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大法做好人 家人跟著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七月三十日】我今年四十四歲,二零零九年開始修煉法輪功

我家開個小賣部,在修大法前,真相冊子我也看了幾回,但看不懂。後來有一個大姐常到我店買東西,她的皮膚白裏透紅、光滑細嫩,引起我的注意,我問她:「你用甚麼化妝品皮膚這麼好?」她說:「我不用化妝品,我煉法輪功。」又過了幾年,她的皮膚還那樣好。

我還是經常收到真相冊子,心想政府這麼打壓,煉法輪功的人還是這樣不斷的發資料,這時我就想知道究竟了。有一天這個大姐說把自行車放在我門前出去辦點事,我就向她要大法的書看看。我知道她有本小本的《轉法輪》裝在書包裏,她說:「我得天天看。」我說:「你不是出去辦事嗎?你回來我就給你。」

她就給了我。她回來後問我:「怎麼樣?能看進去嗎?」我說:「能看進去。」她說:「那麼我給你找找看。」後來這位大姐給我找了一本《轉法輪》。

大概看到一半了,被我丈夫發現了,他不准我看,說再發現就給我撕了。因為丈夫經常打罵我,我對丈夫已產生恐懼心理,如果他在我身後,我會突然轉過身來,防止他突然不分輕重的打我,想離婚又不敢離,無可奈何的活一天算一天,身體糟蹋的不像樣子,抑鬱,愁的早上醒來就哭,害怕和他呆在一起。如果他發脾氣,他不睡我也不敢睡。他這樣一說,嚇得我就把書藏了起來,不敢守著他看。

二零零九年夏天的一個中午,我牙疼痛的直掉眼淚,真受不了,要去拿藥吃,這時,我給那位大姐打了個電話,問如果我要學的話吃不吃藥?大姐具體說啥不太記得了,好像是讓我自己決定。說來也奇怪,等我打完電話就輕多了,我就決定不吃藥了,因我自小就不愛吃藥,我爸在的時候也不主張我們吃藥。我爸會推拿、整骨,身體不舒服了就讓我們多活動、給按摩穴位、多喝水、出汗。我從小就體質弱,經常拉肚子,感冒這次沒好下次又接上了,吹吹風都能吹病了,爸爸不在了就指望藥了。可是藥對我來說好像不太管用,很少吃了就好了的,還有大概三次被藥毒著了。

牙疼了多長時間忘了,反正是站也不行,坐也不行,躺不下睡不著,就這樣我強忍著硬挺過來了。我強迫自己看書。

有一天,當我看到師父的教功錄像時,我一下就高興了,感覺這功法太好了,有相見恨晚之感。悟性雖差,我也受益匪淺。以前對打罵我的丈夫既怕又恨,現在學法了,我就按著師父說的去做。丈夫再發脾氣,我就背師父的法 「忍是提高心性的關鍵。氣恨、委屈、含淚而忍是常人執著於顧慮心之忍,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1]先是含淚哭著強忍,後來明白了法理,就坦然而忍了。

師尊講:「當然,我們在常人社會中修煉,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應該的,在各種環境中都得對別人好,與人為善,何況你的親人。對誰也一樣,對父母、對兒女都好,處處考慮別人,這個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2]

通過學法,我慢慢的懂得了甚麼是修煉,也慢慢的體會到修煉的美妙。我現在會看丈夫身上的優點了,而且我也會向內找了,會替別人著想了。大法化解了我對他的仇恨,還能善待他,好吃的讓著他吃,善待他的家人,善待所有的人。

丈夫變化也很大,也不像以前那樣了,再也不摔門摔東西了;別人多給了錢、物在別人不知道的情況下,能主動還給人家;昔日撿到錢高興,馬上裝到自己的包裏,今日撿到錢都不關心有多少,就替丟錢的人著急。他不但自己做好人,還告訴別人要多做好事,放電動車時,注意有沒有妨礙別人;不亂扔垃圾、不隨地吐痰、不摘花……

去年夏天的一個傍晚,我騎著電動車出去,在公路上看到一個黑色的包,沒人撿,我以為可能人家不要了,但又一想還是看看吧,一看裏面有錢、有很多卡,我趕緊看看包裏邊有沒有電話好聯繫失主。正在這時,過來一對夫婦,男的說錢包是他的,我就還給了他們,藉機給他們講了真相。

是大法改變了我的一切,是大法讓我體會到了甚麼是真正的幸福,是大法讓我去掉了對丈夫的怨恨心,是大法讓我修去了貪財心,是大法讓我有了感恩的心。我每天都感謝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何為忍〉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