太神奇了。

1、幾個月後發生了奇蹟

有一天,在單位上班時感覺自己腰酸肚子疼,我就回家了,到家後我就把電褥子打開,躺在床上,以為是一般的著涼了,可一會就開始疼了,疼得我翻來覆去的在床上打滾。期間有人來敲門我都沒去開,那種疼的滋味,就像女人生孩子的那種感覺。五分鐘疼一陣,十分鐘疼一陣,疼了一下午。晚上我去衛生間解手,就感覺便下來一塊東西,我就把它夾出來了,第二次又掉了一塊,我就把這兩塊東西包著,到醫大二院,找到我的同學做了化驗。她說你剛做完甲狀腺癌手術又做子宮肌瘤手術了?我說我沒做手術,她說這是子宮肌瘤。我聽完後蹲在地上哭,從心底喊出:謝謝師父!謝謝師父!回頭我對單位老闆說了,老闆說這不是好事嗎?你還哭甚麼?我說這感激之情是無以言表的,你不修煉你永遠不會理解的。此事又一次轟動了我單位的同事和親朋好友,都說這大法太神奇了,隨之又有人走入修煉。

2、修心闖難關,正念證實法

在修大法初期,有一天單位班子開會,一把手批評一件事,雖然沒點我的名字,但大家都知道說的是我,我當時火氣騰一下就頂上來了,心想等你講完了,我讓你出不了這個門。這時腦中馬上顯現出一句話:「紮紮實實的往上長功,不斷的提高自己,同化宇宙特性,你才能上來。」[1]我才想到怎麼又忘了自己是個煉功人呢?一定要忍,忍,忍,慢慢的又平靜下來了。

會上我雖然甚麼都沒說,可回到家裏,憤憤不平的心、怨恨心、爭鬥心、名利心、面子心全都返出來了。心想我平時工作兢兢業業,任勞任怨,不貪不佔,單位的銷售全靠我,銷售中的好處我從來不要,實在推不掉的我如數上繳。你們還不知足,還這樣對待我,我如果不學法輪功當今社會你們上哪去找這樣的人,真是有眼不識金香玉啊!越想越氣,此時真正體驗了甚麼叫剜心透骨,一氣之下跑到師父大法像前訴苦。

師父還是那麼慈祥慈悲的看著我,最後我跟師父說:「對不起師父,我實在是咽不下這口氣,我暫時先放一放,等我出了這口氣我再好好修。」說到此就突然看見師父的大法像就跟真人一樣,雙目緊鎖,神情顯得非常生氣的樣子。當時我就嚇愣住了,愣愣的往後退,嚇得跑到廚房去了。心想我可能做錯了,不然師父不會這麼生氣。這大法也太神奇了,怎麼法像就跟真人一樣生氣呢?我趕快找一找我自己哪做錯了,此事對我觸動非常大。

我正好那天晚上學到《轉法輪》,我恍然大悟!這是在給我提高心性啊。我就在心裏跟師父說:我錯了,我錯了,弟子知道該怎麼做了,我馬上歸正了自己,調整好了心態。第二天到單位就跟甚麼事都沒發生一樣。

後來一把手跟我開玩笑說:「我知道你是個得理不饒人的人,想不到你還是個大仁大量,心胸開闊的人。」我淡然一笑說:「你想知道為甚麼嗎?」我就講了一下那天回家後的經歷,他抱著半信半疑的態度問我:「你說的是真的嗎?」我說:「你別忘了我是修真善忍的。」他就笑了說:「對對對,我相信,我相信,原來我逃過你這一劫,我得感謝你師父啊!」我也笑著說:「你真聰明。」此時我倆開懷大笑,笑得那麼純,那麼真。同時也深深的體驗到了修煉中提高昇華後的喜悅。心中油然升起對師父的無限敬仰,這大法太神奇了,師父太偉大了!

為此領導更加相信我,器重我,有時百分之二至三的漲工資指標都先給我,但都被我婉言謝絕了,讓給了家庭比較困難的人。

由於我在單位時時用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迫害開始前那幾年,年年被評為單位、公司、市裏的先進和市勞模,榮譽證書就裝了一塑料兜,迫害發生後,明白了真相時,把這些邪黨的東西統統都燒了。零三年我被綁架判刑三年,有的人要取消我的工資,一把手說她貢獻大,情況特殊,回來怎麼辦?三年工資一分沒少開。我現在悟到誰說了也不算,大法師父說了算,只要走得正一切都有師父管。

3、奇蹟再次發生

老伴脾氣不好愛酸性,出口髒話、罵人是常事,我看不慣。修煉前我們三天兩頭的打仗,鄰居都知道我瞧不起他。心想等孩子一上班,我就跟他離婚。修煉後我按照師父說的要求自己,從強制自己一忍再忍,甚至咬著牙緊繃著嘴,含淚而忍開始,逐漸的不打了,你說甚麼我就是不理你了,可心裏還是沒有真正提高上來,爭鬥心遲遲不去。

二零零七年,因與丈夫心性關沒過去,丈夫破口大罵,我甩門騎車而出,在街口被汽車撞了,說來也怪,當時沒有一點撞車的印象和景象。當時是早上七點半被撞的,據司機說撞完後,當時交警以為我死了,所以也沒管我,我昏迷不醒的在大街上躺了三個多小時,在交警處理完司機時,才發現我還活著,才送我去了醫院。我是在下午三、四點鐘大夫準備給我做大腦開顱手術時剃頭把我剃醒了。找來了兒子和同修才知道我被汽車撞了,我就跟兒子說不能開顱,咱們馬上回家。說完就又昏過去了。

因為當時腦袋又腫又大,拍出的片子顯示腦袋裏全是瘀血,多處骨折,還有裂縫,大夫一再勸我兒子應該馬上開顱否則有生命危險。我兒子說:我媽是修煉人不能開,得聽我媽的(兒子也是同修)。第二天我甦醒後,又要回家,可司機倆口子說阿姨不能走,如果你走了,以後一切後果,我們不負責任。我跟他講我是法輪功修煉者,我不會訛你的,而且不會跟你要一分錢的,最後他說你實在要走,咱們得到公證處公證一下,最後沒辦法他花了600元的公證費做了公證才同意我回家去。我就憑著堅信大法堅信師父,放下了生死,選擇了出院。

第三天早上,醫院用擔架抬著把我送回家(因為當時還處在時醒時昏迷的狀態),在醫院這兩天,同修們給司機及其家屬以及司機單位的領導送《九評》、講真相,領導和家屬說我們的司機把你的家人撞成這樣,你們不吵不鬧,一分錢都不要還勸善,你們這幫煉法輪功的人真是太好了!司機本人也說我如果撞了一個普通老百姓我得傾家蕩產,你們這幫人為甚麼這麼好呢?同修們看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樣子,就告訴他說這是大法師父教我們這樣做的,以後有機會你看一看《轉法輪》就都明白了。他說那我真得好好謝謝你們師父了。感激之餘淚流滿面,走時主動把電話留給我們,說有事找他。

回到家後只要我清醒,我就看《轉法輪》,煉靜功。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五、六天後我就能下地煉功了,不到半個月全部好利索了。我就和同修買了些水果去了司機家中,全家人在驚訝之餘連說太神奇了,簡直不可思議。為此司機的岳母也表示要煉法輪功。

事後反思讓我驚醒,這可不是甚麼消業還債,這是邪惡的迫害。我是因絕症走入大法的,生命從得法那天就是師父給延續下來的,如果不能在法上好好修,尤其是現在不能在正法路上好好修,比如:心性關長期過不去;根本的執著長期不放下;不能做好三件事證實法;沒有真正全面否定舊勢力的安排;還在有意無意的承認著舊勢力的甚麼東西;還在用人對人的迫害認識問題;把自己陷在迫害中反迫害的困境中;正法修煉階段思想還停留在個人修煉的認識上;還有證實自己,標新立異,求新求高,信人亂法的邪悟等等,那麼虎視眈眈的邪惡黑手爛鬼隨時都會下手迫害,甚至取命。修煉是嚴肅的,心性是有標準的,只有走正修煉的路,得到師父的保護,才是安全的。

二、放下生死反迫害,正念正行救獄警

二零零三年三月十五日,我去一個被綁架的同修家裏看一下情況時,被蹲坑警察拽進屋,跟土匪似的一陣亂翻後把我帶到了某某分局。楊隊長把我推倒在水泥地上,將我雙手銬大字型在暖氣上,把我的雙腿劈到極限,又用兩把椅子腿按著再劈,疼的我撕心裂肺的。又過來兩個人往我鼻子灌水,逼我供出同修。連審了我兩次都是零口供,他們拿我沒辦法。我開始絕食抗議,他們就用很粗的管子野蠻灌食。我每天都背法、煉功,他們就連踢帶打。我根本不配合他們,經常跟他們反抗著滾到一起。所裏認為班長管不了我,他們接連換兩任班長想制伏我,我不為所動,就是要堅持煉功。再打我,我就喊:法輪大法好!

由於我一直堅持要煉功,當時最邪惡的韓獄警登場了,這是個所有在押人員都怕的傢伙。有一天她把我叫出去給我戴手銬腳鐐,我一直不配合,四、五個人按著我,兩、三個人戴手銬,我就喊:法輪大法好!有個獄警在旁邊拿起一塊大抹布,就使勁往我嘴裏塞,當時我就腦子一片空白,一種窒息要死的感覺,就是含進一塊大抹布不會用鼻子喘氣缺氧了。我在心裏求師父救我,我用舌頭一頂抹布就出去了。舌頭竟然頂動了抹布,我知道是師父幫助了我。我從管教室出來,就在走廊裏喊:韓某某迫害法輪功,法輪大法是正法,法輪大法好,一直喊到監舍。以後只要韓某某從我窗前過,我就喊:韓某某,你迫害法輪功會遭報應的,等我出去肯定告你,嚇得她就再沒敢從我這窗前路過。出來後向內找,我知道我當時是爭鬥心,是恨,沒想過她也是受矇蔽等待救度的眾生,這是後話。

給我戴的手銬腳鐐是連在一起的叫狗鏈襠,只能像狗似的行走,直不起腰來。雖然不能煉動功,但是靜功照煉不誤,發正念都不耽誤。我才不管甚麼監控不監控呢,想啥時候煉就啥時候煉,其他大法弟子誰也不讓煉,就我煉他們不管了。我還成了監舍的「老大」,獄警有甚麼事先來問我,就連邪惡的韓某某有甚麼事也來先問問我,慢慢的我也逐步的轉變了對她的態度。這時我想起師父講的法:「你們自己做正的時候師父甚麼都能為你們做。如果你們真的正念很強,能放下生死,金剛不動,那些邪惡就不敢動你們。因為它們知道這個人你不叫他死,對他甚麼迫害都沒有用,邪惡也只好不管他了。」[2]悟到我能煉功沒人管,不是我放下了生死開創出了甚麼環境,是我在修,師父在看,當我真的放下了生死,做在了法上時,大法的威力就展現出來,邪惡就不敢動了。因為那時候它們再敢迫害,師父就不客氣了,它們也害怕。

在當年的中秋節那天,看守所的趙所長派人到窗口,喊著我的名字說:趙所長讓我給你送來兩塊好月餅。我說替我謝謝趙所長吧。我在心裏說謝謝師父!

二零零八年七月,我再次被綁架,勞教一年。把我送到勞教所後,獄警某某某帶我走到食堂、辦公室、監舍。我就走到哪兒喊到哪兒,「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輪大法是正法!」在食堂吃飯的時候我也不吃,就在裏邊喊。兩個網管還在那評論說,這老太太穿了一雙好運動鞋,是耐克。對我既不打也不罵,我喊累了,坐那歇會再喊,沒有怕心也沒有人阻止。

第三天某某隊長喊我去她的辦公室,我感覺有講真相的機會。我一進門先問了句隊長好,她也很客氣的讓我坐下,我問了一下,你找我有甚麼事?她悠閒的說閒聊。我一聽講真相的機會真來了,我單刀直入的說:冒昧的問一句,我看你挺面善的怎麼能上惡人榜呢?她愣了一下,我又接著講邪黨到現在殺害了八千萬中國人,天要滅它;江澤民一意孤行的迫害法輪功,「天安門自焚」是假的;以及法輪功是甚麼,我本人多種疾病,尤其是癌症的神奇康復等等,講給她聽。中午吃飯她沒讓我走,第二天又嘮了一上午。最後我問她,聽說你有一個漂亮的寶貝姑娘。一提起她姑娘她很高興,我話題一轉我說你快五十歲了吧?她說來年,我說我們可是佛家上乘修煉大法,修成了就是佛。你現在迫害佛弟子是要遭大報應的,而且家族也會跟著遭殃的。大劫難來時,你要留不下,你姑娘怎麼辦?我說你背後還有大法弟子的人命,她聽後在那傻愣。我說隊長你別急,你聽我的還來得及。從現在開始不能再迫害法輪功學員了,三退保命保平安。你是黨員嗎?她點點頭,我說你就在心裏退出來吧,她點點頭。回家把你的家人全救了,寫在錢上三退也可以,坐車投幣花出去就行了。她問我好使嗎?我說神佛看人心,咱倆現在說話神佛都知道,另外你現在還在職,此事你知我知,我不會跟任何人講的,她說謝謝。第二天她就像變個人,只要她當班就把我們調回自由活動,大家都說她像變了個人,我甚麼也不說。又過了幾天,她把我叫到她辦公室,告訴我她不幹了要調走了,把她剩下的東西讓我全部拿走,我說我甚麼都有我不要。她急了,說你是不是瞧不起我,我沒辦法只好拿回來了。她走的當天把我們大法弟子叫到車間,說我要走了,跟大家告個別。簡單的說幾句,點著我的名說,她說的對,我跟你們遠日無仇近日無怨何必呢?我也應該積點德了,不為別人為自己。說完眼含熱淚的走了。我心想又一個生命真正的得救了。

還有一位某某某隊長也很邪惡,只要她一到車間,車間就像凝固一樣,邪惡至極。有一天她去車間,我正閉目發正念呢,她喊我的名字問為甚麼不幹活?我回答身體不適不想幹。她說你出來,我就到她跟前去了,雙眼直視她。她隔著桌子跟我大喊,你知道這是啥地方?我也沒客氣的跟她喊了起來,我使勁的拍了一下桌子說,這是啥地方我不管,我就知道法輪大法是正法!學法輪功無罪!我就不幹活,立即釋放我。我兩眼直視她,她的兇勁就沒了。說還從來沒有人敢跟我拍桌子的呢,我馬上接過來說,這叫一正壓百邪。她猛的一下站起來說:你給我過來!我就跟她到了辦公室,她磨蹭了一會,問我你今年多大歲數了,我說過年就六十了。她說我要活到你這個歲數就行了。我說能不能別開玩笑?!我們是佛家上乘修煉大法,我們都是佛的弟子,你迫害佛法和他的弟子是要遭大報應的!我就開始跟她講起真相來,最後告訴她你以後不要再迫害法輪功了。否則不但你留不下,兒孫都會跟著遭殃的。我告訴你一個保命的方法,你是不是黨員?她點點頭,我說我替你退黨保你命你同意嗎?她點點頭說謝謝。我說我給你保密,不會跟人講的,你放心,她又點點頭。我就出來了,她也跟著出來了。我想大法弟子能屈能伸,給她個面子,好讓她下台階。我就當著大家的面大聲的說:大隊長我剛才太沒有禮貌了,讓你生氣了,對不起。請你諒解,她就笑了。

回來後同修問我剛才還暴風驟雨,怎麼回來就喜笑顏開了呢?我說講真相是萬能鑰匙,大法弟子要能屈能伸。從那以後,她的兇神惡煞的勁沒了,對大法弟子不打不罵不找麻煩,大家說她像變了個人似的。有一天早上在監舍門口喊我的名字說每天讓我到她的辦公室澆澆花,擦擦桌子,我說可以。我在心裏說謝謝師父給我跟其他人講真相的機會。由此給所長和其他的副隊長和辦公室人員都講了真相做了「三退」。

師父講:「做好你們要做的,機緣難得啊!珍惜這一切吧,不會再有第二次了。起任何心都會使你在半途被毀掉!甚麼心都不要去想,都不要去執著,你就做你大法弟子應該做的,美好的、最偉大的、最輝煌的一切就在等著你們!(鼓掌)」[3]

我時刻牢記師父的教誨,珍惜這萬古難遇的正法修煉機緣,珍惜走過的正法修煉的歷程,在今後的修煉路上,一如既往的做好三件事,多講真相,多救眾生,讓師父多一份欣慰,少一份操勞。

無限的感恩師父的慈悲救度,真誠的感謝同修的幫助和支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巡迴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