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務員修煉法輪大法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一日】我是一名剛剛得法一年多的新學員,雖然修煉時間短暫,但我卻感受到了師父對弟子無盡的慈悲,感謝偉大的師父把法輪大法傳給了全人類,使無數個像我這樣生命走到絕境的人,身體得以淨化,心靈得以純淨,擺脫濁世的桎梏,走上了返本歸真之路。

迷失

我是一名國家公務員,在鄉政府工作,以前主要是在財政所收稅。收稅的工作在中國人眼中可是個有油水的肥差,我也毫不客氣的利用手中的權力,吃拿卡要,專橫跋扈,喪失了正氣與信念,淪落成金錢的奴隸,灰色收入頗多。在當今這物慾橫流的社會中,面對各種名利情的誘惑,更是隨波逐流,每天吃喝玩樂,還經常賭博。因為嗜賭,我還在家裏供了一些個低靈的保家仙,希望能保祐我賭博時發財。可不但沒賭發財了,整日泡在烏煙瘴氣的賭博環境中,把自己的身體弄的越來越糟。

因為脾氣大,沾火就著,所以聽不得別人半點不順從的言語。妻子對我更是敢怒不敢言,否則就會招來我的怒罵,在外人面前,她從來都沒說過我一句好話。我那時不相信善惡有報,渾渾噩噩的活著,無知的幹著那些傷天害理的事,不知給自己造下了多少罪業。

轉變

我有三個姐姐,她們都是修煉法輪大法的老弟子,因為看見姐姐幾次被惡黨迫害,並被非法關押、勞教,加之我受邪黨文化多年的灌輸,在心裏對大法產生了抵觸和負面的認識。對三個修大法的姐姐是極力的反對和不解,甚至是仇恨大法與姐姐們,認為她們太傻了。三姐每次被非法關押時,都是我背著她替她給那些人寫所謂的保證不修煉的「三書」,後來六一零的人員還讓我去「轉化」三姐,勸她不要煉了,我也同意去「轉化」,對她沒有一點的同情。

有一次我身體不適,去醫院檢查被告知是心臟病,醫生讓我得注意身體了。姐姐又勸我修大法,說修大法能祛病健身,提升思想道德,可我放不下眼前利益,還想賭博、吃喝玩樂、盡情的享受人生呢。三姐和妻子勸我把我供的那些東西都徹底的丟掉,說這些東西不能保祐人,只能害人,可我還捨不得,礙於情面不好說啥,就同意了,可過後還心疼了好幾天。但從這以後,逐漸的我對大法不那麼反感了。

我雖然不認可大法,可三姐一直沒有放棄我,對我講真相勸善,還給我真相護身符。前些年我因下海經商不利,只好開出租車。我以前開車刮蹭是常事,可自從在車上掛了真相護身符的掛件後,之後三、四年連一次刮蹭都沒發生過。我知道是大法師父保護了我。

二零一七年,我又去省醫院檢查心臟,住院做心臟造影。在檢查期間因為時間過長導致出現醫療事故,通到心臟內部的鋼絲把血管壁刮破,出現了滲血的症狀,到晚上十點鐘的時候,我突然休克過去。當時只有我妻子一人在醫院陪護我,後來她告訴我,當時我的血壓只有20毫米汞柱了,已經是瀕死狀態,她都嚇暈了。昏迷中我感覺到妻子抱著我的腿,聽到妻子哭著說:「你走了,我和兒子怎麼辦啊!」妻子打電話給我的三姐,哭著說怎麼辦啊?三姐電話裏告訴她,只有求大法師父救我了,讓她求師父救我。不到二十分鐘,奇蹟出現了,我的血壓上升到了八十毫米汞柱。這個時候醫生開始搶救我,把我從二十三樓心臟內科轉到十一樓心臟外科,科主任接到電話後火速趕到現場為我做了心臟搭橋手術。這個時候我們家裏還沒有交上住院的押金,手術進行了九個小時,術後我在ICU重症監護室住了二十三個小時,然後就回到了普通病房。回家之後我到當地醫院給刀口拆線時,醫生告訴我出現我這樣事故的病人,百個裏能搶救過來的只有兩、三個人能活著出來,存活的幾率是相當低的。我心裏感恩大法師父對我的救命之恩。

通過這次親身經歷的大難不死,我感歎生命是如此的脆弱和無常。三姐和其他同修也一次次勸我學大法,我看到這些煉法輪功的人都是這麼的善良和真誠,並且身體健康,我徹底轉變了對大法的態度,從那以後我才安心的學大法了。

三姐和同修們每天都叮囑我去學法點同她們學法,並時時用大法真、善、忍的標準來要求自己。從此我再沒吃過一粒藥,身體卻越來越好,也能熬夜了,根本看不出我是個做過心臟搭橋手術的人。妻子看到我真的變好了,還對別人誇我,說我真的變了,脾氣也好了,每天早起給師父上香、煉功、學法,非常有規律,她再也不用為我操心了。

修心

我現在的職務是鄉建助理,也是個有實權的工作,直接跟利益掛鉤,工作時別人都爭著給送禮,否則事情不好辦,在大陸無官不貪的現實環境中把錢直接揣兜裏理所當然,小貪小佔是司空見慣的事。

可我現在修大法了,師父講過失與得的法理,我不能再得不義之財,必須嚴格按照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了。現在上班,誰再給我送錢一分都不要,拒絕收禮,事情該咋辦就咋辦。面對金錢的誘惑,再也不動心了。工作中的廉潔自律,周圍的同事和世人看在眼裏,驚異於我的變化。

我單位的領導平日對我很好,他讓我把曾經的病例交到單位,說這樣我就可以帶薪休病假兩、三年,工資一點不會少給。我當時挺高興,認為是好事。經過與同修交流和幾天的思想鬥爭,想到自己是修煉人,得按高標準要求自己,不能像現在的人那樣有便宜不佔白不佔,做損德的事了。再說,我托大法的福,我病好了,我休甚麼病假啊!我那不是在求病了嗎?我不能那樣做。這一次我徹底放下了利益之心。要是擱修煉之前,有這樣的好事怎麼能錯過呢?!

我走入大法修煉一年多了,同事們見證了我的好身體,做了那麼大的一次手術,如今一點藥也不吃,還天天按時上班,說我脾氣也變好了,對我真是刮目相看。

是法輪大法改變了我,才能使我脫胎換骨。如果不修大法,在這道德一日千里下滑的現實環境中,依我以前的樣子繼續下去,我不知要敗壞到何等地步,那樣就只有下地獄的份了。只怪自己當初悟性太差,姐姐們多年來一直勸我修煉,我卻直到病危了才走入大法修煉,錯過了那麼多寶貴的時光。是慈悲的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真心感謝同修們對我不離不棄的幫助。

結語

我好感慨,在大法的門外徘徊了這麼多年,當我真正走入大法修煉時,才明白人來世的目地是返本歸真,才知道:「人在等創世主把生命重塑」[1]。億萬年的等待,我抓住了最後的一線機緣,謝謝師父慈悲,沒有把我丟下。

我用親身經歷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聖與美好,希望那些同我一樣有緣接觸大法卻還沒有走入大法修煉的人,千萬別錯過這萬古機緣,否則悔之晚矣!修大法真是太幸運了!

叩謝師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 四》〈人生是過客〉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