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念俱灰時幸得大法救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我叫蘭,今年六十四歲,是個不怎麼識字的普通農村婦女。回想我這輩子,我說最了不起的一件事就是得到並堅定的修煉了法輪大法。因為大法救了我的命,溫暖了我的家。因為我的得救,我那嗜煙如命的丈夫前幾年也走入了大法修煉。

我出生在農村,是家中老小,從小受父母寵愛。出嫁後丈夫也很疼愛我。可不知為甚麼,婆婆偏偏看我們倆口子不順眼。無論為她做多少事也討不了好,還編瞎話滿街嚷嚷敗壞我們的名譽。從小聽慣了好話的我,心裏別提多窩囊了。我性格內向,不善言辯,就只能生悶氣。

百病纏身 萬念俱灰

都說「氣恨傷身」。時間不長,我的身體就出現了病狀。兒子出生後,身體更差了。一是不定時的下身流血,一流就是一個多月;二是不定時連續幾天高燒,燒過之後全身持續發冷,夏天穿棉衣、蓋棉被還冷的不行,大熱天帶孩子出去玩,把孩子放到陰涼地,我自己就在大太陽下曬著,不然就冷的打哆嗦。

我病成這樣,婆婆連一天也不幫我們看孩子,還諷刺挖苦我們。倒是鄰居們還會輪番來幫我們照料孩子。

有一次我流血躺在床上不能動,丈夫只能帶著幼小的兒子到地裏刨玉米根子。回來的時候看到孩子被玉米根紮的滿臉是傷,我心疼的滋味就別提了。面對著勞累的丈夫和委屈的兒子,我就更加恨婆婆了。恨越多,病越重。後來我們搬到鎮上居住,守著西醫中醫我不停的看,可病情就是不見好轉。有一次西醫為了給我消炎,一下子開了六十針青鏈黴素,讓我連續打。打完針,發燒、怕冷的症狀也沒減輕。

一家中醫院為了治療我的流血,一次給我開了五十劑湯藥連續吃。為了好病,一劑藥熬五大碗湯,都是丈夫給我熬,恨不能讓我連藥渣都吃下去,指望它能治好我的病。每天一看那大碗的藥我就噁心,拿起來放下,拿起來放下,直到涼了才憋著氣喝下去。那日子真是太難熬了。可是五十付藥喝完,原有的症狀一樣也沒見起色,還是動不動流血不止。

我絕望了,西醫中醫我全都不信了。對著鏡子照照自己,嘴唇發紫,臉色灰暗,很嚇人。拿起笤帚掃兩下子地都累的站不住。心臟跳著跳著停了,血供不上去,得歇一會接著跳。孩子照顧不了,甚麼活也幹不了。在外辛苦打工的丈夫整天提心吊膽惦記著我的身體。回到家裏歇不上一口氣,做飯、洗衣、打掃衛生、照顧孩子,一大堆活等著他幹,還得給我熬藥。他每天身心疲憊,滿臉愁雲。可是被疾病折磨的我不僅不能勸慰他,還經常衝他發火,以發洩內心的鬱悶。那時我們的家,用「暗無天日」來形容一點都不過分。

我已經活不下去了。時常想著怎樣死。我已萬念俱灰。

我得救了

那是一九九七年皇曆三月十三日,住我家樓下的嫂子來找我,叫我去她家學一種氣功,說叫法輪功,能祛病健身,是市裏來的人教。有氣無力的我不願去,也不相信還有甚麼辦法能治我的病。但是礙於情面不好推辭,就不情願的去了。

第一天市裏來的人就教我們煉功的動作,我沒學會,第二天又去了,心想散散心也好。就這樣連續的去。幾天後市裏來教功的人走了,動作我還沒全學會,也沒弄明白這功怎麼回事。之後就跟著鄰居們天天學煉功,權當散心。

就這樣大概學了二十多天,一起學功的一個妹妹讓我和她作伴到市裏去請大法資料。我擔心暈車不太敢去,同伴說:「咱煉這功就是祛病健身的,去吧沒事的。」我就跟著去了。為了對付暈車還帶上了一根黃瓜。公交車上人很多,沒有座位,我搖搖晃晃的站了一路,結果真的一點沒暈車,帶的黃瓜也沒用上。往常在車上坐著都暈的嘔吐不止,基本不敢坐車。這來回四十多公里連坐車加走路,不僅不暈車,還一點也不累,到家了還勁頭十足。我這才意識到:煉功管用了!

我身體好了!真想不到啊,太神奇了!當時我感覺像做夢似的都不敢相信是真的,可這就是事實。我遇上大好事了,我時來運轉了!丈夫看到了我的變化激動的不行。

一開始人家就說,學這功不能光煉動作,還要看書修心性。我沒當回事,拿來的《轉法輪》這本書也沒看。這下我認真起來了,趕緊把書找出來看,也讓丈夫看。由於我只上了不到兩年學,書中大部份字都不認識,看的很慢,也看不大懂。丈夫匆匆看了一遍說,這功好,叫人做好人,還能祛病健身,你好好學吧,我全力支持你。就這樣我正式走入了大法修煉。

我每天恭恭敬敬的學法煉功,有不認識的字就像小學生一樣問孩子問丈夫。我不會查字典,遇到不認識的字就把它「畫」在一張小紙上(我基本不會寫字,只能叫畫),然後在旁邊畫上我認識的同音字,貼到牆上或床頭、桌子邊上,隨時看,反覆記。這樣的紙條貼的我們家滿屋子都是。

要說丈夫對我的支持還真是全方位的。無論是在家和外出,是凡學法、煉功、洪法他全力為我提供方便,還跑前跑後協助我做好多事。尤其教我識字,甚麼時候問,甚麼時候教。很多不認識的字找不到我認識的同音字標注,就只能一遍遍的問他,有的時候我問的都不好意思了,他依然不厭其煩的教我。在他的幫助下,加上學法點同修的幫助,我很快認全了書中的字(現在幾十本大法書和大法資料我全部能流利的通讀)。

隨著不間斷的學法煉功,我看到了也感受到了大法法理的偉大和神奇,明白了按「真善忍」做人是值得人一生追求的光明大道。這時的我心胸開闊了,對婆婆的怨恨越來越淡;身體健康了,渾身是勁,走多遠的路也不累,甚麼家務活都能幹。脾氣也好了,對誰都不發火了,說話還總是笑呵呵的。見到這一切,丈夫高興的不知說甚麼好。他常常說的就是:「你煉法輪功給我去了三大心事:第一,我外出打工不惦記你的身體了;第二,我回家不用幹甚麼家務了;第三,我不用花錢給你看病、買藥了,省心省力又省錢。」

此時我家一掃往日的愁雲,每天沐浴在法光裏,喜氣洋洋。

魔難中從不動搖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惡中共出於對大法教人做好人的恐懼,瘋狂鎮壓法輪功,惡毒造謠誹謗大法和大法弟子,欺騙了很多不明真相的人。但是我對大法和大法師父的信念沒有一絲的動搖。在最恐怖的那些日子裏我也沒有中斷過一天學法和煉功。丈夫對我的支持也從未改變。因為我們都親身見證和體驗了大法的偉大和神奇。

之後的這些年,我遭中共迫害,三次被非法抓捕,我的心、我的言行沒有向中共做一絲妥協。娘家姪女心疼我,說:「姑,你別煉了,共產黨這個弄法你受得了嗎?」我說:「沒有大法,別說你一個姑姑,就是十個姑姑也沒了。」而丈夫面對強大的壓力,除了設法營救我,沒勸過我說一句妥協的話,哪怕是為了減輕迫害違心的說,他都從沒這樣做。因為他知道我的命是大法給的,不讓我修大法就等於要我的命。

大法是神奇的,也是嚴格的。只要對大法堅信不疑,就沒有闖不過去的魔難。

丈夫終於走進大法

記得二零一零年前後,我出現過三次比較大的病業狀態,我連想都沒想過要問醫吃藥,憑著我對大法的堅信,對師父的堅信,很快就過去了。最嚴重的一次是在家中廚房幹活的時候突然腿不會動了,渾身說不上的難受,一度還暈了過去。但我堅信大法,一點不害怕。這不可動搖的信念使我闖過了這次魔難,當天就恢復了正常。這幾次經歷恰巧都被丈夫親眼見到,他一次次的驚嘆大法的神奇!

這期間,我也時常勸他和我一起修煉大法,因為修大法的意義太大了。可他總是不動心,常說:「你好好煉就行了,我堅決支持你。」現在想來可能是抽煙的習慣障礙了他。因為他知道大法修煉要戒掉不良的抽煙、喝酒的習慣,而他的煙癮特別大,離了煙就不能活似的。

直到五年前,他和在外面工作交往的朋友之間發生了幾起人情上、經濟上的矛盾和糾紛,使他很受傷害,不知如何面對是好。在這悶悶不樂的時候他拿起了《轉法輪》,想用大法來消愁解悶。

這次看書和從前不一樣了,他看到了更深的法理。原來大法不僅是祛病健身做好人,是讓人昇華到高層次上去。人來到世上的真正目地是返本歸真,回到你先前那美好的世界中,永遠脫離人身之苦……他看到了高深的法理之後,覺的遇到這麼好的大法、這麼好的機緣不修煉太可惜了,於是在二零一四年四月底決定開始認真學法煉功,按大法的要求做真正修煉的人。

真正修煉後沒幾天,再拿起煙抽就不是味了,又麻又辣抽不了了。他又一次讚歎大法的神奇:沒想到阻礙他得法的煙癮這麼快戒掉了,還省了一筆錢呢。他興奮極了。

隨著修煉,鬱結在他心頭的苦悶慢慢消散了。現在他每天都過得幸福快樂,人也變的更和善了。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