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中的修煉歷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八月四日】十多年過去了,然而那些事卻記憶猶新。

我於一九九九年有幸修煉法輪大法,在邪黨迫害大法後,曾在九九年三次去北京證實大法,最後十月一日早上被劫持到北京大石橋派出所,後來我被本地警察接到駐京辦,之後就被非法勞教兩年。下面是我在這些年中在黑窩裏經歷的幾件事。

一、在勞教所講真相

在勞教所,我就把這裏所有的人包括警察都看成我要洪法、講清真相的對像,善待他們。師父講:「那麼作為一名修煉者要用一切有利的條件,洪揚大法,證實大法是正確的,是真正的科學而不是說教與唯心,是每一位修煉者為己任的。」[1] 當時我們在一起有三個大法弟子,我說:在這裏我們要洪揚大法,證實大法。咱們人人都是輔導員,咱們三個人都要用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做好事,展現大法弟子高尚風範,對於我們身邊的任何人都要善待,不與人爭名爭利。

當時這大院裏很髒,我們就從打掃院子開始。大隊長(警察)看到後,忙說:「你們別幹了,他們(指那些犯人們)有值班的,叫他們幹吧。」我們說:「我們是法輪功,我們幫他們幹吧。」隨之跟警察講了法輪功師父教我們待人要做到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道理。從此我們開始大範圍的講清真相(那時叫洪法)。很快開拓了環境。使這個大隊的一百多個犯人和十多個警察親眼看到真正的法輪功的善良、美好的形像。大院裏煥然一新,人人對法輪功學員都投來友好的目光。

一天晚上趕上大隊長值班,我和另一個弟子去找大隊長談話。我們講了法輪功是佛家上乘功法,按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的標準修煉。大法修煉對祛病健身有奇效,師父教我們修煉做好人,做超常的好人,所以學習法輪功可使煉功人的道德水平迅速提高。全國有上億人學習法輪功,對社會有百利而無一害。他聽得很入神。我們也回答了他提出的問題,比如江澤民不顧中央六常委的反對、一意孤行、決意要鎮壓法輪功等等。

第二天早上,全大隊集合,大隊長訓話。他說:「從今天規定:全大隊普教(普通勞教犯人),你們不准再向法輪功借錢借物,因為你們是借了不還,而人家是不還也不要。」大家都笑了,鼓掌。這時期是全國鎮壓法輪功的瘋狂時期,中共動員造謠媒體全方位普天下對法輪功造謠、抹黑、污衊、打壓,而在這個小院子裏卻是溫風習習的和暖。

一天晚上,主管我的隊長到我住的監室,給大家說:「現在我宣布四條規定:對於他(指我)一、誰也不准打他、罵他、欺侮他;二、不勞動;三、不值班;四、睡單鋪(別人都是兩人一鋪)。」哇!監室裏一片嘩然!還是煉法輪功好啊!真是刮目相看了!

一天早晨,這裏又發生一件事:大隊接班警察在大集合點名報數後訓話。每天如此,都要發飆罵人。今天也是破口大罵,很難聽。罵了一句之後,忽然看見我站在前排中間,就停了下來。手指著我:你,你出列!向前三步走,向後轉。這時,人人面有懼色,靜看下步變化。這個警察大聲對站在隊裏的人們說:「我,罵的是你們,不包括他。」咦!法輪功!還是法輪功好啊!人們不停的咂嘴。那年裏,在這裏發生的振奮心靈的事很多。這院裏的人都喜歡法輪功,法輪功在這裏是人們嚮往的目標。而我們大法弟子卻要牢記修好自己、洪揚大法、證實大法是自己義不容辭的責任。

有一天,一警察問我說,那北京的法輪功被審判刑是咋回事?我給他講了江澤民背棄民意、顛倒黑白,把一億修煉「真、善、忍」的好人推向政府的對立面,當成國家的敵人,他的罪惡十惡不赦。他點頭,又問了一些問題。我一一回答。之後我想:這裏的人對於法輪功還缺少全面了解。我應該系統的寫一些這方面的材料說明真相。忙了三天終完稿。

第四天早晨五點多鐘醒來,一眼看到對面白牆上有一個「彩色掛鐘」。很奇怪啊!這裏從沒有鐘啊?又像一個臉盆,也不對。那是甚麼呢?突然明白了,那是彩色法輪啊!「唿」地一下子坐了起來,揉了揉眼,再看還有,持續了約十分鐘。太振奮了,我從來沒有看到過啊!這時勞教所的起床鈴聲還沒有響,那兩個值班的(防逃跑)還在嘮嗑,外面積雪很厚。我急忙穿好衣服,走到外面乾淨僻靜的地方,雙膝跪地向師尊叩拜,感謝師尊慈悲顯出法輪。

過了一天,我把稿件整理,從新謄寫成文,裝進信封,交給了副大隊長,委託他交給勞教所所長。他答應了,我才放心的坐下來休息一下。雖然內容還不夠完美,但總算成形交上去了。事後聽說這封信勞教所裏很多警察都看了,並可能傳至市內某些機關及個人。在那個時候,到處都是一言堂的攻擊法輪功,有誰能看到說法輪功好的信,對他來說一定是很幸運,很可能被驚醒而得救。這時我又發現聞到滿身的香味,撲鼻的濃香味。開始還找不到出處,最後確定來自自身。並且一直延續了一個星期,這是第二件。

第三件:這個大隊,因防止犯人偷跑,每天站隊清點人數多次。一聽到吹哨站隊,那就是命令,一兩分鐘就要站好隊。所以很忙亂。穿不好鞋的、繫不上腰帶的、沒扣好扣子的……有的還沒有走到隊中,聽到前面人報的數,馬上就接上報出下個數……那一天,我突然發現我報出了一個100的數。嗨,這有甚麼奇怪呢!正常的巧合麼!可是,下一次突然又重複報了100的數。嗨,又巧合了唄!可是,後兩天連續又報出了兩個100的數。這一回,我渾身震驚。哎呀!真是神了!再也不敢說是巧合了。師父啊!是您在鼓勵弟子啊!千恩萬謝呀!可弟子做的還很不夠啊!您卻給我如此至高的鼓勵!

二、勞教所裏證實法

那是二零零零年七月的一天中午,明真相的換屆班長走來說:老某,你知道今天是甚麼日子?我說:不知道,這裏從沒有個日曆,總是昏天黑地的過。啥日子?他說:「今天是七月二十二日。人家一大早就布置好了,為了防範你們哪!」我一下子警覺起來,是啊,我怎麼這麼糊塗啊?到現在還無動於衷!謝謝你提醒我!今天一定要有所行動,有所表示。我是來幹甚麼的?不是在這裏生活過日子的。大法弟子在哪裏都要證實法。稍微思索一下,拿出僅有的衛生紙和勞動用的毛筆,寫下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又寫了「法輪大法是正法!」。簡單準備之後,心中又做了個計劃,就只等時間的到來。

幹完活,接著就是晚飯時間。大院裏蹲了上百號人吃飯,我不慌不忙站在院子中間,手裏舉著我寫好的那橫幅,對著滿院的人高聲說:「大家吃飯,我講幾句話。今天是七月二十二日,去年的今天,中共在中央電視台上羅列了大量的虛假『事實』栽贓法輪功,並抹黑大法師父,宣布我們法輪功是非法組織,並取締法輪功。今年在這裏,我們幾個法輪功學員已經和大家相處大半年時間了,我們是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大家有目共睹的了。大家看我們是它們說的那種壞人麼?法輪功師父教我們去掉對名、利、情的執著,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做好人,做更好更好的人……」這時有一個正在吃飯的人放下飯碗就高喊:「法輪功萬歲!」另一個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人們都聚集過來了,很多人站起來熱烈鼓掌,氣氛非常熱烈、振奮!班頭過來拍著我肩細聲說:「老某,別講了,隊長叫你了。」班頭拉著我的胳膊,我倆慢慢向隊部走去。兩邊的人睜著驚恐的眼睛看著我:今天一定要發生不測之事了!我心裏空空蕩蕩的平靜。大門外都圍滿了外隊看熱鬧的人。

敲門進了隊部,滿屋子煙氣。四個隊長彎著腰,四個腦袋擠在一起在下軍棋呢。其中一個說:「老某,來了?」我回了聲:「來了。」他又問:「吃飯了麼?」我說:「吃了。」他們又聚精會神的下棋。那屋裏煙氣嗆人難耐。幾分鐘後,只聽得「哇」的一聲:「贏了!」四個人一齊站起來嬉鬧。之後,這時我的那個主管隊長半笑說:「我等了你一整天了,沒有動靜,到晚上了,你來了這個事。」這時又一個隊長問我:「講完了麼?」我說:「完了。」他又說:「完了就算了,回去歇息吧,幹了一天活了。」四個隊長一齊說:咱們也該回家吃飯了。歡笑中大家一起走出了隊部。

外面看熱鬧的還趴在窗子上看究竟呢!這時一看啥事沒有,都散了,其中有一個說:「還是煉法輪功好啊!今天這事要攤在我們身上,那一定是皮開肉綻的幹活。」班頭也笑著說:「那你就煉法輪功吧!」他說:「出去一定煉,一定煉。」又一次驗證了師父對弟子的慈悲保護。感謝師父,感謝師尊。

三、大會上喊「法輪大法好」

剛到另一地不久,就趕上他們開大會,說是要釋放一批人。在會上有一大法弟子喊著:「真、善、忍好!」被人從地上拖拉著從我面前經過。會後有人問我:「這是咋回事?他喊甚麼呢?」我說:「這個人是大法弟子,真修弟子。」他們又問:「那你為甚麼不喊呢?」我說:「我還不如他。」這不是師父明明白白在借他的口點化我麼?我靜靜的等著機會到來。

終於又開大會了。我的座位兩邊各有一個警察包夾。就在第一個人發言之後的空當時間裏,我舉起右手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李大師好!」瞬間,會場一片寂靜,整個幾百人的會場鴉雀無聲。

片刻後,左右兩人把我從座位上抓起來,把我的棉襖從後面翻起來包住頭,拳頭像雨點一樣打著,從地上拖拉著拉出會場。到了下樓梯處,拉著我的雙腳腕從樓梯上往下拖,拖下了三層樓,直到大樓門外才扔下。外面是零下33度氣溫。我站起來後,就有一個女幹部模樣的說:「行了!別打他了。」之後我就被兩個惡警扭送、關進禁閉室,並戴上了背銬。平靜下來後,我回想著剛剛過去的一幕:還真有意思!不咋地,不就過來了麼──沒甚麼了不起的!我喊出來了,法輪大法好!師父好!就是好嘛!整個會場被我鎮住了!那一刻邪惡垮掉了!正義的力量壓住了邪惡的力量。震懾著邪惡!也震撼著會場中的每個人的心,他們會想:這法輪功還真了不起呀!法輪功的師父教出的弟子無所畏懼,不屈不撓,可敬佩啊!他們會這樣想的。

一個星期後,一個來探監家屬說:「哇!你們聽說了嗎?法輪功真厲害,竟敢在大街上喊法輪功好!」我聽後竊笑,知道這消息被傳到市民中了,這聲波傳遠了!是的,有正義良知的人,他們會知道應該怎麼做。

自從修煉大法後,我對大法和師父的信念從未有過動搖,雖然我尚存執著,也曾走過彎路,但是,師父沒有放棄我。

奧運會之前,我被再次綁架進了看守所,在那裏,我地公安提審我三次,要我放棄修煉,否則就勞教或判刑再入獄,逼迫我轉化。這一次,我無所畏懼,坦然面對!我要以最好的答卷交給師父。三次提審我都以堂堂正正、斬釘截鐵的態度堅定的朗聲回答:「我要堅定的修煉到底,緊跟師父走完修煉的路,直至圓滿功成。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的師父好!」並端正的簽上我的名字。我不管他們如何對待我,我就只管走好自己的路。當時我就感覺到師父就在我身邊。夢中我看到了無限慈悲的師父親自改寫了前幾年有關我的那些字,洗刷清了我那不潔的過去。我叩謝師父,謝謝慈悲偉大的師尊!

我能走到今天,步步都離不開師尊的慈悲看護,弟子在今後所剩下的有限的時間裏一定要做得更好、多救眾生。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證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