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後出現的奇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一月十六日】我是二零零四年開始修煉大法的農村女大法弟子,今年六十五歲。下面給大家講一下修大法以後出現的幾件奇事。

一、別人對婆婆說:「你是沾了大法的光了。」

爹爹早早離世,二十一歲我便嫁到婆家。我母親對嫂子像親姑娘一樣疼愛,我就以為婆婆對我也會很好。

公婆家是個大家庭,丈夫排行老大。婆婆做吃的,三個小叔子都有份,就不給我和丈夫,我也不知道是為甚麼。在我懷孕五個月後做了流產,術後正是北方的二月份,家裏只有冰涼的土豆和鹹菜,婆婆說沒有事吃吧,某某家的媳婦流產了第二天就上班了都沒事。我信以為真,吃完後晚上咳嗽了一宿,吐的身體渾身都疼痛、手指發麻。此後身體虛弱落下了病根,手指麻的衣服都洗不了。公婆偏心,就是看不上、妒嫉我和丈夫,老往外攆我們。那時我倆太窮了被攆的無處可去,丈夫上班時就哭,領導知道情況後把公家的三間房子借給我們住。多少年後我們才蓋上了自己的新房子。公公上村委會誣陷說我家不拿養老費,村幹部上我家詢問,這我才知道公婆要養老費,去公婆家問,是不是上村裏要養老費了?這一問捅了馬蜂窩了,被公公破口大罵。從小到大我都不會罵人,也沒打過仗,只知道生氣拔腿往外走,公公拿起鐵扳手從後面追出來要打我,小叔子抱住他,被他一扳打在腰上,起不來了。回到家,丈夫問我怎麼氣的臉色發黃,我實情相告。他不信,出去了,半小時後回來臉上、脖子上都是被公婆家人打撓的血漬,從此我家和婆家八年不相往來,也沒說過一句話。

公公沒過幾年就去世,剩婆婆一人。子女開會商量誰家養婆婆,都知道她性格怪僻沒人願奉養,大家商量讓老人選,選到誰家都不能不要。婆婆選了二兒子。

第二天早上二兒媳婦上我家哭訴:「嫂子,你不是煉功人嗎,幫幫我,她(指婆婆)要上我家我就得死,看她影都夠了。」「我家還有兩兒子沒結婚呢。」我把這話學給了丈夫聽,於是重又開會,老三、老四的媳婦幾年都不和婆婆說話了,問兩個女婿,誰都說不行。最後有人提出讓婆婆上我家,婆婆一提到我恨的咬牙切齒,但實在沒人要她。

那時我剛修大法一個多月,只知道大法要求修煉人要做個好人,對誰都得善,沒有敵人,因此我同意了。這十幾年婆婆在我家住的很舒心,親戚對她說:「你是沾了大法的光了,你大兒媳婦不煉法輪功保證不會要你的,你以前怎麼對人家的?!」婆婆沒事時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二、大法挽救了我的家

在我四十多歲時得了骨質增生不能彎腰,嚴重時廁所都不能自理。肩周炎、腦神經衰弱睡不著覺。到五十多歲時長的像個老太婆。加上丈夫出軌二十多年,回家就和我打仗,常把外遇對像領到家裏。我那個氣呀,和他打了二十多年,也生了二十多年悶氣,心裏那個苦啊沒法形容,心灰意冷,覺的活著沒有意思,決定了結自己的生命。就在買回安眠藥的兩個星期後聽說煉功可以祛病,心想:我也得煉功。

第一次看師父錄像明白煉功不是為祛病是真正的修煉,修煉是人要修成佛啊,心裏一下亮堂了,像得了寶似的高興,恨自己為甚麼不早來學功。

從此每天都學法、煉功,心情非常快樂,走路也很輕快,再也想不起來病了,病也沒再犯過。整天身上帶著小錄音機,走路、吃飯都聽講法,丈夫有時也跟著聽,我還把悟到的理講給他聽,漸漸丈夫不再和那個女人來往,非常支持我修大法。是大法挽救了我的生命也挽救了我們的家庭。

三、我能識字了

剛修煉我最大的困難就是不認識字。一次聽同修講了件奇事:有個七十二歲老太太沒上一天學,一個字都不識,修煉後學會認字,《轉法輪》讀的非常流利。心想:我比她強,至少還認識三個字──自己的名字。回家給師父燒上香,跪下對師父說:「師父啊,那麼大歲數老太太學校大門都沒進過一本書都能念了,我也想修煉,師父您教我認字嗎?」從那以後,每次和同修一起學法,別人念我就拿著書一邊聽一邊對照記,自己看書時不認識的字就記在紙上,過後問同修。就這樣過了三、四個月,能把《轉法輪》通讀下來。後來師父的四十五本書也全能讀下來。如果沒有師父的加持,我是無論如何都做不到的。

四、生意興隆的秘訣

我和丈夫在家開了個糧食加工廠,從二零零五年以後每年生意都很興隆,收入一年比一年高。丈夫以前愛貪小便宜,有時候糧食快加工完時就把電閘關閉了,這樣機器裏還有存糧,留著餵自家的家禽,一冬天糧食都不用買了。從我修了法輪大法以後按真、善、忍做人,丈夫也明白這樣做造業,再也不貪別人的東西。加工完豆油後機器裏面控下的油每次能接二兩多,都給下個顧客了,這樣誰都不吃虧也不計較先加豆子後加豆子了。有的顧客口袋或油壺忘帶了,再回家取很費事,我就把自己家的拿給他們用,不夠用就買,一年下來給出去四、五百個口袋。結賬時遇到幾毛錢的零錢都給抹了。

到我家來加工的顧客,甚麼樣人都有。有個顧客磨完了玉米麵說糧食裏面有蟲子,玉米麵回家放一夜變味了,說是我磨的不好。為此在集市上遇到我大聲的把我好個訓斥。遇到這種不公的事情,我想著自己是修煉人,是來救人的,不能和人家一樣。回家把自家新磨的一袋麵送給她。這倆口都不好意思了還很感謝。後來她們不再抵觸大法,了解真相都做了三退。

人家把糧食載運來不容易,所以顧客不管是清早、午飯時間、晚上,還是過節,甚麼時間來我們都給加工。所有撿到的物品,都物歸原主。有個失主找到手機,掏出一百元要酬謝,我謝絕了。有個顧客從十多里地來加工糧食,有袋落在我家,我打聽著騎著車左拐右拐的在大山根底下找到他家送去了。鄰居老太太說:「人家要不是煉功人,都不能給你送的。」收糧食的人感歎:「煉法輪功的人真好啊」。還有戶人家離我家能有十多里地,加工完的苞米麵落在我家,我看到後騎車就給送去了。那家人很感謝,說:「哎呀你真好,煉功人真好啊。」有的農民家裏農活多把糧食推到我家就走了,過後來取。我們都像給自己家幹活一樣認真、盡心、盡力的幫著加工。大夥都說上我家加工糧食放心,七、八十里地的人都開車來。我家磨米房的牆上貼著大法真相展板,門上貼著真相對聯,來的人都能看到,很多人明白了真相,不再相信中共媒體的謊言,聲明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為自己選擇了美好的未來 。

以上是我自己親身經歷的事實,是大法改變了我的人生,法輪大法就是好!希望所有眾生不要再受中共謊言毒害,儘快了解真相。

千言萬語都表達不了對師父的感謝,師恩浩蕩,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