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給了我新生 給了我幸福的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八月一日】我是一名不識字的農村大法弟子,一九九五年十月有幸修煉法輪大法,從此我們一家的命運徹底改變了。

我丈夫是孤兒,因為親生母親有嚴重的精神病,無法撫養,他七個月大時被送到無兒無女的大爺家。他十五歲時大媽早逝,十七歲時大爺也病故,從此成了孤兒。

他十八歲入伍當工程兵,在部隊長期搞工程建設,鑽山洞挖隧道,由於環境惡劣,得了一身病,不能再給當局出力了,八年後,在沒有給他任何治療的情況下,就讓他退伍回家了。因我們倆家住在一個院裏,我父親看他是個孤兒很可憐,就把我許配給他。我結婚後生了兩個兒子,可丈夫的病也越來越嚴重,喪失了勞動能力,無法擔當家庭的重任,家庭生活十分困難,過著朝不保夕的生活。

丈夫一病六年臥床不起,以藥代飯,也不見效。期間我也曾四處找所謂跳大神的燒香燒紙,也都無濟於事。後來眾親友幫忙湊了點錢,去秦皇島醫院檢查治療,四個醫院都不接收,甚至有醫生對我說:「不要抱有希望,儘早離開他。」回家後,我們全家哭了一夜。親人朋友都叫我給他準備後事。那時我整天以淚洗面。

大兒子正上小學,因交不起學費被老師趕回家中,我們一家抱頭痛哭,爸爸抱著大兒子的頭有聲無力的說:「不是咱家沒有錢哪,錢都叫爸爸給糟沒了。」那時真是借錢無門,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徹底絕望。

禍不單行,我又被查出甲狀腺瘤,在親人朋友的幫助下,又給我湊了點錢,讓我去治病,可我對生活早已絕望,我想放棄治療,甚至放棄生命,但每次拿起農藥瓶的時候,想想我的兩個兒子和可憐的丈夫,又不忍心離開他們,我怕兩個兒子變成孤兒,怕丈夫沒人照顧。想來想去,最終我去了秦皇島218軍區醫院接受了手術治療。可是花了不少錢並未見效。

我想這回可完了,錢也花了,病也沒好,不能吃飯,連喝水都困難,就這樣整天看著兩個孩子流淚。大兒子九歲正上小學,小兒子四歲,正需要我的時候,我卻要與他們分手了。我娘來看我的時候,我邊哭邊對媽媽說:「等我要走的時候,你要在這多照顧他們爺三幾天再回去。」就這樣媽媽也陪我哭了。

在過年正月初一那天,我媽給了我小兒子一塊錢的壓歲錢,他用兩個小手捧著錢跑到我面前說:「媽媽,這是姥姥給我的壓歲錢,我不壓歲了,給你吃藥吧。」我看著小兒子可憐的樣子,心就像刀子扎一樣痛。我們農村有個說法,正月初一不能哭,可我實在是忍不住了,眼淚就像斷了線的珠子一樣掉下來,對孩子說:「媽媽對不起你們啊。」就在這種情況下,丈夫又添了精神病,說走就走,真是像天塌下來一樣。

就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來了一個好心的親戚告訴我們說:法輪功能治病,不要一分錢,並拿來了《轉法輪》讓我們看。丈夫一看就愛不釋手,書中明確的闡述了人生病的根本原因和人來到世上的根本目地。同時也告訴我們做人要以真善忍為準則,做事考慮他人等許多高深法理,是世上難找的一本寶書。

從此丈夫走上了修煉之路。煉功不久,他的身體就出現了奇蹟般的變化──精神恢復正常,折磨丈夫多年的疾病痊癒了,能下地幹活了,臉上充滿了幸福快樂的笑容。

我親眼見證了丈夫身心的巨大變化,也感到了大法的美好與超常,從此我也走上了修煉之路。

在病痛折磨的十年中,我每天都生活在死亡的恐懼中,過著朝不保夕的生活,看著兩個幼小可憐的孩子常常以淚洗面,真是活不起又死不起,連吃上一頓飽飯都不能,撫養兩個孩子長大成人都成了不敢想的奢望。可我們有幸得到了法輪大法,沒花一分錢,李洪志師父就把我和丈夫的這些頑疾治好了,一個破碎的家庭從新獲得了新生。

如今兩個孩子已經長大成人,大兒子大學畢業後,在大型國企擔任項目經理,從不吃請受賄,給公司節省大量財力物力,受到各級領導的好評與重視。他每次回家都給師父上香謝拜,每次給家裏打電話都叮囑我們,農活可以不幹,但法不可以不學,功不可以不煉。

兩個孩子都娶了如意的媳婦,生了聰明可愛的小寶寶,兩個兒媳婦都很孝順,還蓋上了新房,其他孩子們雖然不修煉,但也能按著師父的要求做一個好人。家裏蓋房時,小兒子穿著短褲騎著摩托車去買材料的路上,被一個機動車擠翻,可人車無恙,路上的人都嚇壞了,小兒子回來說,他當時心裏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沒事沒事」,因為師父說過「好壞出自一念」[1]。我聽了很高興,小兒子心裏裝著大法,沒有像常人一樣去做。

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給了我幸福的家。用千言萬語也表達不了對師父的感激之情,所以我只能在修煉的道路上精進再精進,用慈悲的心來完成師尊叮囑我們的救度眾生的大願,快救人多救人,使那些被邪黨謊言欺騙毒害的眾生早日清醒過來,認清中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來報答師父對我們一家的救度之恩,同時也希望天下所有的人都能了解認識並走入大法中來。

叩拜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