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個精進的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八月十四日】

善待婆母 不斷完善自己

我們家兄弟四個,每家輪流伺候老人一個月。每當一個月下來,我都認真總結自己,查找自己有哪些方面在盡孝方面做得不夠,到下次再輪到自己照顧婆母時做的更好。

婆母現在八十六歲了,有個不好習慣,背後或者當面罵人。師父告訴我們:「各種環境中都得對別人好,與人為善,何況你的親人。」[1]每當我厭煩婆母罵人時,就對照師父的教誨歸正自己。

如果不學大法,我肯定不讓她罵,因為自己盡力對她好,她憑甚麼罵?肯定要跟她較量。可是修大法後,每當聽到她罵我後,我就記住師父讓我們向內找的法理,我就想肯定是我哪方面對她老人家體諒不夠,不然她不會生氣的。我就更加細微照顧,讓她歡心。我丈夫高興的說:「你們妯娌四個數你好。」我說:「是大法改變了我,是師父教導我們做好人。」

放棄前嫌,證實大法好

我娘家七湊八湊湊了一家「敵人」:婆婆媳婦多年相互仇視,吵罵不斷;弟兄兩個相互妒嫉,妯娌兩個經常不和,大事大吵,小事小吵,沒事背後也瞎嘀咕。這樣搞的我們做閨女的也不好做人。

雖然母親勞苦功高,但我也知道自己的母親愛管閒事,也有不足。但是心中對嫂子和弟妹很是不滿。尤其弟妹,有一次把母親的被子從窗口扔到天井裏,還拿著棍子攆著母親要打。嫂子因不順自己心,把母親打的鼻青臉腫,等等。

母親在時,為了母親,我和姐姐忍氣吞聲,前年母親去世了,我們可沒顧慮了,真想同他們一刀兩斷。可是我修大法了,不能用常人的理去行事,要站在更高層次上去看問題。一來她們婆媳可能就是那麼個因緣關係,二來我修大法要讓她們感受到大法弟子的善。所以我年節照樣去看望他們,並且給他們買禮物,因此受到嫂子的好評。弟妹生病,我多次去看望,並且多次給錢。弟妹說:「你做的夠好了,數你做的好。」

師父說:「修煉人沒有敵人」[2]。修煉大法的我,放下小我,善待她們,讓她們感受到大法弟子的善。

克服困難,努力做好三件事

多年來,我一直比較平穩的做著三件事,每一件事都安排的比較有規律。可是半月前突然發生了變化,姪女(同修)的女兒沒人看護了,家族中就我表面上看沒有甚麼事,我不幫她好像這個問題就解決不了。我就答應幫著帶孩子(差三個月就三歲了)。

接下這個任務後,我心裏矛盾極了,真不知道該怎麼應對。帶孩子佔去很多時間,也打亂了我原有的秩序。我本來上午學法,下午講真相救人。孩子來了後的一、二天,我真的手忙腳亂,心態不穩,連食慾也沒有了,兩天沒吃甚麼飯。

第三天早晨,餓的我都沒力氣走路了,就飽餐一頓。我想:孩子還得看,三件事還得做。我調整好自己:上午一邊聽法,一邊看孩子、做家務。中午孩子睡覺,我就趕快學法,下午,我騎電動車帶著孩子去十幾里外的市裏去講真相。天氣還不夠暖,孩子畢竟太小,況且跟我還不夠熟悉,路上哭著喊媽媽,看著她稚嫩的小臉流著淚水,我的心像針扎一般不好受,我反覆動搖:是講?還是不講了?我掉頭騎一會,又調回頭再往前騎。

師父多次告訴我們:「大法徒是眾生得救的唯一希望」[3]。我深感責任重大,不敢鬆懈。我就好好哄著孩子,不一會她就睡了,她伏在我身上睡覺,我就給碰到的有緣人講真相。有時她不睡總要求我抱,我說騎電動車不能抱,她就安頓一會,我就繼續騎車,繼續講。時間長一點,我就讓她下車放鬆一下,她很高興。就這樣,我沒有耽誤出去講真相。感謝師父的加持。

幸虧她媽也是同修,不然怎麼捨得讓我帶她閨女出去風吹日曬?!因這幾天一直帶她出去,兩腮起了不少紅痘痘,她媽很理解的說沒事。可我心裏很疼,但沒辦法只好如此,因為大法弟子都在精進,世人都在等待得救,我真不能在家裏享樂啊。雖然孩子受點苦,我想有師父看護,她會受益呢。這種生活一直要持續到七月初。我堅信孩子會越來越聽話,我的三件事會越做越順利的。

感謝師父!

感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向世間轉輪〉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唯一的希望〉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