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倆口在風風雨雨中共同精進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五日】我們生活在農村。以前農村生活的很艱難,使我得了偏頭痛、腿痛、還有很難治的腎病,這些病折磨的我每天都處在痛苦之中。

一、夫妻倆都走入大法修煉

一九九七年十二月的一天,有法輪功學員給我介紹了法輪功,給了我師父講法錄音帶,教會了我五套功法。從此我就嚴格按照「真、善、忍」標準修心煉身,做一個道德高尚的人,去掉自私自利,做到先人後我,為別人著想,在家裏對父母對兒女都要好。煉功不長時間,我全身的病都好了。至今二十多年沒吃一粒藥。

再說我老伴兒,他看我煉了三個月的法輪功後一身的病全都好了。說:這功太好了,太神了!我也煉。一九九八年三月份,他也修煉了。於是他下班後我們一起聽師父講法,晚上煉功、打坐。

師父說:「作為一個修煉人,你今天把它當作一個執著心去一去,你看看你能不能戒的了。我勸大家,真想修煉的從現在開始你把煙戒了,保證你能戒的了。」[1]

聽了師父講法後,第二天上班前老伴兒說:我今天不拿煙了,我也不想抽了。就這樣我老伴兒輕輕鬆鬆的把抽了三十多年的煙戒掉了。這是大法的威力。

二、明白真相的村裏人保護大法弟子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澤民集團濫用職權,從上到下鋪天蓋地的抹黑法輪功。煉功點散了不能去了,我和老伴兒就在家學法煉功,從來沒有間斷過。

二零零一年一月,邪黨又導演「天安門自焚」騙局,栽贓迫害法輪功,毒害世人。有人打電話給派出所說我們煉法輪功。派出所警察馬上到村大隊部找村支書記,說這村誰誰煉法輪功。支部書記了解我們的為人,說這倆口子在我村是最孝敬父母的人,是最好的人。再也沒有理他們。可是他們還不死心,又到幹活人多的地方打聽。其實我們村的人都知道我們倆口子煉法輪功,可是誰也沒有吱聲。這些人還不死心,又到構陷我的人家去問,正好這人不在家,就問他老伴兒:你家老頭子說某某煉法輪功,是不是?他老伴兒說:我家老頭子有精神病,你們不要聽他的。就這樣他們才罷休。

是慈悲的師父給化解了魔難,保護了我們。我們村幹部和村民因明白大法真相,保護了大法弟子,得到了福報。謝謝師父!

三、建立家庭資料點

我和老伴兒於二零零五年五月份建立起了家庭資料點,在師父的呵護下,走過了十四個年頭。

那時我們這裏還沒有真相資料點,我們用的有一部份資料和師父講法都是從外地傳來的。因我和老伴兒都修煉,有一天一個同修和外地的同修商量,在我家建立資料點。我和老伴兒同意了。

同修很快把電腦、打印機等設備買回來,並教會了我們所有的技術。我和老伴兒根據同修的需要。做《明慧週刊》、真相小冊子和週報,《九評共產黨》的書。除滿足當地同修的發放外,還滿足外地同修用。因為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都是為了揭露邪惡,救度眾生的。

由於邪惡的瘋狂的迫害,許多同修的書被邪惡抄家時搶去了,再加上新得法的同修,所以缺大法書的同修很多。有個同修跟我和老伴兒商量:能不能把同修缺少的大法書做全。我和老伴兒說:同修缺大法書可不是個小事,我倆配合好,一定滿足同修的需要。現在我們這裏的同修都人手一套大法書。這樣同修學法就有書了。就能從法中得到提高,得到昇華。

現在又推出《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的書我和老伴兒加緊製作,很快製作幾百本,滿足同修救度眾生的需要。

四、遇危難 師呵護

有時間我也出去發放資料,貼不乾膠,掛條幅。有一次我到鄰村的大路邊電線桿上貼不乾膠,就剩最後一張。被巡邏的發現了,拿著手電在後面一邊趕我一邊罵。我想我不能叫他追上,我第一念想到的是我家的資料點一定得保住,我兜裏的資料和光盤也不能叫他劫去。所以我也沒管路邊溝的深淺我就跳下去,哎喲,溝下面是亂碴石,我的腳扭了。追我的人拿著手電到處找我,邊跑邊罵。

我回來後向內找,為甚麼會出現這事兒,找到了,就是在被發現時,我心中產生了怕心了:怕被抓到;怕資料點受到損失。那不是有師在有法在嗎?怕甚麼呢?!

農村做飯時要燒草的,我們家每年都得到大山上摟草,除我們自己用外,還得供我婆母兩拖拉機草。為了不耽誤秋天用車,因車有點毛病,就在二零一一年三月份的一天,我和老伴兒開著車到離我家八里路遠的修車店修車,我順便給同修買兩個mp3,買回後我就坐在拖拉機的後鬥裏。

在離修車店還有半里路的左轉彎處,是一個三岔路口,從側面飛快的開來一輛白色轎車,是個女司機。一下子就撞到我們的拖拉機的車頭上。車頭被撞出三十多米才停住。老伴兒被摔在大道上,我還坐在車的鬥裏。過後老伴兒說:摔在道上時,我正念就出來了:我是個煉功人沒有事。就站起來了。

事情過後,我們回想一下,有點後怕。拖拉機的車頭接車斗,有一個槓桿用一個一尺多長的大釘叫摻釘子,上下插進去。可是車頭被撞出三十多米遠的時候,是誰把釘子拔出來呢?車跑的時候,釘子吃緊是誰也拔不出來的,而且我還坐在車斗裏穩穩當當的。老伴兒說他摔在地上的時候,就覺的地上軟綿綿的。我們心裏明白,再一次謝謝偉大的師尊,沒有師尊的呵護,我們老倆口這次就沒命了。

風風雨雨走到今天,離不開偉大師尊的呵護,今後不管路有多長,我們聽師尊的話,走好以後的路,做好一個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圓滿隨師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