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癬」被從根上拔掉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八月三日】我和丈夫是做生意的,我沒有一點女人的溫柔,脾氣暴躁,在外面跟顧客打架,在家裏跟丈夫打架,互相之間經常張嘴就罵,舉手就打,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搞的傷痕累累。我跟公婆、小叔子也經常幹仗,認為公婆(特別是公公)偏心小叔子,認為小叔子拔尖,丈夫軟弱,感覺他們一家子都對不起我,覺的很苦、很累。

一九九七年,丈夫經朋友介紹開始學了法輪功,不跟我吵架了,我罵他也不還嘴了。剛開始我很反對他學,看到丈夫的變化,看到丈夫的堅持,後來心想:等有空我也看看這本書裏寫的啥,把丈夫「迷」成這樣。

大約是一九九八年冬天的時候,當我捧起《轉法輪》這本寶書時,看完後被裏面的法理給震撼了,講的太好了,讓我明白了許多做人的道理,跟公婆、小叔子的關係也融洽了。

一九九九年江澤民及中共開始迫害大法,由於忙於做生意和怕心,不能學法、煉功,在沒有了大法的指導和約束下,慢慢的沒有了正信(內心深處知道大法好),丈夫也是帶修不修的,我和丈夫、公婆、小叔子的戰爭又開始了,完全混同於常人,生活又回到原來的樣子。

真正走入修煉

二零零五年正月十六是個特殊的日子,在慈悲的師父的安排下,我和丈夫真正的從新開始修煉。

剛修煉的時候我做了三個夢,前兩個夢夢到的場景是一樣的:夢到我到了一個學校,師父是《廣州講法》錄像中的模樣,在教室裏給同學們講課,學校門口的鐵柵欄門有一把大鎖頭鎖著,我進不去。第三次我早早的來了終於進了這個教室,教室裏三排桌,我在中間排的第二個座位上坐下。還有好多位子都空著,一會兒師父就來了(還是以前的模樣)面帶微笑的看了我一眼就開始講課。把我高興的從夢中笑醒。醒後我悟到:九九年以前是個認識過程,這次是真正走入大法修煉。

師父給開天目

有一次,丈夫騎著摩托車帶我去同修家學法交流,回來的時候一路發著正念,這時我看到了天女散花的美妙景象。

師父說:「那麼我給你開到甚麼層次上呢?我給你直接開到慧眼通這個層次上。往高層次上開,你的心性不夠;往低層次上開,會嚴重破壞常人社會的狀態。開到慧眼通,你不具備隔牆看物、透視人體這種本事,可是你卻能夠看到另外空間存在的景象。這有甚麼好處呢?它能增強你煉功的信心,你切切實實的看到了常人看不到的東西,你會覺的它是真實存在的。」[1]

我發正念的時候馬上就能靜下來,看到另外空間的景象。

婆家人的轉變

從新修大法後,我主動回家跟公婆道歉:「爸、媽,以前是我不懂事,現在我學大法了,我師父教我按真、善、忍做好人,對誰都好,遇事向內找。以後我會好好孝順你們的。」我發自內心的話語感動了公婆,特別是公公眼含熱淚高興的說:好!以前最看不上我的公公從那以後徹底改變了,看我的眼神就像爸爸看閨女的眼神。

師父說:「當然,我們在常人社會中修煉,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應該的,在各種環境中都得對別人好,與人為善,何況你的親人。對誰也一樣,對父母、對兒女都好,處處考慮別人,這個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1]。

前幾年小叔子做生意賠了錢,公婆給小叔子還了二十萬元的債,還給了十萬元當本錢做生意。我和丈夫也沒有一點怨言。婆婆因為小叔子的事一年住了三次院,都是我去照顧的。小叔子一家連個電話都不打,他們的做法讓公婆傷透了心,我就安慰公婆說他們忙著做生意沒空。婆婆說:「再忙連打個電話的時間都沒有嗎?要錢的時間總有空,就當我沒生這個兒子。就是苦了你了,一分錢沒給你,有病了還得你伺候我」。我說:「媽,我是學大法的,這是我應該做的」。婆婆聽後開心的笑了,現在有甚麼事公婆都願意找我商量,我成了他們的主心骨,現在小叔子也越來越尊重我了。

「癬」從根上拔掉了

修煉大法前,我脖子上出過癬,那時候是用偏方治好的。修煉大法後,我脖子後面出了幾個小紅疙瘩,很癢。我就用手去撓,撓破的地方出了血,洇的面積越來越大。有的時候在睡夢中都癢醒了,有的時候睡著覺就不自覺的去撓,過了一段時間我怕撓破了又癢又疼,大夏天的我還戴上了線手套,真是承受到了極限。剛開始以為是師父把業力給推出來了,認為是消業,所以就消極承受。由於學法少、法理不清,總也不好,就用人的辦法把它治好了。

可是在前兩年,這個「癬」又冒出來了,這次我警覺了,心想:啥事都不是偶然的,這一次我一定要信師信法過好這一關。首先我大量的學法,然後向內找。找出了許多執著心:愛發脾氣、愛著急的心、爭鬥心、妒嫉心、埋怨心、顯示心、強勢、證實自我的心等,然後我和丈夫發正念清除干擾因素。發了一段時間好了點兒,然後又反覆。這時有一個念頭就往大腦裏打:發正念也不好使,還是用人的辦法吧。我馬上意識到不對勁,就在心裏否定它:「這個思想念頭不是我,是舊勢力強加給我的,連癢的本身我都不承認,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就走師父安排的路,其它的安排都不要,不承認,一切都是師父說了算,我就信師信法。法正乾坤!邪惡全滅!」。

發了一段時間,好了一陣,又反覆了。丈夫就跟我切磋:「發正念咋總也不好啊,是不是你沒有正念,總依賴我啊」。我說:「不是,沒有依賴你,我有正念。」我記的師父說:「現在迫害大法弟子的,舊勢力不敢直接幹,那些個有形的大的生命都不敢幹。現在幹的都是甚麼東西啊?都是蟲子之類的,細菌亂七八糟,都是這些東西。發正念是非常管用的!一滅成片成片的就滅掉了,可是它很多,宇宙多大啊,這個東西,而且宇宙的層次很多,你滅完了,不一會,時間不長,它又滲透過來,它又來,你再滅。就是不斷的這樣發正念,要堅持一段時間,才能夠明顯見效。不要覺的發完正念了,感覺好一陣,又不行了,你就失去信心了。我告訴你,它們就是用這個辦法在耗你,耗你的堅定信念,大家要注意這些事。」[2]。丈夫聽後說:「那咱們就堅持發正念,直到發好為止」。

就這樣經過了一年多的時間,在師父的慈悲加持下,困擾我多年的「癬」終於徹底的從根上拔掉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