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修煉 忍辱負重 家庭得福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三日】我修煉前家境貧寒,負債累累,病痛纏身,心裏悲觀失望;修煉大法後,我家出現翻天覆地的變化,我無病一身輕,丈夫的身體也比以前好了,脾氣也不那麼大了,也知道過日子了幹活了。我和丈夫還清了老人在世時欠大隊的所有外債,還自己承擔了給老人治病的高額費用,還買了房子;孩子有一個收入很不錯的工作。這些都是因我們修煉法輪大法,師父賜予的福份。

一、負債累累,病痛纏身

我從小生長在農村,家裏很窮,很愛上學,可是我的記憶力不好,數學總是學不好,高中沒考上,就下來和父母種地了。十九歲那年,和丈夫訂了婚,相處三年,就結婚了。婆婆家很窮,有四個孩子兩男兩女,丈夫是最小的。

我結婚後才知,婆家有很多債務,每年都有欠大隊的陳欠,丈夫的大哥有手藝,領著大嫂在外地打工,掙錢容易,他們生活的很好,大姑姐家又種地又做生意,種的是經濟作物,大姐倆口子既有心計,又很能幹,每年收入都是我們家的幾倍,她家年年都往外放高利貸,就是花他家的錢,每年一萬元每個月得給他們200到250元的利息,花一年到十個月算賬,本利一起算。有時要是花幾個月就得給他們家每月300元的利息。在我結婚一年多婆婆就得了肝硬化、心臟病、肺氣腫等病,去世了。

婆婆去世三天,我的兒子就出生了,當時是冬天,家裏沒有錢買煤,燒柴又少,也捨不得燒,孩子出生七天就感冒了,幾次到醫院都沒能治好,反反復復,後來轉成肺炎,經常打點滴,但就是不去根,每年都犯病,於是再吃藥打針,每年都是這樣重複著。兒子上小學時經常流鼻血,有時睡醒覺枕頭上都是,還檢查出睪丸一側積水,醫生說等他長大後才能放水。

我呢,也有一身的病,小時候就經常感冒發燒,還有肺結核病,我的大伯是傳染科主治醫師,父親經常帶我到大伯那看病,藥也吃了不少,但是始終沒有治好,經常咳嗽,尤其是冬天,有時咳嗽一夜都睡不了覺,我還有頭痛的毛病,眼睛痛,咽喉痛,還有乳腺痛,婦科病是令我最鬧心的病,下身有異味,還經常癢,真是難言之隱。

再說說我的丈夫,他是婆婆最小的兒子,公婆很疼他,從小就不讓他幹活,還慣著他。丈夫不上學就當兵去了,在部隊養成了好吃喝的習慣,復員後我們就結婚了,農活也不會幹,他也不願意幹,婆婆去世後,兒子出生了,我也上不了地,他和公公種地。有一年下大雨,家裏的地被水給淹了,秋天沒打多少糧,賣完糧,公公讓丈夫還借大姑姐家的錢,丈夫私下裏半路去給自己買衣服穿,有時吃飯也挑食,家裏生活困難,當然吃的就不好了,沒錢買肉和豆腐等,做菜油放的也少,經常是家裏種甚麼就吃甚麼,他經常衝我發火,公公是個明白人,聽到了就說他:「你沒掙來,給你做甚麼?」丈夫就不吱聲了。

就這樣一年又一年的,春天我們種地、借錢,秋天還錢,可是哪年都回不來當年花的錢,我還拖著病身子,上地前先打個點滴才能幹活。父母在外地,很心疼我,一到春天,就自己花路費來我家幫我幹活。

二、得法修煉 家庭困境除

記得好像是孩子六歲那年,父母說他們修煉法輪大法了,父親勸我也學,說我母親學法後身體健康了,脾氣也好了,家庭和睦了,還說我命不好,修煉能改變我的命運。我當時一心抓緊掙錢,哪聽得進去呀,甚麼煉功呀,我可沒那時間煉,有時間我還抓緊種地和打工掙錢呢。我在冬天就把一年的時間做了個規劃,甚麼時間種甚麼,怎麼安排種菜能換開茬賣菜,到了春天,給我忙得夠嗆,自家水稻插完秧,丈夫管理放水,我就騎自行車找地方打工補苗,還在自己菜園子裏顛倒著種菜,等菜下來好賣個零錢家裏用,把我累得又黑又瘦,還得經常打針吃藥,就這樣,到秋天我算計算計,我外出打工掙的錢還不夠我打吊針和吃藥的呢。

冬天,我的父親來了,又跟我提起學大法的事,他還把講法錄音放給我聽,我當時就跟父親學煉功法了,父親教會我煉功動作就回家了。當時父親沒有給我帶書,我是聽師父講法錄音的話記在心裏。我下定決心要按真、善、忍做一個好人!

大約煉功不到三天,我感到眼睛痛、咽喉痛、乳腺痛、下身癢的毛病都好了,都不痛不癢了,從那以後我再也沒打過針,吃過藥,以前的感冒啊,肺結核呀,都好了。

當時我的心裏說不出來的高興,我以前由於生活壓力和身體的病痛,每天都生活在近似絕望的陰影裏,走路都沒有抬過頭,每天都是心事重重的,壓力沉重的,開始煉功後,感到身體健康了,生活壓力沒了,走路也抬起頭了。這時我才看到天空是那麼寬廣,那麼的藍,我的心境也開闊了。我身體健康了,也不用吃藥了,幹活也有勁了,我還按大法的法理為人處世。

剛修煉不久,公公得肺癌,經檢查是晚期,當時我家還有很多外債,我們張羅給老人治病,大姑姐不同意,她說別治了,花多少錢也得死,錢都白瞎了,我考慮到老人辛苦了一輩子,得病多難受啊,不能讓老人挺著死啊,於是就借高利貸給老人治病。老人得病後不吃米飯,我家是種水稻的,主食就是米飯,我就每天給老人做別樣的,有時老人想吃餃子,我就馬上給他包,老人說心熱,我就馬上騎自行車到集鎮上,給他買冰激凌,老人不吃肥肉,我就給他買精肉,老人有時向我發脾氣,我不與他計較,按照師父講的法:「碰到矛盾的時候都要向內找」[1],我查找自己的不足,修自己、善待老人。

老人有四個子女,按農村的習俗,養老費和醫藥費是每個子女都應該承擔的,老人考慮到我們生活困難,而且我們從來都沒有向其他三個子女要過養老費和醫藥費,老人就想向他們要錢,師父講:「大法弟子做任何事情都是首先考慮別人。」[2]我考慮到他們雖然經濟條件比我們好,生活壓力也很大,都有不同的難處,就勸老人不要向他們要錢。老人病了兩年多,醫治無效,去世了,臨終前,對我說:「我下輩子做牛做馬也要報答你!」

我是因修煉法輪大法,聽師父教誨才做到的,在當今社會,有多少人因贍養老人兄弟反目。我和丈夫在家庭經濟非常困難的情況下,從沒有向老人的其他三個子女要過一分養老費和藥費,老人有病期間,我們借了兩萬多元錢,老人去世後,我和丈夫外出打工還債,孩子由我母親照管。我身體好了,也不用吃藥了,還用大法的要求自己,認認真真的幹好活,並給有緣人講述大法真相,周圍的人都看到我的善良和能幹,都搶著找我幹活,活少時,別人都沒活了,我還有活,就這樣,我家經濟漸漸好轉。

我的孩子也在我得法後跟我煉功了,上學都不用我經管,大法給他開智開慧,學習成績上升了,放學就抓緊寫作業,然後拿著書到同學家給同學輔導作業,有時看我們忙就幫我們幹活,他的所有病沒有吃一片藥也都好了。後來又上了大學專科,畢業那年被外派公司招收,他是當年應屆畢業生中唯一被招收的學生。而且孩子是七歲上小學,一直到畢業,沒留過級,大學得的獎學金還轉給我用來救人做真相資料。參加工作後又拿出一萬元做真相。

雖然我的孩子經歷了家庭的貧困,因我修大法,兩次被非法關押,孩子上學經常為學費和生活費擔憂,但是因為我和母親、孩子都修煉,我們共同走過了那段艱苦的歲月,與我地同齡的家境富裕的孩子相比,他是非常優秀的,不說髒話,上學不處對像,生活勤儉,學習刻苦,心地善良,身體健康。這就是法輪大法的威力。

三、做真相資料

由於生活原因,我到一個農場承包土地,以前也經常在此農場打工,了解一些此地大法弟子的情況。在二零零零年後,此地大法學員有幾個不煉了,還有幾個搬到縣城,此地真相資料發的很少,我也曾經從老家帶過真相資料到此地散發,由於運輸不方便,我到縣城找當地我認識的同修,想取一些資料散發,此同修說沒有,後來又見到當地一位協調人,她也說沒有。我想是不是當地做真相資料的同修少,忙不過來,等有機會,我也要自己做資料救人,省得向同修要,我也承擔點,減少做資料同修的壓力,我也不用去外地取了。

去年,在此農場承包土地,並且租了住房,有了穩定住所。我回老家到做資料同修那希望帶點資料,碰見另一位同修,同修說,她有一台舊打印機,有半年多都沒用過了,這裏同修的打印機多,我家兒子三口都搬到我這,做資料也不方便,我不用了,你自己做自己發,多方便啊,省得回家取。雖然我有做資料的想法,但是真要做資料,我還是有點犯難了。因為我在老家資料點幫過忙,看見幾次同修用針頭抽墨管裏的墨水,好像是打印頭堵了,有時同修幾經浸泡,打印頭都泡不開,急的同修直拍打打印機,我見到這情況,就感覺做資料是件很麻煩的事。當同修說把打印機給我做資料時,我真是喜憂參半,同修清洗打印頭的畫面在我的大腦中一再出現,我心裏在犯難,我想一旦打印機出故障,我總不能帶著機子上火車回老家找同修吧。

就在我猶豫不決時,師父的一段話打入我的腦海:「其實我覺的難與不難,看對甚麼人講,一個普普通通的常人,不想修煉,他會覺的修煉簡直太難了,不可思議,修不成。他是個常人,他不想修煉,他會看的很難。」[3]我立刻清除了怕麻煩的雜念,想修煉,想救度不知真相的世人,就不能被難處擋住。

我堅定正念就把打印機拿回來了,資料點同修教會我打印資料後,我就開始做資料了。剛剛開始,耗材是從老家和資料一起帶回來的,用完了,我就想自己獨立購買耗材,我就去了市裏,找到賣打印紙的地方,買好一點的紙,用大絲袋裝著運回家,還挑選適合做封面的光面紙做精美的封面,做出的真相期刊視覺很好,還挺實上手。我找適當時間散發到我地區每一戶居民家門口。我還在發資料的第二天,查看居民對資料的接收狀態,發現只有一兩份沒有拿回去,這兩份還是住戶沒人,我取回資料,以免浪費。

由於我是自己買耗材,打印,散發資料,還得種好地,有時時間很緊,我經常是晚上只睡四、五個小時的覺,有時學法少了,就出現急躁心和做事心,往往這時打印機就出問題,不是卡紙就是堵頭,我就學法向內找,找出了我的做事心,急躁心,修去它。如今我在師父安排下,聯繫到了附近城市的同修,我們有事就相互幫助,我還供應一部份資料。我作為一名大法弟子在救度眾生中做著我應該做的。

去年年底,我所在農場樓房大降價,因此地是農場小區,小學生都去縣城上學,一些家長陪讀,有的老人也搬到離醫院近的縣城,導致好多樓房沒人住,所以賣樓的很多,買樓的很少,就降價。買樓時,我按師父講的法:「大法弟子做任何事情都是首先考慮別人」[2]。考慮到樓主自己說出的價格也很便宜,他家買樓、裝樓也花了很多錢,都沒怎麼住就賣了,他們賣樓要的價格只是裝修的一部份價格,等於樓主白送給我們一個樓,我們只花個裝修的錢。我和丈夫說:「不能再往下減價了,他們都賠了。」丈夫也同意了。

樓房裝修的美觀大方,家具和洗衣機,熱水器都是九成新的,質量很好,住樓後,我做資料條件更好了,冬天不用生爐子取暖了,衣服髒了不用手洗,往自動洗衣機一放,按一下啟動,四十分鐘以後就洗好了,給我節省了很多時間,我就安心學好法,煉好功,做好資料,再救度眾生。

以上是我修煉過程中的一部份心得體會,有不符合法的地方,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